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五章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喀喇昆仑山的清晨,宁静空旷,清新圣洁。

汽车又出发了,向喀喇昆仑山的腹部继续开进。在缺氧的情况下,汽车也患了“高山反应”,崭新的解放牌汽车好像变成了旧掉牙的老爷车,汽油燃烧率明显下降,发动机的马力也打了折扣,在山间崎岖的路上,行车减速不少。

喀喇昆仑山的气候变化无常,刚才还是晴空万里,骤然间,空中漂浮着大朵云块,被风一吹,白云渐渐变成昏暗的灰色,呈现出黑乎乎的棉团。“六月雪”在这里的是常客,随之,狂风夹着雪花肆虐而至,茫茫山野变成了一片灰白色的天地。

“停车。”常班长面无表情,总是那样威严、沉着,说:“前面又要过大坂,快,上防滑链。”

防滑链是雪天行车的必备品,常威和小马一起动手,把编织成网状的铁链子牢固地固定在后车轮胎上,防止路滑。在风雪中翻越冰大坂是十分危险,战士们称为过冰大坂是闯“鬼门关”。特别是经过山的阴面路段,晴天积雪融化,阴天和晚上又冻成冰,路滑难行。遇到冰面,小马就跳下车,怀里抱着一块大石头,跟在车后面走,一旦遇到汽车滑坡,他就迅速地把石头挡在车轮子底下打眼,防止继续下滑,避免发生危险。当汽车经过陡峭时,由于发动机的震动,积雪从突出的石崖上掉下,落在车盖、车箱上,如果遇到大的雪崩,会把汽车埋在雪里,危险万分。有一次,兄弟部队的汽车路过这里,正赶上发生了雪崩,一辆汽车被埋在雪中,经过战友们奋力抢救,由于抢救及时才幸免遇难。所以,常威每次经过这里时,总是小心翼翼地开着车,时刻注意前面的情况和四周异常的动静。

姜良驹坐在车里,强烈的高山反应使他处在半昏迷半清醒的状态,看到常威和小马没有大的反应,奋勇与大坂拼搏,又羡慕又感动。他强打精神,暗暗地为常威使劲、加油。常威、小马在冰雪大坂上奋勇拼搏,终于安全、顺利通过大坂。姜良驹手心里攥出了一把汗。

翻过冰大坂,汽车驶入了一个大峡谷,两边都是悬崖峭壁,中间是河道,一条河流顺着峡谷急流而下,这里的狂风更加猖獗,呼啸着,一浪接一浪向汽车扑来,风夹着雪,雪裹着雹,仿佛是从天空中砸下来的,扑打着汽车的挡风玻璃,发出“啪,啪”的响声。

山谷长七、八十公里,路况复杂,路面泥泞,加上下雪,看不清道路的状况,稍不小心,汽车就会陷入河滩,进退两难。有时冰河涨水,冰冷的雪水飘着冰块冲下来,连车带人都会被冲走。

常班长亲自驾车,他不止一次上山,对峡谷的道路熟悉,仍然不敢有一点松懈和大意,他紧握方向盘,左绕、右拐,避开泥泞的路段,让车顺利通过去。

在峡谷中行车四十多公里,河道形成S形状,由于雪山上的冰雪溶化,河水上涨,河道挡住行车路线,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汽车必须闯过河。常威开车来到河边停下来,跳下车观察附近的地形,选择过河的路线。

常班长经过勘察后,果断地说:“马占军,从这里过,你开车。”

常班长说完,立即脱下大头鞋和棉裤,穿着裤叉,光着脚,要下水亲自探路。小马赶过去,拉住常威,说:“常班长,让我下水,你患有关节炎......”

“扯蛋,准备开车。”

小马很不情愿,噘着嘴,嘟囔说:“这次我不再听你的话,我要淌水探路。”

“小马,平时遇到危险的地段,你想开,我不让你开,今天,我让你开,你要打退堂鼓,还没有出徒,就不听师傅的话了。”

“班长,我担心你的腿。”

“再扯蛋,别想开车。”

小马还想争辩,他知道常班长脾气,让他改变主意是不可能的,只好上车,坐在驾驶的位置上,目视前方,烘了几下油门,做好了准备。

常班长下到冰冷的河水中,他忍着刺骨的疼痛,深一脚浅一脚的向河对面走去,冲下来的冰块,把他的大腿划出一道道血印。河宽二十多米,河底都是鸭卵石,踩在上面,站立不稳,他摇摇晃晃,几次险些摔倒。

姜良驹看着常威下河探路的情景,颇有感触。多好的边防战士,他们为了保卫祖国的边疆,为了人民的安宁,常年战斗在喀喇昆仑山上。人生的价值是什么?有人说,人生的价值是潇洒、享受。也有说,人生的价值是拥有金钱。而我们的边防战士的人生价值,不是享受,不为金钱,他们的人生价值刻在大山的悬崖上,印在战士的心坎里,“爱洒人间,情溢山河,无怨无悔,默默奉献。”姜良驹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去评价我们的战士,想了很多词汇,如“伟大”、“高尚”等词汇都觉得都不够味,只有从他们的身影中,才能体会到人生的价值和生命的真谛。

常班长快要淌到河对岸时,麻木的双腿已失去知觉,突然被河水冲了一个趔趄。

姜良驹大声喊:“常班长,小心。”

话音没落,常威身体失去重心,站立不稳,倒在河水中挣扎。

小马看到班长摔倒在河水中,犹豫一下,脚下的油门一松,汽车在河中间停顿一下。

“班长,危险。”小马焦急地喊。

“小马,快,不要管我,加大油门,缓慢向前冲。”常班长大声喊。

姜良驹看到这种情景,飞快地打开车门,不顾缺氧的痛苦,鞋也顾不上脱,跃身跳到河水中,急忙赶过去,把常威扶起来,搀扶着他淌过河,来到对岸。

小马集中精力开车,按着常威淌过河的地方,顺利通过冰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