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这,这,这群家伙是怎么把这玩意弄过来的?!这太夸张了吧?!”赵光明大叫着看着十几辆大家伙闹轰轰的冲着这边冲过来.

那十二辆坦克狰狞的轰鸣着,45毫米炮塔左右旋转着开炮,前装机枪喷射着猛烈的火焰,气势汹汹的压了过来,巨大的声响震的人心头发颤!

正在和第一波敌人做殊死搏斗的右翼阵地的战士们没料到敌人居然把坦克都运了过来,一时失神下连连被坦克炮弹命中,几个火力点连人带枪被炸的粉碎.

这突然出现的如同张牙舞爪的怪兽般的坦克马上将右翼阵地的火力压倒,将战壕里的国防军战士威慑的心头发沉,跟在坦克后面的敌人趁势压了上来.

“火箭筒!快!打掉他们!”九天急的喊起来.

一个战士举着火箭筒站了起来,还没有来的及扣动扳机就被坦克后面扫过来的子弹打倒在地.

“笨蛋!”九天一个骨碌翻过去,扛起火箭筒换了位置,趴在战壕上,瞄了瞄,狠命的扣动了扳机.

火箭弹喷着尾焰飞了出去,轻松的撕开了200米开外的夏尔坦克的前装甲,一头扎了进去.

就像飞速前进的苍蝇突然被蜘蛛网罩住了一样,那辆坦克猛的一阵抖动,竟被硬生生炸退了几公分!然后便“吱”的一声趴了窝,死狗一样的呆在原地,只从仓门处,观察孔等缝隙处冒出了浓浓的黑烟.炮塔顶部的仓盖打了开来,两个被烟熏成大花脸的敌人跑了出来.其镇哪里肯放过,抱着班用机枪便是一梭子,坦克钢板上顿时火花四溅,两个费了千辛万苦才从坦克里跑出来的敌人还没来的及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就被扫倒在坦克上.

后面的坦克像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吓了一跳,一时间愣在哪里有些不知所措.谁也没有见个这个玩意,只那么火光一闪,这么厚实的坦克前装甲板就被打穿了?!这种平日里威风罢免的铁疙瘩居然这么不顶事?!

趁着他们愣神的时候,九天装上火箭弹抬手又是一炮.

火光一闪,又是一辆坦克被打瘫!

这辆坦克运气不好,火箭弹笔直的从侧面的装甲穿了去,打中了弹药仓!整辆坦克的人连哼都没哼一声便被炸上了天,那个炮塔被爆炸的75毫米榴弹掀的老高,飞出去十几米路在砸了下来,还砸伤了猫着腰跟在后面的小鱼小虾若干.整辆坦克的外壳就像被火烤过的乌龟壳,焦黑一片,死的惨烈无比.

这一手终于打的剩下的坦克回过神来,这是战场上啊!在战场上还呆在原地傻头傻脑的发愣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十辆坦克放弃了原来的目标,整齐一致的一字排开,坦克上的75毫米榴弹炮,45毫米坦克炮和机枪一起开火.狠狠的冲着九天所在的战壕压了过来,猛烈的炮火使得九天只能将自己的身躯缩成一团,死死的贴着战壕的底部慢慢的移动.密集的弹片和炸的漫天飞扬的泥土石块砸的他的钢盔丁冬作响!身上没有任何东西遮掩的地方被飞舞的石块砸的生痛,九天几乎感觉自己的背脊快成了钢琴了.

“靠,是不是老子平日里缺德事做多了,这会得报应了?!”九天苦笑着咒骂道,这可好了,没有壮烈的倒在枪口炮口下,倒是要被石头猥琐的砸死在这里了!

九天想过无数种轰轰烈烈的死法,却没有想过自己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靠!九天暗暗在心中向老天比了个中指,他上帝的!不就是经常阴阴敌人,开开屠宰大会,偶尔虐待一下俘虏,顺便勾搭勾搭未成年少女和已婚少妇吗?犯的着这么整老子么?不行,一定要来个壮烈的.

九天眯着眼睛到处的寻找火箭弹,然后,很凄凉的发现,居然没有了.一颗多的火箭弹都没有了?!

听着越来越近的坦克发动机轰鸣声和枪炮声,九天傻眼了,妈的,总不能让老子举着步枪去和坦克拼刺刀吧?!恩?那个是什么东西?九天双手颤抖着,拽出一个箱子,轻轻的掀开.

天啊!大威力防御型手榴弹!(长柄的那种),此刻在九天眼里,这些东西比一个脱光了衣服在冲着他抛媚眼的美女还要可爱.

鸭米豆腐啊!九天“虔诚无比”的冲着伟大的佛祖祈祷,如来佛啊,赞美你个该死的老不死的!他双手飞快的将手榴弹捆扎在一起,一边还探出脑袋去看看坦克到了哪里了.

一切准备完毕!九天瞅准了一个机会,闪电般的冲出战壕,像只身手敏捷的蹬羚般腾挪躲闪,电光火石间居然狗屎运无比的被他冲到了两辆坦克的间隙中.

在跟在坦克屁股后面不远的几个敌人目瞪口呆中,飞快的爬上一辆坦克,一把拽开炮塔顶上的仓盖就劈头盖脑的扔下4,5颗珍珠手雷.

扫射的正起劲的炮手冷不防头上被什么东西砸到了,骂骂咧咧的朝底上看去,顿时呆住,凄厉无比的叫声从坦克里面响起:“手雷----!”

然后就听闷闷的“砰”的一声,就像那种将鞭炮扔到管道里的声音,这辆坦克便趴了窝.

那几个国民党士兵看的直愣眼,手指颤抖着点着在坦克上蹿上蹿下的九天说不出话来,一个劲的扯着身边的同伙.

终于有反映过来的敌人开始朝九天开火,九天的运气终于用光了,两发子弹先后击中他的左胸和小腿,他狼狈的从坦克上滚下来,在地上足足滚出十几米,然后看着那辆坦克起火爆炸,哼哼冲地上吐了口唾沫,哼!两个燃烧弹扔进去,不炸才怪!

又一辆坦克斜刺里冲出来,咆哮着冲着九天冲过来.

哼!老子够本了!九天紧了紧怀里的那捆手榴弹,望着在视野里越来越大的坦克,嘴巴里露出了一丝微笑,怎么样也要拉你垫背!嘿,终于可以壮烈的当一回英雄了!

“老大!”几声撕心裂肺的叫声从背后响了起来.

再见了,我的兄弟们,来世我们在会!九天的眼眶中有一丝泪水溢出.

最后的时刻终于到了,九天几乎已经可以感受到那坦克冲击带来的威风了,别了,我的元首!九天轻轻的念叨着,手拉住了手榴弹的引信.

“轰!”一阵炙热的热浪扑面而来,散落的飞射的金属射流打的九天的脸生痛.

怎么?九天睁大了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坦克起火雄雄燃烧,正面的装甲上,巴掌大的一个洞正起劲往外窜着火苗,一股烤肉的气味在弥漫着.

九天傻了眼,回头望了望,四辆Z1A4轮式突击炮扬着长长的75毫米坦克炮剽悍的冲了上来.

两轮准确的齐射下来,剩下的8辆坦克全都趴了窝.

趁着这个机会,其镇和赵光明一人一手,将没当成烈士的九天拽了回来.

赵光明手脚麻利的将九天的两处伤口包扎完毕,狠狠的一勒绷带,痛的九天当即发出了一声可媲美男高音的叫声,这才愤愤的放手道:“让你抛下我们不管去当英雄!”

九天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看到期余3人投来我鄙视你的眼神,聪明的闭上了嘴巴.

“想死还不容易,无非是迟点和早点的问题!”卡楔白了他一眼,指指不远处蜂拥而来的敌人,又指了指身后那几个少的可怜的援军.

“但是抛下我们一个人出去找死就是你的不是了!”陈鹰很配合的接着讲道,装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高高的扬起下巴,可惜那副扎了绷带的鬼样,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有深度的人.

“要死也要死一起么,那样也壮烈一些么!你看,那是你死的地方!”其镇用那向来少根筋的声音憨憨的道.

九天扭头一看,那辆“火神”防空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修理好了,就那么静静的停在那里.

九天笑了,泪水却疯狂的涌出了眼眶.有这样的兄弟,这一生还能有什么遗憾呢?!他妈的,老子怎么又哭了,真是丢脸啊!他忿忿的想.

所有能拿起枪的国防军战士都静静的坐在战壕里,看着渐渐逼近的敌人.已经不需要什么预备队了,就剩下那么几个人了.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在牺牲之前不使手中的武器停下来而已.

许辰靠在战壕上,拉了拉自动步枪的枪栓对正在摆放手雷的徐聪道:“你说援军还能来吗?”

“援军?!”徐聪笑道:“你听说过这样一句经典的话吗?当最后一个士兵倒在战场上时,援军的旗帜出现在了遥远的地平线上!”

“哈,看不出你还听幽默的,给,下最后一个命令吧!”许辰一边将所有的勋章别上,一边把麦克风递给许聪道:“就算是死,我也要堂堂正正,风风光光的!”

徐聪打开了麦克风,他的声音在阵地上空飘荡:“兄弟们,很荣幸和你们死在一起!握紧你们的武器,告诉我们的敌人,我们国防军没有孬种!这是我的最后一个命令,为了祖国,为了我们国防军的荣誉,为了骄傲的银鹰军旗,为了…为了我们的元首,战斗吧!!”

“国防军万岁!!!”

“元首万岁!!!!”

国防军战士们热泪盈眶,他们想喊这句口号已经太久了,元首万岁!!!

所有的人,欢呼着,轻蔑的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热血沸腾!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气势辉雄的军歌回荡在战场上,那些身经百战,号称国民党最精锐的敌人们开始有一种颤抖的感觉.

征战十数年的他们,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敌人,这样微笑着,歌唱着狂热的面对死亡的军人!

在这样面临绝境,必死无疑的情况下,他们居然充满了希望的,热血的去面对战斗!!

国防军的敌人们害怕了,他们恼羞成怒的发起了攻击.

潮水一样的敌人冲了上来,在国防军的歌声中,在“火神”机关炮的怒吼中,在机枪和自动步枪不间歇的狂吼中,大批的敌人倒了下去.

国防军战壕上能站立的人也开始越来越少,就当敌人快要突破阵地时,一大群国防军战士突然冲进了战壕.顿时国防军军火力大增,这几百个生力军一到,情势立刻开始好转一排一排朝前冲的敌人被打倒在地.

原来这是师长徐超将所有的炮兵集合起来组成的最后的力量!

得到了这意外的支援,国防军战士们的士气猛然间涨到了顶点!

正当双方势均力敌的时候,敌人的后方突然混乱起来,隐隐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徐聪一把抓起胸前的望远镜朝西望去.

那是什么?!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望远镜中那面迎风招展的银鹰军旗!!

听清楚了,那是几千人在高喊,“银鹰,突击!!!”

援军!

是援军!!

是援军!!!

“是援军!!!!”徐聪激动的浑身颤抖的高叫道.

似乎是为了回应他的呼喊,战场上响起了一声炸雷“银鹰,突击!!!!”

所有的国防军战士都听到了这个激奋的声音.

“啊哈哈哈!”九天在狂笑,在歇斯底里的狂笑.

所有的国防军军战士在狂笑,在歇斯底里的狂笑,那是援军,那是援军啊!!!!

高昂的小号声响起,徐聪抓起麦克风大叫道:“银鹰----!”

所有的国防军战士惊天裂地的狂喊:“突击----!”

无数的国防军战士叫喊着跃出战壕,狂笑着冲向溃散的敌人!

骄傲的银鹰军旗飘荡着席卷着战场,军旗所到之处所向披靡!!!

骄傲的银鹰军旗下的国防军战士们所向无敌!!!!

年轻人丢掉了自己美制的手枪,神色复杂的望着那高高飘扬的银鹰军旗,再看看脚下被踩的稀烂的国民党青天白日旗,长长的叹了口气.功亏一篑,已经无法挽回了!

统一战争,终于拉开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