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三、攫取金百合 148、无能为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司令员的身份暴露,这是于效飞一直担心会发生的事情,但是既然已经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所以于效飞倒也不是特别害怕。

只是现在有一个问题,那些新四军派来的部队怎么还没来,如果他们不来,要攻破这个战俘营,以于效飞一个人的力量就相当困难了,这不是行刺,或者是偷情报,他一个人就能完成任务,即使是让鬼子发觉了,以他的武功,自己一个人向外冲,相信也没有那个鬼子能够挡得住他。可是,现在是要带走一个受了重伤,几乎没有行动能力的人,这个难度可就太大了。

看着鬼子司令官那么兴奋得扭歪的脸,于效飞有一种想要掐住他的脖子,狠狠拧上几圈的冲动。但是,现在他绝对不能这么做。

于效飞装出也十分兴奋的样子说:“那太好了,咱们去城里开庆功宴吧!”

这是日本人的习惯,有点事情就要开庆功宴。现在他们抓住了新四军的司令员,这是比抓住了多少个农民组成的游击队都更大的功劳,当然更加得庆功了。鬼子司令官兴奋地说:“好,咱们这就去!”

他虽然职务比较高,但是他在战俘营这种脏地方,住在荒山野岭里边,显然上级对他也不重视,他也没什么可以享受的东西,现在看到了于效飞的高级小汽车,正好可以跟着于效飞坐上小汽车过一把瘾。于是对手下交代几句,马上跟于效飞到城里去。

在战俘营附近,是一个小镇,虽然地方不大,但是在附近,也就是最大的城市了,鬼子司令官经常来这儿花天酒地地胡闹。他对这儿仅有的饭馆、妓院非常熟悉,熟门熟路地直接就到那儿去了。

鬼子司令官是这儿附近最大的官,这个小镇上只有一个鬼子小队驻防,每次他来,那些鬼子小头目都要来陪他。这次,鬼子司令官刚刚想再去找那几个熟悉的鬼子小官来一起庆祝,于效飞马上拦住他说:“这次是不行地,我们虽然是来庆功,但是这附近让人非常不托底,我们千万不要泄露消息,让新四军的谍报人员知道我们的行踪。万一让他们知道我们抓住了那么高级的将领,他们一定会派军队来营救的,那样你我就麻烦了。”

鬼子司令官连连点头,于效飞说的有道理,其实日本鬼子对奋不顾身英勇作战的八路军、新四军,十分忌惮,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在他们的后方消灭掉这两支共产党领导的武装的原因,尽管他们嘴上说得很硬,但是他们心里还是十分不愿意和八路军、新四军作战的。鬼子司令官虽然觉得自己立了一功,但是他也不想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所以他很配合地采取了低调作风。

于效飞和鬼子司令官来到小镇上唯一的一个妓院,要了最好的房间,不用说,马上有人送来最好的酒菜。当然,这些都跟于效飞在北平上海见过的那些国际大饭店没法比,但是,现在只能用这些东西招待鬼子,再说,既然是给鬼子预备的,能有这些已经很不错了。

于效飞不让鬼子司令官把他的那些朋友找来,就是要借这单独相处的机会套他的情报。现在看看机会来了,灌了鬼子两盅中国烧酒,把鬼子灌得有点晕乎,这就开始问道:“松井君,这次咱们虽然能立下这么大的功劳,可是咱们也十分危险啊!共产军的大人物让咱们抓来,还会不发动猛烈的攻击吗?如果让他们把他们的司令官抢回去,咱们在派遣军面前可无法交代呀!”

鬼子司令官也忧虑地说:“是啊,假如共产军大举报复的话,我们这个小小的战俘营,是抵挡不了那些成千上万的共产军的,他们好厉害呀!”

“咱们应该采取一些预防措施呀!”

“这个你放心,到明天中午的时候,我们派专门人员把共产军的司令官送到上海去,那时是各地的皇军出来清乡的时候,应当是最安全的了。”

于效飞知道他的时间表,心里有了一点底,于是开始和他交杯换盏地喝起酒来,于效飞是在北平上海的交际场合里边锻炼出来的,对于各种喝酒的名目会得不计其数,两个人用各种名堂行酒令,没一会就把鬼子司令官灌到了桌子底下。

于效飞把鬼子安置到一边,悄悄打开窗户,轻巧地从里边跳出来,赶紧到小镇上去找和他联系的新四军,中午时候发出的信号,不知道到现在能不能有人来跟他联系。

于效飞到了接头地点,预定的接头的人还是没有出现,一向从容镇定的于效飞心里也开始焦急起来。新四军的条件非常差,通讯和交通都十分不方便,现在又有这么多的日军在到处清乡,来劫狱的新四军部队到底要多长时间才能赶到,于效飞实在没有把握,要是他们不能在明天鬼子把司令员送走之前赶到,一切就全都完了。

于效飞若无其事地在附近转了一圈,根本没有发现有来接头的人,这时天已经很晚了,小镇上摆摊子的小贩陆续把摊子收了,街上迅速变得冷清起来。

于效飞心里的焦急越发强烈,那边还有一个喝醉的鬼子司令官扔在那儿呢,万一他一下子醒过来,发现自己不在他身边怎么办?

就在这时,一个小孩儿从小街那边跑过来,在这附近看了一下,就直接朝于效飞跑来。于效飞看到这个急匆匆跑来的小孩儿,心里就是一动。那个小孩儿跑到他的跟前,抬起冻得通红的小脸看着于效飞,问道:“叔叔,你是不是从上海来的?”

于效飞朝四周看了一眼,看到附近没有其他的人,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这个小孩儿明显是被派来跟他接头的。以于效飞的能力,他这种杰出的特工素养,是绝对不会在接头时候轻易被人发觉他的身份的。那是特工的大忌,于效飞是绝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可是,在这儿,在一个小镇上,一个十一、二岁冻出了鼻涕的小鬼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真实身份,这可真是极大的讽刺。

不过,这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小镇上,象于效飞这样打扮时髦的外地人,在接头地点徘徊,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有经验的人不可能不产生任何疑心。而这个小孩儿也不是普通人,他肯定是为地下工作者做过很多工作的了,也算有相当多的特工经验了,他一眼看出来于效飞身份特殊,一点不奇怪。所以,做任何事都是需要有基础才能成功的,特工老手也需要有足够的掩护才能完成任务,否则阴沟里翻船的事一点不新鲜。

于效飞掏出手绢,先给小孩儿把冻出来的鼻涕擦掉,然后才问道:“他们来了吗?怎么这么晚?”

没想到小孩儿严肃地说:“叔叔,你要先说暗号。”

这个小孩儿还很严格遵守地下工作的纪律,不说暗号是不能承认于效飞是自己人的。

于效飞笑了一下,认真地说道:“老乡,你们这儿有人自己酿18年的女儿红吗?”

小孩儿一脸大人的神情,严肃地说:“那要看你想买多少。”

“我要两坛,一坛自己喝,一坛送朋友。”

小孩儿松了一口气:“叔叔,我们可把你盼来了。”

于效飞蹲下身:“是我可把你们盼来了。我都等了好长时间了,怎么到现在才来?他们来了吗?在那儿呢?”

“我领你去。”

说着,小孩儿转身就跑。

于效飞一步追上去,弯腰把小孩儿抱了起来:“你说方向,咱们快点跑,我没有时间了!”

于效飞在小孩儿指点下,纵身掠过几条小街道,转眼就到了小胡同里边的一个院子前面。于效飞把小孩儿放下,小孩儿瞪着惊讶的眼睛,发出惊呼:“叔叔,你的功夫真厉害呀!”

“嘿嘿,小意思。”

“你能教我吗?”

“行,要是有机会,我一定教你!”

小孩儿还想说什么,于效飞说:“快点,不要耽误正事。”

小孩儿很认真地点点头,上前敲门。里边一个人的声音马上响了起来:“是谁?”

“是我,我把那个叔叔找来了。”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于效飞朝院子里边一看,院子里边站着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人,很年轻,一脸精干的神色。于效飞闪身进门,小孩儿在后面把大门关上。

于效飞快步进了房子,一个穿着便衣的三十多岁的人起身迎接:“同志,我是新四军的连长,我姓马,我听从你的指挥。”

于效飞有点生气:“怎么来得这么晚?”

“路上几次遇到了鬼子的拦截,打了几仗才脱身。”

于效飞点点头,意料之中的事情。

“来了多少人?”

“本来来了一个连,但是现在减员了一半,只有五十多个人了。现在他们全都在小镇外面的树林里边隐蔽着。”

于效飞眉头紧锁起来,就这么几个人,怎么能对付已经全副戒备的鬼子。更何况假如营救行动成功,大家还要带上那么多营救出来的不能行动的新四军战俘,那样会占用更多的战斗力,更不能有效地作战了。

于效飞想了一下,问道:“你们知道咱们要营救什么人吗?”

“我们来的时候首长已经把任务的重要性向我们讲过了,我们要营救从延安来的司令员同志。”

于效飞点点头:“我们的任务非常重要,但是完成的难度也非常大。鬼子现在已经知道了司令员同志的身份,在集中营里边早就有了戒备,以我们现在这些兵力,要去攻打集中营,力量根本不够。要完成任务,只能出奇兵。鬼子明天要把司令员同志押送到上海去进行审讯,我们看看能不能在路上把司令员同志救下来。”

马连长心里也是沉甸甸的,既然鬼子已经知道了司令员同志的身份,那么他们当然不会再象以前那样不加防备,这些受过伤的战士要攻打一个戒备森严的集中营,成功的可能性的确不大。

于效飞把从鬼子司令官那儿听来的消息向马连长转述了一遍,马连长也觉得只有在半路上进行拦截了,以这些作战经验丰富的新四军战士,埋伏起来打鬼子车队一个突然袭击,成功的把握就大多了。

两个人商量了一阵,最后把营救方案确定好了。

于效飞说:“如果鬼子把司令员同志押走,我就找理由跟鬼子一起走。我开一辆黑色的小汽车,在车队前面走,如果你看到了我的那辆小汽车,就证明司令员同志在汽车上。到了你们埋伏的地点,我会把汽车停下来,假装汽车出了毛病,那时你就乘机攻击车队。”

新四军连长连连点头。

于效飞又接着说:“鬼子押送司令员同志的时间我们还不知道,另外也要防止鬼子耍花招,咱们联系又不方便,你最好派一个人在集中营的大门口盯着,如果鬼子没有把司令员同志送出来,那么我就找机会到大门那儿去,把新的消息送出来,咱们再相机行事。”

营救计划商量好了,于效飞赶紧回妓院去。

到了第二天早晨,于效飞开车和鬼子司令官一起回到集中营。

鬼子司令官没有玩尽兴,让于效飞一顿酒灌得脑袋裂开了一样疼,一路上不停叫苦。于效飞笑着劝他,两个人来到了鬼子司令官的办公室。刚一进门,值班的鬼子军官就一个立正:“大佐阁下,昨天晚上接到了上海的电话,他们说,这样重要的犯人,要由他们亲自派人来接,不用我们押送了。”

鬼子司令官没精打采地点点头:“知道了。”

于效飞在旁边心里一动,这是一个好消息也是一个坏消息,好的方面是,司令员同志不必今天就走,他们有了更充分的准备时间,坏的方面是,要是从上海再来一伙高级特务,那营救工作就更加困难了,上海的特务本来就有经验,再加上集中营的鬼子,数量比新四军多一两倍,想要成功就更加困难了。

于效飞笑着插嘴说:“他们什么时候到,要是来得早,我跟他们一起回去好了。”

鬼子军官一个立正:“阁下,他们可能今天早晨出发,今天晚上大概就能到了。”

于效飞心想,好,还有一天的时间,要是能赶在上海来的鬼子之前把司令员同志救出去就好了。

集中营的鬼子吃过早饭,开始了一天的事情。于效飞也要装装样子,在鬼子的陪同下,到处搜集资料,做点表面功夫。

他忽然听到外面一片混乱,有一阵阵的汽车响,他就问旁边的鬼子:“这是要干什么?”

那个鬼子微微欠身回答:“这是要把那些支那战俘送走,到矿区去当特殊工人。”

“特殊工人”这个概念,实际上就是日本把中国的战俘强制劳工化,日本侵略者把他们称之为“特种工人”,或者说成“特殊工人”。

于效飞心里一惊,他怎么也没想到,营救工作本来已经是困难重重了,竟然又出现了这么一个新的情况,现在怎么对待这些同志?他连忙问道:“把他们送到那儿?”

“浦口。”

于效飞装成漫不经心的样子来到窗前向外望去,只见一个个遍体鳞伤的八路军战士被鬼子用刺刀逼着从草棚里边出来,一步一踉跄地朝卡车走去。于效飞知道,这些所谓特殊工人根本不会被鬼子当人待,在那个集中营能够活下来的人不到1%。

于效飞心里十分不是滋味,自己是来营救这些战俘的,可是,现在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鬼子抓去当劳工,自己现在的能力,根本不足以跟鬼子抗衡,只希望把全部的力量留下后,能够完成营救司令员的任务。

这种亲眼看着自己的同志去送死的滋味真是难以形容,于效飞心想,不只是这些同志,为了打败日本帝国主义,不知道有多少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牺牲在了敌人的屠刀下,这笔帐要全部算到日本侵略者的头上。早晚有一天,要把这一切跟日本鬼子好好清算!

过了很难熬的一段时间,那些八路军战俘被鬼子押走了。于效飞心里十分沉重,他只希望能够成功地把司令员同志救出去,那样才能算是完成了一点任务,对得起那些被放弃了的同志,否则,他永远不能原谅自己。

现在的问题是,情况又有了新的变化,自己得怎么和外面的新四军连队联系上,把自己的新决定通知给他们。

正在想着,他忽然听到外面又是一阵吵闹,他从鬼子的办公室走出来,看到一个鬼子正用枪押着两个人从集中营的大门外面走进来。

于效飞这一看,心里又是一惊,原来鬼子押进来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昨天晚上跟自己联系的小孩儿!

他们怎么会被捕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