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元旦刚过没两天,古巴难民又开始了向美国的偷渡行动。1月4日,15名船民登上美国佛罗里达州七里长桥的一个废弃桥墩后,被海岸警备队抓获。根据联邦政府现行的“干脚湿脚”政策,抵达美国陆地的属干脚丫,可申请政治避难;在海上被截获的为湿脚板,一律遣返。小布什政府坚称废弃桥墩为人工所建,并无桥梁连接陆地,因此从严格意义来讲已不属于美国领土,这15名难民被立刻送回了古巴。此举一出,批评之声四起。舆论大哗之时,“海螺共和国”于13日发表声明,宣布兼并该弃地,并将在上筹建廉价的环保民居,海螺旗随即被插上了桥墩。据“海螺共和国秘书长”办公室宣称,插旗行动并未受到来自美国的任何抵抗。小海螺戏弄世界第一强国的新闻,再一次引起人们对这一袖珍“国”的关注。

海螺这一称谓可追溯到美洲早期移民时期。当第一批厌倦了英王贪婪暴政的英格兰人飘洋渡海来到弗吉尼亚的詹姆斯顿时,另有一些人也在巴哈马群岛安寨。他们自称为海螺,以示其宁嗟生螺肉,不食暴君禄的坚强意志。现今的“海螺共和国”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最南端,其“开国”历史源于美国里根政府时期的移民限制及封锁政策。上世纪80年代初,有鉴于非法移民以佛州南部小岛为跳板偷渡美国,1982年4月22日美国联邦边境巡逻局在佛州佛罗里达市的一号公路桥边突击设置了检查卡。由于该路桥是连接南部小岛与美国大陆的唯一陆地通道,边界巡警的拦路搜查导致了17英里长的大塞车。这一隔离措施激起了岛上有识之士的极大愤怒,并立即引发了美式的民主抗争运动。

考虑到交通受阻将严重威胁到海岛赖以生存的旅游业,4月22日西礁岛市长丹尼斯?沃德罗同其他几位岛上知名人士驾机前往迈阿密联邦法院设法取消封锁令。申请被拒后在离开联邦法院之时,沃德罗市长向在场的报社及电视台记者郑重宣布:“明日午时佛州诸岛将脱离美国联邦正式独立!”市长的分离企图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与此同时,联邦特工人员开始潜入西礁岛。他们一身蓝西服,挂耳机,袖口别麦克风的行头,与岛民们热带衬衫加拖鞋的短打扮形成了鲜明对比。重压下的海岛谣言四起,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人们开始心生恐惧。4月23日中午,旧海关大楼前的克林顿广场上人群比肩接踵,西礁岛沃德罗市长在他的忠实追随者的簇拥下登上了一辆平板卡车,在抗议者大声反对之中朗声宣读了“海螺共和国独立宣言”。然后手持一条古巴面包向一位身着美海军制服的男士头上打去,象征武装反抗的正式开始。然而叛乱只持续了一分钟,新任的“海螺共和国”首相沃德罗就向驻扎在西礁岛上的美国海军部队投降,旋即要求美利坚合众国提供10亿美元的外国媒体惊叹之余,美国政府对岛民的幽默壮举更是哭笑不得,虽立马拆除了路障,却始终未对礁岛的声明发表任何官方回应,“海螺共和国”由此诞生。"

1994年白宫宣布将于12月在美国佛州迈阿密市举行美洲国家首脑会议。白宫新闻通讯力邀所有美洲国家首脑共襄盛会,并积极参与大会筹划及议程设定。“海螺共和国”闻此盛举,立即接受了邀请。然而海螺希寄于国际舞台发挥更大作用的一腔热情却成了一厢情愿,美国国务院对其申请置若罔闻。愤慨之余,海螺决定寻求机遇如期赴会。其时迈阿密市洲际大酒店已定为美洲峰会代表入住的官方酒店,所有房间由美国国务院控制,会议期间将不对外开放。但岛民伺机从旅馆销售部探得酒店总统及皇家套房因与其它客房食宿不平等而未被美国国务院预定。总统套房官价每晚二千二百美金,皇家每晚为二千五百美金。一番砍价后,“海螺共和国”得以每晚一千五百美金的价格定下了皇家套房,曲线参与美洲峰会。


消息传出,立即有记者向美国政府核实传言。国务院官员亚历山大?奥尔马索夫不得已回复:礁岛隶属美国佛罗里达州,并无“海螺共和国”受到邀请一说。事关“国”体,岛民们马上向这位奥尔马索夫先生发送了交涉传真以讨一个“说法”。信函坚称既然美国政府从未对礁岛12年前的分离之举做出任何正式反应,根据有关国际法规海螺自然成了一个主权独立国家。同时岛民们强调作为忠实的共和国人,他们无意干涉美国的合法权益,海螺参与峰会目的无它,惟有向与会的诸国宣表美洲此刻尤其需要的幽默与尊重之意。尽管声明如石沉大海,海螺人并不气沮,随即致函美洲峰会佛州组委会主席佛罗里达州伯迪?麦凯副州长及《迈阿密先驱报》发行人大卫?劳伦斯先生,除郑重阐述立场外,并寻求其帮助海螺国“在这一历史性事件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劳伦斯欣然作答,先是盛赞海螺幽默之举,笔峰一转,提醒岛民“美洲峰会是非常严肃的国际政治事务,任何嘲弄之意都将严重损害美国在西半球的利益”。对此岛民立即回应,称其对美洲峰会惟有幽默尊重之意,并无嘲讽戏噱之心。劳伦斯无奈,只好将皮球往上传,海螺的要求又被送至白宫和国务院有关部门。在寻求外交突破之际,岛民的组团工作亦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西礁岛海洋历史协会的麦尔?费合被任命为“水下事务部长”,并将携带文物参展。与此同时,海岛企业纷纷慷慨解囊,海螺代表团因此成为美洲首脑会议中唯一由自愿捐款而非税收资助的代表团。

1994年12月8日美洲首脑会议如期召开。早上8时,海螺“代表团”离开了“共和国”首都,当天抵达迈阿密,只见洲际大酒店前民警,军警,便衣警察以及国务院安全人员云集。抖抖索索地出示“海螺共和国”的红色外交护照后,岛民们在众人瞩目之下被立刻带到了铺着红地毯的大厅内。随着礼仪小姐的指引,海螺“代表团”登上了酒店第33层,赫然发现隔壁邻居为哥伦比亚来的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凯撒?加维里亚,加拿大总理下榻于楼层另侧,整层楼已为美国安全人员严密控制。既来之则安之,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放下行装,岛民们幽然吹响了带着温暖海风的螺号,马上引来了保安们围观。此时正好有一家电视台前来采访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加维里亚先生,记者随即提出要求采访海螺“代表”。在酒店,海螺“代表”费合首先向酒店会务经理凯瑟琳?肯尼赠送一条金项链,随即趁热打铁征得同意于大堂设立了海岛的历史文化展览并发放简介。此举立刻引起与会代表的注意。人们开始三三两两继而川流不息地造访皇家套房,听礁岛故事,观海螺奇珍,然后带着会心的笑容领取一本“海螺共和国”护照尽兴而去。其中包括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财政部长,伯利兹贸易与工业部长,加拿大代表团成员,哥伦比亚嘉宾,白宫随员,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贸易代表,奥各斯基金会主席与大洋银行代表等。就连负责保安的国务院安全人员和两名全副武装的迈阿密市警也受到感染,加入到申请护照的行列中。不打不成交,此时保安与岛民已若故友。


周六下午峰会代表返回酒店时,岛民们被准列队在码头上欢迎散会归来的十几位加勒比国家元首。螺旗飘飘号角飞扬,劳累一天的代表们不由地咧开了大嘴。是役“海螺共和国”大出风头。海螺的出色表现同时亦引起了与会的佛罗里达州劳顿?切而斯州长的关注。在洲际大酒店男厕不期而遇后,岛民代表索性礼聘州长为“海螺共和国”大陆事务特使。至此新闻反封锁行动取得全面大捷,全世界皆知水天之际有一响当当的“海螺共和国”闪亮登上了国际舞台!是夜,为庆祝峰会圆满成功,组委会在碧诗瞰湾燃放了烟花。喝着椰酒,望着窗外美景,岛民们的心里自然也是乐开了花。

1995年9月20日“海螺共和国”秘书长办公室听到新闻报道,美国陆军预备役第478营即将开入西礁岛进行有关演习,“模拟对一地理位置偏僻国家的军事打击”。工作人员立即将这十万火急的军情上报于丹尼斯.沃德罗“首相”。风雨骤至,丹尼斯誓言与“共和国”共存亡,秘书长办公室随即变成了战时指挥部。上午10时,海螺武装力量最高指挥官,“海军司令”哈维得知消息后,马上将其所辖武装力量置于全面警备状态。海岛广播电台,开始向岛民们通报面临的严峻局势。至中午12时,一封致美国三军统帅,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及美国国务卿克里斯多夫的交涉函件已急就送出,最强烈地抗议这种在其领土上进行任何未经许可的所谓军事演习。海岛战时内阁会议于当晚举行,经讨论决定将于美军越过博卡奇卡桥之际,向入侵的联邦武装投掷海岛的首选厉器———古巴面包;同时“海军舰队”于斯多克岛桥畔设立防线,阻止美军进入“共和国”首都。次日清晨,秘书长办公室正式向第478营驻地下了战书,并转交了海螺致美国白宫,五角大楼和国务院的抗议信。不料想例行军事演习将会引发如此政治后果,478营军官惊得目瞪口呆。9点45分,穆勒少校致电“海螺共和国”秘书长办公室,信誓旦旦称478营决无任何伤害岛民之意,全营上下官兵皆为好人,并坦诚希望能够避免大规模军事冲突。岛民回复决心已定,势不可挽,任何入侵美军都将被赶出海岛,除非478营满足海螺的要求。10点50分,“海螺共和国”秘书长办公室收到了打印于美国陆军478营官方信笺上的传真答复,承诺其军演“决不意味着对海螺共和国主权的任何质疑或非难”。尽管此时美国陆军已于书面上承认了海螺的共和主权,为激发公民爱国热情,海岛仍决定进行象征性的抵抗。次日拂晓,“海螺谍报”各就各位,海空军也整装就绪。美军开拔之际,电台全程紧急广播,报道478营不断受到零星火力“袭击”。当478营的车队就要驶上斯多克岛桥时,只见200余岛民在哈维和费伯的率领下拦住了去路。478营的基姆?胡朴少校只得下车向海螺将领致意。“海军司令”哈维此时宣读了海螺的交涉条目,最后大声质问美军是否同意所有条款并寻求“海螺共和国”许可入岛?“是的,正确。”胡朴少校答道。全场顿时掌声雷动,螺号齐鸣,海螺不战而屈人之兵!

回顾二十余年幽默历史,海螺人自信他们是在全球范围内第一个实施人尽其才的精英国度。海螺人亦相信他们对政府时不时的专权渎职行为的幽默反击是美利坚民主自由精神的最佳体现。作为一种国家意识形态,海螺坚信世界人权的最基本原则之一首先是拥有实现其远大抱负的能力。自云属于第五世界国家,“海螺共和国”的唯一企盼是在地球上传播更多人人所需的温暖,幽默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