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十年苍黄

10年前,我大学毕业,一个懵懂书生,就这样怀揣着梦想和忐忑走上了工作岗位。

和所有血气方刚的青年一样,面对新的环境我充满了工作的激情。然而仅仅几个月后,这种激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寂寥。初冬时节,望着宿舍外光秃秃的水杉树在风雪中摇曳,一股思乡的情结如同地火一样奔涌。我承认,我是一个很念家的人,家乡的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头、每一条溪流都有我的故事,而在这里,我读不出这些故事,我拥有的只是现在和未知的将来。此时此刻,我不得不承认我在精神上的诉求超过了我对物质的诉求,就像纯粹的布尔什维克对于共产主义的专注一样,我对故土的情感从未动摇过。

就这样在思念与放弃中,我走过了两年的工作历程,两年后,我被任命为单位的中层管理人员,这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大的惊喜,只是觉得自己应该有了更大的工作空间,对于工作,我已经从最初的激情转化为理性的探索了,我很在意工作中的新内容、新挑战。现在我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构想去工作了,如果说中层管理的职务对于我来说有什么不同的话,这就是唯一的不同吧!

一个抱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的人,总会在类似的主观或客观原因下,犯相同的错误。我就是这样的花岗岩脑袋,担任中层管理几个月后,我开始厌烦这中间的“练达人情”、“谋人不谋事”,在苦苦支撑了一年后,我放弃了这个职务,而且是欣喜地、如愿所偿地放弃。很多同事都不解地问我为什么要放弃,我只是淡淡地一笑:“我太年轻,不够格”,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肺活量增大了,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解脱吧!

经过这小小的插曲,我的生活和工作终于回到了原来的轨迹,我又可以在黎明或黄昏眺望北方的故土,想念一头长发的初恋情人抑或是沏上一杯清茶静静捧读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一切归于平静,梳理完自己的心情后,我全力投入到工作中,别人看得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我把它做得更精细,别人认为大得不可完成的事,我也要在半斤白酒后春风化雨。

这世界存在着无穷无尽的玩笑,7年以后,我又一次成了单位的中层管理人员,这对我来说很突然,我是在出差回到单位后听到这个消息的,毫无心理准备。这一次我该怎么办?从精神层面上来说,我还是当年的我,在精神上的诉求超过了我对物质和形式的诉求,我看重了这个职务,不是因为职务本身存在的形式或者利益,而是在这个职务下面蕴含的我想挑战的内容。但,我不知道我能否成功,毕竟十年苍黄,我还有亦如当初的豪情吗?这道命题只有我自己慢慢来解答吧!





第一次发帖,请铁血的朋友们多多支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