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四集生存之道 209、司令官的一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本州,串本,井上家族的专用墓地。

一个人坐在用条石砌成的高坟前,萧瑟的冷风吹过,让人不寒而栗,三张镶嵌在墓碑上的照片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身后,一南亚少女依次摆上祭奠用的果菜,整鸡等贡物,张某则拧开茅台分别倒在前面的9个杯子里,“岳父,岳母大人”,鞠躬完毕后,把前面的三杯酒给他们分别倒下,“今天也不是什么节日,就是来看看你们”

坐回到井上端午面前的凳子上,眼前却浮现出一幅幅与之交往的画面来。

去年,松岗洋佑和手下被驻军和日本警察伏击以后还是借助熟悉地形的优势逃脱掉了,在本州岛上躲藏了4个多月,警方没有找到他。

8月,松岗洋佑再次集聚十多个手下潜行回到串本,由于这次没有得到莫尼卡.南茜.杰克的秘密帮助,驻军没有发现他们。

9月3日,松岗洋佑发动了针对串本政治人物和经济家族的袭击,试图报复两年前他们对自己的背叛。没有防备之下的串本自治委员会损失惨重,一名委员被炸死,两名重伤,最不幸的是警察局长小仓武二,他在接受委员会质询结束出来的时候被炸飞了一条腿。

狡猾的松岗洋佑停止了继续的动作,一个多月后,鸡飞狗跳之下的串本逐步恢复平静,驻军和警察都被迫再次松懈下来。而在10月8日,100kg重的遥控炸弹袭击了串本娱乐公司礼堂,当场死亡19人之多,正在演讲的公司副总裁井上木子身受重伤,一天后不治。。。得到噩耗的其母脑溢血发作,原本身体就不好,苦苦坚持5天后去世。

8天后,松岗洋佑临时决定再次发动袭击,反正也被警方与驻军联手逼迫得走投无路了,连串本自治委员会主席铃木幸雄都被炸伤。

被炸弹重伤的井上端午对赶来的张某和小女儿劝说,希望他们不要拘束于礼制的规定等待三年时间,实际上他是害怕自己死后女儿没有依靠(怕张某悔婚),也就在弥留之际在自己面前给他们举行了极其简单的一个结婚仪式,并遗言名下全部财产交女婿代管(反正女儿也斗不过张某的心眼,不如爽快把财产給他管理,连2056年退役后的亲家来了也只能去墓前祭奠一下)

虽然松岗洋佑被抓住了,但张某还是针对整个松岗家族进行了异常残酷的报复。理由就是,别以为你们没有什么罪过,你们在安然享受黑帮收益的时候。。。怎不去脱离关系?

他不仅公然把松岗家族约1亿欧元且无涉犯罪的财产直接据为己有,还动用和歌山县驻军将其家族的19名成员都秘密抓到驻军司令部来,12名男性成员均遭到残酷的折磨,然后扔去直接喂了鲨鱼,7名女性成员也没逃脱,11岁的侄女和其母婶嫂子姐姐等人都被当着松岗洋佑的面前。。。多次交给日籍警察们轮奸,而后,挑断脚筋卖給南洋土著为妓。

三天后,还把已经被折磨得基本崩溃的松岗洋佑押到墓前,用了足足10个小时的时间拆成零件,以祭奠亡灵。面对狂怒之下的张某,善后工作委员会假装不知道此事,本州当局也不好出面说什么。

自此,彻底领教张某报复手段的日本人真正拜伏在驻军脚下(谁都能够猜到松岗家族成员是怎么消失的),而整个串本乃至本州的政治和经济人物也才开始逐步认同驻军,从而互相维护整体的利益。张某真正依靠狠辣成为串本的无冕之王,即便当时从理论上还不能管辖到串本。

现在也是这样,串本驻军虽然不是一个系统的,却是他们的第一任司令,根本不会去管张某的事,警察和地方市政府也基本属于铃木的班底,自然也不会管张某的闲事。

当然,也不要把张某说成是串本的一个黑社会老大,因为除非他的那几十亩地以外一般不在其他地方出现。不过后期的普通日本人,就算是只看到凯瑟琳和莫尼卡两个也远远躲着,免得惹事。而实际上张某是想打造一个串本的标准实验田出来,绝不允许出现超过自己底线的东西。

串本前后两任市长都知道张某的个性,也很感激,社会治安好了很多,黑社会也没有了(实际上还有,主要是香港和台湾人在和平争夺建筑,运输与地下色情场所,不过这些都是张某大力保护的事情,自然不会去取缔,而他们两帮也尽量地温和处理纠纷,实在不行就找驻军裁决,免得出现问题后被张某限定消失在串本)

特别是张某那个别墅,串本地方当局在距离不到100米的地方建了一个警察派出所(顺便管理赌场),里面30名警察就有5人是专门关注张某别墅的,千万可别出什么问题。。。而用来管整个赌场治安的警察也才18人。

特别值得一提的就是新串本公关旅游集团,这个公司实际上就是一个色情场所,张某把井上家族剩余股份还有自己的一些投资,母亲的资金等加在一起新成立家公司交给井上端午的大妹夫管理(小妹夫在联合渔业集团做董事长),作为娱乐公司股份上的一些补偿。

经过这几年的重组和大肆吞并,5年后的新串本公关旅游集团已经成为几乎在整个日本地区最大的一家合法色情企业集团,旗下有AV,娱乐茶座,公共关系,E网传召等十多个特殊服务的行业公司。

来自东北亚的日本和高丽,南洋的印菲两地,还有欧洲地区的各人种,各民族的色情从业人员有2900人,其中被评定为“甲等”的就有400人之多,主要的服务对象是赌场及其附近地区(而其他地方的色情业则交给香港和台湾人平分,钱本身就是赚不完的,一个人也吞不下纪伊半岛上的色情行业)。到了2050年,公司的净收益为5亿欧元,养活大约8万人就业,同时给地方政府缴纳了1.3亿欧元税金(另外还给串本市政当局的几个头面人物分去了1亿欧元)。

这些,都是张某还给井上端午及其妹妹的财产。也算是代井上端午照顾他们,“你们放心,兰子现在很好,她也永远是我的妻子”,给井上端午敬了三杯茶。

走在木子的墓前无言地站着,照片上的木子略带一点忧伤,似乎怀疑地看着张某。

“也许,当初我选择你(并且结婚)的话,可能你也不会这么早离开”,非常黯然地说道。

的确如此,当初真的选择木子的话。。。早就应该结婚了,木子也不会继续为家族出力,至少应该在北京,最少也跟在自己的身边,不会因为炸弹事件失去年轻的生命。

张某实际上对木子很有好感,多年来的接触有了很深入的认识,虽然不可能有什么感情交集。。。

轻轻抚去照片上的那点灰尘对她说道,“雅蕾,你放心,光大井上家族的这个意愿会帮你完成的”

“你们都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对他们留情的。。。”,张某转身对三个墓碑说道。

仿佛是听到了一样,落叶被风卷动起来,四处飘散开来。

。。。

2051年6月12日,星期五。

位于树林边上的私人别墅,实际上是在44年初步建成赌场的时候,串本市长铃木幸雄通过自治委员会批给的海边1公顷土地,价格便宜得。。。张某即便属于脸皮比较厚也有点不好意思,竟然只收了3万美元。

铃木幸雄借口是这土地不在城区也不属于什么熟地,都是荒滩之类的东西,收了你的钱,我们自己不太好意思呢。。。拿过土地来,300万美元砸下去,前后花了一年时间进行平整和兴建,用矮墙围上以后就是大兴土木。

四栋房子中位置最高的那栋四层楼是自己住的,母亲阿姨二楼,自己三楼,四楼则是半封闭的阳台花园。左边三层小楼是厨房、车库等服务区,右边两层是服务人员住的。

中间是一个标准游泳池,两边则是沙滩。再外面就是几条小路隔离出来的树林。泳池对面则是一栋作为纯休息与娱乐的区域,一楼休息区,二楼接待客人比如棋牌,台球房等,三楼则是。。。实际上,但凡兰子不在这里的时候,张某必定在三楼的房间里过夜。

说到这里却要提到本州地方为驻军提供的待遇了,作为地方军事大员,张某属于日籍,也有一个日本姓名,他还就很直接地就用兰子的姓,把自己注册为“井上凌风”。

他还很简单地说。。。不是说,日本女人结婚以后用丈夫的姓吗,这样一来,兰子也可以名义上继承自己家族的衣钵,而对于已经失去长女的井上端午来说也算是一点籍慰。

三地的自治委员会为了与驻军做好关系,给11名区司令都安排了一个还算过得去的待遇,比如张某一年的正式收入虽然只有150万日元(折6万亚元),但另外还有本州财政提供的12名跟班和一些特别支出费用。

总体上说,整个日本的武警部队有40万之多,由同盟军人转制过来的就有51000人,虽然不多却都是掌握权力的中坚,基本上都是从少将到上士的军中骨干力量,作为上层管理人员的纯日本人,即便占据着宪兵总监和各部主管等高级职位,实际掌权者却全都是华裔和原同盟军官。没有他们的同意和许可,总监的命令甚至出不了总部大楼。

而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11位地方的武警警备区司令,6人是华裔,3名分别是同盟其他籍者,纯日本裔的2人实际却是最早向北京宣誓的家伙,执行北京命令那是绝对第一位的事,算起来,30万日籍的下层士兵基本上被他们控制着。

至于5名保镖。。。其实串本的安全环境还不错。

本地驻军50人(已经被缩编,太平洋舰队串本指挥部虽然还有驻军司令,负责人却被降到上尉,3年乃至以后更长的一段时间里甚至只剩下1名中尉和11名士兵长驻在本地,工作已经不再是维持治安和威慑地方,而是主动参与对这个娱乐公司的管理和监控,每期按时帮北京把那10%的利润领回去),加上地方上的200名刑警还有娱乐公司本身的800名安全人员,足够对企图破坏和一般刑事案件的家伙以威慑。因此本州派来的5名保镖纯属一种待遇。

勤务员都是日籍(本州当然不能挤自己人的工作机会),对于这些人不需要支付费用,也不管他们的饭,纯属于本州免费提供的。7名勤务员中有1名厨师,1名行政管理,两名日常行政助理和3名女服务生,当然不能把他们带到军营,只能安置在自己的家中担任服务人员。张某让他们跟着母亲住,由她管理也落得自己轻闲,因为在部队上是有警卫员的。

但张某不喜欢日餐(因为本州想在饮食文化上对军人进行潜移默化的影响),母亲阿姨也不吃,所以伙食方面就纯属那12人自己吃,他们毕竟做了很多日常的事务,平时给一点补贴,年前节尾也给封点红包之类的东西,算是与他们拉近一点关系,这个家不是需要他们来看着吗?

对于那3名女服务生,张某自己还没看上眼,虽然都是未婚身份,年龄也才25岁左右,却实在没胃口去招惹她们。所以一般来说,这些勤务员都是在下午才对整个别墅进行清洁和维护,晚上各自去规定好的地方住,不能在别墅里面随便走动(惊扰了张司令的美梦谁负责?)

倒不是说这几个日裔女人不曾去勾引过张某,想来针对这11名武警区司令,本州、四国甚至是民主党势力控制下的九州地区,都对这些高级军官进行了不同程度上的拉拢与诱惑。但作为纯华裔军官,北京没有什么担心的,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被日本人收买,却需要防备他们被逐步腐蚀。

因此北京早就定下规则来,一任司令4年时间,不得继续在一个地方任职,一般情况下是调回同盟驻东京总部,这样就方便于监督。如果实际情况需要继续担任地方司令,却要调换到其他自治委员会去。也就是说,张某这个司令任期到期后要么到东京去,要么到日本以外的其他同盟驻军地方去,最低限度也要到九州去,或者就是。。。自己辞职不干。

张某悠闲着闭着眼睛。

身上擦得差不多了,翻了身过来,侍女也就给他的正面擦油,年龄大点的那个还在给他做按摩,这生活过起来还是很不错的。

若从他身后眺望过去,海滨赌场可是一个真正销金窟。

经过7年建设,串本联合博彩娱乐公司已经发展成为一家拥有17000名员工的企业,旗下汇聚赌博,旅游,食品,交通等行业,有14家骨干企业,光是作为核心部分的赌场就有3处(实际只有一张赌牌,却分三个分公司营运,两个陆地酒店群,一家公海旅游娱乐分公司)。

到目前为止,经过3次大规模的投资,企业总注册资本为7500亿日元(折60亿欧元),实际总资产为31000亿日元,拥有1200亩土地,2800亩海面,三艘万吨级赌船,另有汽车,轮船,渔船等交通和生产工具1500多,各种房产约40万平方米的巨型企业集团(可以想象一下,获得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便宜财产)。股份构成上,作为地方政府的串本市政局有15%,日方三大政治家族有24%,华籍三家族有23%,驻军10%,张某个人在里面有3%(这是以最基本价格获得的),剩余30%已经决定出让给整个大坂城市群的普通居民,预备作为上市公司的全流通股份。

2050年,企业总营业额为5万亿日元,纯利润1980亿日元(只有16亿欧元,主要因为利息太大了,而且税也不少),虽然利润总额不是很多,却需要知道这仅仅是一家建成仅6年多的企业就应该知足了。

随着后期建设的暂停,利润也将必然大幅地上升。也就是说,驻军将获得1.6亿欧元的红利,还有半年就需要解散的善后工作委员会都要快笑死了。

31岁的张凌风早就已经离开和歌山县,现任本州武装警察部队大坂警备区司令,手上掌握4000空地精锐,专门针对大坂城市群负担警备,侦察和安全方面的责任。军衔也被授予少将(即日本人的将三军衔)。但这4000人真正属于日裔的军人不过800,其余全是原本州地区的同盟军士兵集体宣誓转制过来的。所以现在的张凌风是日籍而暂时不属于华夏籍(日本人正在进行全民公决,就是否加入同盟并分割为三部分进行投票)。

5个县中,每县驻军600人,剩余1000人作为机动部队集中于新宫(市)基地,全部由警备区空警团的70架直升机作为载乘工具,还有全机械化地面部队600人,其中的一个任务就是针对极右翼的国民阵线和部分不安心做“同盟顺民”的人进行监视和威慑。

选择新宫作为基地也是有好处的,这里距离自己的绝对领地串本很近,何况有直升机随时都可以回到新宫的基地进行指挥,串本经济发展很厉害,张凌风也就利用手中权力把基地设在这里,借口是。。。以前不是有敌对分子想破坏吗?

另外有一点好处在于,作为大坂区司令,这5个县的地方政府无权过问而直属本州宪兵(武装警察)总部管理,理论上的直接上级就是日本方面的本州宪兵总监。不过日本5岁以上的孩子都知道,日籍宪兵总监指挥不了任何一名日本武装警察,除非是他自己。

因此,张某实际上是大坂区里面最大的一个土皇帝(因为还有很多上校级和中校级土皇帝)

6月的日本,天气很合适。大咧咧躺在泳池边的沙滩椅上,懒洋洋闭着眼睛,身后,两名穿比基尼泳装的南亚少女正在给他做按摩和擦油。

昨天是“本州武装警察部队成军纪念日”(2046年6月11日),今天早上才带着32名大坂区武警代表从东京本州武装警察总部(日本人称为本州宪兵总部)举办的建军节回来,就让参谋长把人带回去,自己则带着警卫班(实际只有两名军中警卫,还是泰籍士兵)溜回串本家中休息,也不在乎这一天时间不去新宫司令部,那里自然有华籍的参谋长和华族军官们控制局面。

微微睁开眼睛,妈妈和阿姨正躺在对面的椅子上面晒太阳,还在小声议论着什么。

“OH,妈妈,莫尼卡ANDI,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好笑啊?”,摆摆手示意不用擦了,自己用毛巾把下面扎起来,走到她们姐妹面前问道。

战争在2046年结束以后,凯瑟琳就正式出现在张某家中,两年后,处理完一切的莫尼卡也溜了过来,由于她已经正式退役三年多时间,北京也默认她以法籍身份住在日本。反正不准你到中国本土去,当然,她们两姐妹也不想去。

“呵呵,Clack,我和你妈妈都在议论你,你和兰子结婚已经两年了,怎么还不给我们生个小BABY出来,你在做什么呢?”,莫尼卡斜躺在椅子上品尝来自中国的美食。

“她说她还小呢”

其实兰子的实际年龄说小也不小,今年23岁,却说自己不博士毕业决不生孩子,张某又能够怎么做呢?

“那最少还要七八的年时间。。。Clack,你要知道,妈妈今年已经71岁了,8年后。。。我还看得到吗?”,听到这话的凯瑟琳恼怒万分,8年后,自己可就是接近80岁了。

“呵呵,妈妈,谁叫您当年生我的时候也是40岁呢?”,张某坐在妈妈面前的调皮地一笑。

“该打,连自己的妈妈也要取笑一下”,莫尼卡假怒道,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那两个女人,却提出了一个非常慎重的建议,“兰子年龄小,倒也算了,琳达和阿蔓拉也不生吗?”

莫尼卡却没想过自己这话满是漏洞,琳达和阿蔓拉的年龄可是要比兰子小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