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迷恋婚外性不能自拔我该放弃婚姻吗(图)?



许多人会迷恋婚外性的刺激,但当你想为性放弃婚姻时,


就得好好考虑一下了,因为生活不可能只需要性就够了!



迷恋婚外性不能自拔我该放弃婚姻吗?


婧给自己取了个很另类的网名叫“三只手”,意思到是一目了然。她对我说:我已经迷恋上了“偷”,本来婚姻还算美满,男人之前在一家研究所负责,经常忙于工作而无暇顾及家庭,偶尔回家,也总是有些疲惫。但男人也总是想找些时候来弥补她和女儿,但总是落空。婧说:她能理解丈夫,因为她从内心也还爱着他。况且丈夫是那种很有责任心,一心扑在工作上的男人,除了陪她的时间少,对她和女儿也确实还算很好。


一年前,婧和女友一起参加熟人的婚礼,在宴会上认识了一个叫叔男的男人,开始不经意地闲聊,让婧得知叔男就是婧曾经读高中时班主任的儿子。虽然在读高中时,婧和叔男不同级,但还是很容易记起来的。毕竟高中生活在婧心目中是抹不去的。于是两人聊得热起来。叔男问婧结婚没有?本来婧想直接告诉他,但心中却起了些微妙的变化,说出来却变了味。婧告诉叔男:结了,不过结了像没结似的。这无疑给叔男传达了一种特别意味。叔男人长得不是很高大,但却显得很精神,络腮胡子很显形,很有男人味,特别是叔男跟婧说话时,会用双眼盯着婧的眼,很有一种穿透力,一种男人的魅惑,这让婧有些招架不住。叔男说,有时间请你喝茶。于是双方互留了电话。


事实上,第二天,叔男就给婧打来电话。本来婧回娘家与刚回来的妹妹相聚,但婧还是找借口去赴约了,所谓的喝茶到临头却变成了喝酒,两人在酒吧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叔男点了一瓶红酒,还说红酒对女人很好,能养颜。也许是因为曾经有过一段共同的记忆,两人很快变得无所不谈。最后,双方都把话题转移到了各自的婚姻家庭上来。叔男告诉她,他一年前刚从一场不幸的婚姻中摆脱出来,现在一直还没有找。随着了解的增多,双方变得更加亲近起来。两个人喝酒到很晚,叔男说,我送你回去。婧也没有推辞。当晚,叔男就睡在了婧的床上。


婧从未有过的兴奋,因为叔男在床上变得很勇猛,能力超强,让婧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晕眩,是丈夫从来没有给过她的。尽管第一次,叔男在床上动作很传统,但却很内敛,很有激情,简直让婧有些受不住,婧发现自己变得有些放浪,有了第一次,婧就渴望着再与叔男相会。从此叔男和婧总是三天两头约会,每次约会的主要节目也就是上床,特别是后来叔男不断地变换花样,使出新招,开始和婧玩起了性游戏,这让婧情不自禁地抛弃了以前的所有传统观念,开始享受起一种完全开放的快感。虽然开始一段日子,自己偶尔静下心来,还觉得对不住丈夫,但后来丈夫也没有发现,加之婧也控制不了自己,她开始习惯于这种放浪的生活了。


但是半年前,丈夫不再担任主要领导了,有了更多的时间呆家里,但是婧却开始苦恼了。因为日子久了,婧老是要找借口外出,并且对丈夫的需求也总是拒避,万不得己就勉强应付一下。那一次,婧拒绝丈夫的要求过后,马上接到一个电话,就说要到单位去加班。丈夫第一次对她发了脾气,并摔了杯子。婧最后还是狠心去约会去了。自那以后,她就和丈夫打起了冷战,她也知道,叔男没有娶她的意思,因为叔男说,内心始终摆脱不了对前妻的惦念.但婧却摆脱不了那份销魂的诱惑,而甘愿做叔男的情人。但另一方面,她也感觉到很对不起老公,于是,她想到和他离婚。这样,也不至于让他过得太苦闷,对他不公平。


婧说,我想离婚,可以吗?这样也许对丈夫要好一些。我问:如果你不再和叔男有实质性的交往,你的婚姻还可挽救,但你离婚了,你有可能让叔男娶你吗?她说:还看不出他有娶我的意思,但既使他不娶我,就这样也很好,我已经无法摆脱这种迷恋和依赖了。我说,你既使离婚了,能和叔男一辈子保持情人关系吗?她说,肯定保持不了,我们之间主要是性方面的依赖。我只能对婧说,婚姻是一种责任,对另一方,对孩子,如果你负不起这种责任了,就只能选择离婚了。但要知道:情人可能是短暂的关系,把下半辈子的希望寄托在不可能发展成婚姻的情人关系之上,那最后受到伤害的只会是你自己。选择情人而放弃婚姻,也就得承担可能的伤痛。最好,不要忙于离婚,好好考虑一下,再做明智的选择。如果你离开老公,这可能对他是永远的伤害了,只要真心回头,一切都可挽回,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而放弃了长久经营的感情。当然,我是不主张已婚女人脚踏两只船的,那是更不道德的做法。我们在感情中,不能完全以自我的欲望满足,来伤害他人,至少,事情已经发生,我们也得把对他人的伤害降到最低。不是离婚不可以,只是不要因为又一次冲动,让自己陷入更加严重的错误中去。



本文内容于 2008-8-22 19:57:56 被帅极必丑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