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琳达和阿蔓拉是来自巴拉望岛上的两个土著,实际是兰子在北京大学读书时。。。张某用来做那事的,家里人看在眼里,也没有人说什么,人家自己愿意,我们会有意见吗?

有一点窘迫,在两位亲属面前的张某左顾右盼,似乎小孩子晚上偷拿冰箱里面的食物被人給现场抓住了一样,还看起来非常腼腆地说道,“ANDI。。。她们两。。。我不喜欢她们那肤色”

找两小蜜来,吕宋省的女人有味道,张某看惯了国内和日本女人,觉得她们看起来就很健康,也比较有诱惑力,当然,嘴上是这么说,却不愿意自己的孩子也是这肤色。

“OH,你这肤色论者。。。”,凯瑟琳开心笑了起来,看来中国人还是相对喜欢皮肤颜色浅的,怪不得当年他父亲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抵触情绪呢。

琳达今年19岁,是阿蔓拉(15岁)名义上的嫂子,属于门松家族的媳妇(琳达定婚后已经属于门松家族的人,却还没正式举行仪式,原本定在17岁结婚,因为张某没有放她回去而暂时拖了两年时间),都是巴拉望岛上的当地居民。

6年前,9岁的阿蔓拉因为家族想得到银矿承包权而被作为礼物“自愿送给”张某做侍女,本着“入乡随俗”想法的张某自然也就欣然接受了。当然,当时的阿蔓拉还实在太小了点,张某就提出要求让他们家族提前另外送一个人,门松家族没办法,只好在张某去日本三个月后把13岁的琳达送去代替小姑子。

这些年来,只要兰子(今年准备考研究生,2049年因结婚而休学一年,今年回日本住了十天就回北京复习去了)不在家,琳达(和阿蔓拉)必定承担伺候床铺的差事。

已经6年了,琳达被某人辛勤浇灌得越发出众,就是张某自己也舍不得送回去。阿蔓拉现在虽然来了,张某检测以后还是不愿意放琳达回去结婚,阿蔓拉也不敢催。琳达自然不愿意回岛上去,事情也就暂时放下来了。

而阿蔓拉对张某的恐惧由来已久,多年来岛上一直传说他是“巴拉望岛屠夫”,曾经杀过4000多岛民(假的,最多只有500),就是在床上的时候也属于战战兢兢的被动者。

琳达是曼哈拉部族中另外一个较小家族的成员,为了获得好的前途,当年,13岁的她被家族许给阿蔓拉11岁的哥哥,却在婆家作客时被路过的某人一眼看中,顺便要来作为阿蔓拉不能来的替换品。当时的某人,其实就是一个屠夫的角色,名字都被岛民用来吓唬不安分小孩子用的,门松家族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不给。

一切都很自然了,琳达也就一只羔羊落到虎口里,门松家族只好听之任之,不好,其实也不敢找张某催要,因为他的意思是,不把阿蔓拉送来就一切免谈。

琳达则与阿蔓拉不一样,与张某在一起都6年了,知道那不过是谣传而已,而且平时老板对自己还算不错,一年给的薪水也比其他人多很多,何况这个男人床上的工夫让人欲罢不能,一想到自己回岛上去不仅要过野人式的生活,就是与那个17岁的小家伙结婚。。。她就不愿意了。

所以,她平时对小姑子的催促也就能拖就拖,不能拖的时候假装去问老板,结果,自然是。。。我和她的合同还没有到期呢(还有一年半时间),而年满15岁的阿蔓拉如约来到张某身边,背负着家族和整个部族的希望却没换回嫂子去,阿蔓拉能不郁闷吗?

阿蔓拉不敢怨恨张某,对琳达也恨不起来,谁叫门松家族多年都欠张司令的人情呢。特别是现在,4年的矿产承包协议又要到期了(44年开始算,还有一年时间就要到了),门松家族就全靠这两个女人了,希望张某继续帮助自己的部族获得承包权。

门松家族属巴拉望岛上3大部族之一的曼哈拉部族,又是部族中四大世袭贵族家族,本来就掌握一定权力。而这两期的承包以来,由于生活水平明显得到提高,另外几个部族(当然,岛上还有四五个人口少而依附于三大部族生存的小部族)的女人也大量地嫁了进来,自己部族从44万人迅速地膨胀到59万,门松家族也得以顺利地开枝散叶,从1355扩张到了3370人,家族在部族中的实力和地位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但在这个岛上,缺了钱这东西地位就会降低。整个部族七成以上的支出都需要银矿那25%的收益来维持,毕竟在一个现代社会中想要获得必要的发展,医药卫生,教育,电力等基础设施都需要钱来换。

而一旦失去了承包权,曼哈拉部族就需要与另外一个失败的大部族去争那剩下15%的矿产收益,就算自己获得9%也不够(驻军是不会让所有的收益被一个部族得到,6%还可以维持一个较低生存水平,比如。。。用劳动力,或者是人口去换),而那样的一个场景是门松家族和整个曼哈拉部族根本不敢去想象的。

驻军给三大部族定下的规矩是,岛上所有的矿产资源全部收归“省属”,并由驻军四年审议一次承包权的发放,主要是针对四年来的安全开发水平,利润净增情况等等,实质上是驻军司令部说了算。对于偷采者,不仅将遭到严厉的惩罚,整个部族还将被取消两至三年的收益分配权。

全部收益一年一结算,40%交給吕宋省,20%属于驻军,剩下40%还要分成三份,25%给经营承包者,15%由剩下未获得承包的两个部族分配。当然,那两个部族必须承担劳动力和运输任务。一般规则是,提供劳动力的部族得9%,承包运输任务的部族得6%,也就是让那两个部族不死不活地吊着。

而岛上的农业基础本来就差,经过战争和驻军的故意破坏就更是几乎没有了,渔业又竞争不过其他省的商人,三大部族只能守着银矿和锡矿来出卖资源。

当然,他们还有其他的一些自然资源可以卖,比如木材这些东西。一般情况下,同盟商人每年都会购买5%面积的原始森林砍伐出来的木材,收益上缴给驻军司令部每年分配一次,基本上80%的收入都会交给没有获得承包权的部族按照人口基数来平分(被砍伐的树木也需要这些部族按照同比率在次年补种完成,否则就要罚去收益的20%甚至是全部),但这部分收入还不到矿产品收益的10%,明显属于张某保证他们不被饿死的一个办法。

这规矩是2044年镇压部族叛乱以后强行制定下来的,在严厉压制分离主义和不满情绪以后,驻军还是要给他们一点出路的,这条件其实比美国人控制这里的好很多,因为美国公司开采的时候只給政府留了20%,最多就是支付劳动力的价钱而已。

张某想的是,我们驻军一不出钱,二不出人,三不管理,守着他们的银行帐户监控收益就是了。吕宋省也觉得这个办法很不错,不做事也能够得到40%的收益,比美国人在的时候要好很多了。自然,这也是吕宋省政府对驻军宣布巴拉望岛为“10年期军事管制区和经济特区”而没有什么其他意见的原因,因为一旦同盟那些“嗜血的商人”来了,自己的收益必然会大为减少。

另外一个特殊要求就是,获得矿产承包权的那个部族每年需要“自愿”给驻军奉献200名17岁至19岁少女,另两个部族里,得9%的需缴纳60名,得到6%的那个部族只需缴纳40名就可以了。

驻军一年可以免费得到300名少女,当然,不是买来做奴隶的,而是引进国内作为进口新娘。这些少女需要在军营里服务一年左右,一般做护士,通讯等后勤工作,顺便可以学习汉语(大家可别想歪了啊)。。。

下期少女来了以后她们就会被送到国内去。而驻军也不可能公然地做奴隶贩子,只是国内的那些登记并申请结婚者需单独支付相关的旅行费用(大约3000到5000亚元,依据各种条件的不同来定价,比如外貌,身高,年龄,学历等),驻军仅仅只从中赚点零散的银子做为费用支出和经费补贴。

岛上只有大约230万人,一年出300名少女看起来不多,可年年累计下来就不少了。所以,两位继任驻军司令也就默认了这个规矩,执行得还算不错。

对于整个曼哈拉部族来说,50多万人口一年需要出200人还是稍微有点多了,不过相对那25%的收益来说,这点也就算不了什么了,大不了努力多生点就是了,何况外面部族还有不少女人可以补充进来的。

世道就是如此。

三大部族嘴上对驻军都非常不满,实际上都巴不得驻军能够把最后这一期的承包权给自己,因为省政府正在与同盟商讨关于巴拉望岛地位的最后解决办法。

10年期只还有三年时间而已,省政府热切地希望自己能够收回对巴拉望岛的控制权好重新分配岛上资源,那样的话自己可以得到最少60%以上。

北京不好说不行。

谈判其实早就开始了,吕宋省政府提出了个补偿意见,可以把塔普尔群岛,再或者加上巴布延群岛一起划为同盟的永久军事基地,意思也可以作为特区,驻军完全可以按自己的意愿去管理这两个群岛。

驻吕宋省司令部却不愿意,塔普尔群岛和巴布延群岛的战略地位还算可以,但都是鸟不拉屎的地方,我们花费钱财去给你们建设好了,现在就想来捡现成的啊。以后一年就要少收入15亿欧元以上,这么的大一笔钱。。。还没有算其他的收益,哪有继续呆在巴拉望岛上舒服啊?

驻军希望保持现有政策不变,由自己再治理10年以上。这事还在进行谈判(大不了就是北京提供一些其他的东西作为交换),可三大部族还希望得到这最后一期的承包权。这是门松家急切地把女儿送来的原因。

“妈妈,莫尼卡ANDI,我走了啊”,和母亲与阿姨说笑话完了,张某站起来告辞。

“上哪啊,这么热的天?”,莫尼卡问道。

“ANDI,你不是要我。。。让你们早点抱小BABY吗?”,张某坏笑着,招了一下手,直接向对面的一楼房间走去。

“哦。。。你这坏小子。。。”,莫尼卡转身瞪着姐姐,意思是,你儿子怎么这样啊?

“那没办法,谁叫他身上有法国血统呢”,凯瑟琳给自己盖上了毛巾,品了茶后还说道,“我在他的身上,开始发现我们父亲的影子了”

“哦,凯特,请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个人吧,当年把我们和妈妈都一起抛弃了,自己回法国找女人。。。”,莫尼卡对姐姐抱怨着,这么多年,她都还没忘这件伤心事。

“莫尼卡,你应该想开点,他到天堂都已经20年了。。。你还放不下这事吗?毕竟是他给予了我们生命,下个月我们一起去看看他(墓地)吧,你可还一直都没去过呢”,凯瑟琳继续耐心劝说妹妹。

“我可不去。但是我要提醒你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凯特,你知道依萨纹(莫尼卡.南茜.杰克33岁的女儿,47年嫁了位奥地利籍的欧盟军官,现在就住在巴黎)下周就要带着小BABY来看我了,你自己给Clack说好,可不准打她的主意,不然有他好看的”,莫尼卡提前给姐姐打了个招呼。

对于自己的女儿,莫尼卡很满意,与张某一样,依萨纹同样充满非常优秀的混血优势。光身高就是1米75,身材和外貌随便在哪都是上等,“他们是表姐弟,而且。。。Clack目前的这种生活态度很不好,我就不知道才几年时间他就变成这样了。。。奥地利人和我们不一样,他们可是属于异常保守的天主教徒,千万不能出现破坏他们家庭的事情出来”

“我知道依萨纹长得很迷人,其实我也很喜欢她,可为什么。。。她就不能离婚给我做儿媳妇呢?”,知道妹妹非常地在意自己的女儿,可她这意见很是让人不满意,不就是有两个小Y头做情人嘛,为什么非得对我儿子提出意见呢,“万一。。。依萨纹是被Clack給迷住了呢?”

凯瑟琳决心和妹妹玩笑一下。

“NO!NO,NO,你知道依萨纹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嫁到欧洲去,现在已经4年了,还有3年就能够成为一个正式的欧洲人,这个时候离婚的话不仅得不到身份连孩子都要被抢走,就象你当年一样的”,莫尼卡略微有点激动,把以前的事情都给说了出来。

“呵呵,莫尼卡,我想不明白,欧洲到底有什么好?战火过后,这几年的经济发展太差了。。。还有,你要知道,Clack今年才31,就已经是位前途无量的少将了,还有最少价值10亿欧元的财产,而你那位奥地利女婿这么大了(今年38)才是一个可怜的中校,可能有一点点钱,但要与我儿子相比就应该算是一个穷小子了。我看Clack还是比你那女婿好得多吧。算了,依萨纹来了,我给她说,让他们姐弟两个都离婚吧。。。”,凯瑟琳继续侃侃而谈,准备笑话一下她。

“喜欢怎么做,那是依萨纹自己的事情,可是,哼,Clack还不是因为有他父亲的关系才得到这些,不然的话。。。”,莫尼卡一直都不服气张某能够在30岁成为将军,即便这个将三军衔是日本人授予的。虽然知道姐姐说的这些都是些玩笑的开心话而已。

实际上,2050年第一次晋升军衔的时候,东方同盟统帅部一次提拔了17名32到36岁的青年军官为少将,相比之下,张凌风去年才获得的日本将三军衔并不起眼,而且他在前后四个职务上都建立了特殊的功勋。

按照北京某位中立人士的说法,要不是因为连30周岁都不到,就算直接给个同盟少将也不算过分(因为张凌风没有直接参加战争,只能采用这个方式进行曲线的晋升,等日本正式加入以后可以用替换方式得到同盟授予的少将军衔,也是一个无奈的办法)

不过,想来也快了,如果本年度12月举行的公决顺利的话,日本(3个成员)将成为倒数第二个成为同盟新成员,作为计划中的“同盟独立市”,整个大坂城市群将在法律上脱离日本成为同盟直接管辖的部分,与扶桑省和东京市同等参与同盟。而和歌山县也将彻底一分两半,西部归大坂,东部归扶桑省新划出的一个县。这样的话,张某就需要做出决定,是转到大坂还是留在本州。留在本州将可以继续担任新区域的警备区司令,而去大坂肯定就不能担任当地的驻军司令(大坂的宪冰司令级别将是中将的军级驻军司令,这样一个级别可不是张某这个年龄能够得到的,而且北京也不敢这么来任命,那样还不翻了天去?),最多是下面一个参谋长或者其他什么官,比之原来的一把手可就差远了去。这是现在正苦苦思索的问题。

姐妹两个还在那里评论自己儿女的优点,争论谁更优秀一些,说到后面,莫尼卡干脆放弃了自己并不是很熟悉的中文(当然比不过姐姐)用法语和英语与她争辩起来。听得外面的日籍服务生直咋舌头,乖乖啊,这两位白人老太太到底会几国语言啊?

轻轻走到门口,房里只有阿蔓拉跪着抹沙发和地板,光是一双小翘臀。。。就吸引多数的目光集中在这一点上。

“将军”,正在收拾东西的阿蔓拉感觉到了男人的味道,急忙转身站起来,非常温顺地鞠躬问候。

“琳达呢?”,张某走近坐在沙发上,边招手道。

“大人,琳达在三楼”

知道他要做什么,却也没有什么抹不开的,三个月来,和他早就。。。稍微低着头,阿蔓拉越发恭敬地靠了前来。

轻拉着阿蔓拉的手,欲火已经开始上窜,面前的这个小姑娘身材毕露,一米六不到的小巧身材,淡紫色的嘴唇略有点嘟起,绿色紧身比基尼衬托着有点微黑的皮肤,可比琳达的皮肤要白些,毕竟家族有钱,待遇也好得多。

略微使了一下力气,把还有一点水渍的小姑娘拉到自己的怀中坐着,把她手上的抹布扔在一边,肆意地在她的臀和背上动作着,手还逐步深了进去,脸也凑了上去。

“将军,呵。。。哦,大人,别在这,您母亲还看得到呢,哦。。。大人,现在想要阿蔓拉的话。。。请上楼吧”,浑身躁热的阿蔓拉轻扭着自己的腰躲避张某那张血盆大口,实在不愿意在这个敞房休息间里的沙发上做那事。

“好”,暂时放过她的张某站起来吩咐道,“把琳达叫来,都到。。。你房间去吧”

“是”,阿蔓拉逐步恢复了平静,理了下已经散下来的头发,非常顺从地上楼去叫琳达。

人为刀怚,我为鱼肉。

阿蔓拉虽然不知道这个成语,汉语水平也只能算是小学的水平(还是被张某看中以后,家族专门请人教的),却真正能够理解这个成语的真实含义,人家手里捏着我们部族50多万人的生存命脉,这么点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家族派自己来,实际上就已经决定放弃琳达了,这么说来的话,就是一起服侍将军大人也没有不可以。

。。。

PS:提示注意,现在的张凌风实际上是日籍将三。与华夏传统道德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