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中国的小妾制

已知的最早的“妾”字,殷商时代的甲骨文中已经有了,据甲骨文和其他记载来看,在奴隶社会中,奴隶主对于战俘及不必处死的罪犯,常常是用刺瞎眼睛、砍断一肢或剃去头发等方法,把他们变为便于管束也易于识别的奴隶。妾,就是被剃了头发、受了黥刑的女奴。后来,妾不一定来自女奴,而是正妻以外的众妻的俗称,以示与正妻有别。


随着妾制的发展,妾还有许多别称,常见的有:


如夫人。这是由奴隶主贵族的正妻称为夫人衍生出来的。<<左传僖公十七年>>说齐桓公“好内,多内宠,内嬖如夫人者六人”,就是指地位、侍遇如同夫人的六个地位很高的妾。但在后世,文人只是把“如夫人”当作对别人的妾的尊称。


如君。春秋时期,诸侯的正妻也称小君,汉代又有给贵族妇女加上“君”封号的做法,因此,如君也常被当作对别人的妾的尊称。


小妻、小妇、次妻。这都是由正妻又称大妻、主妻引申出来的。


小星。<<诗 召南 小星>>本来写的是卑官小吏“夙夜在公”的辛劳生活,但<<诗序>>却说此诗颂扬国君夫人无妒忌之心,“惠及众妾”,<<礼记>>中又有把夫妻比作日月的话,后世文人把两者联系起来,称妾为小星,以示文雅。


由于妾的地位比正妻低贱,再加上妾还有另一种奴婢的含义,因而在古代,妾常被当作女性自指的谦称,不论已婚未婚的女性,都可使用这种谦称。


从奴隶社会开始到封建社会末期,上自天子,下至庶民中的多财之家,总以妾多为荣。天子至尊至贵,妃妾也最多。据<<礼记 昏义>>说,秦以前的天子,不同等级的正式的妾是一百二十人,还有大量非正式的妾。以后各代妾越来越多。


秦始皇统一全国,为了表明他是空前的伟大皇帝,特地建筑了庞大的阿房宫,安置他从六国掳获和从国内挑选的上千妃妾。


汉初帝王的妃妾未留下具体数字,但诸侯王的后宫动辄数十人、上百人,皇帝的后宫必然更多。好色的汉元帝,后宫多到三千。东汉桓帝后宫有五千之多!这个纪录,很快变成一些人的“定制”,东吴末帝孙皓,虽然只统治了二百多万人口,后宫仍有五千。晋武帝司马炎统一全国之前后宫就有五千多,灭吴后又把孙皓的后宫全部接收下来,总数突破一万。因妃妾太多,怎么“幸御”也心中无数,只好坐在羊车上,车到哪里就宿在哪里。


后宫人数最多的,是风流天子唐玄宗。<<旧唐书>>、<<新唐书>>都说,开元、天宝时期,长安、洛阳及各地行宫的宫人部数超过了四万,这在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在世界史上也无人能够相比。


从宋代起,帝王妃妾虽然数目仍多,却再没人向五千人、一万人的纪录冲击,而是转而求"精"。据记载,明熹宗选妃,先到全国初选五千人进京,通过四个程序,淘去四千,再由老宫女挑出三百,这三百人留在宫中一个月,由专人对其性情言行仔细察看比较,从中挑出"秀色夺人,聪慧压众"的五十人,才被封为宫嫔。这样的百里挑一,自然比司马炎的照单全收高明多了。


帝王妃妾如此之多,王公大臣、富豪士绅便群起仿效,他们虽然不敢僭越,侍妾成百上千者却并非罕见,下面是几个著名例子。


西汉初年的丞相张苍,有妾一百多人。


汉武帝的异母兄刘胜,"乐酒好内",侍妾上百,儿子一百二十多个,创下我国历史上的多子纪录。


魏晋南北朝是个大动乱的时期,许多达官显贵置国家于不顾,广蓄侍妾,骄奢荒淫,醉生梦死。西晋石崇的美妾充斥庞大的金谷园,连厕所中都有"丽服藻饰"的"十余婢侍列"。


唐代虽明文规定各级官员的妾数是八、六、四、二、一人,但这只是一个名义数字。单是唐初赐功臣的妾婢,有的人一次就获赐一百多。许敬宗、李林甫、杨国忠这些"好内"的宰相,侍妾等近百或过百。晚唐宰相郑注的姬妾也有一百多,他带众妾到河东(今山西西南部)去,众妾身上的麝香一路飘散,害得路帝的瓜田"一蒂不获"。


民国时代,山东土皇帝张宗昌有小老婆五六十人,是北洋军阀的多妾冠军,因而山东人有张宗昌的兵、钱、小老婆都"数不清"的民谣。蒋介石提倡"新生活运动",军政大员以纳妾响应,四川省主席刘湘有妾十多名,并以此种丑行为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