椿桦:尊重刘翔也要尊重我们观众

作者:椿桦,资深评论员


没人会想到,刘翔的奥运之旅尚未开始,就已经结束。当天上午的比赛中,因为脚踝受伤,刘翔在110米栏预赛中提前退场。


消息传出后,正在鸟巢现场的9万观众不约而同地张大了嘴巴,失望的表情令人窒息。在网络世界,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支持者与反对者的针锋相对。有人呼吁尊重刘翔,很多评论者则坚称,退出比赛是正确的选择,也不失为英雄。也有不少人质疑刘翔不敢面对来自罗伯斯的挑战,甚至怀疑他并非真的受伤。


判断谁是谁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只有当事人才能给出答案。但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当事人并没有露面。而在事先,刘翔本人或其教练总是向热情的粉丝们传递着"状态不错"的好消息。如此看来,对突如其来的"刘翔退出比赛"发出不满的声音,实乃情理之中。


我是尊重并理解刘翔的,也非常肯定他从前为我国田径事业所做的伟大贡献。我主张健康第一,反对在身体受伤情况下,仍在赛场上"顽强拼搏"。所谓"带病出征体现奥林匹克精神"之类的宣传话语,完全是一种误导。


但尊重刘翔,并不表明那些质疑刘翔的人有什么过错。如上所述,没有任何征兆的变故,肯定会给公众造成巨大的心理落差。而刘翔原本是可以做些安抚工作的,譬如:向观众挥手表示一下歉意,以安慰他们昂贵门票打水漂的无奈;或者亲自在新闻发布会上交代一下,哪怕说两句就再次中途退场也好。


相反,一些评论者发表文章,在表达对刘翔"尊重"的同时,表达着对质疑者的"不尊重":《刘翔退赛掴醒无知者人性面前金牌太渺小》、《击倒刘翔的并非伤病飞人实被自己人压垮》、《刘翔退赛是对国人心理素质的检验》。这些文章的一个共同点在于,刘翔退赛也是一种伟大,这种伟大榨出了很多国人内心的"小"。这些观点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一个运动员因伤退出比赛,是他个人的自由,好像没有听说,观众曾丧失人性地强迫运动员带伤比赛。


如果搞一项关于"是否原谅刘翔拿不到金牌"的调查,我敢肯定,99.9%的国人会选择"原谅",甚至拿不到奖牌,国人也是理解的。期望自己国家的运动员拿金牌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这并不代表强制运动员拿金牌。我们不能把"期望拿金牌"也当成一种压力吧?真正的压力应当来自于运动员本身,他们拿金牌的愿望肯定要比观众强烈。因此对观众来说,与他们利益真正相关的,是能够看到一场精彩的比赛,能为自己国家运动员尽情喝彩。如果这一愿望落空,谁的心里都不会好受。


所以,我们理应尊重刘翔的选择,但没理由拔高其退赛的意义;我们可以对质疑的声音置之不理,但没理由不尊重他们的感受。(原载于《珠江晚报》) (本文来源:南方网 作者:椿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