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 旧版—楔子 第6章:台北夜雨(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


坐在F-35B/J“闪电-2”型舰载战斗机并不宽敞的坐舱内日本海上自卫队第1航空群第6航空队西泽良三少佐正小心的驾驶着他的战鹰飞翔在200美以下的台湾岛东部外海的西太平洋波涛之上。

美国的F-35有“世界战斗机”之称。2001年,美军的“通用低成本轻型战斗机”和“联合先进攻击技术”的新战机理念在洛.马-诺格公司联合研制的X-35上初现,美军便选中它并命名为F-35联合打击战斗机(JSF)。

F-35“闪电-2”型联合攻击战斗机是一种以对地攻击为主的多用途战斗机,能全天候地攻击陆、海、空的任何目标。它的研制费用达到了绝对空前的2000亿美元,有8个国家参与合作,投入经费亦超过45亿美元,总计将生产5000架以上。

由于必须满足美国空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军三个不同军种的不同要求,所以F-35“闪电-2”型联合攻击战斗机采取了一机多型的设计理念,分为:F-35A型(常规起降型),F-35B型(短距起降型)和F-35C型(航母舰载型)。

在美国军队的武库里,美空军使用的F-35A常规起降型(CTOL),用于替换F-16战斗机执行制空和战术武器投放任务,接替A-10攻击机执行近距空中支援任务。

美海军使用的F-35C舰载型(CV),将代替F-14、F/A-18A/B“大黄蜂”战斗机执行制空和攻击任务,接替A-6攻击机承担战术武器投放和纵深攻击任务,与F/A-18E/F一起承担起制空和攻击双重任务。

海军陆战队使用的F-35B短距/垂直起降型(STOVL),将替换老式AV-8B“猎兔狗”战斗机执行近距支援、滩头支援和战场攻击任务,取代海军陆战队F/A-18战斗机承担制空和攻击任务。

而对于日本而言,他们不仅没有美国政府的财大气财,而要面对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那帮奸商的偷工减料。对于至今仍没有大型航空母舰的日本而言,F-35C舰载型(CV)显然没有用武之地。

而日本空中自卫队曾设想过同时引进F-22和F-35两型战机的生产许可证,F-22战斗机与F-35A/J型战斗机联手,形成类似F-15J和F-2型的高低搭配。当F-22清除了敌方战机以及地空导弹的威胁后,F-35A/J型将隐形突防,携载导弹对分散的地面目标实施全天候精确打击。但是在三菱重工的F-3项目的强大压力之下,日本政府只能选择在采购并国内组装F-22型战斗机少量引进F-35A型战斗机。

而唯一让日本各方都趋之若骛的正是F-35B型(短距起降型),它的短距离/垂直起降能力不仅适合于日本狭小的国土,更令日本朝野争论不已的“平成四巨舰”16DDH长门级“大型航空驱逐舰”拥有了可以匹敌中型航母的战力。

日本引进和自行装配的F-35B/J型战机的单机价格约为3250万美元,空重11.1吨,最大平飞速度1.4马赫,作战半径1300-1575公里,起飞滑跑距离不超过550英尺(168美),垂直着陆的有效载重(武器载荷)5000磅(2270千克),武器载荷为两枚1000磅(454千克)“联合直接攻击弹药”和两枚AIM-120空对空导弹。

但是在隐身性能上,由于无法使用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臭鼬”工厂与美国特殊材料制造商——埃斯特莱因技术公司正在联合研究开发的耐高温新型隐身材料,F-35B/J型战机所用隐身材料在遇到高温时容易退化的缺陷。这一点造成日本所引进的F-35B型战机的隐身甚至远远不如英国和澳大利亚所使用F-35B型战机。

由20架F-35B/J“闪电-2”型舰载战斗机所组成的攻击编队很快便看见了台湾东部的海岸线。细细的雨点打在西泽良三少佐的坐舱玻璃上,让这次致命的突袭多了些许忧郁的气息。

在西泽良三少佐的坐机身后日本海上自卫队第6航空队将分为两个攻击集群。由西泽良三少佐所指挥的第一攻击集群的12架将在5分钟之后开始对中国台湾空军花莲空军基地的攻击。而另一位岩本澈三少佐指挥下的第二攻击集群则将穿越台湾中央山脉奔袭台湾空军在新竹的空军基地。

F-35B/J型舰载战斗机虽然拥有一定的隐身能力,但也难以对所有频率的雷达隐身,美波等长波和宽波雷达始终对其构成威胁,多基站雷达同时开机也可提高发现概率,而使用被动雷达或通过特制雷达观测空中电波异动,更不失为发现隐形目标的可行办法,所以即便是进行这样的低空突防,西泽良三依旧小心谨慎。直到花莲机场那修长的跑道出现在他的眼前。

中国台湾特别行政区花莲县位于东部海岸的狭长地带,东边濒临浩瀚的太平洋,西部是耸列的中央山脉。是台湾开发最晚的地区之一总面积4628平方公里,人口36万。

可以说是人稠拥挤的台湾中少有的“地广人稀”。正因为如此这里也成为了台湾特别军区诸多军事基地的所在地。花莲空军基地、安东潜艇基地、佳山基地都部署在花莲地区。

花莲空军基地是中国台湾空军第401战斗机联队的主要驻地,中国台湾空军第401战斗机联队下辖第5战斗机大队和第12侦察机中队,拥有F-16 Block 20 型战斗机40架,RF-16型战术侦察机10架,此刻在一片灰蒙蒙的机场上一个个突出的半地下洞窟式机库,被一一锁定在F-35B/J型舰载战斗机的火控电脑上。

“开始攻击。”西泽良三对着对讲机冷静的命令道,翱翔中的F-35B/J“闪电-2”型舰载战斗机一一打开内置式的武器舱,露出那狰狞的利爪—“07式滑翔炸弹”—三菱重工仿制的美军JDAM“联合制导攻击武器”。

“07式滑翔炸弹” 是以口径为1000磅(454千克),全弹重500千克,弹体直径为356毫美(MK83)的通用爆破型炸弹加装全天候自动导引头,即采用卫星定位/惯性导航组合制导作为中段制导、全天候自动导引头作为末段制导改造而成的,其圆概率误差设计值仅为3美。

当F-35B/J“闪电-2”型舰载战斗机飞到预定的投弹准备距离时,机身下的武器舱门打开,投射架处于弹射投放准备状态;越来越接近到发射位置了,将开始投射07式滑翔炸弹

炸弹与飞机安全分离后,弹载GPS接收机将截获到机载GPS接收机所跟踪的4颗选定卫星,随后炸弹便进入自主攻击预定目标阶段,各自沿预定弹道飞向各自目标。

当07式滑翔炸弹从武器舱内按预定顺序投放完毕,西泽良三和他的同僚们立即关闭舱门并沿预定航线返航。而花莲空军基地跑道两侧的整齐的灰色洞窟式机库则被一一击穿,在一巨大的爆炸声中化成瓦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