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血战亚马逊 第一卷 第五十章 火热甜蜜的爱情(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8/


岳天雄忍不住笑了起来。杨玉盈歪了歪脑袋,疑惑地说:“你笑什么?”

岳天雄没有解释,拍了拍脑门儿,讪讪地发问:“玉盈,我的睡相很难看吧?”

“不,雄哥,你睡得很安稳,你的睡相很好看。”杨玉盈摇了摇头,说道。她沉了一下,问道:“雄哥,你睡好了吗?”

岳天雄掀开身上的毛巾被,坐了起来,挥了挥胳膊,说道:“我睡好了。现在,我全身都是力气。”

杨玉盈说道:“你好像要看时间?”

“是啊,我想看时间。可我的手表没了。”岳天雄看了看床铺,想寻找手表。

杨玉盈举起右手,送到岳天雄面前,说道:“这是你的手表。你睡觉的时候,我给你摘了下来。”

岳天雄接过手表看了看,只见时针指向了七点钟。他惊讶地说:“哎哟,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你是上午十点钟开始睡觉的。你一口气睡了九个小时。”杨玉盈叹息道。

“哎呀,我睡了这么长时间。”岳天雄不禁拍了拍脑袋。

杨玉盈突然问道:“雄哥,这手表不是你的吧。它好像是朱丽叶教官的。”

“是啊,这是朱丽叶教官的。”岳天雄点了点头,随口应道,“昨天晚上,她送我们上战场,把这块手表给我戴了。”

杨玉盈翻了翻眼皮,淡淡地说道:“雄哥,你知道这块手表值多少钱吗?它的价格是二十万美元。”

岳天雄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我的老天爷。一块手表值这么多钱。回头,我赶快还给她吧。这手表要让我戴坏了。我可赔不起。”

杨玉盈突然认起真来,郑重其事地说:“雄哥,你怎么还不明白。你要上战场了,朱丽叶把它送给你戴,她就有了思想准备。你就是把它戴坏了。她也不会让你赔的。”

岳天雄的心里打了一个旋子。他听出来了,杨玉盈的讲话味道有点特别,有点古怪。干脆说,有点酸溜溜的意思。看样子,朱丽叶把如此名贵的手表送给他戴,杨玉盈感到不舒服了。岳天雄笑了,把手表放到了枕头下面,喃喃地说道:“玉盈,这手表我不戴了。”

杨玉盈调侃地笑了,站了起来,走到西面的墙壁前,打开一扇房门,说道:“雄哥,这是浴室。你洗个澡。然后,咱们去餐厅吃饭。”

岳天雄的心里正有洗澡的念头。他也站起身,拿起自己的白丝袜,走进浴室。他不禁吃了一惊。眼前是个精致华美的世界。这里面积宽阔,足有五十多平方米,比兰花卧室几乎大了一半。地面上、墙壁上是华贵的紫黑色大理石贴面。北面有一个宽敞的、洁白的、可以容纳两个人的大型浴盆。浴盆旁是烘干系统。西面有一个天蓝色的淋浴池,淋浴池旁有一个盥洗池、一面大镜子。南面有存放衣服的柜子,还有一张小小的床铺。浴室的西南角还有一个房门,那里显然是方便设施。

岳天雄赞叹道:“我的天哪!这里太讲究了!简直是皇家气派!”

杨玉盈逗趣地说:“你是华山农场的贵客。华山农场应该好好招待你。”

她走到衣服柜子前,打开柜门,说道:“雄哥,你的衣服在这里。都洗过了。”

岳天雄走了过去。他看到,自己的作战服确实洗刷过了,而且熨得平平贴贴。在下面的格子里放着他的皮靴,那皮靴上的污泥也被擦拭干净,打上了鞋油,闪动着乌黑的光泽。

杨玉盈又从柜子里拿出几只包装盒,说道:“我给你准备了新的内衣。你洗了澡,换上吧。”

岳天雄定神观看,只见包装盒里有雪白的背心、雪白的丝袜,还有雪白的三角裤。那三角裤还是所谓“喷火”型的,尺寸非常小,非常性感。

岳天雄的心里陡然升起一股热潮。他已经三十岁了。他是个成熟的男子汉,是个青春似火的男子汉。他能感觉到,杨玉盈姑娘对他的情爱简直就像火山中的岩浆,灼热沸腾,势不可挡。

岳天雄叹息道:“玉盈,你真好!”

杨玉盈嫣然一笑,走到浴盆前,说道:“我给你放水。”

岳天雄笑着说:“玉盈,我觉得洗盆浴太憋屈,不舒服。还是冲淋浴更痛快,更自在。”

杨玉盈看了看岳天雄,沉吟了片刻,笑着说道:“雄哥,你躺到小床上,我给你做一下按摩。然后你再洗澡,你会更舒服的。”

岳天雄的心脏狂跳了几下。他的盈盈小妹竟然要给他做按摩!他感到神魂颠倒、昏昏如醉了。他吃吃地说道:“玉盈,你是金枝玉叶,你给我做按摩。我可不敢当。”

杨玉盈轻柔地说道:“雄哥,我是你的盈盈小妹。”

岳天雄不能推脱了。要说心里话,他愿意享受盈盈小妹的按摩。他讪讪地笑着,躺到了小床上,伸展开双臂和大腿。

杨玉盈在岳天雄的身边跪了下来。她凝神看了看岳天雄,悠悠然地赞叹道:“雄哥,你长得真漂亮!真可爱!”

岳天雄喃喃地回了一句:“天雄小伙儿比不上盈盈小妹漂亮。”

杨玉盈俏皮地笑了笑。她伸出双手,开始按摩岳天雄的臂膀。她的手软软的,甜甜的,好像春风拂煦。岳天雄忽然感到小肚子发痒,忍不住笑了起来。

杨玉盈疑惑地说:“雄哥,你笑什么?”

岳天雄不好意思解释自己的感受,含糊地哼哼了两声。

杨玉盈仔细按摩了岳天雄的双臂,又挪到小床的尾部。她伸出左手,托住岳天雄的右脚板,右手抓住小伙子的五个脚趾头,扳了几下。然后,她又单单捏住岳天雄的大脚趾头,重重地挤压了几下。

岳天雄只觉得右脚好像过了电。那电流顺着大腿窜了上来,闯进小肚子。岳天雄感到全身发热了。在男女青年之间,一旦姑娘开始爱抚小伙子的脚板脚趾头,他们的感情就完全成熟了!

杨玉盈按摩了岳天雄的双脚,再次移动身体,改变位置,到了小床旁边。她先按摩岳天雄的小腿和膝盖。她的手法是那么柔和,那么有穿透力。岳天雄感到全身舒适,就像喝了一杯美酒。

随后,杨玉盈准备按摩岳天雄的大腿。她摸了摸小伙子大腿上的黑色绒毛,低声说道:“雄哥,你的腿毛真威风!”

岳天雄觉得飘飘欲仙了,脱口而出:“玉盈,你真好!”

杨玉盈嗔怪地说:“雄哥,你怎么只会说——你真好。你换个更动听的词儿嘛。”

岳天雄傻傻地笑了,老老实实地说道:“到了这种时候,我的脑袋里都空了,什么词儿都想不出来了。”

杨玉盈鼓了鼓腮帮子,哼了一声。她开始按摩岳天雄的大腿。姑娘满怀珍爱之心,好像在侍奉无价之宝,细心操作。岳天雄体会到了姑娘的心意,他只觉得血管膨胀,血液畅通,非常舒服。

接下去,杨玉盈的双手渐渐靠近了岳天雄的大腿根部,离小伙子的三角裤越来越近。岳天雄突然紧张起来,他担心杨玉盈会失手。

杨玉盈看出了岳天雄的心思,逗趣地说:“别紧张,我会小心的。”

岳天雄感到脸上发烧,陶醉地笑了。他闭上了眼睛。他觉得,自己好像在一个甜蜜的海洋里漫游,他感受到了无法形容的幸福。

不知过了多久,杨玉盈停了下来,说道:“雄哥,好了。”

岳天雄睁开眼睛,情不自禁地叹息了一声:“我的天哪!”

杨玉盈笑着说:“感觉怎么样?”

岳天雄叹息道:“我觉得精神焕发,好像吃了草还丹。”

杨玉盈欣慰地笑了,笑得非常温柔甜蜜,站起身,说道:“雄哥,我给你做了按摩,你的毛孔都张开了。你要冲淋浴,先冲热水浴,然后再冲冷水浴。”

岳天雄翻身下床,挺身而起,应道:“我知道。”

杨玉盈说道:“雄哥,你慢慢洗吧。我去厨房,给你准备晚饭。”

她掉转身,飘飘然地走了出去。

岳天雄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他觉得,经历过一场血战之后,再享受玉盈妹妹给他安排的华贵浴室,说不出的幸福。

岳天雄脱掉三角裤,他全身赤裸了。他先刷了牙,又清理了内务,然后走进淋浴池。他先打开热水龙头。温热的水伞顿时倾泻下来。岳天雄走进水伞,让纯净的水流冲刷身体。顷刻间,他身上的烟火气息消失了,残留在他身上的血雨腥风也消失了。岳天雄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新人,从内心到皮肤都充满了生机。

此时此刻,岳天雄觉得,人活在世界上,真好!非常好!

岳天雄冲了热水浴,又冲冷水浴。他足足冲了十几分钟,才走出淋浴池。他站到烘干系统前,打开开关,火爆爆的热气从喷嘴里喷发出来。岳天雄烘干了头发和身体。又拿起一瓶古龙香水,朝身上甩了一点。

这一来,岳天雄变成了一个容光焕发、新鲜纯洁、青春飞扬、散发着香气的小伙子。

岳天雄走到大镜子前,照了照镜子。镜子中挺立着一个热气腾腾的钢铁男儿。他的头发浓黑茂密,皮肤是古铜色的,他拥有强大无比的原始生命力,看上去雄壮彪悍、震撼人心。

岳天雄摸了摸胸膛上暴烈突出的巨大肌肉,又摸了摸大腿上的黑色绒毛。他自豪地笑了,说道:“这个小伙子真棒!”

最后,岳天雄走到衣服柜子前。他拿起内衣包装盒,看了看尺寸号码。那背心、三角裤、丝袜的大小正合他的身材,丝毫不差。

岳天雄只觉得心里情潮荡漾,他的玉盈妹妹是太了解他了!

岳天雄仔细地穿上三角裤,又套上背心,蹬上丝袜,最后穿戴好作战服。到此为止,他又是一个威武雄壮的战士了。

但是,不知怎么搞的,岳天雄又想到了昨天夜里的战斗。他和田小亮、吕西安并肩战斗,消灭了黑色旅的疯狗突击队。他还抓住了玫瑰玛丽。

“玫瑰玛丽现在怎么样了?她还活着吗?”岳天雄的脑海中飘过了一个疑问。他摇了摇头,一个那么美艳的姑娘竟然成了疯狂的罪犯,与美好无缘,与善良对立,太可惜了!

不过,在这样美好温馨的时刻,岳天雄不愿多想玫瑰玛丽。他活动了一下身体,打开浴室门,走了出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