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07/



东经117°:北纬24° 东兰市港村东七百米


站到了“滑板”上的李跃才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艾美台风的力量,超过九级的大风几乎在他伸直腰板的一瞬间把他从桌子上吹得飞了起来!老曾趴在桌面上,趴在李跃的胯下,很不雅,却也安全。

“幸好是顺风,要是顶风的话,估计连呼吸都是不可能的。”李跃单手捂住自己的口鼻,眯着眼睛回头观察水墙。

海啸中的水墙其实就是波浪,不过这个波浪实在大了一些。

历史上1771年4月24日,琉球群岛遭受的海啸足足有85米高,上面的居民几乎死了个干净。而这次艾美带来的海啸虽然只是约有二十五米高,但胜在有大风助力,速度奇快,破坏力依就惊人。

带着海水咸湿气的大风刮得李跃双眼生疼,可李跃依旧不敢眨眼。海啸的第一道大浪,二十五的大浪逐渐接近,眨眼的时候,万一错过了冲浪加速的最佳时间…李跃可不想葬身鱼腹。

也许是厄运之神的关注已经转移了,这道大浪的崩溃点正好就在李跃附近,而且是冲浪选手最爱的中间崩溃点!李跃站直了身体,在海浪近身的瞬间腰部用力,把他那独一无二的双人正方形冲浪板甩上了水墙。

李跃双腿自然张开,平衡腿在前,控制腿在后,双腿微屈,看也不看下面快要心脏病发的老曾,随波逐流,瞬间就同海啸同速,以极快的速度斜线冲浪。

巨大的推力,前所未有的巨浪,似乎点燃了李跃心中渴望刺激的心,喜欢刺激,喜欢挑战极限,这是青年人的通病!他呼啸着,控制着大方桌子爬到巨浪前弓型的顶端,这是几近二十米高度的地方!

“啊!!!!!!!!”老曾不顾冲进他嘴里的苦涩海水,不顾自己中年人的脸面,大声的尖叫了出来,就好像一个坐过山车的小青年!“我~还~不如~淹~死~了!”

所谓海港必然有湾,大陆架越近岸水越浅,第一波水墙受到更大的阻力,远离了艾美中心,也丧失了不少推力,逐渐降低了速度和高度,海浪的崩溃越来越快。李跃和老曾全身湿透,却险而又险的在崩塌海浪引起的推力下前行着。

“长江后浪推前浪”,大海上的海啸也是如此,一浪未尽一浪又起,后浪追上了前浪,叠层之后,威势更胜从前。

“坏了!”老曾仰头看到两人头顶上海水形成的“盖子”十分担心,“哎呀呀,我这条老命就要交待在这海水大棺材里了。”

这盖子摇摇欲坠,天空映在上面一片漆黑,白色的边沿逐渐下压,挡住了正前方的路。而李跃就是在这个海浪形成的特大卷筒中飞快的行进着。

什么狗屁厄运之神,什么霉运,他现在都一股脑的抛在了屁股后面,就连他两腿之间的长辈,都被他忘得一干二净,他就好像看到了老款夏利的汽车发烧友,狂热的去现下的挑战巨浪,全身心的要冲着这张桌子出了这巨浪!

一条大鱼突然从李跃右前方的水墙中飞了出来,险之又险的擦着他的头飞进了右边的水墙里。

“金枪鱼!这不是差点当了咱们晚饭的那条金枪鱼吗?”老曾大声惊呼。

什么叫做报应!(笔者说的。)

“再叫我看到你,我就把你做成罐头!”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心想。

……-_-!!!

卷筒中突然出现的异物越来越多,甚至有类似大块的黑影、长条的柱子,将李跃背后的卷筒瞬间撞碎!李跃不知道是不是转运了,居然一路平安,有惊无险的躲过了一次次的危机!

前方的通道口越来越近,李跃躬身弯腰,将对脚下木桌的控制力提升到最高,同时把风阻大量的降低。这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方形”“檀木制作”“附加四条腿”的冲浪板又加快了速度,终于在水卷坍塌的最后一刻冲了出去。


“喔喔!”李跃兴奋的挥了挥拳头,就发现自己前方正是一座楼房…他们已经在岸上了!而且还是在一座居民小区之中!海啸的大浪正是因为撞到楼房才断开,才给了李跃一个充满了干燥空气的出口。

李跃这才想明白,刚才差点撞到的那些大块的黑影和长条的黑影肯定是汽车、楼房、电线杆子、大树!

躲闪不及,桌子也不存在减速用的尾鳍,狂暴的大风也不会给李跃减速的时间,他只好闭上眼向黑漆漆的居民楼撞去!

老曾目瞪口呆的看着前面的黑影越来越大…

“我在海上一辈子也没今天的刺激多!”

——————————————


东经116°北纬24°FJ省中部某山体基地


齐军、张保国和三个要上前线的参谋胡风、董飞松和郝博,刚刚赶到FJ前线指挥部。他们的飞机为了等个主持人而晚点了五分钟,这让齐军有些恼火。


“都什么时候了,还要带个小姑娘!万一她是敌国的情报人员怎么办!保密工作做的怎么样?”

“没问题,黄茜的底子很干净,而且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不愉快的事情。”齐军的两名女保镖回答她们上司的时候,依旧冷着脸。齐军对于黄茜的背景大概也知道一二,明白这个丫头不可能是间谍特务。他特地问这么一句,实际上只是发泄一下胸中的怨气而已。

“前面的三十师、第二十九师、第八师和第六机动旅还没联系上?”

看着迎出来了第八军军长孟剑,齐军劈头就问。

联系的中断确实是现代战场上最恐怖的一个问题。无论上个世纪中期,德国在法国的闪电战,还是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的战争,联系中断造成的勿炸、迷路、友军交火都是指挥官最为头痛的问题。失去了与先头部队的联系也就完全的丧失了战场的先机,无法得知敌人部队的人数、战术、装备等等情报,这等于抵消了在中国本土作战的优势。

“无线通讯完全失去了作用,FJ东部全部断电,连电话线都已经中断。我们暂时毫无办法。”孟剑有些无奈,在领导面前有种抬不起头的感觉来。他的部下就在东面几十公里以外,却好像孤军深入一样失去了补给和联系的机会,这是一种耻辱。“我已经将警卫连和后勤团重新编制组成通讯大队,用人来完成联络。”

“一定要在清晨之前联系上前方抗灾部队!张副参谋长为了前线指挥的顺畅和战略预案的完成,带来了三名前线参谋。他们会顶到第一线,负责在前线与后方联系不畅时的谋划工作。你们可以把他们看成火线政委。”齐军作为新近任命的前线总指挥是有权力下这个命令的。

“…!好吧。”孟剑虽然有些不乐意给自己的下属们添长辈,可这是军委委员、参谋部特别参谋、京城警卫师政委、政府特别特派员的命令,他不能违抗,只能同意下来。

齐军拍了拍孟剑的肩膀,微笑着进了山体指挥部。

————————————

胡风、董飞松和郝博,三个人被分到了一个房间。他们是即将上前线的前线参谋,在上床睡觉之前,都配发了枪支、头盔和防弹衣。

电灯关掉之后,房间里黑了下来,三张单人床上的三个人都有些初上战场的兴奋,其中还夹杂着对于张保国这个人的嫉恨,总归是没有睡着。

“我打小儿就想要当兵上战场,所以大学报的军校,谁知道成绩太好也是一种罪,分到了后方的后方去当个小参谋,如今,总算是满足了我儿时的心愿了,也算是死而无憾了。”董飞松的语气中带着轻轻的解脱,听得出,他说的是实话。

“悲观男,你就别死来死去的了,我们可是参谋,又不是大兵,即使是上前线,我们也是指挥员,怎么会那么容易的死了呢?你倒是看得开点儿。”郝博说,“再说了,咱们死了就随了他张保国的心愿了。他把咱们的预案又一次的据为己有,自然希望借刀杀人,从而死无对证的灭了口。我郝博可是要想方设法的活下去,一定要等到将他踹翻踩在地下的那天!”

顿了顿,郝博似乎松开了紧绷的神经,“疯子,你怎么不说话呢?有什么话趁着咱们三个还都活着待在一起的时候,赶紧说说,万一,我说万一谁出了事,可就没有机会了。”

胡风哼哼了两声,半睡半醒的说,“我要是早知道我们拿到了敌人的大致计划就好了。快点睡觉吧,五个小时以后台风就会减弱,我们就要上前线了。现在应该养精蓄锐,哪里有时间胡扯。快睡吧。”

“资料在张保国手里扣着,你能看到才怪了!”郝博磨叽了两句,又被董飞松劝说,这才闭嘴进入了睡眠状态。

“张保国!”胡风低声的咬出一个名字。

——————————————————————

第三十个收藏的加更。

对不起,我是刚起床,才看到的。

似乎今天铁血的网络正在更新,不太容易上。

点击的量少了很多。

————————————————

代号过多的问题已经改正。

谢谢书友feenyunn提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