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一章 末任总督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第二天,蒙龙将舒蕾带家里。他没有跟陆华说,因为他知道陆华不同意他的选择。一些事情很奇怪,陆华本人的婚姻算是自由恋爱,陆华本人也出身平民,但她却反对蒙吉找舒蕾,理由有二条,第一,门不当户不对。第二,周京京比这个女孩更适合他,青梅竹马的感情,上一代铁一般的交情。蒙龙决定摊牌,他喜欢的女孩是舒蕾,现在是,将来也是。陆华也罢,家里其他人也罢,没有人能改变他的决定。

舒蕾几乎一夜未眠,她不能告诉母亲自己的担忧,独自焦虑了一晚上,很想爬起来找蒙龙谈谈。曾经阳光灿烂的男孩突然蒙上了一层迷雾,他的身世,他的青梅竹马的女友,即使到了那个孟阿姨家,也没搞清那个周叔叔是什么人。舒蕾预感到她和蒙龙的关系,像隐没在茫茫大雾中独木桥,自己就走在桥上,稍一不慎就会摔下深渊粉身碎骨。

生活中的聪明人一般是脚踏实地的人,总处于不切实际的幻想中的人往往收获失望。舒蕾彻夜思考她和蒙龙之间的几种可能,就是不愿意想和他彻底分手。她不需要背上道德的枷锁,她和他最出格的事就是他吻过她,在如今的帝都,这算不了什么。但她认定蒙龙就是自己的归宿,终身的归宿。这个结果和现实的扑朔迷离,让姑娘惶恐不安。好在他第二天中午就来找她,要带她去他家。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总要面对,早知道早踏实。

请了假,乘出租车一路向西。上车后她甚至没听清他家住在哪儿。

汽车穿过英雄广场时,舒蕾看见广场上塑立的英雄群雕前游人如织。坐在前排的蒙龙问后排的舒蕾,“去过吗?”“当然。班里组织去过,我们还分辨谁是谁呢。”因为群雕上的人物没有明确身份,但场景却似有所指,更引发人们的兴趣,往往在那里对号入座,争论的不亦乐乎。

“你家在东区?”汽车穿过了明光河大桥,继续向东。“马上就到了。”蒙龙回头说,“再走十分钟。”

“就这儿了,停车吧。”蒙龙命令道。“6个银。”司机摊开手,蒙龙将一个金元放进他的手心,“不用找了。”“谢谢了。”司机大喜,怕顾客反悔,一溜烟跑了。

“原来你家在杏林区。”舒蕾稍有点晕车,蹲在路旁休息了一阵,站起身时看到路标。

“前面就是,”蒙龙挽起舒蕾的手,被舒蕾轻轻挣脱了。蒙龙没再找没趣,领着舒蕾穿过半截寂静的街道,来到一个没有门牌号码的街门,轻轻敲敲。门开了,里面是一个花园。

舒蕾没想到门里面竟然是这样巨大的花园,她望不见花园的另一头,只看见远处一座高大的塔楼和一泓碧水,亭台楼阁掩映其中。

“这是你家啊?”舒蕾喃喃道。

“啊,是我家的花园,南面还有一个小花园,比这个小多了。”蒙龙坚定地拉起舒蕾的手,“我们从偏门进来,这样近一些。正门在那边。”他向南面指指,“我的院子也在那边。跟我来。”

杏林区在帝都的地位舒蕾是知道的,生为帝都人的她也只来过一次,看妈妈的一个远方表哥。感到巨大的差距,妈妈再没有去过那个亲戚家。舒蕾当时13岁,表叔是化工部的一个中级官员,住一套小院子,言谈之间颇为趾高气扬。他那个小院子不过这个花园的一个角!蒙龙家竟然在杏林区占据如此大的花园!他家究竟是什么身份?舒蕾挣脱蒙龙的手,“你父亲是谁?告诉我!”

“我既然带你来,当然要告诉你。英雄广场里应当有爸爸的塑像。他叫龙行健。”

“龙行健?你爸爸是龙行健?”舒蕾惊呆了,“百胜公,大元帅龙行健?怎么会?你怎么姓蒙?”舒蕾感到脑子一片空白。

“一言难尽。不过他确实是我爸爸。”蒙龙一摊手,“没人敢冒充他儿子,是不是?”

舒蕾糊里糊涂跟着蒙龙穿过花园,从青色砖墙的后门进入主宅区,院子一个套一个,格局都是三进,任何一个都比表叔的气派十倍。

“这个院子是我的,这里将是我们的天地。”蒙龙笑嘻嘻地拉着舒蕾进入最后一进正屋他的卧室,五开间的格局,中间三间打通,形成一个很大的客厅,客厅布置的不伦不类,既有古典的味道,也有现代的气息。沙发,茶几,花架及古玩架都是古色古香,沙发对面却摆了很少见的电视机,而且是大屏幕的,舒蕾还没见过如此大屏幕的电视机。学校里有电视,但没这么大屏幕的。

蒙龙指指东边的门,“里面是我的卧室,那边放着我的收藏,都是长辈们给我的礼物,我必须锁着,不然就会丢了------”他发现舒蕾正在凝视客厅里一张放大的黑白照片,显然是全家福,照片上的蒙龙还是个孩子,很漂亮,像个女孩子,“哦,这是我12岁生日时照的,当时战争结束不久,这个是我爸爸,”他指着中间坐着的龙行健,“这个是我妈妈,这个是崔妈妈,这个是苏妈妈。这个是婉儿妈妈,她让我们这样叫。”

“永平公主?”舒蕾见过永平公主的样子,那是在皇家宣传的电影上,没想到永平公主竟然也是龙行健的妻子,这个不算新闻的新闻仍然让她震惊。“你爸爸有四位妻子?”舒蕾盯着照片上四个风姿绰约,一脸幸福的女人。“是,苏洁妈妈是军医,我妈妈是教师。崔静妈妈没找事做,家里的事都是她管。除了奶奶,关心我最多的就是崔妈妈。”看得出蒙龙对崔静的感情最深。“你妈妈真漂亮,”舒蕾忍不住赞叹,她发现蒙龙的俊美遗传了生母的基因,舒蕾还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她很想见见,这个美丽的毫无瑕疵的女人,会是她的婆母吗?“他们不在家吗?”舒蕾问。

蒙龙有点不理解地看着女友,“你不知道我爸爸在兰斯?”父亲的兰斯总督天下知名,没想到帝都工业大学的女生竟然不知道。

舒蕾轻声说,“对不起,我不关心政治。龙元帅在兰斯做什么?”

“他是兰斯总督啊。”蒙龙嗔怪地看看女友,“全家都跟他去了兰斯。这个是我弟弟小海,这个是龙欣,她叫龙瑜,这个是小爱。我们姊妹五人,都在这儿了,这是八年前的照片了,他们现在都大了,龙欣的个子都超过了你。”

“他们在兰斯读书吗?”舒蕾觉得有无数的问题要问。

“嗯,除了小海,小海在帝都大学念大二。婉儿妈妈两面跑。皇帝大概舍不得小海吧,没让他去兰斯读书。听说那边的神华学校教学质量蛮好,龙瑜的功课好得很,兰斯语比母语还说的溜。”

“皇帝?”舒蕾半天才想明皇帝跟蒙龙的关系,“你见过皇帝?”

“当然,每年都见几次。他人很好的,没有什么架子------”蒙龙的目光迷离起来。

“对了,你怎么姓蒙?”半晌舒蕾才想起这个关键的问题。

“你听说过前朝的‘帝国五虎’吧?”蒙龙说,“蒙吉将军曾抓过我父亲,也救过我父亲------”

一个穿着兰斯长衫的家人打断了蒙龙的话,“大少爷回来了?”

“高伯啊,”蒙龙对家人挥挥手,“告诉厨房,今天有客人,我的女朋友,舒蕾。这是高总管高伯伯,我家的老人了。”

“不敢,不敢,舒小姐好。恭喜大少爷。您还没见老夫人吧?”

“没有,准备去呢。”

“老夫人出去了,待会儿就回来。她大概不知道您带舒小姐来------”

蒙龙再挥挥手,“我等奶奶,高伯你去吧,不要管我了。”高总管走后,蒙龙对舒蕾说,“屋里闷气,我们到花园的凉亭里,我告诉你我名字的来历。”

舒蕾跟着蒙龙再次来到花园,走上假山,坐在凉亭上,这里和湖北岸的那座高楼遥遥相对。凉亭里凉风习习,暑气为之一去,“那座高楼是干什么的?”舒蕾问。

“没什么用,看风景的,叫观日阁。你想去我带你去。”

“不。我想起来了,你说的蒙吉将军是不是自杀于皇宫的那个特务头子?”

“我应当叫他爷爷。”蒙龙有点不满,“当年的情况是这样的------”蒙龙开始对舒蕾讲述家庭的故事,直到家人来叫他们,说老夫人回来了。

“舒蕾,我知道我们的身份有差距。我不认为这种差距会影响我们的幸福。婉儿妈妈决定嫁给爸爸时,爸爸是个残废,也没有什么爵位。皇朝唯一的正牌公主可以嫁给一个残废军人。我算什么,为什么不能娶我喜爱的女孩?昨天那个京京的父亲叫周峰,是爸爸的老战友。周叔叔是近卫军司令官,但周叔叔跟孟阿姨从来不认为门当户对就应该结亲。舒蕾,我爱的是你,此生只爱一个你。我以太阳神的名义向你发誓。”在谈话的最后,蒙龙握着女孩的手郑重起誓。

“可是,”舒蕾的心情并未因蒙龙的誓言好转,“可是我们差的太远了。真的,不仅你爸爸妈妈不会同意,我爸爸妈妈也不会同意。我能感觉到。蒙龙,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隐藏你的身份?”舒蕾的泪水忍不住落下来。

“不要哭。我家里不同意没有用。而且,未必不同意。我爸爸是大英雄,他就跟我说过,好男儿自己打前程,躺在父辈身上的都是狗熊。我也没准备靠他们。你也看到了,我正找工作呢。”这是事实,蒙龙已经找了几个单位,舒蕾知道。

“可是,你爸爸是龙行健啊,你怎么能违抗他的命令。”不关心政治的女孩也知道龙行健三个字的意义。

“正因为他是龙行健,才不会反对我们。他最近要回国述职了。我带你见他,他会同意的。至于我隐瞒身份,是爸爸要求的,他历来反对子女到贵族学校。像号称大陆第一的帝都大学,他嗤之以鼻,认为培养的都是纨绔。我从来没去那些学校念过书,像我这样自由自在多好,否则我也不会认识你了。”

“你爸爸会同意?”

“会同意!”蒙龙肯定地说。

晚饭后,心神不定的舒蕾被“公爵”送回了家。传说中的“公爵”竟然被自己坐到了,宴席上陆华夫人礼貌但不亲近的态度增添了舒蕾的担心,一饮一馔间,贵族家庭和平民间的巨大差距无所不在。性格平实的舒蕾越发感到了压力。平民出身的陆华即使嫁给了蒙吉,也没过过几天贵族的日子,倒是跟着龙家,晚年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

舒蕾的父母一直等着女儿。今晚女儿跟男朋友去男方吃饭他们是知道的,舒蕾的父母有点顾虑,正好舒蕾的舅舅来,劝姐姐姐夫的思想解放一点,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女孩子去男朋友家吃顿饭用不着大惊小怪。晚饭后舒逢春、丰兰和丰子南三人一直等着女儿,越等越心急,连见过世面的丰子南中校也坐不住了,三人下楼,正好看到一辆黑亮的“公爵”将女儿送回来,在楼前的路灯下,亮闪闪的“公爵”无言地表述着自己身份的尊严。丰子南不禁一惊,连总参二级部的部长们也配不上“公爵”啊,舒蕾的男朋友家究竟是什么来头?帝都的高官没有一个姓蒙的大人物啊。

将舒蕾送下车的蒙龙听到舒蕾叫爸爸妈妈,赶紧上前见礼。丰云第一眼就喜欢上小伙子,模样,身材,谈吐没的说,女儿的描述一点不夸张,尤其是蒙龙俊朗的外表,这小伙子长的,比姑娘都俊俏。丰云认不得什么劳什子“公爵”,一叠声邀请,“小蒙啊,既然来了,到家认认家门。”她突然发现,蒙龙已经走进她心里,这就是我的女婿,可不能让他飞了。

舒蕾不知道母亲为什么如此热情。

回到家,寒暄几句,丰子南直接问道,“蒙公子,请问令尊大人在哪儿工作?”

“我爸爸跟您一样,也是军人。他的名字您应该听说过,他叫龙行健,我是他的长子。”

不仅丰子南,舒逢春和丰云也惊呆了。即使如舒逢春这样的小人物,龙行健元帅的大名也听了不知多少遍,电影院放映的关于龙行健元帅的战争纪录片也看了不知多少部。女儿曾说过男朋友身世有点怪,没想到舒蕾竟然找了龙行健的长子!

“你爸爸真是龙帅?那你怎么姓蒙?”丰子南半晌才问这个关键的问题。这回是舒蕾回答,舒蕾的话带给他们的更是震惊。蒙龙身上,不仅牵连着现任皇帝,隐约和前任皇帝重臣都有关系。“什么是帝国豪门,”在总参工作的丰子南也见过几个豪门公子,他们的身世如何跟眼前彬彬有礼,劲气内敛的蒙龙相比?难得这孩子竟然隐藏自己的身份如此长的时间,连自己的女朋友都瞒了个瓷实。这份心胸,这份家教------丰子南不禁气馁,自己的外甥女,怎么配得上眼前的蒙龙?

“您是贵族吧?”丰子南问。

“丰叔叔,我有爵位。但跟我和舒蕾的事没关系。帝国不反对贵族和平民成婚。对吧?”

舒逢春说,“蒙公子,你和小女的事,令尊知道吗?”

“我父亲一直总督兰斯。去年祭春节都没回来。这么大的事,写信是不合适的,我只能当面禀报。好在他最近就回国了。”

下面的话没发问,总不能说人家肯定不同意吧?

“舒伯伯,丰叔叔,丰阿姨,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今晚仓促,失礼之处请多包涵。”蒙龙深施一礼,告辞走了。

舒蕾送下楼,等她回来,屋子里三个大人吵成一团。

“不会是骗子吧?”丰云嚷道,“你见到他家人了?”丰云不相信女儿竟然找到龙行健的公子,而且是长子。

“怎么会呢?妈妈。”舒蕾此时有点骄傲,“我看了他们全家的照片。龙行健元帅的样子我是知道的,蒙龙跟他爸爸的合影那么多,而且,他在杏林区的家,百胜公府就摆在那里,你怎么这样想------”

“小蕾,这个事,嗯,不合适!”舒逢春断然说。

“为什么?”舒蕾不干了。

“你们太不般配了。主要是家庭间的差距------”丰子南打断了姐夫,“此事关键在龙帅。龙帅点头,谁也挡不住。至于龙帅嘛,我看未必反对。”丰子南一脸崇拜,“龙帅是帝国军神,大英雄自有非常气度,怎么会拘礼于常人?我看是好事。这个蒙龙,举止大方,有教养,蕾儿好眼光。据我所知,龙帅确实要回国述职------”他沉吟片刻,“此事绝不能外传,听说他,”丰子南指指上天,“据说身体很槽糕,也许叫回龙帅托付后事?”

骤然间连上了皇家,舒逢春一脸愕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