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之2025 第一卷 先头 第九章 大风至(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07/



东经117°:北纬24° 东兰市百货大楼地下卖场

中国有一句源于诗词的俗语:“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吃烤鸭真遗憾”。[“不到长城非好汉”源自主席诗词《清平乐*六盘山》,原名《长征谣》。]

现在的杨寒对于前半句的壮丽气概,那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对于后半句所提到的食物烤鸭,倒是垂涎欲滴。他现在浑身都是泥水,湿得透透的,身上原本的发炎高热症状却消失得一干二净。剧烈的运动驱散了雨水曾经给他带来的寒意。可剧烈的运动也意味着剧烈的消耗,杨寒已经超过二十个小时没有摄入足够热量的食物了,之前吃的几口面包早早的化为了力量,消耗掉了。他饿了!杨寒很饿!可就是这样,他也不敢脱离大队,离开销售自行车和电动车的地下一层,到上面去找点食物。

台风艾美登陆,其风力最强的风眼边缘已经接近东兰市,东兰市市内的大风已经超过了十级。室外用于测量风力的便携性测风设备完全失效,因为五吨以下的物体都有被狂风吹得满天乱飞的可能,而这些设备的自重往往都不超过一百公斤。

由房屋窗口“挤进”屋内的空气,因为夹道效应的产生而大大加速,产生能将人窒息的风柱和在空中被狂风吹得四处乱窜的种种物体,士兵们对建筑物的加固也被迫停止,所有人员一律都转入了地下室,或是封闭型空间进行避风。

现在的百货大楼地面部分十分的不安全!一楼销售的鞋子和玻璃片被外面吹到大厅里的气流托在空中,好像轰炸机一样的在空中高速盘旋。二楼卖厨房用品和食物的地方更加不安全,杨寒想着锋利的王麻子菜刀在空中飞舞的样子,不寒而栗…杨寒只能忍着饥饿了,上天保佑地下一层并不缺水,员工休息室里正好存放了不少桶状纯净水,不然杨寒可真的活不下去了。

胡瑶就在杨寒不远的地方,那里本来是一个著名品牌的专柜,地上铺着进口的木制地板,三面有墙,只需要一个门帘,变成了相对封闭的空间,而这个空间就是第三十师的师部。

师部东面的墙上挂着巨大的东兰市低比例地图,上面用红色的笔画上了一条条红线,那里正是三十师各个团部、营部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构筑的建筑物防线。这些都是新组成的通讯大队冒着生命危险送回来的情报。


“这么大的风,希望东兰市的房子结实点,别都塌了。”胡瑶盯着地图上两条红线擦去后留下的红印,自言自语。

幸亏因为失去联系,胡瑶派出了师里仅有的四辆主战坦克去看看,这才及时的避免更多伤亡的出现。可两栋加固后仍然被大风吹起的汽车撞塌的楼房,至少让三十师损失了二十五名精干的士兵,而且还有十五人受了重伤。在无法及时送抵医院的情况下,被救出的伤员只能先用冷冻剂将伤口冰冻止血起来,但是非全身冷冻时间是有限制的!超过一定的时间,伤员的伤口就会在冰冻的情况下坏死,而且内脏器官的冷冻更是影响到了伤员身体的内部循环,短期内虽然能够达到止血的作用,可若不及时的解冻则会产生反作用,加剧伤势!

胡瑶焦虑的来回走着,即使是久经考验的卖场地板也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唷唷”声。他低着头,走动的同时抽着烟,

“小孙,你给我出出主意吧,你上过大学,有点文化,说不定还能有点办法。”

“师长,孙阳子不是叫你派去带通讯大队了吗?”

李明小声的插嘴,这个平时大声大气的东北大汉,正是向师部提出难题的人,受伤的就是作为先锋的第一团士兵。

“我忘了。”胡瑶瞪了李明一眼,“还不就是你小子给我找麻烦,你的下属加固的房子怎么就塌了,别人的就没事?”

“我…我…我…”李明红着脸小声的呢喃了几句,倒是惹得胡瑶有些不快。

“你什么你,跟个小姑娘似的,什么话别小声嘀咕,像个男人的样子,给我大声说出来!要是什么屁话,我处分你!”

胡瑶的话刺激了李明,这家伙一激动干脆用平时整队时候的大嗓门喊了出来。

“报告!我的部队防区不在五圈防波堤之内,除了我部加固的几座建筑,外面的建筑物在海浪和狂风的双重作用下几乎已经夷为平地。正是因为我部对房屋的有效加固,才成为了大风裹挟的大型物品的撞击的靶子!我认为没有任何楼房,包括军里首长们亲手加固的楼房能够挡住飞在空中时速超过四十公里每小时的汽车的连续撞击。”

“而且,您这来回转悠,转得我都头晕,不也琢磨不出个四五六来嘛!”

这一番话倒是把胡瑶给说乐了。

“嘿嘿,我倒要看看,你这蛮人有什么好主意?”

“报告师长,我师现有四辆21式坦克能够在十级大风中行驶,若是将火控、电子对抗、通讯员和车长从坦克里揪出来,一辆坦克只留下驾驶员一人,就可运载四人,四辆坦克刚好可以将十五名伤员运走。”

“不行,根据情报,我们这里肯定会遭到美军空降兵的袭击,四辆坦克一走,我们将损失一部分火力优势!”

“师长,我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情报,我偷偷的问过孙阳,他说情报是同上级下达对东兰市戒严和抗灾命令的密码邮件同时到达的一封密码邮件,却并不是用的上级加密码,而是十七年前的加密码!孙阳就怀疑过命令的真实性,为什么你不怀疑?难道十五条同志的性命比不上一个并不可信的命令?”孙阳拍桌子瞪眼,头发直立。

“好吧,我给你两辆,你自己想办法吧。”胡瑶看着赤目瞪眼的部下,心里难免有些动摇,也就松了口风,心中却有些歉疚。“老兄弟,不是我不相信你啊。这是十五条生命啊!”

胡瑶不知道,李明也不知道,这连夜被送出东兰的十五名伤员就成了第八军三十师第一团最后的幸存者了。

————————————————————————

“午夜特别快讯。台风艾美在我国东南部的FJ省登陆,中心风力高达十二级,引起的海啸已经冲进了完成疏散的东兰市、东川市等沿海城市的市区。下面请大家收看黄茜来自前方第一时间采访传回来的报到。”

画面切换…

“大家好,我是黄茜,我现在正在FJ省中部某市的灾民安置点。这里距离台风登陆的东兰市有几十公里,风已然非常之大,安置点外的树林中已经有三棵一人环抱大树被连根拔起。”

电视画面中,一棵数十年树龄的大树在公路上高速滚动,在大风的裹挟下连续报废了几辆停在路边的汽车。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作为安置点的某市体育场相当的坚固,而安置点里的群众情绪也十分稳定,大部分人都在沉睡,希望他们是在做着好梦,希望当他们一觉醒来的时候,恐怖的台风已经过去。”

“这里是前方记者黄茜的报道。”

画面切回演播室。

“根据国家气象站的检测,艾美再一次加速,向内陆挺进,风力将会在未来三个小时内进一步减弱,中心风力降低至九级,预计FJ中部西部正在进行的雷雨大风将会进一步加强。国家主席彭淮已经下令,FJ全身进入紧急戒严状态,请FJ的居民不要轻易离开自己的房屋,以免受到伤害。”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