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五十二章 杀出东京(三)

江南疯子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URL] 一夜之间,不含几个商场在内,东京警备司令部弹药库、档案馆,东京市政府办公大楼,河田山社办公大楼,小良茶社,中田石油公司办公大楼,山野财团办公大楼,六处七栋建筑物,在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内同时被炸毁,人员伤亡初步估计有八百多人,而且昨晚因日本下议院院长宫本.大雄在小良茶社五楼大厅里正在举办一个选举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一夜之间,不含几个商场在内,东京警备司令部弹药库、档案馆,东京市政府办公大楼,河田山社办公大楼,小良茶社,中田石油公司办公大楼,山野财团办公大楼,六处七栋建筑物,在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内同时被炸毁,人员伤亡初步估计有八百多人,而且昨晚因日本下议院院长宫本.大雄在小良茶社五楼大厅里正在举办一个选举募捐活动,所以连带着有八十多个政府高官、经济巨头在大爆炸中死亡。这不仅是东京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事件,而且在整个日本的历史上(和平时期)也是绝无仅有的事件。

十月二十五日一大早,世界各国的电视、广播、报纸、网络等媒体纷纷以“东京末日——日本人的灾难”等标题在头版头条的新闻中纷纷报道了昨晚东京发生的惊天大爆炸,把十月二十四日这一天称为“东京末日”。虽然日本政府已经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东京市进入戒严状态,并向全世界发了一个声明,宣称因日本正处于非常时期,将减少赴日旅游的人数以免恐怖分子伤及无辜,但世界上各大主要媒体还是纷纷递交了申请要求日本政府允许自己派出的记者前往东京。日本政府在声明发出后一小时,也就是到上午九点钟时通过互联网或传真就已经收到了世界各地一千五百多家媒体的申请。开了一个紧急会议,认为既然事件已经发生了,虽然这是件对政府来说不光彩的事情,但允许记者来采访也可以博得人们的同情,于是决定有名额的批准一些世界主要媒体来东京,而那些不出名的二流三流的媒体那就有选择性的批准几家了。

**************

**************

小河洋平在首相府开了几个小时的会,非常疲惫地回到了办公室,心里是气愤、憋闷、无精打彩诸多复杂情绪。昨晚折腾了一晚上,但结果连那两个嫌疑犯的一根汗毛也没有抓到,而且随后又参加了首相大人主持的视频会议,没睡两个小时又赶往首相府参加会议,真他妈的没一点意思。他妈的,不仅无视昨晚我们警察的东奔西跑的辛苦,而且还指责我们没有来得及快速反应。事先毫无任何真兆的连环爆炸事件啊,我能怎样呢?总不能天天派人守着东京市所有建筑物吧,那才成笑话了呢,这群一点头脑也没有还喜欢指责别人的蠢猪!你们谁有本事自己来亲自抓到凶手啊。小河洋平是越想越是气愤,而联想到上午的会议讨论中,政府那群老奸巨滑的家伙一推三六九,竟然命令自己主持整个东京的封锁行动时,心里就象着了火一样。你们倒好,表面上让我主持整个封锁方案的行动计划,抓到凶手了是你们政府领导有方,抓不到那就是我这个厅长无能,嘿嘿,这帮政客可真是精明啊。小河洋平想到这不禁“呵呵”地笑了起来,以为我是蠢猪么,会背上这个责任?抓起电话,小河洋平拨通了警察厅新闻发言人的电话,“大雄.田野吗,我是厅长.你立即通知东京的所有媒体,国内和国外的都通知到,就说半小时后我们警察厅召开新闻发布会。”

“今天请大家来的目的是因为我们警察厅必须要对广大市民负责,不能把昨晚的事情向广大市民隐瞒。我在警察厅厅长的位置上已经呆了二十余年了,向来以维护广大市民的安全为己任。”小河洋平看了一下大厅里好几百众多媒体的记者,开始了自己的新闻发布会。“正是基于上述原因,我先向大家通报一下昨晚东京市恐怖袭击活动的具体情况,然后大家有什么问题尽管提问,只要我能回答的就如实回答,大家看这样行吗?”

“好!”大厅里的众多记者见小河洋平从来没有过的爽快,不禁齐声叫好。

看众记者被自己感染了,小河洋平眼里闪过一丝得意。“昨晚九点四十分左右,东京警备司令部弹药库和档案馆突然爆炸,虽然属于军方的事情,但我们警察厅本着守一方安宁的使命,还是立即派人去查看,但军方已经封锁了现场,连警方也不能进去了。随后我们接到报告,市政府办公大楼和河田山社办公大楼也在几分钟后爆炸了,爆炸后不到十分钟我们警方就立即赶到了现场,并封锁了周围地区。紧跟着小良茶社、中田石油公司办公大楼、山野财团办公大楼发生了爆炸,在爆炸十分钟内我们都立即赶到了现场并立即封锁了周围至少二十公里的地区。”说到这,小河洋平心里也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他说的和实际情况有很大出入。看了一下记者们的反应,见大家正聚精会神地听着自己,知道他们没有怀疑刚才的话,于是接着说:“昨晚东京六个地方先后发生爆炸,但我们警方都及时赶到了现场。只是我们不能预先知道哪儿会发生事情,而凶手行动又非常迅速,所以昨晚我们东京的警察虽然东奔西跑地忙了整整一夜,但遗憾地是没有抓住凶手。嗯,大致情况就是这样,现在大家可以开始提问了。但我要请大家谅解的是,因为时间有限,对类似的问题我不再回答,而且一家报社只能提一个问题。”

“厅长先生,我是东京日报的记者。请问你们现在有了凶手的线索了吗?”一位记者站了起来。

“昨晚我们忙了一夜而且行动非常迅速,如果还没一点线索的话,那我这厅长就该下台了。但这问题属于机密,暂时不能奉告各位,相信大家会理解的。”小河洋平回答道。

“厅长先生,我是日本天天报的记者。我想问的是,对这次恐怖袭击事件,我们警方准备采取什么措施抓到凶手?”

“这次恐怖袭击事件不仅是东京市的耻辱和悲伤,而且是整个日本的耻辱和悲伤。我们东京警方会尽全力抓获凶手的,但”小河洋平心头暗喜,终于有人提到这问题了,正好借题发挥一下,把自己的处境暗示一下,以博得大家的同情。“但我想这不仅仅是我们警察厅一家的事情,我们全东京、全日本人都应该行动起来,尤其是强力部门要紧密配合,而且这整个侦破、搜捕行动更应该有个专门机构来协调指挥。”

“厅长先生,我是M国都市日报的记者,你的意思是说这抓捕行动必须要成立一个高级机构来协调警察、军方和全社会的力量,是吗?日本政府难道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这样做吗?”

“据我所知,虽然已经有了整个详细的方案,而且已经命令我们东京警察厅全权负责此事,但就象我刚才说的,我们东京警察虽然会忠于职守全力以赴地去侦办这起恐怖事件,而且昨晚的经过刚才已经和大家说了,大家应该也能看出我们一直在努力地工作,但毕竟力量太小了点,恐怕力有未逮啊。”小河洋平显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这也太不应该了,怎么能把这样的大事只压在警察身上呢?”

“就是,正如厅长说的,这是全东京、全日本人的事情,政府应该成立专门的机构协调各方面。”

……

看着大厅里众记者听了自己刚才的一番话议论纷纷起来,而且大多是同情自己的,小河洋平心里暗暗窃喜,自己开新闻发布会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这场新闻发布会是现场直播的,所以全日本的电视台都在同一时间播出了。而在一间公寓里,十个男人也正在看这个。“忠哥,如此看来,我们的计划可以顺利实施了,呵呵。”丁松笑了起来。

“是啊,他们自己内部争权夺利,狗咬狗,正好给了我们机会。哈哈。”众人大笑起来。

“东京已经全面封锁,为了以防万一,不被警察一锅端了,我想我们十个人最好还是分成几个小组,在附近找公寓住下来,你们看行吗?”王忠待大家笑完,提出了这个问题。

“是的,忠哥,这样保险点。我看就按我们来日本时候的那样分成三个小组。”丁松点头附和。

“大家还有什么好建议吗?”王忠看了看众人,见大家都没什么说的了,“既然没什么意见,那就按松子刚才说的那样,立即行动吧。”

**************

**************

小河洋平开完新闻发布会后,心情舒畅地回到了警察厅。哼,我就不相信你们这群老奸巨滑的家伙不会考虑到民众的舆论压力,想到自己仅仅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就即将扭转被动的局面,小河洋平不禁对自己都佩服起来,靠在办公室的真皮靠椅上得意地“呵呵”出了声。

“叮咛叮咛”办公桌上的加密电话响了起来。“是东京警察厅小河厅长吗?我是首相的首席助手小林.民雄,相让我通知你,根据刚刚结束的紧急内阁会议决议,你被任命为‘东京10.24恐怖袭击调查组的警方总指挥,具体情况已发了加密传真给你们厅了。”

“哈哈,平时的工作要有这样高的效率就好了。”挂断电话后,小河洋平躺在真皮靠椅上大笑起来,自己刚刚举行了新闻发布会,这一奇招还真是立杆见影啊。

“叮咛咛”,办公室的内部电话响了起来。“厅长先生,有位H国的金大善先生打电话要找您,你看接不接进来?”

“金大善,金-大-善?哦,想起来了,你把电话接进来吧。”小河洋平终于想起那晚在“小良茶社”遇到的那个H国珠宝商人,呵呵,财神送上门了。

“您好,厅长先生吗?我是金大善,前晚在‘小良茶社’有幸认识你的H国珠宝商人,您还记得我吗?”电话里传来王忠的问候声。

“哦,是您啊,金先生,你好。你现在在哪儿呢?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小河洋平热情地问道。

“哦,厅长先生,上次和您说的事还记得吗?我想去您府上拜访,让您和您的夫人给我帮忙鉴定一下一点珠宝,因为我不知道这些珠宝在东京是否有市场,人们是否感兴趣?”

“这样啊。”小河洋平停了下来,“能否过两天啊?你也已经知道了吧,昨晚东京发生了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恐怖袭击,这两天我真的很忙哦。”

“厅长先生,首先我对昨晚的恐怖袭击表示极大的愤慨,这些恐怖分子太可怕了,您一定要想办法抓获他们哦。正因为目前东京的海陆空已经全部封锁了,在这几天要举办珠宝展不太可能了,所以今天早上我们董事会已经命令我尽快回去,我准备明天就回去。但我想在回去之前先让您先看一下我这次带来的一点样品,然后等东京恢复正常了再回来开珠宝展。厅长先生,您看今天能否百忙之中抽点时间呢?我想现在就去您府上拜访。我可不想去您办公室哦,那样太碍眼了,别人还以为我想贿赂您什么呢。”王忠在电话里特意把“贿赂”二字说的很重。

小河洋平也是成了精的人了,听王忠着重强调“贿赂”二字,当然知道王忠电话里的潜台词,也知道他不会空手去自己家里的。心情不由得大是畅快起来。“哦,金先生,您看您太谦逊了,也太客气了哦。这样吧,我下午还有个会议,晚上可能要很晚才回家。半小时后您去我那里行吗?”

“好的,厅长先生,真是太感谢您了。我马上准备一下就动身去您那里。”

电话挂断了,小河洋平立即打电话给家里,让夫人准备一下,说有个珠宝商人要去家里,自己也马上回去。来不及看下属刚刚送来的首相府发来的绝密传真了,随便地往包里一塞就走出了办公室。

两个小时后,等小河洋平在家里送走金大善,也就是王忠时,不禁和夫人小野良子相对“哈哈”大笑起来。能不高兴吗,这姓金的家伙出手也真大方,初次来访就送了价值二十万美元的两颗珠宝,而且还说这只是一点小意思,等下次来东京开珠宝展时还会好好酬谢“厅长大人”的,而自己只不过招待了他一顿午餐,外加一张自己亲笔签名的特别通行证而已。

只是小河洋平在家里哈哈大笑,他不知道此刻公寓里的王忠和没有在小河洋平家里露面的刘志华也高兴得直乐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