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召忠将军:俄格之战:俄打出了威风,美国、北约吃惊

麦克阿瑟刘 收藏 0 134
导读:张召忠将军:俄格之战:俄打出了威风,美国、北约吃惊 格鲁吉亚国土面积是俄罗斯的0.41%,人口总数是俄罗斯的3.1%,武装力量只有21000人。其中陆军17767人,海军495人,空军1310人,国民卫队1578人,准军事部队11700人。仅有128辆坦克,9架战斗机和几艘快艇。俄罗斯武装力量103万人。其中陆军36万人,空军16万人,海军14.2万人,核威慑部队8万人,指挥和后勤支援部队25万人,空降部队3.5万人,还有准军事部队41.8万人,并具有动员2000万预备役人员的潜力。俄罗斯陆

张召忠将军:俄格之战:俄打出了威风,美国、北约吃惊

格鲁吉亚国土面积是俄罗斯的0.41%,人口总数是俄罗斯的3.1%,武装力量只有21000人。其中陆军17767人,海军495人,空军1310人,国民卫队1578人,准军事部队11700人。仅有128辆坦克,9架战斗机和几艘快艇。俄罗斯武装力量103万人。其中陆军36万人,空军16万人,海军14.2万人,核威慑部队8万人,指挥和后勤支援部队25万人,空降部队3.5万人,还有准军事部队41.8万人,并具有动员2000万预备役人员的潜力。俄罗斯陆军拥有2.3万辆坦克,空军拥有1736架战斗机,海军黑海舰队常驻乌克兰的塞瓦斯托波尔,正好堵在格鲁吉亚的家门口。

双方对比,相差悬殊,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所以,分析交战双方的武器装备和作战问题是一件很没有意思的事情。像格鲁吉亚这样一个小国,为什么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挑起武装冲突,并不顾一切地向俄罗斯开战,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这场武装冲突之后会留下哪些遗产?本文仅就这样一些战略问题进行一些分析和思考。

地区问题国际化的复杂背景

阿布哈兹是格鲁吉亚的一个自治共和国,在民族、宗教、历史传统和地缘政治方面等方面与俄罗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格鲁吉亚建国后不久,阿布哈兹就于1992年7月宣布独立,格鲁吉亚中央当局随即派兵镇压,由此引发武装冲突,造成上万人伤亡,一半居民逃离家乡。在俄罗斯和国际社会的调停下,冲突双方于1994年5月在莫斯科签署了停火协定。根据这个协定,俄罗斯军队以“独联体维和部队”的名义进驻了阿布哈兹地区,并对阿布哈兹的居民予以人道主义的援助。格鲁吉亚对此耿耿于怀,反而加紧了对阿布哈兹的经济封锁、禁运和制裁,致使矛盾进一步加深。

奥塞梯分为南北两部分,北面一部分在俄罗斯境内,叫北奥塞梯,是俄罗斯的一个共和国;南面一部分在格鲁吉亚境内,叫南奥塞梯,是格鲁吉亚的一个自治州。格鲁吉亚独立前,1989年,南奥塞梯就与当时的格鲁吉亚政府发生冲突,1990年1月通过全民公决宣布独立,提出要与俄罗斯的北奥塞梯共和国合并。1991年4月9日格鲁吉亚正式宣布独立后,南奥塞梯虽然成为格鲁吉亚的一个自治州,但始终谋求与格鲁吉亚中央政府平起平坐的独立地位,不服从格中央政府的管辖。南奥塞梯与中央政府的武装冲突从1989年一直持续到1992年,造成大量人员伤亡。1992年6月,俄罗斯、格鲁吉亚、南奥塞梯、北奥塞梯四方就和平解决武装冲突举行会谈,达成了停火、成立维和部队和监督委员会的协议。7月,俄罗斯、格鲁吉亚和南奥塞梯三方联合组成的1500人的维和部队在南奥塞梯和格鲁吉亚边界建立了安全走廊,实际上是把南奥塞梯从格鲁吉亚分离了出来。俄罗斯既没承认南奥塞梯的独立,也没支持它同北奥塞梯合并。

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希望脱离格鲁吉亚中央政府的统治,建立独立的国家。格鲁吉亚中央政府认为这是民族分裂行为,所以出兵镇压。由于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与俄罗斯有着历史的渊源,两国在民族、宗教、文化等方面能够相互融合,所以三方走得比较近。俄罗斯考虑到复杂的政治和国际因素,没有贸然支持任何一方独立,只是根据相关各方协议派遣维和部队维持地区和平。至此,矛盾和冲突仍然被控制在地区范围之内。

1999年3月24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南联盟出现“人道主义危机”、“人权高于主权”为借口,出兵干预,爆发了科索沃战争。科索沃战争之后,欧盟和北约派遣维和部队驻扎在科索沃进行维和,促使科索沃顺利走向独立。科索沃独立以后,欧盟和北约弹冠相庆,但没有想到,这是使用武力肢解一个主权国家从主权和领土完整走向民族分裂的一个先例。科索沃的独立,为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树立了一个典范,于是效仿科索沃又开始铤而走险,寻求独立,从而再次引发格鲁吉亚中央政府一次又一次的武装镇压。这是地区问题国际化的第一个重要事件。

在美国接受教育的萨卡什维利2004年通过“颜色革命”上台之后,彻底割断了原苏联体制培养的谢瓦尔德纳泽等政治领导人与俄罗斯的血脉联系,一头扎入西方的怀抱,向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投桃报李,与俄罗斯关系日趋紧张。今年4月的北约峰会上,美国准备吸收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加入北约,最终未能如愿,但此事对于俄罗斯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从1999年开始,北约已经进行了三轮东扩,从原来的16个国家扩充到28个国家,前华沙条约国家基本上全都加入了北约,前苏联国家中独立出来的波罗地海三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也已经加入了北约,如果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再加入北约,俄罗斯的翼侧将与北约国家接壤,将不再有战略缓冲的空间,这无疑严重影响到俄罗斯的安全与稳定。刚刚崛起的俄罗斯突然发现在自己经济实力增强之后,反而在政治上、军事上、国家安全上处于危险和危机之中,就连格鲁吉亚这样的小国居然也敢“挟天子以令诸侯”,公然依仗美国和西方的势力与俄罗斯分庭抗礼,所以感觉十分窝火。这是地区问题国际化的第二个重要事件。

国际社会的软弱无力和绥靖政策,国际法在强权面前的不作为,“人权高于主权”的错误理念,构成地区问题国际化的第三个要件。在现代国际法制度确立以前,世界上的战争通常分为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就是基于正义与非正义的区分。现代国际法将战争分为侵略战争和自卫战争,其中侵略战争定义为非法战争。联合国安理会是定义战争性质的最高权威机构,如果定义为侵略战争,那就是非法的,不人道的,应该受到国际谴责和制裁的,比如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战争。为了对侵略者进行惩罚,联合国通过了678号决议,授权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以武力方式把伊拉克军队从科威特赶出来,所以那场海湾战争是合法的战争。2001年的阿富汗战争也是联合国授权的战争,那是一场合法的国际反恐战争。

1998年12月美英联合对伊拉克发动的“沙漠之狐”空袭行动,未经联合国授权,是一场非法的军事行动,是对一个主权国家的侵略。可惜,联合国听之任之,得过且过。结果,三个月之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打着“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号,抛开联合国,纠集了13个北约国家,擅自对南联盟这样一个主权国家进行了78天的战争。这场战争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先例,破坏了国际法准则,损害了联合国的权威,混淆了正义战争与非正义战争的界限。战争留下了两大后遗症:一个是让人们感到,只要美国和北约想干的事情,联合国和国际社会都没有办法,“刑不上大夫”,国际法也只不过是强权政治的工具而已。另一个是战争促使南联盟被进一步肢解为多个国家,科索沃实现独立,使人们错误地认为,任何一个民族只要敢于与中央政府闹独立,最终就一定能够在国际社会的干涉下独立为一个国家。

格鲁吉亚自不量力,铸成大错

萨卡什维利以为,当前全世界舆论的焦点都在会,如果利用这个时机使用武力解决长期的民族纷争,不会引起国际社会的注意。于是,8月8日晨,第29届会的圣火还没有点燃,全世界200多个国家的运动员欢聚在五环旗下,准备在和谐、友好的气氛下举行体育比赛的时候,格鲁吉亚军队却悍然进入南奥塞梯控制区,并炮击该区首府茨欣瓦利市及其他一些具有军事意义的地区,致使1000余名当地居民和12名俄罗斯维和士兵死亡,150名士兵受伤。俄罗斯迅速调遣驻北高加索部队进入该区,并与格军激烈交火,从而引发了这场持续四天之久的俄格之战。休战是奥林匹克的历史传统,在此次会之前,世界上有180多个国家在北京提出的《休战协定》上签了字。格鲁吉亚恰恰利用这样一个时机开战,不仅有违国际法规,而且也干扰了会和平友好的气氛,毁坏了自己的国际形象。这是格鲁吉亚犯下的第一个错误,时机判断失误。

格鲁吉亚犯下的第二个错误是对俄罗斯的反应判断失误。科索沃战争期间,南联盟面临北约军事威胁,十万火急,多次催促俄罗斯派兵支援。叶利钦虽然左右为难,但考虑到与南联盟的关系,还是决定出动海军舰队从亚得里亚海方向实施支援。但没想到美国对此反应强烈。叶利钦总统被迫收回成命,按兵不动,南联盟孤立无援,只好孤军奋战。有鉴于此,萨卡什维利也认为俄罗斯会采取类似的行动,漠然置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没有想到,今天的梅德韦杰夫和普京已经不再是叶利钦,强硬的俄罗斯迅速出动陆海空三军,对格鲁吉亚大打出手,毫不留情,并进行了战略反击。

格鲁吉亚犯下的第三个错误是过于相信西方。萨卡什维利虽然受的是西方的教育,但却没有从本质上去认识西方,没有站在美国和西方的立场上从战略的高度去分析形势,没有看到他们那种唯利是图的本性。萨卡什维利以为格鲁吉亚目前是“北约成员国计划”中的成员,即将加入北约的行列,与美国和北约国家有着很好的关系,背靠美国和北约这两棵大树就可以向俄罗斯叫板,万一有什么不测风云,美国和北约肯定会向科索沃战争时期那样,出动军队来支援格鲁吉亚。萨卡什维利和格鲁吉亚人民万万没有想到,美国和北约是那么的让他们失望,美国总统布什只是轻描淡写地表了表态,不仅没有在军事上支持,在经济上也没有给予支持。总统布什任期马上就快到了,现在是一脑门子官司:伊拉克驻军14万人,花了6000多亿美元,死了4000多人,现在没有个结果,民主党控制的国会还逼着撤军。阿富汗战场上乱作一团,基地组织和塔利班卷土重来,美国和北约部队忙得不亦乐乎。伊朗战争箭在弦上,美国左右为难,举棋不定。美国自己现在是苦不堪言,哪有闲工夫打理格鲁吉亚这点事儿啊。当然,如果这场冲突发展为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也不排除美国借机介入的可能性,但就目前形势而言,美国直接介入的可能性很小。

至于北约就更没有什么表示了,因为目前格鲁吉亚还不是正式的北约国家,北约根本不可能启动盟约第五款出兵进行保护。再说了,整个东欧国家以及部分西欧国家,包括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在石油、天然气和经济方面严重依赖俄罗斯,如果真把俄罗斯惹急了,根本不必使用武装力量,光断油、断气就会把这些国家给折腾死。自己的命门掌握在俄罗斯人的手里,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小小的格鲁吉亚去冒那么大的风险呢?

俄罗斯反击作战,成果丰硕

俄罗斯后发制人,取得战略主动。在格鲁吉亚发动军事进攻并造成南奥塞梯人员和财产的严重损失后,俄罗斯反而师出有名了。从国际法角度来看,俄罗斯是1992年格鲁吉亚与南奥塞梯停火协议的当事方之一,并负有在冲突地区执行维和任务的使命。从国际人道主义角度来看,由于南奥塞梯绝大多数居民拥有俄罗斯国籍,在战火中他们流离失所,沦为难民,俄罗斯派兵保护自己的公民,也是俄政府必须履行的职责。从目前形势来看,无论最终采取什么解决方案,两个自治共和国最终脱离格鲁吉亚的可能性在增大。如果真能获得独立,格鲁吉亚的损失是惨重的,代价是巨大的。在这样一种乱局之下,加入北约的梦想很可能在短期内会破灭。

俄罗斯这一仗打的有理、有利、有节,打出了威风,在世界面前亮了剑,让全世界看到了一个该出手时就出手,不屈不挠、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俄罗斯。俄罗斯这种超乎异常的举动,不仅让格鲁吉亚感到意外,也让美国、北约感到吃惊,有可能会起到敲山震虎的效应。一方面,让西方国家明白,昔日的超级大国又回来了,俄罗斯这头睡狮已经醒来了,北约东扩的步伐、挤压俄罗斯生存空间的行动可能会因此而逐渐收敛一些。另一方面,对乌克兰等企图脱离独联体、加入北约的国家也是一个教训,让他们自己检点些,不要轻易在太岁头上动土,不要认为俄罗斯是软弱可欺的。

8月12日,在法国总统萨科齐的调解下,战火逐渐熄灭,形势走向好转,我们盼望着交战双方尽快停战,利用和平谈判的方式去解决争端,为会创造一个和平和谐的友好气氛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