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原创]韩国欲携狂犬病加入上合组织

韩国欲携狂犬病加入上合组织

俄格冲突的起因,美俄导弹危机与北约东扩两个问题是不可或缺的因素,随着格鲁吉亚狼烟渐熄,两个问题再次成为了阵营间攻击的利器与谈判的筹码。美国没有用反导阵地恐吓成功俄罗斯,同样俄罗斯也不可能用导弹危机挑明后的核弹恐慌威胁波兰。至于遏制北约东扩,效果更不理想,准确的说,俄罗斯能给的,北约都能给,而且给的更多,而俄罗斯给不了的,北约还能给,同样是当狗,怎么会舍弃骨头而选择大便呢?

两个阵营之间的斗争是长久的,不会因为一场参战兵力都不过六位数的局部战争就会改变,从长远的利益来说,俄罗斯通过战争,更像是一场“反美暴动”。在21世纪打响了反美第一枪,也可以视之为掀起了多米诺骨牌效应。曾经的“两极并立”的时代,很大程度上是德国为两国扫清了障碍。在维持霸权的时候,都是依靠组织共同维护,而当进入“一超多强”之后,夺取世界的支配权,障碍颇多,固然最终目标还是美国,可自身实力在清楚障碍后,就无法抗衡美国了,所以需要拉帮结派,以降低自身实力损耗。一方要加冕,一方要卫冕,加深了双方的矛盾。即将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元首理事会第八次会议,把人们的眼球从战场上吸引到圆桌前。

大概是一个月前,媒体曾经热炒伊朗和巴基斯坦很有可能加入上合组织,而且还像模像样的称之为上合西进,显而易见是在应付北约东扩,可却不能应对亚洲版北约的组建。而时过境迁,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伊朗成功发射卫星,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辞职,加入组织的起点变更了,这是外部变化,上合内部也发生了变化,中国成功举办奥运会,俄罗斯取得格鲁吉亚战争的胜利。内外部双中变化下,必然导致谈判桌前筹码数量变化,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胡主席的出访行程,将于8月25日至30日对韩国、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元首理事会第八次会议。

塔吉克斯坦与土库曼斯坦是上合组织成员国,而韩国则是美国的嫡系小弟,并且还是北约的“全球伙伴关系国”,三国同属北约伙伴国范畴,可却分立两个阵营,其实颇有值得玩味之处。在此同时,也提供了一个双赢的思路,既能打破北约东扩,又能阻止亚洲版北约的建立。一直以来,中俄对待上合组织的定位是有所不同的,中国把上合看成是侧卫大西北的基轴,而俄罗斯则不同,俄罗斯在此之外还有独联体,两国对组织定位的不同,导致在作用方面也不相同,俄罗斯侧重于借上合组织来应付北约东扩的,而中国方面则侧重上合能够阻止亚洲版北约的建立。而现在有一个很好的思路,那就是在亚洲版北约建立之前,吸收一个“四国同盟”当中的国家加入上合组织,以打破美国的既定方案。

完成中俄双赢的外交突破,选项有四个: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采取排除法,第一个被排除的就是日本,和中俄两国都有领土争端,心里有疙瘩,加入内不搞破坏就算是贡献了。第二个被排除的印度,印度和巴基斯坦两国之间只能选择一个,结盟选择的是长久利益,而不选择短期利益,结盟的目的就是为了使利益固定化,从而形成盟国关系;至于澳大利亚,那是美国的血亲,固然其对美国世界霸权之位也有觊觎之心,可从骨子里却不会和黄种人在一起共谋大业,越是移民国家,种族色彩越是浓重。似乎只剩下了韩国,虽然韩国并没有申请加入上合组织,但上合组织能够给与他巨大的利益,当利益天平发生倾斜的时候,背叛也就成了利索应当。

㈠统一半岛

只要是存在分裂的情况,都会把统一做为首要目标,谋求经济利益是为了更好的实现统一。韩国大力发展经济是有两个功效的,一个是为统一做准备,打好经济基础,另一个是提升国民的国家荣誉感。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国家荣誉感得到了提升,而这个时候,更加渴望国家统一,原因就在于次要条件被解决,凸显出主要条件。

朝鲜半岛统一不是朝韩双方的家务事,是中美较量之后的产物,现在两国国家都是主权国家,一但开仗那就可以定性为侵略军,而具有地区为何任务的国家是可以出兵干涉的,要想统一,必须在政治层次解决。美国倡导朝鲜半岛无核化,就是为推动半岛统一做文章,美国不能容忍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以色列这样的小弟已经很让美国头疼了,三天两头喊的要打伊朗,都比美国超前,再来一个韩国,那就够美国头疼的了,美国的做法就是在长牙的季节提前拔牙。

六方会谈这个机制很好,韩国先后在短时期内获得了俄罗斯与日本的支持,可唯独无法获得中国的支持,在地缘上,任何一个强大的国家都是对自己实力的削弱。可要是国家关系友好,那也未尝不可,可中韩关系基本上没什么长足的进步,看中央台的电视剧日剧韩剧交替进行就可窥探一二。只要是想半岛统一,那就必须要取悦中国,途径:与日本交战;与美国断交;加入中俄旗下的上合,在上合的框架内完成部分磋商。美国能提供的只是保障其国土安全,却不能促使其国土完整,在这个机遇面前,韩国人的奴性将会再次展现。

美国手下的小弟,有地位的没地盘,有地盘的没地位,韩国是有经济地位,而澳大利亚则拥有广袤的大洋洲。澳大利亚需要获得国际地位,就需要逐步的融合于亚洲,靠遥不可及的北约是不可能的,那样只会让人对澳大利亚的地理位置产生怀疑。韩国为了地盘,澳大利亚为了地位,都将会逐步的向中国靠拢,这是一个必然趋势,只是时间存在不确定性。

㈡共同反日

亚洲的政治格局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了,又有以原中国小弟为班底的反华同盟,又有以被日本侵略过的国家为主导的反日阵线,还有与俄罗斯接壤的与俄领土纠纷委员会。韩国是个另类国家,既反华,又反日,还时不时的反俄,周边的军事强国都得罪了,这不是立于刀俎之境吗?反日是具有不可妥协性的,而反华,以及反俄,则是可以更改的,美国在外交方针上经常给与韩国技术性的指导。从韩国对华对俄关系上,就能看出美国当前的敌人是谁,狗仗人势,韩国的主子美国对待不同的敌人采取不同的气势,自然狗的态度也随之改变。美国的政治是否民主我不知道,可美国的外交是十分封建的,盟国之间的必须是通婚才可以,如日本与以色列,韩国与土耳其这两对中东与远东的政治联姻便是如此。

纵观被日本侵略过的国家,大多数都是东盟成员,可东盟的主子就是美国,反日口号可以喊,反日行动就难说了。仇恨是让人进步的快捷通道,中国古代有乐毅快速亡齐的事例,西方现代有德国两次战后快速重建的案例,要想快速发展,就必须要打出复仇的旗号。快速发展必然是以牺牲个人利益服务于国家利益,而打出复仇的旗号能使国民的承受力增加,确保国内政治稳定,韩国就是打着反日的旗号快速发展的。上合组织在地区内拥有绝对的反日实力,如果韩国不想居于人下的话,就必须在地区内依靠这股势力,不然的话“日联邦”国家成型之后,驻韩美军就会换防了。

㈢美国卧底

上合组织的发展前景还是比较乐观的,伊朗加入,就代表上合组织延伸到了什叶派国家,而当逐步吸收缅甸,柬埔寨等被日本侵略过的国家之后,就会成为形成反日阵营,若是俄罗斯肯出血把独联体也融入进来,组织势力就相当雄厚了,虽不足以灭敌,但是御敌还能胜任。福田康夫是日本国内比较有政治眼光的,他觉察到了中俄在东海与日本海对日本形成了强大的威胁,而且很有可能扩充成为反日阵线,毕竟反日两巨头在此立杆。福田康夫紧急缓和中日关系,力求为筹建“日联邦”国家赢取空间。福田康夫在洞爷湖八国峰会之际,为萨科奇的地中海联盟搭桥牵线不可能是无所求的,其目的就在协助“日联邦”的建立。也许法国在曾经的法属印支半岛没有话语权,可他在西方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发言权,日本希望出现的是法国是维希政府,一个是德国傀儡,一个是美国傀儡,岂有异乎?

一说日本话就多,关于韩国加入上合组织,那当然是美国利益所趋,上合做大,美国有一万个不愿意,可美国也是有心无力,北约再次东扩已经没有了空间,除非再次肢解俄罗斯,不然的话,还是保持关系的利益大于存在名义;短时间内亚洲版北约也建立不起来,做为亚洲版北约的重要国家日本,与三国先后交战,干着急也没用。阻止上合扩员的就只能是派卧底了,而选来选去,韩国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在合适不过了。

从经济利益层面说,韩国和日本经济是相同的,什么汽车工业,电器工业,甚至是对煤炭的需求量都不分彼此,这将导致两国逐渐的背道而驰,何况韩国是一个奴性与兽性与一身的国家,所谓奴性卑躬屈膝,所谓兽性是肉便馋。中亚五国俱是北约伙伴国,而韩国又有什么不可能加入的呢?所列的三条主要原因,前两条是韩国糊笼人的,后面一条才是其本意,故而需要预防韩国加入上合组织。突然想说句:以往,中国看世界脸色行事。未来,世界看中国脸色行事。

退役新兵

2008.08.21

南望故土又一年

何时良人起远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