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法律是最基础的正义——愤慨于对法律无知且无耻的人

“为什么要让法律毁灭正义?”一个无知且无耻的人在一篇名为《我的新发现:为什么法律越来越健全,可是犯罪活动却越来越多》的帖子里这么问。

虽然在网络上我无数次的愤慨,无数次的悲凉,但我总希望保持一个健康的心态来与朋友们讨论问题。在铁血我是新人,但迄今没有与人对骂,没有攻击谁的人品,可今天我实在难以遏抑一种莫名的悲愤,以“无知且无耻”这样的字眼来形容问这句话的——某位号称赵子龙大将(不妨简称赵)的先生。或许有人不理解,或许有人因而反感,但我还是要说,你在污蔑全人类的勇气和智慧,诋毁所有为中国社会主义法治化进程所奉献心力的仁人志士,纵观中国3000年的文明史,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巨大成就,我们有理由宣称,法律才是最基础的正义!

在阐述观点之前,我可以明白的告诉大家,大学四年我学习的正是被赵子龙所污蔑的法律!从这个角度来说,或许我的任何陈述都会被赵及其追随者攻击为维护一己之私,但我相信当每个有信仰的人在信仰遭到践踏的时候,是无论如何不能坐视的,但愿我因愤怒而絮乱的文笔没有影响您判读本文真实的意义。

“为什么要让法律毁灭正义?”赵在开篇无耻的运用了一个语境陷阱,希望在开篇建立一种暗示氛围,即法律与正义是对立的。可真的是这样吗?虽然我才疏学浅,但我正告赵子龙,以及在赵子龙那篇无知帖子中欢呼和应的女士先生们,法律之前无正义,法律即是正义!

说实话,当赵提出这样一个问句的时候,本身就已经荒谬。作为一名法学的信仰者,我没有必要去引述辞典中法律的定义,因为不同的政治派别赋予了她千奇百怪的注释。但我可以用自己的理解来回应阁下的疑问,法律就是规则,是人们为了个人行为不至于突破彼此共生环境限度所设置的规则体系。

不知道如此解释在铁血这样一个对暴力不乏欣赏的环境中是否可以被接受,但赵子龙们显然并不懂法律价值本身,就开始把法律和限制划上等号,因为赵子龙们对法律的认知仅限于刑法和刑事诉讼法,而这两部法律又是一部鲜明的限制性法律,刑法刑诉法限制了他们施展暴力的自由,因此刑法刑诉法是扼杀正义的。可是他们不知道,法律不仅包括刑法,更有宪法、民法、行政法、商法等等等等……而即使是刑法和刑诉法,在限制性的规定背后,其根本目的依然在于保障公民权利,刑法保障了每个人挥舞拳头的自由,只不过她保障的限度,直至他人的鼻梁前为止!刑诉法保障刑事审判在程序上的公平性,保障公民不因公权力机关滥用权力而受到侵害。法律的精神就在于实现正义,并以正当的程序性活动去实现正义。

这样的解释抽象吗?抽象!显然不如赵子龙以实例论证来的直接明快,那我就跟着赵的文章来分析。赵说“在中国,法律是越来越健全了,可是犯罪活动却越来越多,人们的安全越来越得不到保障……但是在看了很多法律事务方面的文章后,我得到了答案——犯罪活动却越来越多,是因为法律毁灭正义!在法律精英的多年洗脑下,法律毁灭正义! ”我实在不知道赵看了哪些法律事务方面的文章,我不会否认,中国的法律是越来越健全了,我同样也不想否认,犯罪活动越来越多,但我要质疑的是,人们的安全越来越得不到保障了吗?我更难以接受的,犯罪活动的增多,是因为法律越来越健全了吗?

正义是什么?统读赵将军的文章,我发现“你打我一拳,我还你一脚”就是他所激赏的正义观。我没有资格评断这种观点是否正确,因为正义原本是一个主观概念,因所站的角度不同而得出不同的结论。正所谓彼之正义未必是我之正义,我发善心或许在彼看来却是恶行。正如你一个欣赏的眼神,在他人眼中未尝就不可以是轻佻,女孩的男友可能为了正义愤然出拳,你满脸是血为了正义顺手摸出一条木棍断然回击,对方的同伴见你持械伤人为了正义抄起板砖向你砸来,冲突在升级,命案在酝酿,正义究竟应该终止于哪里?一个眼神、一声口哨、几句口角引出的血案经常使我痛心于青少年们的血腥暴力,可即使身陷囹圄男孩女孩们仍深信自己很仗义、很威风,不知道赵将军要的是不是这种模糊的正义?

赵子龙大将对于法律的理解仅仅在于刑法以及刑事诉讼法,那我也懒得赘述其他丰富的法律部门,不妨迁就这他所认知的法律。人类社会蒙昧阶段的确没有法律,人以血缘为纽带群居在一起组成族群。每个族群都是一个独立的生态单元,族群与族群之间的交往,只如不同的蚂蚁群一般,一有冲突唯有决死厮杀而已,彼杀我一人,我屠彼一族!不知道赵子龙们是不是特别怀念那个逝去的美好时光,因为当时杀人放火都不会有人来制裁,杀一人的因与屠一族的果是否符合他们的正义。对了,放火在当时说不定还是个高超的技术活,赵子龙们未必学的会。还有,你可不能在族群里杀人,因为族群就是一个大家庭,虽然没有法律,还有家长,还有家规。当然因为是一家人,所以惩罚会比较仁慈。但即便是放逐这种最人道的家规,也导致了作为个体,将再得不到族群的保护,要么饿死,要么成为其他部落人类的手中餐,嘴边肉。要知道为了维护族群老小能吃上东西活下来,他们将作为猎物的你打死,可是非常符合他们的生理需要的。赵子龙大将军,您愿意去那个没有法的世界吗??按照您的逻辑,那里没有法,应该充满了正义啊!呵呵,茹毛饮血率人相食的时代,正义这个词显得多么飘渺无妄!

当文明的火花在先民中迸发,族群演变为部落,部落逐渐融合为部落联盟,国家的雏形显现。法律的起源虽然众说纷纭,但此时作为法律萌芽的同态复仇规则在历史中诞生。部落之间的个人产生了冲突,(当时商品尚未出现,高度的配给制使剩余物资也异常稀缺。贪污、诈骗、贩毒、洗钱等等犯罪均不可能出现,因此暴力犯罪是绝大多数的冲突形式)由部落联盟首领主持,采取彼杀我一人,我杀彼一人,彼断我一臂,我断彼一臂。需要说明的是,同态复仇并不要求复仇于本人也不要求本人复仇,比如若是赵子龙砍断了我部落某人的手,复仇的对象或许可以是他的父母妻儿子女,甚至可以由非受害人的我去执行复仇。

请注意,此时一个全新的概念诞生在历史上,规则!杀一人的结果只能偿一命,而不能追索一族人的性命,否则就是违规。遵从了部落联盟的规则,犯罪发生后的族群彼此之间还能和平相处,反之者则违背了规则,联盟亦将灭彼一族。正义终于可以登上历史舞台,什么是正义,维护规则就是正义。换句话说,人类社会的正义观,正是伴随着懵懂的规则观而诞生的。遵从规则者正义,破坏规则者“反义”,如是而已。

原因何在呢?人类作为有智慧的生物,每个个体欲望总是无限膨胀,每个有机群体的集体意识也是无限扩张,当个体的膨胀与群体扩张达到彼此相交程度的时候,冲突便出现了。先蒙昧时代,冲突的结果势必以一方的失败乃至毁灭而告终结,因为陌生人之间陌生部落之间尚不能构建有效的沟通方式,社会概念并没有形成,因此正义根本无从谈起。当人类逐渐打破血缘的垄断,以地缘为纽带共同生活在一起,孕育而出成员共生的人类社会。为了维护社会的聚合,而不被个体的冲动所毁灭,因而有必要设置一套规则去规范个体的行动。或许有人把规则仅仅看作限制,但事实上,规则的功能远不止于此。

除去规范(也可以说是限制),规则或者说法律的功能还有哪些呢?首先是指引。今天的法律告诉人们,贪污、受贿、渎职等等是犯罪行为,这既是限制,同时也是在指引着国家工作人员,这样做是不正义的,不做这些才有可能达到正义的彼岸。脑后利剑高悬,通途只在前方,以规则为个体树立正义的目标,是为指引。其次是教育,这其实也不用赘述,通过对符合规则者的保护,对违反规则的惩罚,教育成员应当采取何种方式实现内心的目标。规则通过外部约束将正义内化,使个体自觉的遵从社会基本正义,是为教育。最后是评判。今天我们常说某人做的对,某人做的不对,对于不对总要有个标准。正义同样如此。正义不是天然的,也不是神授的,当人类社会共生之后,什么是符合人类社会生存发展所需要的,什么是否定这种需要的,当标准明确之后,正义才有了生存空间。物竞天择、攻杀相食的自然界,根本没有正义或非正义可言,当人类的心目中树立了规则意识,正义方才有了容身之所。

部落联盟的法律及其程序规定都尚在襁褓,只有同态复仇这么一条内容,按照赵子龙大将的意思,那应该是正义广阔无边,犯罪销声匿迹,人民幸福安康,好一片原始社会好的天地人和。

成文法的制定是国家形成的重要标志之一。但成文法的制定和颁行,却又是两个阶段。既然咱们都是中国人(姑且认为赵也是中国人吧,虽然很难理解他希望将中国变成无法无天的社会),那我们就从中国的法律演进史看。夏商之后中国已进入了国家时代,所谓“夏有乱政,而做禹刑”,刑事法律也渊源于这一历史时期。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春秋郑国执政子产铸刑鼎,魏国的大夫李悝著《法经》,将该国刑罚以文字的形式公布出来之前,中国的刑法是秘而不宣的,古文中所称“法不可知,威不可测”是也。要知道,法律重要的作用是预测和评价体系,应该可以预测我做的事会不会受到法律保护(抑或制裁),判断他人行为符不符合法律,是否侵害了我的权益等等。在法律不公布的前提下,国君口出为宪,言出法随,普通老百姓根本不从判断什么是合法的,什么是违法的,当然官员怎么说就这么着了。古籍中记载的孔子诛杀少正卯,这一被后世儒生所称颂的壮举,理由就是少正卯先生在家里聚众成群,鼓吹邪说,哗众取宠,所以非杀不可。孔子诛杀少正卯这一事件本身可能存疑,但荀子在记述这一典故时所透露出的史实,就是当时的执政者(同时也是当然的司法者)可以用任何想到的理由,附会成刑事法律,不经过任何程序性的要求便将人咔嚓掉。呵呵,这个时候的刑法及其执行程序极为简单,诛杀之妙存乎一心而已,既不严肃也不严密,依着赵大将军的意思,此时的法律少之又少,正义倒该是无比丰富,心神俱往吧!不知道诸位可有兴趣前去定居?

战国以后,成文且公开的刑法中国法制的主流。有必要解释一下,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我们国家号召建设社会主义法制社会,后改成建设社会主义法治社会,一字之差相去甚远。法制社会强调的是法律完备,法治社会的着眼点在于依法治国。若探讨法制社会,我们可以自豪的说,中国从秦汉开始,就领先世界1000年进入了封建主义法制社会,因为中国封建王朝对于修律特别是修刑律是倾注了高度热情和无限智慧的。

然而讽刺的是,无论是汉律的渊源还是唐律的集大成,大明律的革新大清律的修订,中国封建法律体系在篇章、技巧、条目方面不断翻新,但法律原则、法律思想甚至法律规则却在千余年中只是原地打转。诚然,中国古代的刑法是繁复的,大明律(诸法合体,以刑为主)四百三十条﹐其中律二百八十五条﹐令一百四十五条,从条文上看并不少于现行刑法体系的条文数目,但是中国古代司法制度先天缺乏独立性,完全从属于行政权。从国家政治制度的设立原则,地方行政官员被赋予牧守一方的父母角色,他既要履行行政管理的职责,又要对百姓之间的纠纷行使司法裁决的权力,因此司法制度显得尤为简略且中国特色化。自北魏把刑名和法例合成名例一篇,称为例律作为律法之首篇后,近1500年中国司法史没有对刑事司法制度进行原则性的改革。

我们不能指责立法者的无知,试想一千多年里绝大多数人都忠实的依赖于土地的出产勉强维持生计,你能强求一个衙门,两位身兼数职的老爷(县令及县丞,其余的所谓师爷、仵作、衙役等不属于国家工作人员而是县令个人出资聘请的帮工)展开细致周密的刑事司法活动吗,能指望他们懂得正义不仅仅需要一个结果,更需要可以为人所接受的实现正义的过程吗?不知大家是否理解,我姑且解释一下。在中国古代的司法制度中,存在着悠久的主观臆断、刑讯逼供及身份上的不平等。作为法官的县太爷,其实同时身兼侦察员、公诉人、审判长三个角色,而口供作为定案的最重要依据,使很多诉讼在初始阶段就因为大老爷心中先入为主的印象而沦为简单寻求口供的刑讯过程。其次,作为诉讼结果的刑罚,又因身份上的高低贵贱,出现法定的不平等。魏明帝在制定《魏律》时,以《周礼》“八辟”为依据,正式规定了“八议”制度。“八议”制度是对封建特权人物犯罪实行减免处罚的法律规定。它包括议亲(皇帝亲戚)。议故(皇帝故旧)、议贤(有传统德行与影响的人)、议能(有大才能)、议功(有大功勋)、议贵(贵族官僚)、议勤(为朝廷勤劳服务)、议宾(前代皇室宗亲)。

或许有人认为,在中国法制史中出现了“八议”以及其后的“官当(又叫以官当徒,这是古代官吏享有的特权,在他们犯罪时可以用自己的官品抵挡徒刑。起源于《晋律》中的“杂抵罪”,即用夺爵位、除名籍和免官来抵罪。官当直接为官员的特权提供了法律依据。)”制度,是法律对正义的嘲讽。恰恰相反,从历史的角度看,这正是中国法制史中一个亮点。为什么这样说呢?特权本身不是违背正义的吗?在这里我们不能不回归到历史的角度看问题。在皇权专制的时代中,皇权对司法活动的制约是刚性的,没有什么法官能够对抗来自君主的指令,除非他拥有一道更为神圣的护身符。中国的封建律法一般由开国皇帝制定,通常被我们在影视剧中能看到的一些角色声泪俱下的呼喊为“祖宗家法”,譬如朱元璋制定大明律时就诏告子孙不得修改。八议、官当制度在皇权专制的国家难以避免,则只有以祖宗家法的形式将其固定下来,谁来议,怎么议,折抵多少刑罚,特权细化到一目了然的地步,尽最大努力控制其泛滥使用。

举个例子,按照《宋刑统》包青天肯定铡不了陈世美,因为陈所犯罪行还不够十恶大罪,作为皇亲国戚,肯定是要减等处罚的。可是问题在于,如果没有八议的法律规定,皇帝通过另一个很荒谬的途径可以直接为陈减刑,这就是董仲舒的“春秋决狱”(脱离法律条文,直接引用儒家经典作为司法活动的依据)。结果根据周礼,刑不上大夫,陈皇亲该无罪开释了……由此可见,如果没有法律的约束特权将肆无忌惮无所不用其极,有了法律的约束则其发生作用也被限制在一定的领域一定的额度。不知道赵将军觉得是有法律正义呢,还是没法律正义?

对了,可能还有人在说,这鸟朝廷,鸟法律,反了也罢,抡起板斧,杀上东京,岂不快活?如果说赵大将军欣赏的是李逵式的正义,借用一位仁兄的话“为了他李逵的正义,营救他那未必蒙冤的哥哥,江州劫法场,车轮大的板斧轮圆了往百姓人堆里砍,好可怕的正义啊……”

本文内容于 2008-8-22 10:38:52 被一级佣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