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穆、谢九年恩怨 机场两度惊魂

1999年10月12日在一架从斯里兰卡飞回卡拉奇的飞机上,巴基斯坦陆军参谋长穆沙拉夫中将正焦急的等待,等待这架飞机尽快地在卡拉奇机场降落。

穆沙拉夫出是出访斯里兰卡之后,正在这架回国的飞机上,下午5时30分,刚收到了谢里夫总理向全国宣布解除穆沙拉夫的所有军职的消息。心急如焚的穆沙拉夫希望马上能安全降落卡拉奇,虽然他已紧急拟就了应付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的方案。

一年差五天前的1998年10月7日晚,正在看电视的穆沙拉夫突然接到谢里夫总理要见他的电话,赶到***堡后,他得知谢里夫已力排众议,任命他为巴陆军参谋长,原因是“你是所有中将里唯一不为谋求这个职位而直接或间接讨好我的人。”显然,谢里夫是有恩于穆沙拉夫的。他与穆沙拉夫彼此很熟悉,甚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还是亲密战友。

但不幸的是,很快,围绕巴基斯坦的内政外交等各方面,军队与政府间存在重大分歧。而关于克什米尔问题的冲突激化了政府与军队的矛盾。上任刚一年的军队最高领导者的穆沙拉夫就与当时的巴总理谢里夫产生了难以调合的矛盾 并且,两人的矛盾不久后就迅速激化、公开化。由于政见不和,以及担心穆沙拉夫势大夺权,这次穆沙拉夫被谢里夫免职,就是矛盾公开化的必然结果。

飞机准备降落卡拉奇机场时收到地面信息,在谢里夫的指示下,卡拉奇机场拒绝这架载有198名乘客的民航客机降落,要其改降印度。此时飞机的燃油只能支撑一个半小时。穆沙拉夫表现出了军人的沉着与勇敢,当机立断,他利用飞机上的通讯设备,果断地向忠于他的部队下达了政变的命令。此后,飞机就在卡拉奇上空不断地盘旋着。眼看飞机燃油急剧下降,穆沙拉夫还在镇定的默念“伟大的真主”, 在飞机燃油还剩下只能维持最后7分钟的时刻,奇迹出现了,忠于他的部队冲进机场,控制了塔台,将其从空中解救下来。随后,政变宣告成功。谢里夫遭软禁、逮捕。穆沙拉夫开始掌权。 谢里夫被法庭以贪污腐败、劫机、逃税、挪用公款及恐怖主义等罪名判处谢里夫终身监禁。后谢里夫与政府达成协议,用流亡换取自由,10年内不得回国。随后他与兄弟萨巴兹·谢里夫流亡沙特,后来两人又到了英国。

无独有偶,八年后,2007 9月10日年在巴基斯坦***堡国际机场又上演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只是脚色转换了。

9月9日,夜幕下的伦敦希思罗机场,巴基斯坦国际航空公司的PK-786次航班客机,亮着航行灯,轰鸣着离开跑道,向东飞去。

在飞行途中,原本坐在头等舱里的谢里夫,主动来到经济舱,与记者们挤在一起。他的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这是一场民主与独裁的斗争。穆沙拉夫先生不相信法律和秩序,他就像推土机那样,试图推倒阻拦他的一切。我不知道回到***堡后会发生什么,他可能会逮捕我,也可能会直接把我送进监狱。只要能将巴基斯坦从独裁者手中解放出来,就算蹲监狱,我也非常乐于付出这一代价。”

“我不怕,因为我无畏。”返回头等舱时,谢里夫丢下了这么一句话。

此时的巴基斯坦已是凌晨时分。穆沙拉夫总统的办公室里灯火通明——他正在召开紧急内阁会议,商量针对谢里夫回国的应对之策。据知情者透露,会议结束时,一脸倦意的穆沙拉夫很坚定地说:“没什么好顾虑的,立即按计划实施吧!”

随后,***堡国际机场进入红色警戒状态,全副武装的军警部署到通往机场的所有交通要道上,架起了铁丝网和路障。300多名谢里夫的支持者分乘6辆大巴,试图强行闯关,遭到军警催泪瓦斯和棍捧的回应,许多人被捕。不甘示弱的他们用石块回击,但换来的是军警更坚决的驱赶。

不久前2007年8月23日,巴基斯坦最高法院做出裁决,允许这位在1999年的政变中被推翻的前总理返回祖国。9月10日,现年58岁的巴基斯坦流亡前总理纳瓦兹·谢里夫按他先前宣布的日子回到巴基斯坦,这是他在流亡海外近8年以后首次返回祖国。但在下了飞机仅4小时后,他就被巴官方驱逐出境,送上了前往沙特阿拉伯的飞机。而当年谢里夫的流亡生涯也正是从沙特开始的。

8月30日,巴反对党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在伦敦召开了为期两天的会议,决定让其领导人谢里夫于9月10日回国。

在谢里夫归国之前,沙特方面曾呼吁他为了巴基斯坦的稳定不要回国,穆沙拉夫也反复重申希望谢里夫遵守10年之约。不过谢里夫在8日表示,当年设定的“流亡期限”其实只有5年,因此他并没有违反约定。

谢里夫在伦敦登机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感觉好极了,我已经准备好面对各种局势。”据悉,大约有150人和谢里夫搭乘同一架飞机飞赴***堡,其中包括50多名记者。

10日上午8时45分,谢里夫搭乘的飞机在***堡机场 降落后,一名巴基斯坦移民局官员登上飞机,要求谢里夫交出护照,但遭到谢里夫拒绝。随后,一些身穿黑色制服的安全部门人员进入机舱,把谢里夫团团围住。僵持一个半小时后,谢里夫在几名随行人员和巴方安全部门人员的陪同下走出机舱,进入机场大楼。据报道,谢里夫坚持在有随行律师和其他人员的陪同下才肯走进机场大楼。

谢里夫在机场休息室对记者说:“回国的感觉真好,现在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但出了这道门就不知道了。”说这话的时候,他指了指休息室的出口。

在谢里夫一行抵达机场休息室后,巴基斯坦当局派出一个高级代表团与他谈判,要他在被驱逐和被捕两者中选择一个。后来,警察来到机场休息室要求以腐败罪名逮捕谢里夫,他对此没有多做抵抗。谢里夫的律师称,谢里夫随后被一架直升机带走。此时距谢里夫抵达机场只有约4小时。与此同时,巴政府对外表示不排除驱逐谢里夫的可能。果然,没过多久,谢里夫就被驱逐至沙特。”此外,谢里夫对他的追随者说知道,他回国走一趟,不管结果如何,都会使他的支持者更加活跃——而这只会对穆沙拉夫不利。

只到两个月后,穆沙拉夫迫于国内外强大压力,允许谢里夫回国参选。11月25日,据巴基斯坦官方电视台报道,巴流亡前总理纳瓦兹·谢里夫25日乘飞机从沙特阿拉伯抵达巴东部城市拉合尔,从而结束了近8年的流亡生涯。

报道说,谢里夫一行抵达拉合尔机场时受到数千名支持者的欢迎。

当地电视台援引巴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一位高级领导人的话说,谢里夫及其妻子和弟弟将于26日向巴选举委员会递交参加议会竞选的提名书。

巴人民党领袖、前总理贝·布托对谢里夫回国表示欢迎。她说,谢里夫回国是个好现象,能增强巴基斯坦的政治活跃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