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手札 第三部分 第三节 噩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9/




MARK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空旷的森林里....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异常的安静,“额..发生了什么?”MARK起身站了起来,丝毫没有觉得背部分有什么不适..MARK一下子站了起来,四周环顾着..“我这是在哪里?...老山龙呢..?”MARK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一边环视着四周,“奇怪,这儿不是可可特村的附近啊...”MARK一脸的疑惑,看着四周的树木,有点像是...浮岳!“怎么回事,阿元,蓝往他们呢?”MARK心里突然一阵紧张,隐约感觉到树林茂密之处正有东西在移动..“沙沙”的响声从模糊到清晰...在这毫无人气的地方显的异常阴森...MARK听到声响,本能的去找身边的武器,一摸,居然一把武器都没有在身边!那移动的物体似乎已经就来到了前面的一堆草丛当中,突然停在了...MARK看着这一人多高的草丛,判断这草丛里的东西应该不大..不过,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在离MARK几米的距离就停住了呢...MARK突然感觉到似乎边上的草丛也开始动了起来...连成了浩浩荡荡的一片会动的草丛..突然间,草丛里跳出了一个近卫队员...双手持着一柄巨剑...猛的朝MARK砍了过来,“你必须得死!”那个近卫队员说着,脸逐渐的变成了天浪的脸..而且毫无一丝表情..巨剑深深的砍进了MARK的肩膀...可是很奇怪..居然一点也不疼..更队的近卫队员纷纷从草丛里走了出来..


“原来我被伏击了..”MARK似乎了这个问题..可是接下来的事...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蓝往,阿元,骨折,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仍旧是穿着近卫队的制服,慢慢的向着他逼近,不过他们不但没有帮助MARK,反而是把刀,枪...等等,刹那之间捅进了MARK的身体...很奇怪...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一点都不疼..MARK看着自己伤口奔放而出的鲜血,正纳闷着,“为什么一点疼痛都没有呢!?”MARK简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正在这事,草丛里悄悄的伸出了几支枪管,瞄准得也是MARK!“砰砰”几声巨响...MARK感觉身子好象摇晃了一下..仍然不觉得疼痛...这是怎么回事,MARK越来越觉得奇怪了..“瞄准目标!开火!”只听得草丛中传来了一真熟悉的声音,这不是那位近卫队中的女指挥员吗?一切都觉得很奇怪...可是MARK只觉得前眼一黑..好象倒了下去 ...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边上的人忙忙碌碌..A1院长还在为自己包扎着伤口,混身的绷带,让自己看上去不像是一个人类了..“A1,我的伤怎么样了?”A1没有理会MARK的说话,继续管自己包扎,在MARK的身上绕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把MARK的整个头都被包的严严实实的,A1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仍然在一圈一圈的不停的包扎着..MARK感觉眼睛一片漆黑.想说话,又说不出来 ..听到边上好象有人在轻微的对话...“MARK的伤势怎么样了?”“失血过多..不过,伤口还算好,创面不大,加上龙之泪的效果,恢复的倒是很快,现在就需要静养..”声音都异常的熟悉,可是就是不知道究竟是谁在说话..MARK感觉那些绷带不仅是包住了自己的外表,连思想都包住了,完全没力气去思考,去冥想..“轰”得一声巨响..MARK只觉有一阵刺眼的白光袭来..“怎么又能看到东西了..”MARK睁开双眼,使劲的想把这一切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见白皑皑的雪山..自己身上也缠满了白白的绷带..“我怎么又在这儿了?”MARK还没想明白,只见眼前一只巨大的轰龙正面对着自己,不时的喘着粗气..“嗖”一箭,轰龙轰然倒地....MARK像着来箭的方向望去,原来是CD...MARK想上去问问CD,这到底是怎么了 。还没走到CD跟前.数支飞箭,如同俯冲直下的飞鹰..猛的撞到了MARK的胸口..这一切几乎就发生在一瞬间...MARK除了感觉到有些轻微的撞击之外,丝毫没有感觉到其他的不适..“这是怎么了!?”MARK不由得心头一惊,再次抬头看着CD,发现那里站着的根本不是CD,居然是公会的近卫队!“真的那么想杀我吗?”MARK的眼里透出了一丝杀气,现在他想立刻冲上前去,把那个近卫队员撕扯成碎片...不知道是不是绷带的缘故,他现在居然一步都走不了,浑身的力气都没有办法使出来..眼前的那个近卫队员似乎露出了一丝笑意,慢慢的走到了MARK的面前..


MARK盯着他的脸看,可是他的脸又慢慢的变化了...“姐姐..”MARK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姐姐!”确实是姐姐..原来姐姐真的没有死..MARK使劲摇了摇头,没错,眼前的人正是MARK的姐姐——云闵..云闵对着MARK微微的笑了一笑..手中拿着的铜制奖章轻轻的交到了MARK的手上..MARK确实感觉到了铜质奖章的感觉..“这不是做梦!这是真的!”MARK几乎都喊了出来..可是周围的环境却悄悄的发生了变化..一片红色的土地...无数的植物茎状体从红色的土地下蜂拥而出,死死地缠绕住了MARK的脚...MARK低头看去,只见这次的缠绕比上次在浮岳上要猛烈的多,几乎在一瞬间,就已经把MARK给裹的严严实实,使他动弹不得..MARK这时用力挣脱不开,立刻先想到了姐姐,“姐姐!”MARK一抬头,他最不愿意看到的那一副画面又出现了 ..身体到处都有植物穿透的云闵,如同怪物一般....云闵此刻正双眼无神的看着MARK,持着双刀..慢慢的向着MARK走了过来...MARK突然觉得,肩上隐隐作痛..心中更是疼痛难当!“姐姐!”MARK几乎扯着嗓子在喊 !“为什么!”只见云闵握刀的手,终于从半空中猛扎了下来,似乎扎到了肩膀,又不是肩膀..好象是背!MARK觉得肩膀不疼,背部却疼痛异常——这是真正的疼痛...


“MARK醒了!A1院长!”只听到阿元的叫声好象震耳欲聋..MARK非常吃力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卧在了可可特村的治疗部的病床上..小小病房里,还有近卫队员都已经挤到了一边...“MARK,躺着别动,我在给你换药呢!”A1沉稳有力的说着,“我一直都在这里吗?”MARK突然发先了自己的手上——真的有一枚铜制的奖章!“是啊,你自己被炸弹的碎片炸伤了都不知道吧..”A1院长一边快速的包扎着,一边和MARK说着话,以使他的注意力转移,从而降低疼痛..“A1院长,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呵呵,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啊 ?你导师CD担心你啊,我给他检查了几次没什么问题,所以我就按他嘱咐的,到这儿来了,CD很担心你出事,没想到你还真的出事了..”A1一边说着,一边麻利的包扎着。“好了,伤口包扎完毕,可不要随便乱动啊,不过,伤口还算好,创面不大,加上龙之泪的效果,恢复的倒是很快,现在就需要静养..”MARK听到了这句话,突然感觉闪电一般的感觉席卷全身——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好象是在梦中..听到过的...MARK觉得浑身都不自在,突然想起了手上的奖章..“A1,我手上的这块铜制奖章是哪里来的?”“哦,你说这个啊。呵呵,公会派人来颁发的,所有的猎人和近卫队员都有份哟,都是讨伐老山龙的奖章啊...那边的几位官员还有好多没发出去呢,呵呵,连我们医师们都有哦...”A1笑吟吟的答道..“MAKR,你醒啦!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只见蓝往也乐呵呵的从门外快步的走了进来,不止蓝往,身后还有骨折。“MARK,还好吧,静静的躺着别动啊..”骨折虽然语调平缓,可是眼神当中透露出一种莫名的喜悦..“呵呵,好吧,你们几个兄弟好好聊聊,可是别太久啊。MARK可是需要休息的人呢!我去看看其他伤者.”A1说完,就整理了一下医药用品,匆匆走了出去..外面可是有更多的人在等待着A1去救治..“MARK,你昏迷的那几天,不时的会叫我们的名字啊..哈哈,是不是太想我们了啊?”蓝往开玩笑的说着,“还不时的叫着姐姐,姐姐的。哈哈..”阿元这句话刚说出口,就觉得气氛不对...骨折和蓝往都盯着他看..“啊...对不起啊,MARK...我不是故意提起的...”阿元连忙道歉道..“没事...我只是..太想念..”MARK一边说着,一边觉得眼睛热乎乎的..


“你好啊,你叫MARK,是吗?”一个漂亮的女近卫队员走了进来,可是她却在向MARK打招呼..“你是那位指挥员?”MARK一听声音,就认出了她.“呵呵,是啊,不过请称呼的详细一些,我叫作火铳队指挥官..小叶。”那位女指挥官笑呵呵的说着。“你可是我们近卫队的骄傲啊!认识你,我觉得很光荣!”小叶停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对了,你是哪个分队的?”骨折,蓝往,还有MARK,几乎都被吓了一跳..这下该怎么回答呢...“如果说自己是猎人..那为什么又要穿上公会近卫队的制服呢..于情于理都说不通...“怎么了,不会是受伤受的连自己的所在队名称都说不出来了吧..呵呵..”小叶虽是打趣的说了一句,可是如针一般扎在MARK等人的心上,“哦,你说MARK啊,他是近卫队机动组的!”一个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呵呵,对吧,MARK。”BARD笑吟吟的边说边走了进来..“是...是的。”MARK等人心里已经再大喊谢谢了..“机动组?那不是很老的一个部门了吗?听说已经取消了啊..”小叶怀疑着问道,“呵呵,你看这是什么?”BARD撩开了缠在肩膀上的纱布..一个公会近卫队队的标志显露了出来...不过这个标志又不同于一般的标志..“啊..难道说..您就是机动组的组长!?”小叶认出了这个破旧的标志..“之前我是在想,为什么一个HR7的猎人可以担负起守护可可特村的任务呢....机动组听说在近卫队刚成立的时候,可是主力部队啊...一直都没有见过,其他人都说这个组织已经取消了呢...”“呵呵,没有,一直没有。好了,火铳队指挥员,让MARK休息一会吧,他养不好伤,可是我们组的重大损失啊。”BARD下着逐客令,一边朝MARK使了使眼色..虽然MARK等人听的一头雾水,不过幸好是有惊无险...总之不管那么多...暂时就以机动组自称吧..骨折和蓝往也跟在BARD后面跑了出去...


MARK一个人闭着双眼,回忆着刚才那场奇怪的噩梦...或许真的只是自己流了太多鲜血,以至于自己胡思乱想吧....MARK想着想着..又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