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初出茅庐 五虎下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那我们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呢?”孙武焦急的问道。


赵木看了一下其他人,大家的脸上都充满了期待和急迫,他说道:“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按照我们先前计划的,尽快的搞清楚这几个国家的实力,知己知彼,为将来的交锋做好准备。我也能理解大家此刻的心情,但是大家应该明白,即使我们非常清楚的了解南唐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阶段,但是就靠我们现在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改变南唐的御江自守的国策,所以,凡事急是急不来的,要明白,南唐从来不乏忠良之士,相信他们会尽心守卫这个国家的。而我们现在,只能做好自己的事情。”


“是!”众人答到。


赵木看了大家一眼,说道:“现在天下之势,危如累卵,春秋大陆上下一场列国争霸的战争,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时候,所以留给我们准备的时间不多了。为了节约时间,争取早日完成对各国的调查,我准备要大家兵分三路,分开行动。”


众人道:“请少主吩咐!”。


赵木点点头,说:“北晋在军事上对南唐的威胁最大,而且相信不久就会与其交锋,所以,我想先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对北晋军事实力的调查上面。林兄弟刚猛之将,以后将为先锋之职与北晋强兵正面对决;孙大哥通晓战阵之法,军略精熟,以后将以军师之职,调度军队。你们两位,将来将是我们之中领军抗击北晋大军的主力,必须对北晋军力做到了如指掌。所以,这一次,我想要两位和我一起,深入北晋境内,一则查探军情,二来了解民意。”


孙武和林冲点头称是。


赵木又把目光转向包拯,说到:“包兄弟在政务上颇有心得,将来必是朝廷辅政之臣。所以,我现在想请包兄弟前往东齐查探。一来,包兄弟的祖上即为北方豪族,想来与善于结交天下名士的东齐更容易打交道;二来,当今世界,人人都知道东齐一国,政通人和,君臣一心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东齐商人,更是行商天下,富民强国,想来南唐要是想要发展国力,还的向东齐多学习才行;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东齐君臣深谋远虑,常常不按照常例出牌,往往用一些出人意料的行动,打乱各大国的安排,成为整个春秋大陆的搅局者,包兄弟此行,要尽量的查探出东齐对南唐的真意,以使我们好有所准备。”


包拯叹道:“少主远虑,我等不如。属下一定尽力所为,不负少主所托!”


赵木点点头,紧接着又把目光转移到东方无名的身上,说道:“东方兄弟,性情宽和,通人意,善结交,更难得的是没有继承家族之姓,想来身份比我等更加隐蔽,不会引起太多不必要的注意。你可先行返回南唐,先与朝中忠良之士联系,转达我等想要回国报效之意,为我等日后重返南唐做事前的准备工作。


东方无名道:“小人明白!”


赵木想起了什么,对着司马奇说道:“司马叔叔在虽然久居西蜀,但是想来应该还在南唐有些关系,这一点还请司马叔叔指点一番,再给书信以引荐!”


司马奇居然也正正经经的道了声:“是!”


赵木似乎还有一点不放心,又嘱咐了一句:“现在时局不稳,东方兄弟独自在南唐行事,凡事要小心,我等一身抱负,将来能不能为国效力,就全看兄弟你了。所以,返回南唐之后,遇事要冷静,能让就让,可避就避,想来敖广一派在南唐根基稳固,耳目众多,万不可为了一时义气,而以身犯险,知道吗?”


东方无名大声答道:“是!”


包拯听赵木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对他充满了感激之情:要知道,五人之中,赵木等三人深入敌境,查探北晋军情;自己前往东齐,了解国意,按照道理来说,他们的任务都要比东方无名危险的多。一来,南唐是其父居之地,在加上司马奇的引荐,那办起事情来应该是如鱼得水,事事顺心;二来,南唐百姓对大将军的恩德至今恋恋不忘,朝中还有不少忠良之士可以为东方无名提供帮助,想来他的任务,与众人相比,应该是最轻松,最安全的了。自己远去东齐,最放心不下就是这个弟弟,赵木居然体察到这一点,如此体贴的,将自己的弟弟派往最安全的地方,免去自己的后顾之忧。更难得的是,他为了顾及无名的自尊心,居然把当众指出无名任务的重要性和危险性,如此用心良苦,怎能让他不感动呢!


孙武看出端倪,明白了赵木的心意,看了包拯一眼。两人在对视的那一刹那都互明心意的笑了笑,在心中感叹道:“少主不仅智谋深远,更难得的是如此爱护下属,就算大将军在世之日,也不过如此,真乃当世英主啊!!!”


赵木最后把目光转移到司马奇的身上,必恭必敬拱手道:“我等即将远行,现在三国之中只剩西蜀一国无力打探,司马叔叔久居西蜀,人脉深远,可否请您仍在此地,为我们打探情况呢?”


司马奇一听这话,对赵木的用意顿时明白了过来,心里想到:你小子现在有本事了,骂人都知道要装着笑脸了啊!!你不就是担心我这把老骨头跟着你,会碍你的事吗?算了,你也这么大的年纪了,也应该自己出去闯闯了,我也就不费那个心了。想到这里,嘴上说道:“少主不想我一把年纪,还受此颠簸之苦,真是让人感动啊!那西蜀的工作就交给我吧!”


赵木得意的笑道:“那就有劳叔叔了!”


赵木环视周围,看见每个人都信心满满,顿时一种激动的心情在脸上荡漾,大声对所有的人说:“咱们明早起程,但今晚是我兄弟聚义之时,大家都要多吃点,多喝点啊……”


众人欢呼不已。


是夜,众人把水尽欢。(这个之所以是把水尽欢,而非把酒尽欢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笔误,而是在他们之中包家兄弟还没成年,赵木和林冲也刚满十八,只能算是半个成年的男人,所以,是不能喝酒的!你一定会说,那不喝酒都没意思啊!但我想说的是,如果聚会一定要喝酒才有意思,朋友间一定要用酒杯来衡量感情的深浅,那您做人可就是太失败了……)


第二天早上,众人早早的起来,准备出发。令赵木感到惊讶的是,老村长居然也来了,而且还带了五匹上等的跑马,要知道,按照这个小山村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来计算的话,他们一辈子的储蓄还不够买一只马腿。更何况,这个老村长的老婆刚刚才死了几年。


对此,司马奇拍拍老村长的肩膀向赵木解释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谁说结了婚的男人就一定是无产阶级;这男人要没有点私房钱,那还算是男人吗?”


众人顿时恍然大悟,一脸佩服的表情,弄的老村长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居然也变的有些红通通的。


赵木等人起身上马,向两人拱手做别。


老村长最后嘱咐道:“孩子,从现在开始,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就要靠你自己的眼睛去辨别了!”


赵木答了声“是”,扭转马头,弛马扬鞭,在众人的簇拥下,显得是那么的英姿勃发,未来的前程,就在他的前方,就在他的脚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