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的保钓情结 公开力挺不惜一战

台湾“联合”号渔船在钓鱼岛海域遭日舰撞沉当下,台湾民众除了向日本提出抗议,都提出了他们共同的诉求:马英九,硬起来!这一切源于马英九过去几十年来在台湾建立起来的形象:不惜一战的“保钓”青年。

把历史的车轮推回到37年前。1971年1月,还是台湾大学学生的马英九,获邀参加为期70天的台湾学生领袖访美活动,这是改变他一生命运的70天。


此时,在美国各个大学内,“保钓”运动已经风起云涌。一年前的8月,美国驻日本使馆发表声明称,美国政府准备在一年后将钓鱼岛与琉球群岛一起交还给日本。在美国表态后,日本外相爱知揆一公开声称:“尖阁群岛(日本称钓鱼列岛为尖阁群岛)属于日本,日本政府不准备同任何政府讨论其领有权问题”。


目睹了美国华人群情激愤的抗议示威活动,马英九坐不住了。回到台湾后,得知台湾高校正以台大为主力,筹备组织“6·17保钓大游行”,马英九毫不犹豫地参与其中。活动当天,他和台大学生一起到美日驻台“领事馆”抗议,宣读并递交抗议书,一路上高喊“日本无理,美国荒谬”的口号。


多年后,马英九对这段经历依旧刻骨铭心。他在2008年2月出版的《沉默的魄力》一书中写道:“彻夜画海报,与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边流泪一边工作;尔后,甚至还参与街头示威,拿起鸡蛋怒砸日本特使座车……”因为参与了“保钓大游行”的部分组织工作,马英九很快脱颖而出,为他后来迅速成为台大学生代联会秘书长奠定了基础。


1974年2月,当年参与“保钓运动”的学生领袖,都取得了国民党中山学术奖学金,赴美国深造,马英九自然成为其中一员。可以说,是“保钓”的经历成就了后来的马英九。在美留学期间,马英九加入了亲国民党的“保钓运动”学生组织,并在其机关刊物《波士顿通讯》任两年主编、三年主笔,由此逐渐引起国民党中央的注意。


这时,马英九的“保钓”理论造诣已越发深厚,他在哈佛大学的国际法博士论文也跟钓鱼岛有关――《怒海油争:东海海床划界及外人投资之法律问题》,这在当年被认为是台湾地区首部研究钓鱼岛问题的学术作品。返回台湾后,马英九在台湾政治大学法律研究所教书时,又在这篇英文论文的基础上,对钓鱼岛问题深入研究,1986年,《从新海洋法论钓鱼台列屿与东海划界问题》一书顺利出版。这本书引述了大量的国际司法判例及国际条约,指证了钓鱼岛是中国领土的法理依据。“他的‘保钓’情怀,以及在国际法上的认识都非常透彻。”和马英九在上世纪70年代一起投身“保钓”运动的王津平对《国际先驱导报》评价说


在 此后的日子里,马英九对“保钓”依然热情不减。


台湾 保钓行动联盟执行长黄锡麟对《国际先驱导报》回忆说,“他在担任台北市长期间,我们民间只要有一些大的保钓会议,只要有空,他都会来参加。有一年,我们做了保钓邮票,选了009号送给他,他亲手给我们题字:祝保钓成功。甚至当时,他还说要弄一个保钓博物馆。”


对于这次马英九迟迟未出面表态,黄锡麟说他非常理解马英九的苦衷。“作为台湾地区领导人,不能硬干。如果要开战等于以卵击石。现在日本能两三天时间内把人全部放回来,已经说明我们的抗议已经起到效果了,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


马英九不光是私下力挺民间“保钓”运动,在公开场合,他的立场也一直非常强硬。“钓鱼岛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2002年9月,针对李登辉声称“钓鱼岛是日本领土”的说法,他在接受台湾电台节目采访时明确反驳


翌年,他更提出了要到国际法院诉讼日本的构想。2003年,时任国际法学会理事长与台北市长的马英九,出席时任东吴大学校长刘兆玄主持的第二届钓鱼岛列屿学术研讨会,他发表一篇《钓鱼岛争议的》的论文,在第十页接近结论时,他写道:“30年来我一直有个梦想,期望有一天能到国际法院诉讼,捍卫钓鱼岛主权,这个梦想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实现,但是我们还是要做好这个准备,法律的、历史的、地理的、地质的资料统统要做好准备。”


两年后的6月,马英九公开宣称,台湾应不惜一战,逼日本谈判。4个月后,台湾光复六十周年之际,马英九又在纪念活动中特地纳入“保钓”内容——水祭钓鱼岛。


台湾媒体在描述这一场景时写道:这天,霏霏细雨中,暌违已久的《台湾光复歌》再次响起。马英九在致词中说,历史证明,钓鱼岛历来属于中国,当年钓鱼岛与台湾一起被日本占据。台湾光复,钓鱼岛自然应该回归中国,决不能对日本退让。在农运诗人詹澈朗诵《岛殇》声中,马英九与当年“保钓”人士一道,舀起一瓢瓢钓鱼岛海域的海水倾入光复纪念碑前的水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