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匈奴,突厥,蒙古这些世界征服者走向历史舞台之前。“世界征服者”的美称属于亚历山大大帝和罗马帝国的军队。而亚历山大和罗马人的威名建立在其马其顿方阵和罗马方阵之上。但是亚历山大和罗马的军队的胜利仅仅是建立在和一些技术比较落后的文明的战斗上面的。假使亚历山大大帝和技术先进的秦军交战会发生什么情况?下面我们先回顾一下马其顿方阵和罗马方阵的一些历史:

伟大的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亚洲过程中,一些小部队曾经被西徐亚人的骑射手们吃掉。同样罗马的重步兵的方阵也曾毁灭于帕提亚帝国的骑射手。罗马三巨头之一的克拉苏就丧生在帕提亚人弓骑兵的箭雨之下:

……他们(帕提亚人)的轻骑兵在罗马军团四周不断的游走,在尽可能近的距离上用最大的力气射出自己的箭,而罗马人的标枪根本就够不着这些骑兵,而且罗马人没有足够的弓箭手反击,罗马重步兵想要冲锋,安息人却跑了;罗马人保持阵型安息人却又回来了,他们忍受着可怕的箭雨——罗马人紧紧的靠在一起,用盾牌抵挡,结果很多罗马士兵的手被帕提亚人的箭钉在了盾牌上……


可是仔细想起来帕提亚的轻骑兵却并不是“希腊,罗马方阵”的最佳克星。首先帕提亚骑射手是在马上挽弓的,因此他们的箭的威力不可能很大。这使他们必须在离罗马人很近的距离上放箭才能有效穿透罗马人的盾。假如罗马人有足够的步兵弓箭手的话这种“近距离上放箭”的做法非常危险。


只有在足够远的距离上用足够强的箭来射击罗马人的步兵方阵才最有效。这让我们想起了秦军的弩骑射手。


假想:在公元前330年的中亚大草原上,一支5000人的身着纯黑色服装的秦军骑弩手(奇兵)埋伏在大路旁。他们像伏击匈奴人那样伏击一支来自遥远的西方的军队。渐渐的那支军队迎着晨曦走近拉——那是一支亚历山大大帝的军队。有2万步兵(重步兵和弓箭手)以及3000名重骑兵。他们以纵队向着东方行进。……再等等,秦军指挥官放过走在前头的希腊重骑兵。随着希腊人的前进,他柔软的腹部(辎重和步兵)暴露在了秦军的面前。

随着一声响箭划破天空。卧倒的秦军纷纷把弩箭上弦,然后上马猛冲希腊人。在距离希腊人90米的距离上秦军骑兵放出了他们的弩箭。由强大的弩弓发出的青铜三棱形箭头撕开了希腊重步兵们的铠甲,一片希腊重步兵倒在地上。转瞬之间秦军冲入了马其顿方阵,并用青铜短刀砍杀希腊士兵。.

久经战阵的希腊重步兵毕竟训练有速,他们迅速结成马其顿方阵。然后希腊重骑兵返过头来支援自己的重步兵兄弟。秦军弩骑射手们迅速脱离马其顿士兵,向草原深处跑去。缓过来神的亚历山大军指挥官慌忙令重骑兵追击。

面对着身后的希腊重骑兵。秦军弩骑射手们相顾发出了狡黠的笑容。他们故意把希腊重骑兵保持在自己身后200米远处不跑远也不迎击。渐渐的重负在身的希腊重骑兵的马开始疲劳了起来。希腊人骑兵往本阵退走。这时保持良好体力的秦军骑兵(主要是轻骑兵)返过身来用弩箭射击希腊重骑兵。一批被三棱箭头射中的希腊人倒在马下。剩下的希腊骑兵返过身来迎击秦军。秦军却再次转身就跑不和希腊骑兵交战。而当希腊人转身往回走时秦军弩骑射手又追击希腊人……

如同20世纪初,拥有速度和火力优势的“战列巡洋舰”将装甲厚实,但速度很慢的旧式铁甲舰“融化”在安全距离上那样。渐渐的希腊重骑兵们被拥有绝对的机动优势和射程优势的秦军弩骑射手们消灭了。

紧接着,秦军开始转头对付失去重骑兵支持的亚历山大重步兵方阵。希腊重步兵遭到拉和克拉苏远征军同样的命运。——希腊重步兵们的手被帕提亚人的箭钉在了盾牌上……由于秦军强弩的箭是用脚“踹”上弦的,因此秦弩比角弓的力量更大;同时青铜箭头的密度比铁箭头高,因此秦军箭头的存速性比较好。秦军可以在比帕提亚骑兵更远远的距离上有效的穿透重步兵的铠甲……

结局:就像装甲厚实的老式铁甲舰遇到理想巡洋舰——火力和机动性强大的战列巡洋舰时的情况那样。机动能力很差希腊重步兵和重骑兵没有在厚实的铠甲和盾牌下存活下来,他们被拥有强大的机动能力的秦军骑弩手在安全距离上用青铜三棱箭头融化掉。

凭心而论我认为“在骑射方面”秦军骑弩手是冷兵器时代的高峰:首先秦军骑弩手可以发射用脚踹上弦的箭这使他们射出的箭有比骑兵弓(角弓)更远的射程;第二,射击精度很高,骑兵不用再双手持弓,他们可以一手握住缰绳以控制马的姿势,一手用望山来瞄准发射,使射击精度大大提高;第三青铜的密度高于铁,这使秦军箭头的存速性好于铁箭头。


后来制弩工艺下降,和轻骑兵成为战争的主力让弩骑兵的机动优势丧失,应该是弩骑兵退出历史舞台的原因。但是秦军骑弩兵确实是马其顿方阵和罗马方阵的克星。

马其顿方阵和罗马方阵遇到军事技术发达的秦军应该没有多少胜算。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