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于丹们到底想干吗?

自从老易说三国红了以后,百家讲坛就成了个炙手可热的坛子,一大帮子男男女女都要挤上去讲。于丹女士先说了看论语的心得,还卖了些书,据说对青少年有益。依我看,论语于治国无益,只能培养出很多的伪君子,于丹的书太贵,出银子买完全是冤大头,不如看菜谱实在。于丹说的是孔圣语录;阎崇年就次之,专讲大清朝的丰功伟绩,纪连海更是等而下之,研究李莲英了;还有个王立群,磕磕巴巴讲史记。普及历史知识,当然是大好事,相当于历史扫盲。揭开五千年光环,谈谈阴谋与诡计,谈谈尔谀我诈,让群氓们见识一下历史的残酷,对时下也有少许借鉴意义。不过,我对这几位还有不满意的地方,首先是尊容对不住观众,百家讲坛不是选美,老易也不是俊男,像只老沙皮狗,可他有风度呀,说得干脆,恰到好处,绝不拖泥带水。这就弥补了尊容的欠缺。可王立群教授没做到,语言罗嗦,把简单的东西讲复杂了,正是你不说,我倒明白,你越说我越糊涂了。听纪连海讲话,那叫一个难受,我们的纪老师声嘶力竭,激动时,眼镜靠到台子上,自个表情痛苦不算,还把这痛苦传染给了听众,你说这是何苦来哉?我觉得专家学者既然站到了讲台上,面对着摄象机和亿万观众,就应该把嘴皮子好好练练。我对几位还有不满的地方,那就是不听毛老人家的教导,不听小邓爷爷的话,没做到实事求是。你说你赞美大清朝的几位皇帝,还原他们的雄才大略,那也没错,可几位,比如阎崇年先生,光顾着赞美了,连满清的暴虐也要粉饰,可就是睁着眼睛说胡话了。难道阎崇年们不知道满清南征时的残暴?清廷统治者从努尔哈赤、皇太极到多尔衮,都以凶悍残忍著称于史册。皇太极破锦州,三日搜杀,妇孺不免;掠济南,城中积尸多尔衮,更是青出于蓝。从顺治二年四月遣兵南下开始即以民族征服者自居,大肆屠戮汉人,演出了一幕幕惨绝人寰的屠城悲剧,屠江阴、屠昆山、屠嘉兴、屠常熟、屠海宁、屠广州、屠赣州。年满清政府屠四川时张贴的公告:“民贼相混,玉石难分。或屠全城,或屠男而留女”,正是明末张献忠的屠杀,以及后来满清一次次血腥屠杀,才使四川人口锐减,有了后来的“湖广填四川”之说。满清转战烧杀三十七载,方才初步平定中国;三十余年间,使中国人口从明天启三年(万减至顺治十七年(万,净减三分之二!整个中国“县无完村,村无完家,家无完人,人无完妇”满清的残暴,在乾隆时期的御用文人纪昀所写的《阅微草堂笔记》也有描写:“焚其庐舍…杀其人、取其物,令士卒各满所欲”。事实如山,可百家讲坛的所谓学者们硬是视而不见,反倒只讲满汉一家,大谈清廷的汉族知识分子是如何与满清贵族和睦相处的。阎崇年们所谓的“人和”背后,就是渔猎民族对农耕民族频频挥动的滴血屠刀。再看纪连海先生,他讲什么呢?讲李太监,这个清末的大太监有那么重要?当真有必要让全中国人民来接受一次太监生活、太监礼仪、太监文化的教育?皇城根下的某些人文专家的思想已经腐烂发臭,他们谈历史没错,谈满清贵族的能耐,是他们的自由,但他们漠视汉民所遭受的劫难,企图歪曲历史,那就不得不让人们怀疑他们的真实目的,他们究竟是不是满清的遗老遗少?前些日子,看张宏杰的文章,仁慈的乾隆皇帝,为了满清的长治久安,一次次兴起文字狱,民间藏书中,只要有对满清稍表不满字句,立即追查,诛连三族。皇帝甚至亲自查书,捕风捉影,故意制造冤案,杀戮朝廷大臣,连退休赋闲的都不放过,以期达到震慑臣民的目的。清廷在平定准葛尔部落时,皇帝下密旨,指示前线的将领:蒙古人素来彪悍,必须斩尽杀绝。皇帝还特意提醒将领:把俘虏分散为小队,用好言好语骗到无人山谷中,再行杀戮。这些史实有根有据,可从不同方面互相印证,百家讲坛的专家们,为什么不讲将?难道只能唱赞美诗?不许说一句败兴的话了?只有一家之说,还叫什么百家讲坛。</SPAN></P>

纪连海、阎崇年、于丹们究竟想干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