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太子 第一卷 第五章 美女救帅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5/


杨玉生是机敏之人,又练过武术,反应非常迅速。他一看到轿车中伸出冲锋枪对准了他,就感到情况不妙。他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他看到冲锋枪口冒出了火光,听到了枪声。

但是,就在这生死关头,楚姗姗突然扑向他。姑娘的动作太快了,简直就像闪电,一下子把他撞倒在地上。冲锋枪的子弹稍慢了一步,擦着楚姗姗和杨玉生飞了过去,打进了一个花坛。

杨玉生忍不住叫了一声,他再看小轿车,已经开走了。

张奶奶被这突然的袭击吓坏了,呆呆地看着杨玉生,说不出话来。

结果,还是楚姗姗最先清醒过来。她站起身,又把杨玉生拉了起来,急切地问道:“杨先生,你没事吧?”

杨玉生出了一脑门子汗。他擦了擦汗水,用颤抖的声音说:“我没事,楚小姐,你怎么样?”

楚姗姗笑了,说道:“我也没事。”

杨玉生这才回过味儿来。他是跟死神擦肩而过!他差一点就离开人世,下了地狱!他惊讶地看着楚姗姗,说道:“楚小姐,你的动作怎么这么快啊?你竟然比子弹都快!”

楚姗姗苦笑道:“我是急了眼,动作当然快了。”

杨玉生只觉得一股热浪扑上心头。他朝楚姗姗拱了拱手,说道:“楚小姐,我谢谢你救了我。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你,我就丧命了!”

这个时候,好多行人跑了过来,围住了杨玉生和楚姗姗,七嘴八舌地讯问究竟。一个大胖子激动地说道:“各位,刚才,有杀手用冲锋枪暗杀这位小帅哥!这位小帅哥差一点就没命了!太可怕了!”

张奶奶也缓了过来,惊恐地说道:“杨大夫,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那辆轿车里的人,干吗开枪打你啊?”

杨玉生摇了摇脑袋,叹息道:“张奶奶,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要我说,他们大概是疯子!”

张奶奶紧张地说:“刚才多危险哪!幸亏楚小姐把你扑倒了,要不然,你就被打中了。”

杨玉生困窘地说:“是啊!是楚小姐救了我的性命!”

张奶奶懊悔地说:“杨大夫,全怪我不好。我不应该找你给我的小孙子看病。你要不下楼,那些坏蛋也没法子朝你开枪!”

杨玉生用双手拍了拍脑门,说道:“不不,张奶奶,这不能怪你!是那些罪犯太疯狂!他们竟敢在闹市区搞暗杀!”

此刻,一辆警车飞驰而来,在杨玉生身边停住了。一个中年警官走下警车,举起证件,大声说道:“我是东环路警察局警官陈牧,这里出了什么事情?”

杨玉生看了看这个警官。只见他的年纪在四十岁左右,生得身体粗壮,皮肤黑黝黝的,长了一双长眼睛,腰里挎着手枪,显得很威风。

杨玉生急忙说道:“警官先生,我叫杨玉生,是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员。我在春风公寓居住。这位张奶奶的孙子病了,要我给她的孙子看病。我刚走出公寓,一辆轿车就开了过来,朝我开枪了。罪犯要暗杀我!”

陈牧警官仔细看了看杨玉生,说道:“杨先生,那辆轿车为什么朝你开枪?”

杨玉生苦笑了一下,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陈牧警官又问:“那辆轿车的车牌号你记下了吗?”

杨玉生无奈地说道:“我当时都蒙了,哪儿有心思看车牌号啊!”

楚姗姗突然接了一句:“我看到车牌号了。车牌号的尾数是587。”

陈牧警官惊讶地瞧了瞧楚姗姗,说道:“小姐,你的眼睛真厉害啊!你是干什么的?”

楚姗姗应道:“我叫楚姗姗,是慈心医院的大夫。我是杨先生的朋友。刚才,我跟他在一起。”

这时,张奶奶接了一句:“这位姑娘不但眼睛快,身手更快。那辆轿车刚一开枪,这位姑娘就把杨大夫扑倒了。坏蛋的子弹刚好没打中杨先生。真危险哪!”

陈牧警官沉吟了片刻,对周围的人说:“这里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

人们议论着,慢慢地散开了。

陈牧警官来回跺了两步,说道:“杨先生,我想了解一下,你有什么仇人吗?”

杨玉生坚决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仇人。”

陈牧警官又问:“那么,你非常有钱?腰缠万贯?”

杨玉生讪讪地说:“我是吃工资饭的,我的工资刚刚够花。”

陈牧警官奇怪地说:“杨先生,这我就不明白了。你既没有仇人,又没有钱财,什么人会对你下手?暗杀你呢?”

杨玉生无奈地说:“这我就不知道了。”

陈牧警官搓了搓双手,转向张奶奶,说道:“老人家,对不起了,杨先生在东环路上遭到了枪击。这个事件非常严重,我们要进行调查,他不能给你的孙子看病了。”

张奶奶连连点头,歉疚地说:“我明白,我不敢麻烦杨先生了。杨先生,我走了。”

杨玉生也向老人道了歉。张奶奶心神不安地走了。

这时,陈牧警官看到了杨玉生手里的手杖,说道:“杨先生,你的腿受伤了?”

杨玉生懊恼地说:“陈警官,我告诉你吧。刚才,是我今天第二次遭到袭击。傍晚时分,我在海滨百花山下的紫竹园就碰到了麻烦,有人用摩托车撞我。”

陈牧警官警觉起来,说道:“杨先生,这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讲一讲。”

杨玉生和楚姗姗交换了一下目光。楚姗姗点了点头,意思是,你都说了吧。

杨玉生叹了一口气,开始讲述有关的情况。他如何接到简老人的电话,他如何去了百花堂,他如何碰到了死亡使者,死亡使者如何变成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妖怪。

他把事情都讲清楚了。这一回,陈牧警官瞪大了眼睛,好像见到了外星人。

杨玉生又和楚姗姗交换了一下眼色。他的意思是:“怎么样?陈警官不相信我说的话。”

果然,陈牧警官摇了摇头,说道:“杨先生,你没有喝醉吧?”

杨玉生苦笑道:“陈警官,我从来不喝酒。”

陈牧警官一字一顿地说:“你是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员,你是搞科学的。你觉得,一个人能够变成怪物吗?”

杨玉生叹息道:“陈警官,我早就想到了,你们不会相信我说的话。我本来想报警的。就是怕你们不相信,我才没有向警方报警。”

楚姗姗认真地说:“陈警官,我想告诉你,杨先生绝不是信口开河。那个死亡使者,我也看到了。”

陈牧警官疑惑地盯着楚姗姗,诧异地问道:“楚小姐,你说什么?你也见到死亡使者了?”

楚姗姗慢慢吞吞地讲述了刚才在杨玉生家里发生的一切。杨玉生正在跟她谈论百花堂的事情,死亡使者竟然从天而降,站到了她和杨玉生面前。死亡使者向杨玉生发出了威胁,还给了杨玉生一笔巨款。

听了楚姗姗的讲述,陈牧警官的脸色变得严峻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姑娘,沉吟了片刻,说道:“楚小姐,你不是和杨先生合作,一块骗我吧?”

楚姗姗着急地说:“陈警官,我干吗要骗你啊!已经有人对杨先生开枪了。我希望警方把案子查清楚。”

陈牧警官又转向杨玉生,说道:“杨先生,我把你说的总结一下。你说,今天傍晚,有一位简老人给你打了电话,请你去百花山百花堂看长生草。你就到了百花山,进了百花堂。结果你看到简老人被人打伤了。你还看到了一个年轻人,他自称是死亡使者,他还变成了怪物。”

杨玉生连连点头,说道:“就是这样啊!”

陈牧警官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说道:“杨先生,我告诉你吧,百花山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百花堂!”

听了这话,杨玉生愣住了,说道:“陈警官,这怎么可能呢?我接了简老人的电话,就去了百花山,我看到百花堂了。我还进去了。”

陈牧警官严肃地说道:“杨先生,我是在百花山出生的,在百花山长大的。我熟悉百花山上的每一棵树木、每一个山洞;更熟悉百花山上每一所房屋,每一个院落。百花山上确实没有百花堂!你也就不可能走进百花堂!你如果坚持说你进了百花堂,那肯定是幻觉!你的神智有问题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