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 李绍嘉做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美智子的话音刚落,一阵弹雨就朝龚破夭、李绍嘉暴泻过来。

李绍嘉脑后长了眼睛似的,左一跃,右一纵,竟然避开了密集的子弹。好几颗子弹都是擦肩而过,令他感觉到子弹的火辣。

进入林子,李绍嘉跳到龚破夭身边,感慨万千地道,“真是好酒不能浪费,女人不能得罪。那日本娘儿,比鬼子还要狠毒。”

龚破夭对他笑笑,“等会你用鹰爪修理她。”

“嘿嘿,我正有此意。”李绍嘉乐道,“怎么说,也要报裤裆的一枪之仇。”

“裤裆咋啦?”龚破夭明知故问。

李绍嘉低头看了一眼裤裆的枪洞,骂道,“那骚娘儿定是前世没见过美男,哪也不打,专往我裤裆里打。”

龚破夭正想说句笑话,身后却传来碰撞树草的哗啦声,便对李绍嘉道,“你做饵。”

李绍嘉一听就明,往前就奔,故意碰得树枝咔啦啦的响,显出一种落荒而逃的样子。

龚破夭则飘向一边,然后折回到美智子他们的身后。

形同猎豹,龚破夭跟得悄无声息。

跟了一会,他已摸清对方有七个人。

但他发现,美智子并不像他原先想的那样,对丛林没有什么经验。倒是,表现得十分细腻。

初入丛林,他们毫无顾忌,碰得树枝、草藤大发响声,让人误以为他们没有经验。但追了一会,他们枪也不打了,追得悄无声息。

七个人分成三组。

美智子和两个男特工一组。两个男特工与她一左一右,交替前进,相互掩护。

另两组也在她的左右,但距离要远一些,而且,并不是平行着走。是一组靠后,一组靠前,呈一条斜线逼压李绍嘉。

看是分成三组,实则形如一组,他们是分而不散,形散而心不散。只要一有风吹草动,他们瞬间就可以合围上来。

有点儿担心李绍嘉。

虽说在云南特训的时候,每人都当过猎手,也扮过猎物。但那毕竟是扮的,与实战总有一段的距离。何况都是自己人,知己知彼,单是听着脚步声,就可以分出谁是谁,从而寻找突围的方向。

那回李绍嘉扮猎物,就是从彭壁生眼皮底下溜走的。也许是彭壁生开惯了车,目光主要是在正前方,左右和后面都只是兼顾。注视左右的范围也不大。就像他开车的时候,只要看左右两边有没有人或牲畜突然跳到路中间就行了。一个人的习惯形成了,就不是一朝一夕所能改变。李绍嘉正是抓住这一点,在彭壁生左边藏匿起来,距离不过数丈,但这数丈已是彭壁生的盲点。

固而,李绍嘉就逃过了彭壁生的搜索。

但这小日本——

猫着腰往前追,左右后面都像长着眼睛。

好几回,龚破夭刚一站起身扫视,美智子的头就往回扭,还停住脚步静听,令他龚破夭赶紧缩身,屏气静息。

就是说,这七个小日本,都十分警觉。李绍嘉跟他们素昧平生,连个照面都没打过,根本无从知晓对方的底细。知己不知彼,无疑是十分危险的。

想到李绍嘉身处险地,龚破夭马上作出了抉择:先收拾左边走在前面这一组。

这一组的两人当中,龚破夭知道其中一个叫佐藤,擅长收集情报。生于京都,长于京都,并非生活在丛林的环境。他的丛林知识,都是后天所学。

佐藤的拍挡是谁?

龚破夭还没收到资料。

在这七人里面,龚破夭只掌握了三个人的一些情况。即美智子、佐藤,以及和美智子一组的木户。其余四人均面生。

很显然,冈本手下的人,龚破夭他们只掌握了四成,有六成还是未知数。

已知在南宁的日特工,就不下五十人。以此类推,冈本的手下,就超过一百二十人。

定了目标,龚破夭马上就行动,悄悄地朝佐藤这一组摸了过去。

他之所以选择佐藤这一组,就在于人的习性。佐藤这一组走在前面,中间有美智子,右后方有另一组人。简言之,佐藤这一组走在前面,是有两组人照看着他们。除了来自的危险,几乎无后顾之忧。

因此,谁想偷袭佐藤他们,都是极之冒险的事。

龚破夭偏就选择了冒险。

人的习性,会令佐藤只注意来自前方的危险,而不太注意自己的后面。因为他已将自己的后面交给了美智子他们。

商场都无父子,何况是决战生死的战场?怎能轻易将自己的生命交给别人照看?

龚破夭悄然地逼近佐藤这一组。

而此时的李绍嘉,心揪得紧紧的,仿佛看到七八只冷森森的枪口,正从不同的方向瞄准着他。

他并没后悔自己当诱饵。

在云南特训的时候,他当了三回猎物,两回逃脱,只一回被郭超常这个“死对头”逮个正着。

这个成绩,是他们当中最好的。

龚破夭就夸他做得不错。

所以当龚破夭要他做饵,他连话都不用答,就做起饵来了。

开始,他故意弄出声响,让美智子他们闻声而追。

走了半里,他才东扔一块石头,西掷一条树枝,以引开美智子他们的追踪点。

渐渐,他却发现,美智子他们并没上他的当。倒是,他们已经将他锁定在中央,不断地朝他逼近。

往左走,左面有佐藤。

往右走,右边有两个圆脸的家伙,定是被中国的大鱼大肉滋润的。

后面根本不能走。

他李绍嘉一回头,三支枪都像齐齐举了起来,直对着他的背脊。

只有一条路,往前。

逼着他走直线。

这直线无疑是通向死路。

如此走了一里多路,李绍嘉心里就暗暗叫苦了。

更要命的是,来自美智子阴毒毒的枪口,时常令他的脊梁骨冒冷汗。

不,我不能死。

白水寨的黑玫瑰还在等着我哩。

该死的是这些日本狗禽兽。

李绍嘉这么一想,便精神大振。

虽是走直线,他也最大限度地往左右两边逼迫。

左右两边被他一逼,也不敢硬上,也稍退让一些。

只要争取到时间,不给对方这么快下手,龚破夭就有机会出击,将他们诛杀。

李绍嘉充满希望地想。

望着李绍嘉东窜西跳的身影,美智子的嘴角就挂着一丝冷笑——

瘦猴子还想跑?做梦去吧。

虽然李绍嘉左窜右跳,能避开她的射击,她美智子地一点也不急,心里倒是想:跳吧窜吧,看你能跳得多久。

朝左右打了个手势,左右两组的人,都十分会意,不紧不慢地勒向李绍嘉,让李绍嘉感到息被勒得既紧又松,既松又紧,就像老鼠被猫捉弄似的。

另一个人呢?

定是被我们吓坏了,逃得比兔子还快吧。

美智子开心地想。

这并非她的大意。

与中国特工交过不少手,时常他们都能以少胜多。中国特工给她的印象,跟他们日本特工不同一个档次。

何况这回是七对二。

傻瓜才不跑吧?

李绍嘉的心突然一揪,一眼就看到佐藤的枪口对准了自己——

完了,这下完了。

前面几回,当他往左逼的时候,佐藤这一组都会退让。

这次居然没退让。

李绍嘉感到身边一空,方发现自己身处地方,树木不多,不大不少,有一个小小的空旷。

这小小的空旷,对于职业特工来说,就足以置对方于死地。

难怪佐藤没退让。

拼死地搏吧。

李绍嘉一缩身子,还没闪开,“叭叭”就响了两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