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长城] 正宗名牌*

在高中时代,我们的生活物质非常丰富,人们除了要穿好,吃好外,还流行什么正宗名牌产品。我记得那时候在鞋子方面有“多纳”“彪马”“ 阿迪达斯”等;在衣服方面有“梦特娇”“金利来”“老人头”等;在裤子方面有“苹果王” “彪马”等名牌。

记得那时候这些名牌除了在社会上流行,在学校里也十分流行,如果你穿上1件名牌,别人就会对你刮目想看;如果穿上2件,说明你家里有钱;如果穿上一套,那么就神了。当时这些名牌说贵也不贵,说不贵也很贵。那时候普通家庭的月收入大概在500元左右,而这些名牌的产品也是这个价格,因此,普通家庭想买名牌的话,估计这个月都不用吃饭了。

我所上的职业高中的学生,基本上都是农村里的孩子,而我那时候住在小镇上,算得上城镇里的孩子。看着有些同学都穿上名牌,我心里很羡慕,但是总感觉自己虽然是城里人,还是赶不上时代潮流。于是,我就策划了购买名牌服饰的计划。

80年代末,我家里的土地给政府征用了不少,分到不少征地费,同时我父母开了一个小店,月收入大概在1000元左右,如果做好父母的思想工作,买一样名牌给我的可能性很大。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每个星期天,我都带同学回家玩,而这些同学都是穿正宗名牌的。带多了,父母总觉得这些小年轻人穿得还真不错,有形有款。于是有一次问我:“这些孩子家里都干什么的?穿得这么好?”

我若无其事地说:“人家都是农村的孩子啊!家里还能干嘛,种田呗”。

父母将信将疑地看着我,我感觉这就对了,有那么一点意思了,但是我绝对不能先提“买”这个字,因为我自己说出来的话,父母肯定会说:“这么贵的东西,买过来干什么?现在都还是学生,读书要紧。”

有一次,已经参加工作的大姐姐要买鞋子,拉着我妈妈一起去看鞋子,我赶忙跟在后面。在商场上转了一圈后,没有看到喜欢的。于是我对姐姐说:“我们去横街看看”。呵呵!横街那边都是卖正宗名牌的地方。

姐姐说:“那边贵死了,买一样要一个月的工资。”

“一分钱,一分货,人家买普通衣服,半年或一年穿下来就淘汰了,而这些名牌,穿个几年都淘汰不了。”

我妈妈听听,感觉说得也是这么一个道理,再说我姐姐都到了适婚年龄,总不能穿着这么寒酸吧,于是就说:“去看看吧”!

哈哈!我在前面带路,高高兴兴地去了横街。由于我在学校了听过同学们对一些品牌的介绍,因此非常内行地对妈妈和姐姐说:“这是XX牌子;那是XX牌子。”结果姐姐看中了“多纳”这种运动鞋,因为这种牌子有女孩子穿的款式。姐姐买下鞋后,我还是站在那里津津有味地看其他鞋子,她们走了我还不知道。

回到家里后,我大肆渲染,说这种牌子的鞋是如何如何地好看,如何如何地耐穿,引起了其他姐姐的羡慕,二姐三姐缠着妈妈,也要求买一双来,只有我不说,因为她们如果可以买的话,我也就有份。妈妈经不起姐姐们的纠缠,答应在过年的时候一人买一样。

哈哈!终于可以穿正宗了,但是我在哪里思讨,买哪样好?是衣服、裤子还是鞋子?最后,我感到应该要买衣服,因为衣服穿在身上,别人一看就看的到,裤子和鞋子别人不怎么注意。但是,我还想买双鞋子,因为鞋子对男孩来讲用处比较大,但是没有那么多钱买啊!于是我又在想用什么法子,到父母哪里榨点钱过来。

机会总算来了,原来的班主任要调回家乡去,班里同学组织起来,说要买点东西送给他,于是我向家里说明情况,父母非常大度地拿了300元钱给我(因为他们知道,这个班主任对我很好,本想请他来家里坐坐的,现在他要走,没机会请了,因此要我买贵重一点的送给他)。我拿到钱后,就跑过去看奶奶,因为我知道,每次去奶奶那里,奶奶都会给几十元的零花钱。估计是天助我也,这次奶奶竟然出其不意地给我100元。

我拿到钱后马上就去横街,给老师买了一双200多元的正宗鞋子(牌子我记不住了),然后给自己买了一双“狼”牌鞋子,当时也算是正宗,只是价格便宜了一点,才100多元。在回学校的路上,我穿上正宗鞋子(在家里不敢穿,怕家里人知道),得意洋洋地出现在同学们的面前,感觉自己身份也提高了不少。

在过年的时候,家里给我买了一件老人头衣服,而我又把压岁钱拿出来买了一条“苹果”牌裤子,这样一来,我就拥有了一套正宗名牌。可惜的很,我裤子和鞋子什么时候穿都可以,那件衣服在冬天的时候只能穿里边。为了显示我有名牌衣服,我到别人家玩的时候,经常把外衣脱掉,露出名牌衣服,也经常脸和鼻子冻得发青。

现在我一回想起这些事情,总是觉得好笑,感到自己以前是那么地幼稚。其实什么正宗不正宗,穿起来得体就行了,还非要穿什么名牌。现在我基本上不穿什么名牌,因为那东西除了贵,没有什么用处。只要你的衣服不脏,不破,旧一点都无所谓。穿得再好,如果肚子里没有墨水,人品低下,那也只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