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军领将马占山曾经得到过上将军衔,但是,你要真查起来,任何国民党军队的上将名录上都没有马占山这个人。这是怎幺回事?


国民党军军衔属于美国式,不设元帅、大将,上将分特级上将、一级上将、二级上将、上将、中将加上将衔。虽然名目繁多,但上将毕竟是上将,还是有史可查的。特级上将就是蒋介石1人,一级上将先后授予17人,东北军系统,万福麟、于学忠得过二级上将,何柱国得过上将。怎幺查也没有马占山的名字。


马占山是胡子出身,到苏联后才学会写一个「马」字,但他作战勇敢,因此官运亨通。1913年,马占山只是东北军骑兵第二旅第三团的少校连长,1927年就升任骑兵第二军军长,得到奉军中将之衔。


1928年12月,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东北军缩编,改军为旅。马占山成为黑龙江省步三旅旅长,但军衔还是中将。


江桥抗战期间,马占山被任命为黑龙江省代主席、黑龙江省军事总指挥。他指挥的江桥抗战,在全国造成极大影响,马占山一时成为抗日英雄。


1931年11月12日,江桥抗战正酣,也正在这时,国民党召开了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次大会,许多人冲蒋介石发难,会开得乱七八糟,但对江桥抗战却给予了充分肯定。国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17日发布决议:黑龙江省代主席兼边防副司令官马占山守土尽职,功在国家,实任为黑龙江省主席,兼东北边防军驻江省副司令官,予以陆军上将待遇。20日所作的《对日问题专门委员会报告》中说:「中国黑龙江省政府主席马占山对于日本军队进攻之正当防卫,不独为保障中国国家之领土,尤为保障国际正义与世界和平之存在,亦即维持国联盟约非战公约,及一切国际公约之存在而牺牲。」


这些是对马占山爱国抗日义举的肯定与表彰,同时也是有人藉马占山对蒋介石表示不满。马占山的上将一事,成了一块投向蒋介石的石头。虽然马占山对蒋介石没招没惹,但从此蒋介石对马占山却有了芥蒂。


国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只是说了「予以陆军上将待遇」,并没有举行仪式正式授衔。马占山远在黑龙江省日军包围的战场,也不可能举行正式授衔仪式。如果局势稳定,正式授衔是可能的。可是没过多久,马占山就投降日军了。对于降将,自然不可能再补授上将了。


马占山降日后,被任命为伪满洲国的军政部长。屁股还没坐稳的伪满洲国,为了拢住马占山这个将才,正经八百地授予马占山上将军衔。可是,没过几天,马占山重新抗日。伪满洲国只得灰溜溜地宣布「褫夺」马占山的上将军衔。


马占山再次成为了抗日英雄。事情继续下去,他的上将应该是没问题的。可是,事情再次发生了变化。


1935年初,军政部长何应钦以「陆军官阶过滥」为由,呈请国民党中央,提出减少上将员额,得到了国民党中政会通过。3月30日公布了《特级上将授任条例》、《上将任官施行条例》,一批原上将衔改任中将,如薛岳、熊斌、孙连仲、石敬亭、鹿钟麟、张之江等均改任中将。这时的马占山自然也不可能再授上将了。


全面抗战期间,马占山是国民党东北挺进军司令,名头虽不小,但实际没有多少人马,更不算正规军,已没有当上将的资本了。国共决战期间,马占山被任命为东北保安副司令长官,官也不小,但由于处处受蒋介石歧视,他称病隐居北平,没有到任,军衔更无从谈起了。


至于马占山的上将军衔,因为没有正式授衔,也就没人拿他当上将对待;上将改中将的名单中没有马占山,似乎也有不承认他曾当过上将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