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5月2日清晨,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突然来到了奥地利与欧洲小国列支敦士登的边境线上。列支敦士登是一个面积仅为160平方公里的袖珍国。该国在二战中一直保持了中立,没有一颗炸彈落到过它的领土上,然而就在二战即将结束之际,这支来意不明的军队顿时让列支敦士登举国紧张起来。这就是二战之中的一支苏联籍伪军。



避难列支敦士登



列支敦士登没有军队,只有一支11人的警察部队———“列支敦士登安全团”。警察鸣枪警告来者不得入境,但后者却根本不予理会,继续前进。警察们自知不是对手,只好询问他们有何贵干。这时,对方的翻译出来解释说,他们是一支为N粹服务的苏联部队,是来寻求政治避难的。在得到列支敦士登政F的同意后,除了为首的几位军官,这支约500人的苏联伪军部队在放下武器后被允许入境。



后来,这些苏联伪军中大约有200人自愿回到了苏联,其余的人留在列支敦士登将近2年,但还是没有国家愿意接受他们。直至1947年夏,阿根廷政F才允许其中的100人前往阿根廷定居。



贪生怕死的弗拉索夫




已经公布的德国档案材料显示,二战中被俘的苏联军人超过550万。后来,XTL授命总参谋部着手组建以苏联战俘为主的军队,来对付苏联及反法XS盟国。



为组建这支军队,N粹德国疯狂折磨战俘营里的苏联战俘,逼迫他们为德军卖命。到二战结束,总共有55万苏联人为德军作战。



在组建这批以苏军战俘为主的部队时,被俘的第二突击方面军司令兼沃尔霍夫方面军副司令安德烈·安德烈耶维奇·弗拉索夫中将起了重大作用。弗拉索夫1942年7月13日被俘。此前他在红军中服役24年,从一名普通士兵打拼到集团军司令和方面军副司令,甚至得到过列宁勋章和红旗勋章。值得注意的是,他还曾担任过蒋介石的军事顾问,可谓阅历丰富。



尽管弗拉索夫表现出与德国人合作的意愿,但包括党卫军头子海因里希·希姆莱在内的N粹党高层人物对他却不以为然。希姆莱对身边人说,弗拉索夫简直就是“一头蠢猪、一个叛徒”。因此,弗拉索夫一直被软禁在柏林近郊,只是偶尔露露面,干一些带政治色彩的宣传工作。



末日前的“俄罗斯JF军”



1944年以后,由于战场上节节败退,德国人开始利用弗拉索夫。1944年9月,党卫军头子希姆莱秘密召见弗拉索夫,授意其组建军队,对抗苏联和其他盟国;双方还签订了组建“俄罗斯JF军”的协议书。



1944年1月7日,N粹在苏军战俘中拼凑成了第一个反苏团。1944年9月16日,弗拉索夫开始受命组建“俄罗斯JF军”——一支包括55万杂牌军的苏奸部队,弗拉索夫是这支部队的统帅。该部队直属德国统帅部指挥,享受“盟军待遇”。据统计,不包括“志愿助手”在内,仅在德军和党卫军中直接服役的前苏联公民就达21.5万人。



1945年2月至4月,德军开始全线崩溃。不过,正当弗拉索夫准备“大显身手”时,N粹德国已走上了末路。



1945年6月,弗拉索夫率领“俄罗斯JF军”向美军投降。不久,弗拉索夫及其部下被遣送回苏联。经苏联最高军事法庭判决,弗拉索夫和他的助手被处绞刑,结束了可耻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