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抗日英雄记 第一章 防御阶段 二十 活捉伪县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1/


对于严格的军纪和辛苦的训练,一开始严彪和刘翼达几个都不服。严彪向赵华诉苦说:“大哥,就凭俺这身本身,那些鬼子汉奸哪个不闻风丧胆的?试问下那些汉奸和鬼子特务,哪个不知道我津门双枪的大名?那些畜生听到俺的名字,还不都乖乖的像孙子一样?现在却还要搞哪门子的鸟训练。”

刘翼达也说:“营长,就是啊,严大哥一身好身手,兄弟俺也不赖,怎么说一次杀他十个八个鬼子不成问题!让俺去杀鬼子没问题,现在却要吃这种苦,俺可吃不消!”

赵华对这两人说:“兄弟,要记得,咱们现在是正式军队,不是游兵散勇,我知道你们有一身好身手!咱们的兄弟,每个都不赖,如果是咱们的兄弟一个单打独斗对付鬼子,我相信一个人对付三个鬼子不成问题!可如果咱们两百人对付两百个鬼子,肯定打不过人家!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两百人是凝聚成一团,而咱们的两百人,却是一盘散沙!一旦两边交手,就等于两百个鬼子一个个把我们击破!”

“大哥,咱们前几次,不是都干掉整个小队、整个中队的鬼子?”严彪还是不服气的说。

听了严彪的话,赵华笑了笑说:“前几次,我们都是半路设伏,用了点小小的计策!可是今后,不可能每次都这样成功!鬼子不是白痴!还记得我们离开寨坪的时候,我们设伏失败之事?这说明鬼子中也有相当优秀的军事家!日后的战斗,将不可避免的会碰到硬战!两边硬战的时候,就需要那边的凝聚力更强,只有凝聚力强的那边,才能获胜。”

“可是大哥……”严彪还要说什么。赵华马上笑着打断他的话:“兄弟,你和刘兄弟,还有和尚,都是很优秀的人才!对于这点我当然是知道的!至于那些山寨上下来的兄弟,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他们喜欢不受约束,喜欢自由行动。今后的日子里,我会针对这些特点,把那些弟兄训练成专门的侦察和突击小分队,任务就是化装成老百姓专门负责执行侦察情报、夜间突袭这类的任务!不过目前,还是先把兵练好!要不然,到时候连命都没了,又谈何自由行动?等你们有了一定的水平,我自然会放你们出去好好收拾那些小鬼子和汉奸!”

听赵华这样说,两人也反而没有什么意见。

再说那个刘长福,来西台峪村收税没成,却挨了一顿痛打,末了还白白损失二十六块大洋,想到那事,他就憋了一肚子气。这个刘长福何尝不想找严彪他们报复?可是看看自己的乡保安队,最好的枪就是自己的那支老掉牙的盒子炮,还被人抢走了。其他人,除了几支汉阳造老套筒外,大部分还是用鸟枪和冷兵器。而那个凶神恶煞般的大汉,他用的可是两支连珠盒子炮啊!就连他的那班“小弟”,也都有中正式和三八式,就凭自己那几个人带着几支破枪,哪里是人家的对手呢?

刘长福只能憋着这口气,连个屁都不敢放。接下去的几天,他带着那些手下去了南三歧、白台峪收税,却远远看到和那个那天抢劫自己的大汉同一伙的那些凶神恶煞般的兵,刘长福躲在远处观察,只见那些兵一个个精神抖擞,威风凛凛。那些兵在一个彪形大汉的指导之下,有的在训练射击,有的在训练砍杀,有的在训练投弹。

只见射击的,几乎枪枪命中靶子(刘长福根本不知道命中靶心才叫打得准,他只知道能打中靶子就很不简单);再看砍杀的,一个个木桩被他们像斩瓜切菜一样纷纷砍倒在地;那些投弹的,几乎就是一投一个准。

又听到鞭炮般的连珠枪声,刘长福再看看他们的装备,天啊!居然有洋快枪(机枪)和小钢炮(掷弹筒),再回头看看自己那些手下,只见自己那帮人见了那些兵,一个个都像霜打的蒜一样无精打采。

这一吓,不仅吓到刘长福,把他那帮手下都吓得够呛。经过这一吓,他从此再也不敢去石城以西的村庄收税。可这样他这个乡就平白无故少了一半的税收,为了应付“县太爷”魏得贵,刘长福不得不加重了对其他几个村的税收,可这样还是不能弥补损失的半个乡的收入。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县太爷”魏得贵看到魏家辉乡上缴的税收,他大发雷霆:“妈的!那个刘长福干什么吃饭的?就这点税收?让老子怎么向皇军交待?去把那个刘长福给我叫到县里来,我要亲自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得到“县太爷”的命令,刘长福心里就像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他心里暗暗骂了一句:“真他妈的难做人!一边是皇军和县太爷,另外一边是那些凶神恶煞般的土匪,自己夹在中间受这个夹板气,真不舒服!”

可是骂归骂,一个有皇军撑腰的“县太爷”让自己去,还能不去?刘长福连忙骑上自行车,匆匆忙忙往县里赶去。

刘长福到了“县衙”,就看到脸色阴沉的魏得贵。魏得贵一看到刘长福进来,把魏家辉的税收账簿往地上一摔,咆哮着:“刘长福!你这个乡长怎么当的!这个月刚好是庄稼收成的季节,你们乡就收了那么点粮食上来?你让我怎么向木村太君交待?如果太君知道了这事,你这个乡长还想不相当?”

看到大发雷霆的“县太爷”,刘长福浑身发抖,他支支吾吾的说:“魏老爷息怒,不是小的办事不力,而是石城以西有一窝土匪,那些土匪可厉害了!不但有盒子炮,甚至有连珠枪和小洋炮!有那些土匪在,我实在不敢去收税啊!这不,上个月去了一次,几个弟兄被打伤不算,还被缴了枪。”

“刘长福,听你那么一说,我倒想见识见识那些土匪到底有多厉害!”魏得贵冷笑着说,“来人!给我叫保安队!我要去会会那些土匪!”

“魏老爷,千万使不得啊!那些土匪人多势众,保安队真不是他们的对手,依我看,除非请皇军出动才能剿灭那些土匪啊。”听说“县太爷”要去会那些土匪,刘长福连连劝告魏得贵。

听刘长福那么一说,魏得贵冷笑一声:“哼哼!你是怕我的县保安队剿灭你所说的很强大的土匪,你的脸上无光是不是?”

“魏老爷,我不是这个意思啊!魏老爷您是尊贵之躯,怎么能和那些土匪交手?万一魏老爷您有什么闪失,那我们这些小的怎么办啊?为了稳重起见,还是让木村太君的皇军出动吧!”刘长福跪在地上劝告魏得贵。

“混蛋!出动木村太君的皇军?如果让太君知道我连这点小事都办不成,我这个县长还要不要当?”魏得贵大骂这个不中用的手下。骂完,他不顾苦苦劝告的刘长福,走出房间。

得到“县太爷”命令的“县保安队队长”王魁剩早就带着五百名县保安队(当时还没有成立伪警备队)的兵在“县衙”门口等候,王魁剩见“魏老爷”出来,陪着笑脸上去迎接:“老爷,什么事情麻烦您的大驾啊?”

魏得贵阴沉着脸说:“石城以西,有一股土匪活动猖獗,拒绝纳税,还打伤乡长,抢夺乡保安队的枪支,今天我们就要去剿灭那股土匪!告诉弟兄们,剿灭那些土匪有功者赏大洋两块!”

听了“县太爷”的话,王魁剩连连点头:“老爷,我们这就去,剿灭那些可恶的土匪!”说完,他把手一挥:“弟兄们,出发!去剿灭土匪!县太爷发话了,剿灭土匪有功者,奖赏大洋两块!”

一群背着老式盒子炮、扛着老套筒的保安队往西台峪村的方向出发。这些保安队,虽然有五百人之多,可是装备极其低劣,不要说迫击炮和掷弹筒,连机枪都没有。甚至那些老套筒,很多都还是打不响的,而且那些人都是一些县里的地痞流氓,根本就没有经过什么训练。

“县保安队”进犯西台峪村的消息,早被负责侦察任务的张惠能手下的侦察兵发现,张惠能得到这个消息,马上赶去向正在操场上练兵的赵华报告。

“报告营长,大概有一支五百人的县保安队向我们西台峪村进犯。”张惠能向赵华汇报。赵华问道:“那些县保安队的武器装备如何?”

张惠能道:“我们的战士观察了一下,他们的武器装备极其低劣,而且那些保安队员也都是一群乌合之众,走路的样子都是无精打采的。”

“哈哈哈!”赵华大笑起来,“这不是送上门的肥肉吗?刚好,我们的兵练了一个多月,大家都没有打仗,想必都手痒痒的!今天就拿这支伪保安队练练我们的技术!”

说完,赵华回头对大家说:“弟兄们!有一小股伪保安队的汉奸来进攻,咱们做好战斗准备!给我痛打这些汉奸!传令兵,马上赶去通知各个部队!”

得到命令的传令兵,骑上马火速赶往南三歧、白台峪和北三歧三个村。一股多小时后,两百六十多名战士就全部赶到集结完毕。听到伪保安队要来的消息,战士们纷纷摩拳擦掌,准备迎击这些不堪一击的敌人。

赵华带着战士们,埋伏在石城过来的小路上。几个战士还在小路上布置了子弹雷和诡雷,布置完地雷后,他们马上进入伏击阵地等待。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战士们眼前出现了黑压压的一队人马,前头是几个骑着自行车的家伙,中间还有一个八抬的轿子,那些穿着各种衣服的家伙,有的背着盒子炮,有的扛着老套筒,有的甚至连像样的武器都没有,只有鸟枪。

看那些人的样子,赵华也真搞不清楚到底那个是他们的头目。虽然明显轿子里的那个家伙肯定是大头目,可惜距离太远。于是他手里的三八式步枪死死对准一个骑着自行车,背着盒子炮的家伙。

敌人一步步进入伏击圈,突然听到“啪”一声,一个一脚踩到子弹雷的家伙痛苦的抱着脚底板一屁股坐在地上,痛得直冒冷汗。

与此同时,赵华手里的步枪发出一声清脆的枪声,那个穿着黑色丝绸短褂,骑着自行车背着盒子炮的家伙脑袋上多了一对前后贯穿的血洞,那个家伙像块石头一样重重从自行车上掉下来,一头趴在地上。

枪声就是命令,其他战士纷纷开枪,那些由地痞流氓组成的县保安队平时也就只知道欺负老百姓,根本没有任何战斗经验,排着密集的队形,遭到一排步枪射击,再一通机枪扫射,最前头的两排人像被推到的篱笆一样整整齐齐倒在地上。

“咣咣”掷弹筒、迫击炮把手雷和炮弹准确的砸入敌人正中央,一连串的爆炸声过后,围绕着爆炸点中心一大圈的人全部倒下。

猛然遭到打击的“县保安队”惊慌失措,这些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家伙胡乱奔跑,不是当了活靶子就是碰到诡雷被炸飞上天。

突然听到剧烈的枪声爆炸声,魏得贵吓得滚出轿子,突然一颗子弹飞来,把他身边的一个“保安队员”一枪击毙。魏得贵看到那个“保安队员”天灵盖都被掀开,红的白的流了满地都是,他吓得连忙趴在地上,裤子上都湿了一大片。

那个保安队长王魁剩还有一点战斗经验,他焦急的大喊:“快趴下还击!”

残余的保安队员纷纷趴在地上,向前头胡乱开枪射击,可是那些家伙不但枪差,枪法还更差,打了半天,没有打中一个战士。

赵华不停的开枪射击,随着他的一声枪声,就有一个保安队员的脑袋被凿开一对贯穿的血洞。不一会功夫,他就击毙了十五个保安队员。

刘翼达带着一批战士,靠近那些敌人,一排手榴弹丢进敌群,随着一片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地上留下一大片保安队员残缺不全的尸体。

看着练练损兵折将,王魁剩焦急的大喊起来:“快撤退啊!土匪的火力太猛!”

那些被打得趴在地上不敢冒头的保安队员早就在等这句话,听到队长的撤退命令,一个个争先恐后的爬起来,没命似的撒开两腿就逃命。一排排子弹“嗖嗖”从背后射来,那些跑得慢的保安队员纷纷中弹,不是被当场打死就是躺在地上痛苦的挣扎。

趴在地上早就吓得尿裤子的魏得贵惊恐的大喊:“等等我!快等等我!”

可是那些竞相逃命的保安队员哪个肯听他的?在丢下一批尸体之后,没有死没有受伤的保安队员早就跑得无影无踪。

魏得贵拔出盒子炮,企图负隅顽抗,却看到一群彪形大汉冲到自己面前,一大排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他吓得连忙丢下盒子炮,高高举起双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