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0/


眼见连长被拖进了树林中,其他几个人也吓的胆战心惊,害怕下一个轮到自己,在这里杀死一个人踩死只蚂蚁还容易,在这个没有法律的地方,生命也失去了应有的价值。

方周紧跟着走进树林中,从这里已经看不见外边的情景,于是对李镇浩说:“把他放开吧。”

“我什么都告诉你们了,为什么还要杀我?大哥,求求你们了,我还有老婆孩子......”警卫连长苦苦哀求。

“住嘴,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杀你?”李镇浩低声呵斥了一句。

方周轻声对这个家伙说:“你答应一件事情,我们就把你放回去。”

“没问题,您尽管讲,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办。”警卫连长好象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点头哈腰地说。

“你回去后密切注意郎三的行踪,把他的活动情况都记下来,过段时间我们会去找你。”

警卫连长想了想,随后望着方周说:“没问题,这个我能办到,可是我那几个弟兄怎么办?”

“他们几个人我要带走,如果你敢不老实我就把他们放回去,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方周用威严的口吻说。

“那我回去如何向郎司令交代?”警卫连长苦着脸说。

“要怎么说是你的事情,如果这件事情你办得很好,我会给你一大笔钱,让你远走高飞,你如果不老实我们也可以随时要你的命。”

“好吧,可我还不知道您是什么人......您能不能告诉......”

“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你可以走了。”方周轻声说。

警卫连长听到这句话,如同得到了大赦,转身仓慌地朝山下逃去。

见警卫连长跑没了踪影后,方周向树林深处开了两枪,随后俩人走出树林。

回到山顶,方周对看守俘虏的童明说:“押上他们一起走。”

李镇浩走过去与童明一起把缴获的枪只分别挂在几个俘虏的脖子上,然后一个在前面开路,一个在后面跟随,押解着几个俘虏朝山下走去。

一行人下到半山腰的羊肠小道,刚好与高坎会合在一起,高坎惊讶的望着押下来的俘虏对方周说:“方先生你们真是太神勇了,竟然抓住了这么多人!他们是不是郎三派来的?”

“不错,都是郎鸿贤警卫连的士兵,带队的连长想逃跑被我开枪打死了。我审问过那个连长,他们是奉命来截杀你的。”

“郎三这个狗屌日的,老子早晚要报这一箭之仇。方先生,这些人你打算如何处理?”

“先把他们带回你的山寨看押起来,以后我还有用,你看可以吗?”方周用征询的口气问高坎。

高坎连忙点头同意,“当然可以,一切听从方老弟的安排。”

傍晚的时候,一行人终于赶到高坎的老窝莫弄山寨。

莫弄山寨背靠大山,萨尔温江的一条支流密洛阔江从山寨的一侧流过,只有一条崎岖的山路通向外界,小路盘旋在山间。路的一侧是大山,一侧是密洛阔江,只有马帮和行人能在小路上通过,性能超群的越野车都难以通行,整个山寨易守难攻地势非常险要。

高坎占据了山寨后对这里又进行了大规模的修缮,在入口处修建了寨门楼,寨子四周也建起了岗楼。寨门口和岗楼上全部架设轻重机枪,24小时有士兵站岗警戒。

等他们来到山寨的大门前,虽然天还没有完全黑,但是寨门已经关闭。在这样的崇山峻岭中晚上没有人敢走夜路,客商一般都在山寨中住下来了,所以寨门关闭的很早。

两个站岗的士兵早就看见他们了,虽然俘虏的身上都挂着武器,并没有引起士兵的注意,因为在当地没有不带枪的男人,枪支在他们眼中如同锄头一样平常,出门不带枪的男人反而会让人感觉奇怪。

眼看就到家了,高坎兴奋地走在最前面,当他们走到寨门前,门楼上的士兵才懒洋洋地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听到警卫的问话,高坎气得火冒三丈,大声骂道:“狗肌巴日呢,连老子都认不出来了......”

方周在旁边偷偷地乐,高坎现在的形象跟叫花子没有区别,在山林里逃窜了接近十天,衣服被树枝扯成了布条,胡子、头发脏得结成了团,被人认出来才怪呢。

虽然从外表没认出高坎,但是司令的声音却没变,两个警卫慌忙从门楼上跑下来,边开寨门边恐慌地赔礼道歉,“对不起司令,我们兄弟俩有眼无珠没认出司令来,我们该死......”

当着方周他们的面,高坎也不好意思再骂,对一个警卫说:“快去通报一声,告诉太太们和公子就说我回来了。”

警卫转身就往寨子里跑,边跑边大声喊,司令回来了......

郎三从郎鸿贤的司令部出来后就琢磨着去会见一个老情人,他把手头的事情安排好,然后带着两个保镖驱车前往曼德勒。

郎三去约会的这个情人叫马媛,是高坎的第五个夫人。马媛是当地一个华侨的女儿,从仰光的女子中学毕业后就被高坎看上收做了五姨太。

马媛心高气傲不愿意跟高坎这个老头子生活在穷山僻岭中,所以就到曼德勒做宝石生意,开了一家玉石加工厂,生意还很兴隆。高坎对这个五姨太非常宠爱,对她言听计从。当地有钱人娶几个太太是很平常的事情,而很多大毒枭都把自己的妻儿送到金三角以外的大城市里居住,或者是搞生意。

在同盟军还没有分裂之前,内部人员到曼德勒常在她那里落脚。郎三当时在郎鸿贤的手下做事,经常去曼德勒,俩人一来二去就勾搭成奸了。

高坎去中国境内的消息就是郎三从马媛这里听到的,然后他就让手下把情报通报给了中国警方,所以高坎才被抓住。

曼德勒的古名叫“曼陀那崩尼卑都”,意思是“多宝之城”。世界上近三分之一的翡翠是产自这里,城郊遍布许多宝石加工厂,城东南有一个大型宝石交易城,每天都汇集了世界各地前来购买宝石的客商。

距离宝石交易城不远处有一个高尔夫球场,一些大的珠宝商谈生意一般都躲开人员嘈杂的交易城,在球场的会馆内进行,这里清静幽雅,内部豪华,吃住玩一应俱全。

接到郎三的电话后马媛就提前来到会馆等他。郎三不到三十岁,风流倜傥很招女人喜爱,而且这家伙天生情场上的高手,知道女人心里喜欢什么。

俩人见面后什么话也顾不上说先是一阵狂风暴雨,平静下来后马媛靠在床头上,点上一只烟,心满意足地轻轻吸了一口,然后又把烟插进郎三的嘴里,用忧怨的口吻说:“你这个没良心的,有几个月没来看我了吧?”

“小宝贝,我这段时间真的是太忙了,让中国警察搞得我焦头烂额,三天两头地失手,那还有心思来这里玩。”

“你就是一只白眼狼,连人带东西都让你得到了,扭头就把什么都忘了,另外我们家老头子的事是不是你背后搞得鬼?”

“我那还不是为了你好,如果那个糟老头死了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跟着我了,哈哈......”郎三得意地笑了起来。

马媛用指头戳了郎三额头一下,“去,少给我来这一套,我还不了解你的花花肠子。你就是看我有用才来找我,你有多少女人我还不知道......”

“天地良心,我对你的感情可是真心的,我对佛爷发誓......”郎三装模作样地说,还没讲完就被马媛打断了。

“行了,快说这次来是什么事情吧,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拉什么屎。”

郎三赤身裸体从床上爬起来,走到一旁的桌子边,拿起酒瓶朝两个高脚杯里各倒了半杯红酒,然后端起来重新回到床边坐下,把一个酒杯递给马媛后说:“你老头子从中国监狱里逃出来了。”

马媛猛然坐直了身体,惊讶地问:“真的?是怎么逃出来的?”

“看不出你还挺高兴的!现在还不清楚,好象有三个人把他救出来的。”郎三不冷不热地说。

“是什么人有这么大能耐从中国的监狱里把他救出来?”马媛没有理会郎三的态度,继续问。

“我担心是中国警察搞的鬼,如果真的这样对我们是个很大的威胁。”

“嘁,他们是跟老头子回来的,又不是去老城对你们有什么威胁?”马媛撇了一下嘴说。

“这你就不懂了,这些暗探的渗透力可太厉害了,如果让他们在这里站稳脚跟,想了解我们的情况还不容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就算是高老头哪里出了事,也会波及到我们。”

“那你有什么打算?”

“我二哥准备安排人在半路阻截他们,但是我们必须做好两手准备,我想请你回趟莫弄山寨,如果截击失败,你要把这三个人的底细摸清楚。”

没想到马媛摇了摇头,“这是你们男人的事情,我不在里面搅和。”

郎三贼精,他当然知道这个骚女人的心思,笑着说:“我不会白让你出力,你把情况了解清楚后我给这个数。”说着话郎三伸出一个手指头晃了晃。

马媛看都不看说:“钱算什么,就是一堆废纸......”

郎三咬咬牙,狠心地说:“那好,如果你把事情办好了我就在眉苗镇给你买栋别墅。”

听到这话马媛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急忙说:“你说话当真?”

“那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再说我也早想在眉苗买栋房子,没事的时候我就跟你在那里共度良宵。”郎三说着话趴到马媛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马媛之所以如此喜欢,是因为眉苗镇是世界上著名的休闲避暑的胜地。在曼德勒以东的群山间中环抱着一块平原,眉苗小镇就静静地躺卧其间。海拔2000米的眉苗小镇坐落于群山之中,风景优美,气候凉爽宜人。当年英国人占领曼德勒时,对这座小镇情有独钟,所有的达官显贵,甚至是英国女王,都将眉苗视为度假避暑首选之地。至今,街道上仍穿梭着英国殖民时期留存下来的复古马车。一幢幢英式别墅掩映在茂密的丛林之中,有的是英国人留下的,有的则是本国富人家来此仿建的英式风格的建筑,许多有钱人把在眉苗拥有一栋乡间别墅视为身份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