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五章六

喀喇魂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URL] 6 在喀喇昆仑山上车行百里,见不到人烟,看不到树木,听不到狗叫,这里是没有生命的“死亡地带”。此刻,正是盛夏季节,山下,到处是红红绿绿的彩色世界,山上,依然是色彩单调,高高的雪山顶上冰雪长年不化,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刺眼的光,唯一变化的是大山向阳的地方,冰雪已经融化,露出灰色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在喀喇昆仑山上车行百里,见不到人烟,看不到树木,听不到狗叫,这里是没有生命的“死亡地带”。此刻,正是盛夏季节,山下,到处是红红绿绿的彩色世界,山上,依然是色彩单调,高高的雪山顶上冰雪长年不化,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刺眼的光,唯一变化的是大山向阳的地方,冰雪已经融化,露出灰色的沙石,还原山的本色。汽车一会儿上坡、下坡,一会儿,翻沟、越坎,十分颠簸,使人感到反肠倒胃,晕头转向。海拔越走越高,空气中的氧气逐渐减少,“高山反应”似恶魔的缠身,折磨着姜良驹。他不象刚进山时,对一切都感到新鲜、好奇,忍着头痛、恶心、胸闷,闭上眼睛打起瞌睡。

“嘀,嘀—”汽车的高音喇叭声把姜良驹吵醒,他睁开眼,看到前方驶来一辆绿色的解放牌军车,一路上很少遇到车辆,好容易遇到一个战壕的战友,常威不断地按喇叭,向对方打招呼。

“嘀嘀—嘀—”对方也是喇叭声声,相互问候。一阵喇叭声,打破了沉静、寂寞的山谷。

两辆汽车靠近停下来。双方驾驶员从车上跳下来,拥抱在一起,问长问短,亲密无间。

“‘常阎王’,又带来什么新闻?”

“还不是那老一套,什么‘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全国形势一派大好’,都他妈的扯蛋。”

“狗屁,老子整天忙得脚朝上,那有闲工夫批啥子‘钢铁论’,建设现代国防,没有钢铁咋中,你瞧瞧这条路,这叫啥子路,连马车路都不如,牛皮快吹破了,还再吹。”

姜良驹坐在驾驶室里,听着战士们发牢骚。他眯着眼,心中想:国家贫穷,边防落后,阶级斗争天天抓,啥时候才能安定下来,扎扎实实搞建设,修一条通往哨卡的柏油路,让边防战士再不受颠簸之苦。

“咱们不谈那些扯蛋的事了。”常威神秘地说:“‘贾白脸’,你那相好的‘黑牡丹’,又移情别恋了。”

常威用眼神投向驾驶室,小声说:“恋上了一个当官的,就是他,能写会照的大记者。”

那个绰号叫“贾白脸”的战士说:“‘常阎王’,我啥子和‘黑牡丹’相好啦,那天我向她要了几片感冒药,和她多说了几句话,多看了她几眼,咱们是油兮兮的开车的大兵,那敢攀高枝。”

在边防,战士相处熟了,相互都叫绰号,开开玩笑,逗逗乐子。

“你别着急,医疗站又分来几个刚从护校毕业的女护士,有一个叫什么董冬冬,好响亮的名字,四川辣妹子,个头不高,大眼睛,双眼皮,长的水灵灵的,歌唱得也好听,挺招人喜欢,大家给她起了个绰号,叫‘红辣椒’,你这张小白脸,正好配‘红辣椒’。”

“‘常阎王’,看我这一身打扮,准会把‘红辣椒’,‘白雪莲’都吓跑了。”

那个叫“贾白脸”的战士,披着油兮兮的皮大衣,原来白净的脸上黑乎乎的,大概有一个星期没洗脸了。在边防,战士们见了面,在一起很少谈正经事,边防前线的女兵,成了他们经常说笑的话题,说说笑笑,开开心,松弛一下神经。

常威看看天色不早了,说:“说正经事,你开车怎么刚到这里?”

“在‘恶风口’有一段路发生雪崩,把路堵住,我们挖了四、五个小时雪,才勉强通过来,耽误了时间,看来,今晚在野外宿营了。”

“现在,怎么样?”

“赶紧走,还能勉强通过,如果遇到刮大风,雪还会把路堵住。”

“时间不早了,咱们下次见。”

“好吧,再见。”

常威和战友告别后,他跳上车,启动发动机,挂挡,加油,又出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