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奥林匹克公园附近的白领顾楠最近把闹钟拨早了半小时,这样他才能在六点四十五分的时候从容出门,去欣赏美女“邻居”的矫健身姿。


清晨六点开始,顾楠所住的宝盛里小区就成为与各国奥运选手们邂逅的最佳场所。顾楠连续三天都遇到同一批骑自行车的女运动员,她们装备专业,腰后插着运动员的身份牌,每次都急骑到同一地点后回转。顾楠只能看到头盔外露出的金色长发。


“可惜除了刘翔,我一个运动员都不认识。”他说,“也许哪天我遇到的就是一位世界冠军。”抱着这一美好的预期,他每天增加了几十分钟的晨练安排。


到了八点半,顾楠准时出现在一位邻居的副驾驶座上,每个双号的日子都是如此。到了单号,则是邻居搭他的车。在单双号限行以后,小区里非常盛行“拼车”。


电台里的交通节目在北京拥有很高的收听率,因为这座城市平日大约有九十多条主要道路是拥堵的。而现在,这个名叫“一路畅通”的节目才真正名副其实。主持人不用再以各种京式幽默来安慰焦躁的司机,他们现在只需要告知人们今天的管制地区,并与市民们聊一聊奥运话题就足够了。


今天一位市民在节目中提到了给“奥运宝宝”起名的苦恼,北京各条马路上的驾驶者们都动起脑筋,许多人提到了“奥冠”、“奥翔”等名字。


到了公司,顾楠打开电脑,他的首页设置是某门户网站的奥运频道。好在今天一天夺金赛事不多,这样他就不用频繁切换工作文档和新闻页面了。


二十日下午,中国男篮对立陶宛是公司男员工们关心的战事,他们的主管也是篮球迷,对员工在茶水间看电视的行为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果公司不让看也难不倒我。”顾楠颇为轻松地说。在北京白领之间流传着一部《如何在上班时间看奥运比赛》的经验宝典,譬如装腹痛频繁去洗手间看手机视频直播等。


“可惜奥运会就要结束了。”顾楠感到遗憾,“没有中国足球做出气筒,也没有大嘴主持人闹出的笑话可看了,这同样令人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