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国锋抓捕“四人帮” 改变中国历史进程

1976年9月,华国锋、王洪文、叶剑英、张春桥、江青、姚文元、李先念在毛泽东追悼会上


1976年10月6日,以华国锋为首的中共中央一举粉碎了“四人帮”。这一挽狂澜于既倒的重大行动,因用异常方式事实上结束了“文革”十年的历程而挽救了党,挽救了国家,改变了当代中国历史的进程,成为中国历史上屈指可数的具有不可估量影响的重大历史性事件之一。


但关于这一重大事件的内幕,多年来处于模糊状态,许多谈论大概都依赖于范硕的《叶剑英在1976》和《叶剑英在非常时期1966―1976》两书所提供的内容。近年来,随着一些高层知情者、尤其是高层亲历者的披露,使我们对粉碎“四人帮”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整个过程,有了越来越多、越来越清和越来越细的了解。


谁是第一时间的首倡者?


在粉碎“四人帮”的伟大斗争中,谁是首倡者?对于这个重大而关键的问题,目前主要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叶剑英,一说是华国锋。那么,哪种说法可靠呢?


依照前面所提的范硕的说法:毛泽东9月9日逝世后,叶剑英有意识地主动接近和靠拢华国锋,逐渐说服了处于犹豫不决、彷徨不定的华国锋,并帮助和促使华国锋下定决心,与叶剑英一道结成联盟,指挥其他参与者,粉碎了“四人帮”。例如,范硕写为毛泽东吊唁期间,叶剑英发现华国锋正为“四人帮”而苦恼,便劝华国锋要敢于起来斗争时,这样记述:


叶剑英恳切地说:“请你放心,我支持你,老同志支持你,只要你站出来,大家都会支持你的!”并且劝他多到老同志那里走走,还告诉他,想找谁先打个招呼。


听了这些话,华国锋情绪高起来,表示只要有老同志撑腰,有军队撑腰,就好办。最后说:“不过,事情很复杂,究竞怎么办?让我再考虑考虑。”


华国锋表明了态度。叶剑英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从以上记述看,叶剑英是主动,华国锋是被动;叶剑英态度坚决而明朗,而华国锋则决心未定。


可是,依照一些亲历者的说法,华国锋才是真正的首倡者。《炎黄春秋》2004年第7期发表了原吉林省省长张根生的《华国锋谈粉碎“四人帮”》,文中写,1999年3月9日上午,华国锋详细地向他介绍了当时的经过情况。华国锋口述:


我于9月10日下午,首先找李先念来家中密谈,指出“四人帮”正在猖狂活动,他们阴谋篡党夺权的野心已急不可待,特请李先念亲赴西山找叶帅交流看法、沟通思想。


请看,在毛泽东逝世的第二天,华国锋也是急不可待地开始主动出击了。没有任何人的劝说,他就下定决心要搞掉“四人帮”。


《中共党史研究》2002年l期刊登了程振声的文章,叫《李先念与粉碎“四人帮”》。该文从一个侧面支持了华国锋本人的说法。该文说:9月11日,华国锋以到医院检查身体为由,突然来西皇城根9号李先念临时住处,华向李表示:解决“四人帮”的时候到了。李问:“你下决心了吗?”华答:“下了,现在不能再等待了。问题是什么时候解决好,采用什么方式好,请你考虑。如果你同意,请你代表我去见叶帅,征求他的意见,采取什么方式、什么时间解决‘四人帮’的问题。”李先念以惊喜的心情接受了华国锋交办的任务。两人谈话不到十分钟。


新近出版的《吴德口述:十年风雨纪事》也证实了确有此事,时间、事情经过、谈话内容与程振声一文基本相同。不同的是,吴德回忆录说,华国锋去李先念家不是突然造访,而是事前给李先念去过电话约定。


从以上华国锋本人的口述、吴德本人的口述和程振声的文章看,华国锋是粉碎“四人帮”的首倡者,态度是积极而主动、鲜明而坚决的,甚至可以说显得有些迫不及待。同时,我们还注意到,这里面还有两个细节不一致。一是,华国锋本人说是他请李先念来家中密谈,而吴德和李先念却说是华去李家密谈的;二是,华国锋说的时间是10日即毛泽东逝世后的第二天,而吴德和李先念说的时间是11日,相差一天。虽然有人曾经在《党的文献》2001年3期撰文认定是11日,但这些细节恐怕还是有必要进一步核准。


《吴忠传》也提到华国锋找李先念之事,写道:“华国锋秘密走访李先念,请李先念找叶剑英谈两个问题:要不要解决‘四人帮’的问题,怎么解决‘四人帮’的问题”。该书证实了有此事,但未提到时间。


华国锋之所以主动出击,是被“四人帮”逼出来的。根据吴德、邬吉成等人的回忆和一些可靠文献的记载:9月10日,即毛泽东逝世的第二天,王洪文不经中央授权,便指示秘书米士奇以中办名义通知各省、市、自治区发生的重大问题,要及时报告;重要问题不好解决的,要及时请示;凡报告和请示,均与米士奇直接联系。


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接到电话通知后,满腹狐疑,立即报告了华国锋。华国锋获悉后,即找中共中央副主席叶剑英进行商议,继而以中央名义正式向全国通知:立即关闭未经中央同意开设的中办值班室;各地发生重大问题,一律直接向华国锋报告。


这件事给予华国锋触动极大,他万万没想到“四人帮”如此急不可待。华国锋清楚地看出:其一,王洪文这个动作,是企图架空他华国锋本人,进而染指和谋取中央最高权力;其二,“四人帮”没把他华国锋放在眼里,虽然王洪文的图谋遭到挫败,但他们还会继续使招,他华国锋与“四人帮”的较量只是刚刚开了一个头而已!“四人帮”的急不可待,逼使华国锋也急不可待,于是他立即委托李先念联系叶剑英。所以,是王洪文的出击动作之因,结出了华国锋的反击动作之果。


现在的问题在于:是叶剑英首倡说可信,还是华国锋首倡说可信?华国锋首倡说可信。理由是:首先,华国锋本人是亲历者,且有多方证据支持;其次,根据吴德口述:华国锋曾亲口告诉吴,当时叶剑英为了商议解决“四人帮”问题,曾先后两次去华家。据我查证,实际上有三次,一次是在9月21日,另一次是在10月2日,还有一次是在10月5日,这三个时间表明,叶剑英已不具备在最高层首倡的机会和条件了。再者,密商粉碎“四人帮”之事,直接关系到每位参与者的生死存亡。在没有摸清和了解对方政治态度之前,谁也不会、也不敢张


口,谁都会小心翼翼,谨慎行事,否则就会搭上身家性命。因此,这种生死攸关的大事,除了华国锋有资格、有本钱首倡之外,还无第二人能做。历史选择了华国锋首倡粉碎“四人帮”。


华国锋亲自出面寻找政治局层面的同盟者


华国锋动作迅捷,给李先念布置完任务后,马上又于9月11日亲自出面找汪东兴谈话。汪东兴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警卫团团长、中央办公厅主任,地位显赫,大权在握。华国锋要解决“四人帮”,非得依靠关键人物之一的汪东兴不可。汪东兴与“四人帮”关系紧张,曾多次被他们刁难和伤害,故当华国锋征询意见时,汪东兴态度明确,表示坚决支持华国锋解决“四人帮”问题的意见。


9月13日,经过两天的深思熟虑后,李先念借去香山植物园的名义,在未见异常情况下,突然转往西山,到叶剑英处传达华国锋的委托。华国锋后来回忆说:当时叶、李两人由于有一段时间没交谈了,互不摸底,相见时先是寒暄问好,又到院中走走,经过一段交谈之后,才转入正题,正式交换了对当前时局和对“四人帮”的看法。李向叶转达了华的意见和华派他来的意思,两人都表明了态度,但并未深谈。吴德口述历史中也说:当时叶剑英非常谨慎,没有与李先念商量如何解决“四人帮”的问题。回来当天,李先念即向华国锋汇报了叶、李谈话内容和叶的态度。摸准叶剑英的态度,对华国锋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叶剑英是政治局常委、长期主持军委工作的老帅,在军队享有极高威望。有了叶帅的支持,就差不多等于有了整个军队的支持,并且在政治局常委开会和政治局开会时,又有了一个坚定而可靠的支持力量。叶、李的明朗态度,使华国锋心里有了底,帮助和推动了华国锋进一步扩大动作的范围。


9月16日,华国锋召集李先念、吴德、陈锡联、纪登奎、陈永贵等人在国务院会议厅开会。其间,华国锋提问:“毛主席提出的‘四人帮’的问题,怎么解决?”话音刚落,纪登奎就说,对这些人恐怕还是要区别对待。纪这样一表态,别人就不好再说下去了。因为大家互不摸底。本来华国锋是想了解这些政治局委员们的态度,以便寻求更多更大的支持力量,做好粉碎“四人帮”的准备工作。可是,在当时的政治气候下,在这么大的范围谈论如此敏感的问题,显然是不行的。华国锋决定改变工作方法,搞“个别串连”,同信得过的人士密商。


纪登奎的这一表态,使华国锋和其他积极参与者不得不与他保持一定距离。这样一来,在粉碎“四人帮”这场伟大斗争中,纪登奎没有起到和发挥任何作用。这对于一个有作为的政治家来说,是非常遗憾的。虽然纪登奎被边缘化,但他的可贵之处在于:他没有出卖华国锋等人,也没有向“四人帮”集团透露有关“9?6”会议的任何情况。


“9?6”会议的历史意义在于,以华国锋为首的反对“四人帮”的政治联盟已初步形成,并且这个联盟在第二天即9月17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就经历了一次严峻考验。9月17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召开。这次会议主要有两个议题:一是关于毛泽东手稿如何处理,二是毛远新要不要回辽宁。江青带头发难,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跟着起哄。华国锋、叶剑英联手迎击,汪东兴配合默契,在绝大多数政治局委员的支持下,“四人帮”的阴谋再次受挫。斗争考验着人,也帮助华国锋认识了人,认清了人。


为了争取更多的同盟者,华国锋曾先后4次与政治局委员、代叶帅主持军委工作的陈锡联上将商谈解决“四人帮”的问题;华国锋还同政治局候补委员苏振华上将商谈过解决“四人帮”的问题。这两位上将均表示支持华国锋的意见。华国锋亲自出面做工作,收到了很好成效,争取到了政治局的多数同志。所以,华国锋后来回忆说:在政治局委员中,除“四人帮”外,大都是反对他们的。

华国锋敲定粉碎“四人帮”的最后方案


华国锋与政治局多数同志沟通思想后,便开始进入实质性阶段,着手解决“四人帮”的具体实施方案。


9月21日,叶剑英来到华国锋住处。从9月13日收到华国锋的信息,至亲到华家拜访,中间隔了整整9天。对于叶剑英来说,这是漫长的9天。因为他在这9天中一直苦苦思考要不要回答华国锋?怎样回答华国锋?叶帅一生谨慎,对解决“四人帮”这样的大事,他绝对不敢掉以轻心。稍有不慎,可能就会遭受灭顶之灾!他反复权衡利弊得失,暗中仔细观察华国锋。经过9天的痛苦思考,他认定:华国锋是可以托付大事的人,信得过,靠得住!他应当坚决支持和大力辅佐华国锋粉碎“四人帮”。在这样一种信念的推动下,他与华国锋进行了历史性的晤谈。在商量如何处理“四人帮”的方式问题上,两人初步确定采取隔离审查的方案,并决定把这个方案在可靠的高层同盟者中秘密征询意见。


9月26日晚,国务院小礼堂电影放完后,华国锋留下李先念和吴德,商量解决“四人帮”的最佳实施方案。吴德支持华国锋的决心,说:解决“四人帮”的办法,无非是两种,一是抓起来再说,二是开会投票罢免。开会又分两种方式:一是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投票决定,“四人帮”顶多有4张半票,这半票指的是跟“四人帮”跑的吴桂贤,时吴任政治局候补委员,没有表决权,而华国锋这一派占有多数;二是召开中央全会投票决定。华国锋与李先念、吴德全面分析和权衡了各种情况,认为:解决“四人帮”的问题,政治局开会投票,我们有把握;中央全会开会投票,我们无把握。反复掂量,“采取隔离审查的办法才是上策”。


这天晚上,华国锋、李先念、吴德三人还讨论了什么时候解决“四人帮”的时间问题。在这次密会上,华国锋提出了“早比晚好,越早越好”的行动方针,李先念、吴德均表示赞同。考虑到毛泽东主席的治丧活动刚刚结束,全国人民的悲痛情绪还未调整过来,三人初步议定:国庆节后,准备10天,然后再动手。三人讨论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5点才结束。华国锋再次委托李先念将他们三人的密商结果通报叶剑英,叶剑英获悉后,表示完全同意。


在粉碎“四人帮”的斗争中,9月26日的小型会议最终确定了粉碎“四人帮”的解决方案和初步确定了粉碎“四人帮”的解决时间。粉碎“四人帮”后,华国锋曾对李先念、吴德二人说:正是由于这次会议,他才下了把“四人帮”抓起来进行隔离审查的最后决心。一旦定了这个决心,华国锋等人就再也没有犹豫过和动摇过。


“9?6”会议还意味着,华国锋实际上已获得政治局多数的支持。这就为华国锋等人在尔后的“9?9”政治局会议上又一次挫败“四人帮”的政治阴谋奠定了敢于斗争和善于斗争的共同基础。


华国锋主抓方案的落实及具体措施


此时,“四人帮”也在抓紧活动,抓紧准备。张春桥曾两次到中南海江青住处长谈。9月28日,江青在迟群等人陪同下去了昌平驻军某部,王洪文去了河北保定驻军某部,张春桥去了通县驻军某部。“四人帮”抓“枪杆子”的活动,不能不引起华国锋、汪东兴等人的高度重视和警惕。


9月30日晚,中央在天安门城楼上举行首都各界人士国庆座谈会。会后,华国锋、李先念、吴德等人到国务院小礼堂看了一场电影,看完电影,三人又在小礼堂旁边的小会议室再次商谈了解决“四人帮”的时间和可能发生的问题。


10月2日下午3时许,叶剑英来到汪东兴在中南海南楼的办公室。由于9月29日晚“四人帮”大闹政治局,双方斗争激烈,阵线已基本明朗,所以叶帅与汪东兴已经清楚彼此在同一战壕,故谈话直接进入主题。叶剑英指出:“四人帮”篡党夺权的形势逼人,不能再拖了,要以快打慢。这次叶、汪会面,有可能是他们之间为粉碎“四人帮”而进行的第一次直奔主题的敞开心扉的谈话。接着,叶剑英又马不停蹄地再次造访华国锋商谈,希望华尽快下手解决“四人帮”。


当晚,汪东兴来到华国锋在东交民巷的住地。俩人沟通了相互与叶帅的谈话内容后,华要求汪赶快拿出一个具体执行措施,汪答应第二天拿出后再来向华汇报。


据吴德回忆:也是在l0月2日这天,华国锋来到吴德住处。华国锋、吴德、汪东兴向来过从甚密,且吴德与华国锋同住东交民巷,来往也方便。华国锋要求北京市委积极配合中央解决“四人帮”的行动,吴德提出“四人帮”在北京市的爪牙如迟群、谢静宜、金祖敏等人也应隔离,华国锋表示同意。


要彻底粉碎“四人帮”,还必须保证中央警卫团和北京卫戍区这两支武装力量掌握在正义一方,因为胜负的砝码在很大程度上就押在这两支武装力量身上。动用这两支武装力量,则直接牵涉到两个关键人物,一是中央警卫团团长汪东兴,二是北京卫戍区司令吴忠。在华国锋看来,汪东兴绝对可靠,但吴忠还不了解。吴德向华国锋保证:吴忠是绝对可以信任的。于是,华国锋秘密召见了吴忠,并向他进行了政治交底,吴忠当即表示:绝对听从党中央、华总理指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实际上,在华国锋之前,叶剑英已通过吴忠的老上司政治局候补委员、海军政委苏振华这条渠道,做通了吴忠的工作。吴忠请苏振华转告叶帅:只要我吴忠在,除了来自华总理和叶帅这个渠道的命令,任何人都休想调动卫戍区的一兵一卒。


10月4日下午,华国锋要吴德到他住处,俩人再一次全面检查了准备工作以及哪些环节尚未完善需要补救等等。与此同时,叶剑英如约来到中南海南楼汪东兴办公室,俩人商量了抓捕“四人帮”的行动方案。当日下午5时,吴德离开华国锋家,谁知吴德刚到自家,华国锋来电话又要他再去。吴德急忙赶去,见汪东兴也在华国锋家。汪东兴向华国锋、吴德通报了他和叶剑英商量的行动方案,三人商定:由华国锋、叶剑英坐镇中南海怀仁堂指挥,以召开政治局常委会研究《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出版问题的名义,通知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到会,届时由汪东兴负责抓捕“四人帮”;同时,由吴德和吴忠负责抓捕迟群、谢静宜、金祖敏等人,并派卫戍区部队迅即控制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以及中央机关、北大、清华等单位和学校,坚决杜绝一切意外发生。吴德后来说,这是粉碎“四人帮”前的最后一次会议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