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风者 第二章 机会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


业务培训,岗位培训,上岗实习,三个月之后,尧丰他们这些刚毕业的新员工成为奥日恩特尔仪表公司的正式职员。按照各人的专业和部门,新员工们抱着刚踏入社会的那种新鲜与热情投入到各自的工作里去。

时间可能是很磨人的,不知别人是否如此,反正对尧丰确实有着这种感觉。

从最开始的阅览已定型产品的说明书、图纸等资料,到小试身手的设计零件、绘制图纸,再到后来的新产品机构研发,尧丰几乎是没过几个月就从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小子,做到了可以自己挑活的设计人员。快,太快了,快得尧丰自己都不敢相信。也许这就是私企与国企的差别,任何人都是以能用为准则,而从不论资排辈地让新人熬到出头之日——尧丰偶尔跟寝室那三个哥们通过电话,他们现在还给师父、上司打下手,小三最惨,甚至连实习期还没有过。但这也难怪,大点的公司哪个不是各年龄段的员工都有,而尧丰他们公司则几乎是一窝小崽子;一百来人的公司,三十岁以上的都用不上脚,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至于四十以上的那可是像熊猫一样稀有。像尧丰他们这样的重点高校毕业生,当然成了公司培养的重中之重。

不过俗话说一口吃不成个胖子,这种颇有点赶鸭子上架的用人方式,有时着实也让尧丰吃不消;因为经验不足,尧丰设计的东西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缺陷,有的在公司看着还好好的,可一到现场就趴窝;于是乎,脚打脑后勺地赶到现场调整调试设备也成了尧丰的家常便饭。理论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无论你设计得多么完美,到了实际用的时候,可能以前的所有设想都变成了不成立。有时无论怎么调整,那该死的设备就是不按自己所想的路子走,本该通畅的地方总被堵得严严实实,本该密实的地方却把测量流质漏得到处都是,本该在测量模块上显示峰值却出现了谷值……以至于尧丰一到出问题的现场,他的第一想法就是,把那些自己设计的垃圾直接拉到冶炼厂回炉。

而每到这个时候,半大小子刘天刘总经理都会很关心地给尧丰打来电话——废话,能不关心么?设备不好使,公司那边就无法跟客户要货款,尧丰就是这么认为的——问问现场的情况,鼓励尧丰,让他尽快排除故障。当然,每次他都会留下一句话:“记住:从现场中走出的技术人员才是人才”。每每听到这句话,尧丰扣上电话总是先叹口气,愣一会,然后开始苦笑。

说句实话,这半大小子尧丰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像个总经理,却像个奸诈的商人。很多未成型的产品,或者说未经过严格考验检验的产品,他就敢拍着胸脯对客户说没什么大问题,可以拿到现场使用。可倒是没什么大问题,老话说的好,阎王好过,小鬼难缠,这设备一到现场就跟得了先天性免疫能力低下一样,大架子不会散,小毛病就不断。就这样的产品放到市场,他刘天就不怕别人告他制假贩假?

听别人说,刘天其实很有背景,这话在田浩从赵晓蕊那里听来的话也有所吻合。

这里插一句:田浩这小子别说还真有两把刷子,到公司没几天,还真就把这个上司给搞定了,至少别人看来,他们两个互相瞅的眼神都不对劲。有一次出差是尧丰和田浩一起去的,前者负责技术,后者负责现场关系协调;那时正赶上圣诞节,田浩接到了赵晓蕊的电话,说是公司对未能在家过节的员工表示慰问,这一慰问就是近半个小时;可后来尧丰抱着电话都等到了圣诞节的最后一秒,也没见有谁以公司的名义打电话来慰问;孰轻孰重,是公是私,一目了然。

再说刘天,听赵晓蕊说,他们这个总经理年纪虽不大但很有本事,上到省市领导,下到街头混混都认识他,而且还都很给他面子;甚至有流言说,刘天跟中央的某高官关系密切;还有的说,他跟D市的一个黑社会老大接触很深。听了这些,尧丰一时间有些迷糊——刘天这家伙到底是黑还是白?不过一个小公司的小老板,用搞那么多关系出来吗?

不过就尧丰自己来看,他的这个总经理具有一个明显的特征,按东北话说就是爱忽悠。偶尔被经理拽着去陪客户吃饭,尧丰就能感觉出来,刘天在客户面前,那简直是张仪、苏秦转世,能把公司里那点家当吹得是天花乱坠;那家伙,要不是自己脑子里多长了几条沟,刘天如果说火星马上就要撞地球,在旁边听的尧丰都能立刻找把刀抹脖子,先到下面占个位置。在这种天才般的说辞之下,估计没几个人不对公司的那些产品感兴趣的。至于设备出了问题之后,舌头比手还灵巧的刘天当然也有办法圆场。先是强调了一大堆现场的不良个性之后,刘天甚至还引导客户单位去改变现场工艺,以达到一种合理的共性上,从而满足自己设备的工作条件——就这他还很有道理:改变了工艺,也是为了完善客户单位的生产方式,以提高效率。这在尧丰看来简直是在强词夺理,可刘天只是几个电话,然后专程到现场请客户方的几个负责人一吃饭,这件事竟然就办成了。

上到中央,下到地方,黑白两道,张嘴称王。集合了别人说的,自己看的,尧丰对刘天就只能用上面那十六个字来概括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心理年龄比撒泡尿和泥玩的小毛孩大不了多少的半大小子竟然是这么有本事,尧丰不由地从心里开始佩服起这个经理来。佩服的原因有二:一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尧丰知道,自己就把脸皮撕下来当鞋底子穿也没刘天的那种能混得如此之开的本事;二是刘天对下属很体贴也从不摆架子,对外他千忽悠万忽悠,却从来不忽悠自己的员工,只要是他答应过的,哪怕是在洗手间碰到谁应诺了一句话,他都会准时准点地办到,从不拖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