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太子 第一卷 第六章 可怕的鬼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5/


杨玉生眼见陈牧警官言之凿凿,不容争辩,真有些哭笑不得。他气恼地说:“陈警官,你要非说百花山没有百花堂,那我就是大白天见鬼了。”

他转向楚姗姗,说道:“楚小姐,你说,百花山上有没有百花堂?”

楚姗姗迟疑地说道:“我对百花山不熟悉,说不清楚。”

杨玉生皱紧了眉头。却原来,楚姗姗也是糊里糊涂。

陈牧警官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样吧,杨先生,楚小姐,我开车带你们去一趟百花山。咱们亲眼看看,那里到底有没有百花堂。”

到了这一步上,杨玉生不能后退了。他下定决心,要把事情搞清楚。他和楚姗姗交换了一下目光,说道:“楚小姐,咱们去一趟百花山吧。”

楚姗姗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咱们去百花山。”

陈牧警官打开了警车的后排车门,说道:“二位请吧。”

杨玉生和楚姗姗坐了进去。陈牧警官自己也坐进警车,启动了马达。警车离开了春风公寓。

此刻,夜色已经非常浓重,气温也降了下来。阵阵凉风吹进车窗,刺人肌肤。

杨玉生把脊背靠到座椅背上。他不但感到身上发凉,甚至觉得心里发凉。今天傍晚在百花堂的遭遇已经让他心惊胆战,随后,死亡使者的登门造访和春风公寓大门前的袭击更让他毛骨悚然。可现在,陈牧警官竟然说百花山根本没有百花堂。杨玉生暗暗发誓,他到了百花山以后,如果真的找不到百花堂,他马上就去精神病院,请大夫给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得了幻听幻视的精神病。

杨玉生又看了看楚姗姗。他发现,姑娘也是满脸茫然,而且有些焦躁不安。显然,楚姗姗也被闹糊涂了。她也在思索,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陈牧警官驾车的技术非常娴熟,把警车开得飞快。转眼之间,警车就下了东环路,上了去海滨的公路。几分钟以后,警车就到了百花山下。

陈牧警官把警车停了下来,说道:“杨先生,楚小姐,百花山到了,下车吧。”

杨玉生急忙打开车门,下了警车。

他抬头观看,只见面前是一片黑乎乎的山影。阵阵山风吹过,送来低沉的松涛之声。其间,还夹带着猫头鹰的哀鸣和野狼的嚎叫。

杨玉生的心跳了一下。四周没有灯火,到处是黑暗。黑暗是邪恶与阴谋的保护伞哪!他却要寻找魔鬼出没的百花堂,真有点小绵羊给老虎拜年的感觉。

但是,他既然来了,就只能咬紧牙关朝前走。

这时,楚姗姗和陈牧警官也下了警车。

楚姗姗倒是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地说:“陈警官,杨先生,咱们上山吧。”

陈牧警官用手摸了摸腰间的手枪,说道:“好吧,咱们上山。”

到了此刻,杨玉生突然发现,他的脚完全好了,行动自如了。他举起手杖,把它当了兵器,走上了面前的山道。楚姗姗和陈牧跟在杨玉生身后,也上了山道。

三个人走了一段,杨玉生突然感到一阵口渴,他想喝水了。而且,这感觉来得还特别强烈。他迟疑了一下,说道:“陈警官,我渴了,想喝水。这附近有什么小溪或是泉水吗?”

陈牧警官皱了一下眉头,看了看四周,说道:“你朝左手走,转过山坡,有一条小河。”

杨玉生说道:“那我过去一下,喝了水,马上回来。”

楚姗姗嘱咐道:“杨先生,你小心一点。”

杨玉生应了一声,下了山路,朝左面走了过去。

杨玉生转过山坡,果然发现了一条小河。他走到小河旁,蹲下身,用手捧了水,送到嘴里。他一口气喝了好几捧水,口渴的感觉消失了。杨玉生快意地松了一口气,站起身。

但是,杨玉生马上就愣住了。他发现,小河对面有一座坟墓,坟墓前树立着一块墓碑。

杨玉生暗暗嘀咕,这里怎么会有坟墓啊!

他睁大眼睛,借着暗淡的天光,仔细看了看墓碑。他陡然打了一个冷战,差点昏厥过去。

墓碑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扬帆市东环路警察局警官陈牧之墓。生于联合大陆公历8320年,死于联合大陆公历8362年。

那墓碑上还镶嵌着一张死者的照片。照片上是个穿警服的中年男人。他正是带杨玉生和楚姗姗上百花山的陈牧警官。

杨玉生张开了嘴巴。这竟然是陈牧警官的坟墓。今年是联合大陆公历8366年。也就是说,陈牧警官已经去世四年了!

那么,带着他和楚姗姗上百花山的又是什么人?

杨玉生的双手发抖了。他是个身体强健的小伙子。他有力量,也就有胆量。然而,面对着陈牧警官的坟墓,杨玉生感到惊慌失措了。

难道,带他来百花山的是陈牧警官的幽灵?

但是,杨玉生是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员哪!他是研究医学的。按照医学,人死了以后,根本没有什么幽灵啊!

杨玉生的额头上冒出了汗水。他觉得,今天晚上是他一生中最古怪、最不可思议的日子了。他先是在百花堂碰到死亡使者;随后又在紫竹园遭摩托车袭击;接下去,死亡使者又闯到他的家里威胁他;紧跟着,他又在春风公寓大门外遭到杀手枪击。现在,他又跟一个早已经去世的警官打上了交道。

这时,陈牧警官叫喊起来:“杨先生,你找到小河了吗?”

杨玉生慌忙应道:“我找到了。”

他不敢延迟,急忙离开了小河,转过山坡,回到山路上,来到陈牧警官和楚姗姗面前。他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找到小河了。我喝了水了。”

陈牧警官盯了杨玉生一眼,说道:“杨先生,你没事吧?”

杨玉生急忙应道:“我没事,没事。”

他暗暗地盯了陈牧警官一眼。眼前的陈牧是个身体粗壮的中年人,身上热腾腾的。他明明是个活人啊!他绝不可能是什么幽灵啊!但是,在小河那里,陈牧的坟墓也是实实在在的。要按照坟墓上写的,陈牧在四年前就去世了。

杨玉生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陈牧警官肯定是去世了,人死了以后又绝对不可能有幽灵,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眼前这个陈牧警官是冒牌货。他是冒充陈牧警官,来跟自己打交道。更要紧的是,冒充警察的人绝不可能是好人!这就是说,他的处境危险了!楚姗姗的处境也危险了!

杨玉生全身的肌肉绷紧了。他暗暗地咬了咬牙。他想,他得提高警惕,提防眼前这个假陈牧警官伤害楚姗姗,伤害自己。

假陈牧警官好像感觉到杨玉生在想心事,警觉地瞄了杨玉生一眼,说道:“杨先生,你想什么呢?”

杨玉生急忙说道:“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想。”

假陈牧警官显得不耐烦了,催促道:“咱们赶快走吧。”

杨玉生慌忙应道:“好好,咱们走。”

三个人继续朝山上走。这时,楚姗姗的手机忽然响了。姑娘打开手机,听了听,皱了皱眉头,看了看陈牧警官,又关上了手机。

陈牧警官警觉地问道:“小姐,是谁的电话啊?”

楚姗姗淡淡地应道:“我的一个朋友。”

他们又走了一段,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座黑沉沉的院落。

杨玉生马上就认出来了,这就是百花堂!

杨玉生停住了脚步,干咳了一声,小心地说道:“陈警官,你看看吧,这是什么地方?”

假陈牧警官盯着百花堂,皱紧了眉头,一言不发。

楚姗姗跑到院子大门前,仔细看了看门楣,说道:“陈警官,你看哪!这大门上还有字哪!写的就是百花堂!这里就是百花堂啊!”

假陈牧警官冷笑了两声,说道:“不错,这里是百花堂。”

楚姗姗奇怪地说:“陈警官,这里明明有百花堂,你干吗说没有呢?”

假陈牧警官挺直了腰板,说道:“那是因为,我要把你们引到这百花山上来。”

楚姗姗疑惑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三更半夜的,你让我们上百花山,想干什么?”

假陈牧警官的脸上现出了杀气。他慢慢地从腰间拔出手枪,咬牙切齿地说道:“因为,我想杀了你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