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嫁衣 悲剧的开始 一夜的厮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3/



夜深了,窗外的夜风静静地吹过,像一场对于窗外大树地洗礼一般,留下沙沙的声响。大雨也已完全停了下来,再也没有丝毫的动作。喧闹的城市从新归于平静。


路上的行人渐渐地少了起来,城市中汽车与工地上那轰呜的噪声也已随着夜深慢慢地消沉,直到再也听不到城市中任何的声响。


突然一声短暂的刹车声,划破了夜晚本应有的宁静。一辆黑色的高档小车缓缓地停在了旅社的门前。紧接着,从车上走下了一名年轻的女子,长发轻盘,面色清秀,一件淡黄色的羽绒服却丝毫掩饰不住那完美的身段。


只一会的功夫,他们的小屋外,便传来了阵阵的敲门声。敲门的人正是流芳。当小芒看到流芳来了之后,掩饰不住的兴奋,似是一个撒娇永远长不大的小姑娘,连忙把她抱了个满怀。兴奋的泪水也已润湿她的眼眶。


傻孩子,好好的怎么又哭了,怎么,姐姐来了不高兴吗?流芳心疼地摸了摸小芒一头的长发。不是的姐姐,我是太高兴了,你怎么总是这般取笑于我,小芒带着点点的羞涩轻拍着流芳的胸膛说道。


当两人高兴地把已经找到工作的消息告诉给了流芳,流芳的眼眶也有点点的泪珠无声地闪动。也许此时在她的心里,总感觉愧对于眼前的这对年轻的男女,因为,她完全相信,他们是无辜,但是却不能找到任何的机会为他们平定冤屈。


又或许眼角那晶莹的泪珠是高兴的泪水,她完全为他们找到工作而高兴。那种兴奋是发自内心地,不带一丝的斑点。


由于未来之前流芳办了点事,所以才会这么晚来到他们的小屋,当三人在小屋里谈笑了一会,时间已经深更时分。由于害怕第二天耽误了他们的工作,流芳很自觉地转身,不舍地离开了他们。


在流芳离开之前,她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了两个崭新的手机,将手机交到了他们的手里。然而这一切却被纶纶与小芒认真地拒绝了。


芳姐,我们已经给你带了这么多的麻烦,也得到了你太多太多的恩赐,我们都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偿还。哪里还能收下这么昂贵的手机。纶纶与小芒异口同声地说道。


不行,姐姐命令你们,这个手机必须收下,别的不说什么。你们在这城市里,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社会太乱了,谁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任何的沟通工具怎么行,如果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及时地告诉别人,后果有多严重你们知道吗?流芳似乎对于他们所说的并不在意,仍然勉强地坚持着。


可是芳姐,我们真的不能再收你任何的东西了,何况我们现在又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工作,很快,我们就会用自己赚来的钱,买一个手机,也让你能够经常和我们联系。小芒轻皱着眉头,眼睛却总是认真地看着流芳。


行了,什么都不要说了,手机也不会白给,就当我先预支给你们的吧,社会实在太杂了,什么样的人都有,这个手机虽不可防身,但却可以在意外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告诉给别人。流芳轻抚着小芒的长发,眼神里却满是坚持与命令。


最后,纶纶与小芒终于禁不住流芳的“软磨硬泡”,在无数次地重申要等到发了工资之后便第一时间地把手机的钱还给流芳,之后才将两部崭新的手机收入怀里。


对于这对年轻的男女所说的,流芳已完全把他们的话,当成了“耳边”之风,完全过滤掉了。在纶纶与小芒无数次地再次重申之后,流芳笑了笑,只留下一句“到时候到时候再说吧”便潇洒地消失于他们的视线里。


流芳走后,小屋再次从归于平静。小芒静静地躲在纶纶的怀里,眼睛却睁得大大的,此时的她,或许已没有了任何的睡意,那明亮的眼睛里,似是在憧憬美好的未来。


晕暗的小屋,只有屋顶上小小的灯泡散发的点点黄光显得格外的不安分。黄光虽然晕暗,但是,任何人也足以想象其勉强的坚持,凭着这份坚持,似是要仅凭自己小小的生命来照亮整间小屋。


也许,这也如同他们此时的心情,虽然心中的希望仅仅只是闪烁美丽的点点星光,但却丝毫无法阻止他们心中,对于光明期盼。


纶纶静静地坐在窗角,双手不停地在小芒秀丽的长发上抚摸着,时不时地,总小心地把脸触碰那乌黑的长发。淡淡地发香总让他无数次地沉醉。


无数细微的动作,却折射出他们对于爱人真心的关怀。也许今夜的缠绵只留给这一对年轻的男女,对于这一对年轻的男女来说,这一夜显得格外的珍贵,因为在明天,他们将各自为了工作而忙碌,虽然同在一个城市,虽然隔得并不是太远。


然而,对于这一对始终热情于自己工作的年轻男女来说,也许他们也不愿意抛弃美好的工作,美好的未来,而选择无数次的缠绵。


也许为了美好的未来,牺牲点什么,也完全是应该的。所以今夜对于他们来说,无比的珍贵。仿佛城市中的人,也对于这一对年轻的男女充满太多的心慰。


因而,这一夜,比以往更来得寂静一点,只有小屋里那晕暗的灯光与窗外温柔的沙沙声,替他们诉说着无尽的缠绵。


这一夜,他们都没有怎么合眼,总是紧紧地偎依在一起,也许对于他们来说,都格外的珍惜相处的这一个晚上。彼此的心里,总有千百万句的叮咛无法诉说。


微风瑟瑟,静寂的星空,只有点点的星光和泛着黄光的路灯仍然无声地坚持着。夜已更深,大地仿佛从未有过的平静。这一对相互偎依着的年轻男女也已经不知觉中沉沉地睡去。


当第二天烈日高挂,公鸡啼呜时分,两人才渐渐地舒醒了过来。这一夜他们睡得相当的甜美,也从未有过地睡了个懒觉,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天还未亮,便已起了个大早。


这是两人来到南京城之后,睡得最熟的一夜,也是这座城市中睡得最懒的一对。


当人们都已坐上公汽,开上私家车,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两人才同时默契地睁开双眼。也许对于这对年轻的男女来说,他们彼此之间都想与对方多一些的相处,哪怕只是几分钟的牵手。


然而上帝,却是公平的,并不会因为他们彼此之间的不舍与厮守而停流时间的继续飞逝。天还是和他们相象中的那样大亮了起来,太阳已经高挂于明亮的天亮,仿佛总是那般的坚持,仿佛从不喜欢偷懒。


两人在短暂的洗漱之后,带着行李,离开了这家简陋的旅社。新的一天总是美好的,新的一天总是充满太多的希望,仅管彼此的分离只能用分秒来计算了,但是他们的心里仍然无比地兴奋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