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命中独有的怀抱

是超脱,还是沦落

是智慧,还是愚钝

是寂寥,还是欢快

是幸福,还是困苦

这一切现在困扰着草的生活,草从小就有一个愿望想离开那座山,或者高一点看清楚这山是什么样子。他知道山不会因为他而改变,但他却一直做着这样的梦。伴随着一个个的日落,他一天天的长高,接触到的事物也越来越多,心中的矛盾和疑问也越来越多。他知道正是这种对立的存在而构建了这个世界,也知道人就是这种对立存在而创造出来的最协调统一的单面体。但一切的一切总是在不断的迫使他解答,他想停下来,想停止那个愿望。他越努力停止,就派生出越多的疑问,生出越多的沟壑。生之寂寥,请其勿扰!挂牌,能做到么。。。。。。。。。

(旦)

听长辈说草出生在时代和政令发生变化的真空期的一个冬天的深夜,第二天天上就下起了大雪,好像同时他的祖母也离开了人世。他的爷爷、奶奶早就不在人世,他的父辈们靠自己和他祖母在那个小乡村里面挣扎着生活到他出生的时候。幸运的是他的父辈没有让他出生在那个山沟里面的土墙房子里面,他的父亲靠自己已经带他搬到了一个小镇的学校里面——他的父亲算那个小地方的文化人。因为他爷爷认定两个道理。

1.黄金棍下出好人。

2.唯有读书高。

在大炼钢铁的年代里面,伴随他父亲的是集体的书籍和爷爷的烟杆。后来在草的大叔靠推荐成为了公家人不久,爷爷和那时很多老人一样因小病死去。不久草的父亲凭借,草祖母的一筐鸡蛋和大叔的一担杂粮,在快要成年的时候也成了公家的人,留下了草的三叔和小姨陪伴着那土墙和祖母。在那个坚定和偏执、单一和癫狂并存的年代里,人们都在“革命”的浪潮中不断的遗失着自己的人性。草的父亲在密林里一边疯狂的看着从大队图书馆里面“借”来的书籍,一边也跳着“忠”字舞背诵着“语录”,就这样父亲身上也有着那个时代深深的印记——固执和坚韧。草爸爸和草妈妈的结合是鉴于介绍和自由恋爱之间的,据说当时草妈妈选者草爸爸的原因是因为父亲的那一手漂亮的楷书和不同于俗流的文字,于是她放弃了嫁给煤矿工人进工厂的机会选择了穷教书的父亲。他们双方的家都是凭困的,在他们结婚的时候只有一张老八仙桌和油漆快要掉完的大木箱。没有婚宴,没有礼炮,没有长辈的祝福,他们生活在8平米的公家宿舍里面——“小小的草”也降生在这个8平米里(草出生只有4斤多一点)。父亲的37块8毛和母亲的19快5毛养活着他们一家三口,生活平淡而怡静。

童年的儿歌、童年的玩具、童年的冰棍、稚气的幸福!

爷爷奶奶的溺爱、叔叔阿姨的压岁钱、爸爸妈妈的睡前故事、简单的满足!

在草的记忆深处这些仿佛存在过——最多应该是在梦里吧!由于草从小就特别的爱“折腾”,所以他的记忆中没有这一些印迹!算命的说草出生时是“无根木”,所以听大人们说在4岁之前草基本是3天一小病、5天一大病!在老家通往县城的路上常常会看见一个瘦弱的女人背着或抱着一个小孩匆匆的赶路,急促的呼吸和泪水填满了天地之间的季节。期间草被医生下过4次病危通知,那瘦弱的女人从没有想过放弃,有的是不分昼夜的匆忙……

那蜿蜒的山路,你要延伸到哪里?你的终点在哪里?

那浓密的黑夜,你的间隙在那里?你能否漏出亮光?

那瘦弱的女人,你不惧怕夜的黑? 你是否忘了疲惫?

那呜咽的小孩,你不知道她的泪?你是否学会坚强?

正是这一次次的“病旅”,这一次次的挣扎,这一晚晚的黑夜,这被呜咽、汗水、泪水浸湿的山路见证了爱和命。草在这路上学会了生活的坚持和命运的挣扎,在几次被县级或者市级大医院断定不能治的时候,她、他们都没有放弃过,并且产生了奇迹。那家乡农民的土医方,那“迷信”的祷告,那神汉的炉灰……,终于把草牢牢的留在了这个世界!那个男孩也像小草一般的普通且顽强的生长着。那37.8和19.5艰难的支撑着生活,母亲积攒的肉票和那一小撮的豆油肉,父亲用柴刀砍出的手枪,多次步行五十多公里省下的车费换来的铁皮青蛙,父亲用大学的津贴换回的鸡腿等等。草知道他能忘记自己的生命,但他不会忘记这一切。

小时候他就有很多疑问,那甜甜的冰糕真的是用田里的浑水做的么?那一扣就吐吐往外冒火花的手枪真的是坏小孩才玩的么?隔壁王老师家的油汤面真的吃了会张长耳朵么?……在偷偷的尝过那田角的水后,在和另一小朋友互换手枪后,在一次次偷偷去王老师家吃了油汤面后,就为摸一下一个小伙伴的汽车而在他家门口等了半天之后,草被妈妈狠狠的打了,并罚跪着背三首唐诗。在自己的哭声和背诗声中,在妈妈那抽动的双肩后面他好像懂了一些东西!

在那以后他再也没有问过5分钱的田水雪糕的问题;在和小伙伴做游戏的时候也不会要求换枪;隔壁王老师家的面也没有了香味。

爸爸读大学去了,在那个没有自来水,没有公交客车,没有幼儿园的小乡村校园里妈妈带着草生活是贫困的。在那小乡村校园里有自己岁数都不会写的老师(18岁写成108岁),有着小市民的势利,有着对弱小的同情也有着对弱小的欺凌,妈妈带着草生活是艰辛的。当那校园里面小朋友把玩着新式手枪游戏时,草腰间别着自家产的手枪;当其他小朋友和爷爷奶奶一起去赶集的时候,草在家里面最高的凳子上面背唐诗(在高凳子上草自己下不来);当其他小朋友在故事声中进入梦乡的时候,草总是在自己的“九九乘法表”背诵中睡去。这一切曾给草他们一家带来了很多的嘲笑,那是乡民们在枯燥的生活中找到的一点乐趣。那个乡村学校太小了,没有幼儿园,没有爷爷奶奶照顾的草三岁多就,跟着比自己都大的小伙伴一起进了学前班。在小伙伴还在为玩具争吵的时候,草已经会加减运算了。在小伙伴还在背“小老鼠上灯台”的时候,草已经背“飞流直下”了。理所当然草在快满五岁的时候和小伙伴一起到了王老师班读一年级……

在那个时候在那个封闭的小乡村里面,父亲母亲倔强的维系生活的同时并以自己的方式教育和培养着草。没有雪糕,没有溺爱,没有玩具,在和死神抢夺草的生命时给予了草坚韧。在困苦的条件里孕育草的思想。

也许草可以做到,遗忘自己的年龄,遗忘自己的过去,遗忘自己的生命,但草绝对不会遗忘那蜿蜒的山路,那抽动的双肩,那祈愿的泪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