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八十章 紧急求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


(今天有事,内容短点,请大大原谅)

紧接着我这大哥又拜见了他的这几个师兄,看那恭恭敬敬的样子,我就禁不住的乐。张嶷也挺胸叠肚,摆了一会师兄的谱,可惜,他自己没崩住,很快就扑哧乐了。

只有鄂焕在那一边抹眼泪,对天嘟囔:

“将军,这下你放心吧……”

自然我们又摆酒相庆,外面的那些陷阵营和我的那些兄弟也都专门加了酒菜以示庆祝。昆布老爹说那些信使应该明天才能回来,今天可以放松一下。当然我们可不敢真的放松,该放的斥候还得放,哨位还是明暗都有。陷阵营远来是客,我们带来的那些人把这些活都包了。高宇看着他们娴熟的战术动作,也很是震惊。我到没说什么,因为这些事我一般不管,具体是由胡驹、句突等人来做,看高宇这个样,句突在旁边说了:

“高大爷,他们不做这事好长时间了,生了,让您笑话了。”

张苞在旁听见了,哈哈大笑,拿手就要敲句突的脑袋。句突一闪。

“张大爷虐待人啊!”

说完,嬉皮笑脸的跑到庞统师叔身后那里了,一个大个子藏在一个小个子之后,滑稽地很啊。

鄂焕因为高兴,喝的有点高,他那天见我也用方天画戟,眼老往我那戟上瞅,今天又借着酒意问:

“赵公子,能借你的大戟看看吗?”

本来以前他还喊我小兄弟,我一和高宇结拜,他马上变了,改口叫公子了,还说以前人少,高宇叫他鄂叔叔就鄂叔叔吧,现在也拜了名师了,也有身份了,不能这么随便,要改口,死活他也不让高宇和我们几个叫他鄂叔叔了,要叫只能叫名字或老鄂,我们哪能叫他名字啊,只能叫他老鄂,当然,私下称呼时还是叫他鄂叔的。

“好,您尽管看。胡驹,给鄂叔拿过来。”

胡驹就把我的方天画戟拿了过来,鄂焕接过来,他没想到可能我的方天画戟份量也不轻,一接手,略略一沉,他抬眼看了看我,没说什么,接着又仔细看这大戟,上下左右都摸摸,还用指头弹弹我那大戟的戟尖,刮刮两侧小枝的刃口,一会又把大戟一抖,抖出几个戟花,看他喝了那么些酒,我真担心他失手碰着别人。鄂焕边做这些动作,还边点头,好一会后他把大戟又交给了胡驹,很是兴奋地对我说:

“赵公子,你这大戟比当年吕将军的大戟小一号啊,应该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两把方天画戟之一了。吕将军的大戟比你这把更趁手,但刃口好像比你的还差点。”

说完,他又摇了摇头,我很奇怪他这样,就问他:

“鄂叔,你为什么摇头啊?”

鄂焕很是遗憾的说:

“当年,我给吕将军当护卫,他那大戟我经常替他保管。将军教我戟法时,就让我用他的大戟来练习。后来我戟法有所成,想办法仿照将军的大戟又做了一杆,可惜,比他那质量差多了。可很多他的戟法我就使不出来吕将军那风雷劲来,琢磨了多年我才明白,原来他那大戟锋利,使发开来,断敌兵刃,顺势杀敌啊。”

我一下子明白了,当年吕布在虎牢关前,杀的72家诸侯心惊胆颤,象孔融手下头号大将武安国,冀州大将方悦等等这些人,都是成名已久的大将,在吕布面前十几个回合就带伤败下阵来,象武安国还被削断了拿锤的手腕,固然吕布武艺高超,其也占了兵刃之力啊,要不后来我张飞三爷上去之后,他那长矛也是镔铁所制的宝贝,吕布就只能靠戟法赢张飞三爷了。本来张飞三爷武艺就高,吕布这下子就打的很是吃力了。从那之后,吕布也是尽量避免和张飞三爷拼命了。看来,打仗打的就是科技,科技含量高,在打仗中就占便宜啊。

张嶷看鄂焕提起他的戟法,就提议让我们两个人切磋一下。我这也是第一次遇上使戟的人,自然也想试试,鄂焕也没有推辞,也让人取过他的方天画戟来,两人就到外面切磋切磋。不比不知道,人家终归是用戟的行家,那戟使出来才叫戟法啊,挑撩勾挂招招简洁而有威力,我这那是杂牌戟法,中间混了刀法,枪法,棍法,真正的戟招还是张飞三爷从吕布那里偷学来的,有其精髓而不完全象,再加上我印象中唐朝时的薛家的一些戟法,简直什么都有。套用前一世的一个词,这叫迷宗戟法。和鄂焕硬比正宗戟法,那是肯定得输,我坚持按自己的路子,见招拆招,硬柔结合,也和鄂焕打了个不亦乐乎。很快100个回合过去了,两人不分胜负,很是爽快啊。不过两人对彼此的招法和水平都了解了。单论戟法,我感觉鄂焕这水平应该比我张飞三爷低些,和我庞德叔叔差不多,我们俩要想分出胜负,怎么着也要二三百回合之后。庞统师叔看我们也时间不短了,就把我们叫住了。

回到屋里,鄂焕对我的战斗力也有点服气了,不过对我纯用戟法时的水平还是看不太上眼,他也给我指出了我用戟时的一些毛病,我是受益匪浅啊,以后得好好消化吸收一番。高宇大哥也和我们很快打成了一片,都是年轻人,熟悉的也快。我也发现高宇面目威严,其实内心还是非常活泛的,一点也不死板,怪不得庞统师叔要收他为徒啊。

斥候我们放出了20多里地,附近山头上我们在昆布老爹派的人带领下也安排了瞭望哨,一直到半下午,来来回回的斥候也给我们一直汇报汇报此山寨周围没有异常动静。除了那些人还在准备我们的毒竹枪,我们这些头头脑脑在庞统师叔的安排下就一块研习兵士训练和战场上防守进攻的手段,反正都是自己人,我和高宇分别仔细诉说了我们在陷阵营和泰虎营训练上的心得,我这些师兄弟,包括我那沙摩柯徒弟就跟着讨论自己的看法。最后庞统师叔总结说:

“他俩练兵之所以练的好,最重要的是讲究军纪,排兵布阵的军纪,让士兵明白自己在哪里,要干什么,怎么去干。《孙子》曰:‘教道不明,吏卒无常,陈兵纵横,曰乱。’意思就是说训练教育没有章法,官兵关系混乱紧张,列兵布阵杂乱无序,因此而致败的,叫做乱。自古以来,自乱其军,自取覆亡的事例,真的是不可胜数,所谓管理教育不严明,说的是军队训练没有遵循古代良好的做法;所谓官兵关系混乱紧张,说的是军官不能树立威信,所谓乱军引胜,说的是自己先溃败,而不是敌人打胜的。因此要求军队训练有素,纪律严明,虽然是庸将指挥,也不会打败仗;如果自己不战自乱,即使是贤将指挥,也难免发生危险。只有训练好了,等到在战斗时交换队形打击敌人的时候,部队频繁机动,旌旗招展,虽然阵地上纷乱厮杀,看似混乱但是其实阵法却不错乱,部队行动有如江河奔流,混混乱乱,混跑混打,但是阵形浑圆而阵势也不散。这样才能总保持以多打少的局面,取得战场上的胜利。……”

我们正听得上瘾,忽闻外面腾腾有脚步声,昆布老爹领着一个汉子气喘吁吁的跑进来,那汉子满身尘土,跑进来后,扑通一声跪下,向我们施礼。

“各位大人,少总洞主,大事不好,我们那些人被朱老贼包围了,请少总洞主赶快带人去救他们吧,要不晚了朱老贼就要把咱们那些人都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