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环球政治家》8月14日文章,原题:不要再烦中国了 很多美国人在赞扬中国奥运上犯了难,这些人担心中国的影响、军事、经济和人权记录。其实我们应该关注的是在奥运比赛和经济上无法与中国进行有效的竞争。在与他们打交道时,我们应该为西方着想、表现出竞争性,就像中国在与我们打交道时心系自己、表现出竞争性一样。但我们不应固执己见,认为中国将变成一个自由的民主国家。我们要认识到,所谓的“人权”其实真的是一个西方概念。



随着奥运的开幕,那些坚信普世人权的人便开始抗议中国。他们基本上都是在说全世界都必须接受西方的是非标准。我们似乎觉得我们的方式无可置疑地适用全世界,但别忘了,中国在1978年至1992年间GDP翻了两番,从那以后便飞速发展。试想一下,我们贸易赤字庞大,却想教训中国要怎样生活。



我们是个年轻国家,很多大学里亚裔学生占50%或更多。或许我们要学习一些东西了。如果我们继续混淆自由与放纵,我们可能熬不过中国。与其告知其他文化必须和我们一样,不如告知我们的民众,必须要像我们的祖先那样,他们早就明白不担负责任,自由就无以持续。我们应该先确保自己的标准,然后才能告诉别的国家该怎样生活。



奥运应教会我们一些东西:这是一个竞争的世界。不接受教练纪律的团队会处于劣势。人权活动家强调全球一律,多元文化主义者说我们没核心文化———两者都会削弱我们的团队感。中国是个有着不同文化的主权国家,谴责它我们不会有所得益。文化主义者说我们应该享受奥运、向中国学习。我们应为自己的团队打气,而不是谴责他们的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