美媒:真正的中国威胁到来了!

沉迷于排名的美国人必定把北京奥运视为一个越来越大越来越麻烦的问题的隐喻。中国是否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唉,别再操心了。这几乎已成定局。

如今中国经济是美国经济(14万亿美元)的四分之一,但鉴于两国的增长率,高盛预言中国的产出将在本世纪二十年代超过美国的。但这不足为虑。就此事本身而言,中国变得富裕些不会令美国变得贫穷些。事实上,由于中国人口比美国多得多,中国人的平均生活水平可能无限期落后于我们的。按照高盛的预测,到2050年,美国人均收入仍然是中国的两倍。


真正的中国威胁存在于别处。那就是中国将令世界经济动荡。它将扭曲贸易,造成巨大的金融失衡,触发对稀缺原料的竞争。不稳定的征兆已经浮现,如果情况恶化,所有人,包括中国人,都可能受苦。彼得森研究所的伯格斯坦(C. Fred Bergsten)表示,中国如今“挑战(全球)现有经济体系的一些根本原则。”


这可不是小事。日益增长的贸易和跨境技术与管理技能转让为历史上最伟大的繁荣作出贡献。以人均收入来衡量,生活水平自1950年以来飞速提高:日本的增长到10倍,韩国的到16倍,法国的到4倍,美国的到3倍。值得注目的是,这些获益的发生并没有伴随着严重的经济冲突。除了石油,世界商业的扩张相当平静。全球竞争的主要来源是意识形态、民族主义、宗教和种族冲突。


如今还可以加上经济,因为势力平衡在改变。美国是老秩序的主建筑师,而中国是新秩序崛起的大国。它们的方式形成非常鲜明的对比。


二战后的经济主导方面,美国把自己的利益定义为促进盟友的繁荣。目的就是为了对付共产主义和预防另一次大萧条。国家之间相互作出贸易让步。它们不会为了获得利益而操纵货币。可以以一视同仁的价格购得原材料。虽然有些国家蔑视这些规则(日本操纵货币多年),但这些规则基本上是受尊敬的。


中国的政治目标与此不同。高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的目的是为了提高生活水平以及吸收庞大的、从农村进入不断扩大的城市中的移民。罗氏证券公司(Roth Capital Partners)的斯特拉斯海姆(Donald Straszheim)估计,每年大约友1700万人流入城市。如他所言,中国把出口主导型增长视为吸引外资的磁石,而外资可以带来技术和管理技能。繁荣被视为维持公共秩序以及共产党政治垄断的必须。


最初,中国在现有的全球框架内追逐自己的野心。事实上,美国在2001年支持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但伯格斯坦斯坦认为,随着中国变得富裕,它越来越无视那些老规则。它人为地让人民币保持低值,进行掠夺性的贸易政策。这刺激出口主导型增长。从2000年到2007年,中国的经常帐户盈余从占GDP的1.7%增长到11.1%。最大的输家不是美国的制造商,而是劳动密集型出口处于最不利地位的发展中国家。


接着,中国就会奋力锁定石油、天然气、铜等至关重要的原材料的供应。如果其他国家受难呢?那又怎么样!美国和中国都是利己主义的。但美国把全球经济繁荣视为扩张势力的手段,而中国把全球经济(保障自己的出口市场和原材料)视为促进国内稳定的手段。


这些政策越来越走向冲突。中国低估的货币以及巨大的贸易盈余已经造就了1.8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国事实上在积聚自己在贸易中赚取的货币)。加上它人造的出口优势,中国有钱去购买美国和其他外国公司的大股份。这已经在美国和其他地方引起政治反弹。僵化的人民币成为促进欧元对美元升值的一个因素,从而给欧洲带来经济衰退的威胁。中国还破坏世界贸易谈判,而且它对原料的胃口导致它支持伊朗和苏丹等亡命政权。


世界经济面临其他威胁:灾难性的石油中断;破坏性的现金流。但中美分歧构成下任总统的两难局面。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中国的经济民族主义可能削弱世界经济——但如果我们把自己变得越来越民族主义以示报复,我们自己也可能削弱世界经济。全球化意味着交互影响,大国如果忽视这点就要自负后果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