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目睹了希特勒的死亡

狐狸公 收藏 1 175
导读:苏联解密档案首次披露:波罗的海纳粹暴行令人发指 在立陶宛的波纳里镇有一个公墓,它曾埋葬过数万名二战期间被纳粹无辜杀害的老人、妇女和儿童,在德军从波罗的海沿岸地区撤退之际,他们毁尸灭迹,使波纳里公墓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葬场   [俄罗斯《新闻时报》4月21日文章]题:解密档案披露德国法西斯在波罗的海地区的暴行(作者尤利娅·坎托尔)   二战期间,在波罗的海沿岸地区,共有60多万平民和苏联战俘被折磨致死。其中许多人被毁尸灭迹。   位于立陶宛的波纳里镇

苏联解密档案首次披露:波罗的海纳粹暴行令人发指

在立陶宛的波纳里镇有一个公墓,它曾埋葬过数万名二战期间被纳粹无辜杀害的老人、妇女和儿童,在德军从波罗的海沿岸地区撤退之际,他们毁尸灭迹,使波纳里公墓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葬场

[俄罗斯《新闻时报》4月21日文章]题:解密档案披露德国法西斯在波罗的海地区的暴行(作者尤利娅·坎托尔)

二战期间,在波罗的海沿岸地区,共有60多万平民和苏联战俘被折磨致死。其中许多人被毁尸灭迹。

位于立陶宛的波纳里镇上有一个公墓,它曾埋葬过数万名二战期间无辜被杀的老人、妇女和儿童。这些人之所以遇害,有的因为是犹太人,有的因为曾对德军作过一点微不足道的抵抗,有的只是因为生病。在从波罗的海沿岸地区撤退之际,德国法西斯为了销毁罪证,烧毁了这些尸体。波纳里的公墓因此而成了一个巨大的火葬场,“波纳里火葬场”由此得名。

在卢比扬卡(前苏联克格勃所在地)的档案库里有一份独一无二的文件———波纳里火葬场的囚犯尤利·法尔伯的回忆材料。联邦安全局中央档案馆的工作人员、哲学副博士弗拉基米尔·马卡罗夫说,虽然战争已过去60年,但这份文件仍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常人惊惧颤抖。

他介绍说:“这份文件的作者尤利·法尔伯是莫斯科的一名电子工程师,1941年参军到了前线,在一场战斗中成了德军的俘虏,后来经历了波纳里火葬场的噩梦。虽然遭受了非人的待遇,但他不仅活了下来,而且成功地逃离了那个人间地狱。法尔伯先是参加了白俄罗斯游击队,后来又进入了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少校警官沃洛基京的行动组。此间他写了一份书面材料,回忆德国法西斯1941—1944年间在波纳里的残暴罪行。1944年9月13日,苏联国家安全人民委员梅尔库洛夫下令将这份材料转交给负责调查德国法西斯占领军及其同谋罪行的国家紧急委员会主席什维尔尼克。”该委员会随即赴波纳里进行调查,后来将调查结果提交纽伦堡国际法庭。

调查结果中写道:“波纳里的大规模枪杀场于1941年7月建立,一直使用到1944年

7月……从1943年底开始焚烧尸体,一直延续到1944年6月。在这段时间里,共从总容积为21179立方米的9个坑内挖出并焚毁了至少10万具尸体。”

下面便是这份材料的部分内容。

“足以让任何人惊惧颤抖”的文件

“尸体燃烧三天三夜,最后只剩下灰烬”

……公路左侧的铁丝网旁设有岗哨,门口写着:“禁止靠近。危险。地雷。”场地中央还有一道双层铁丝网,里面是一个直径24米、深4米的大坑,大坑四壁垂直陡峭,由巨大的石块砌成。坑内有一间大木房子,这便是我们的住所。我们都被上了脚镣。然后德军指挥官开始训话:“你们将从事一项对国家具有重要意义的特殊工作……”

我们开始工作。来到一个直径100米的大沙坑,铲两锹沙土就会发现一具具腐败的尸体。沙坑旁边搭建了一个大灶,这是一个每边长约7米的方形台子。我们首先需要清理死人身上的沙子,然后将尸体抬放到灶上,一个紧挨一个。放满一层后,上面铺上杉树枝和一些干柴,再倒上汽油,然后再放下一层尸体。大约放上3500具尸体后,将其点燃焚烧。尸体一般要烧上三天三夜,最后只剩下灰烬和个别残余的碎骨。这些碎骨还要用锤子捣成粉末,然后再用铁筛子筛一遍,筛过的骨灰与大量沙土搀在一起,最后将这些搀着骨灰的沙土倒回大沙坑。

“特殊工作”的意义至此完全清楚了———刽子手企图掩盖自己的罪证。德国军官对此毫不隐瞒:“敌人的宣传机器到处宣称,波纳里有8万人被屠杀并掩埋。这是胡说八道。让他们过几个月来找吧,想怎么找就怎么找。他们一具尸体也找不到。”波纳里的这些大沙坑里到底掩埋了多少具尸体,这一点不得而知。德国人说有8万。其中

5.5万是犹太人,俄罗斯人和立陶宛人约有一万,剩下的是波兰人。

“棍棒上沾满鲜血、头发和皮肤”

有一个沙坑里埋着250具全裸女尸。当囚犯们被运到波纳里火车站时,所有男性囚犯都被赶下车厢。德国人要求剩下的女囚脱下衣服,只穿内衣。女囚们拒绝了。刽子手们当即冲上车厢,对妇女们一顿毒打。车厢门打开了,赤身露体的妇女在德国秘密警察的凌辱驱赶下走向埋尸坑(距离至少有400米)。在实施集体屠杀前,德国人又强行将女囚身上的内衣、胸罩脱掉……所有妇女都浑身是血。刽子手的棍棒上沾满鲜血、头发和皮肤,甚至还沾着人肉……

有一个沙坑里埋着数百名神职人员,他们身着长袍,手拿十字架;还有一个沙坑埋着数百名苏军战俘,其中大部分是军官。在挖尸体的过程中,我们多次挖到怀抱婴儿的母亲……许多儿童的头骨常常是破裂的———刽子手们为了节省子弹,拎着孩子的双腿,将他们的头摔向大树……

“他从坑里拖出了亲人的尸体”

即使是在焚尸工作开始后,屠杀仍在继续。德军将一队队手无寸铁的囚犯双手反绑,赶到沙坑旁,用机枪扫射,幸存者再被用手枪射杀。仅1944年3月的最后一周就有

450名犹太人、50名茨冈人和15名波兰人被杀害。

我们这批尸体搬运工共有80人……尸体腐败的气味让人难以忍受,许多1941年掩埋的尸体已成糊状,简直无法搬运。有的尸体已粘在一起,无法分开。我们的担架上常常不是一具尸体,而是一堆尸体。我们当中有的人根据衣服和头发认出了自己的妻子、孩子和父母。有一个名叫多吉姆的工人亲手从坑里拖出了母亲、妻子和两个妹妹的尸体,并将这些尸体抬到焚尸灶上。

每当那名德军指挥官来视察,我们的工作尤其紧张。这名贵族军官居高临下,监视每一个人,挑选病人送“医院”。如果有谁生病或丧失劳动能力,便会被拖到不远处。不久,我们就会听到一声枪响,病人“痊愈”了。

在没膝的死人堆里干上两个月,你便不再惧怕死亡。昨天你还在与工友聊天,今天你却在焚烧他的尸体。当你看到军装笔挺、养尊处优的德国军官,仇恨的怒火便会在心中燃烧。一定要逃出去,要向见到的每一个人、向全世界大声说出我们在波纳里所看到和经历的一切。

“经历千辛万苦,终于找到游击队”

然而怎么逃呢?四面都是陡峭的石壁,上面还有电网、地雷和哨兵。往上走是没有出路的,那么就只好往下走了。沙坑的底部有一个1.5米见方的储物窖,里面通常会储存一些食品。我们便从窖底挖地道。地道总长30多米。由于土质疏松,用手挖就可以。但是地道顶部不断向下掉土,我们便用木板和支架加固。我们从搬运的尸体身上找到了刀剪锉锯等小工具。为了不被德军士兵发现,我们晚上一起唱歌,只有一人躲在床下锯木板和支架。

我们80个人编为10组,每组都任命了组长。大家排出了先后次序,相互传授了爬行要领。只有两三个人自私自利,其他所有人都服从分配。大家不是为了自己活命,只求有人能逃出去,哪怕不是自己。

4月15日,地道又延伸40厘米,距离地面只剩下10厘米了。第一批共20个人除去腿上的锁链,爬进地道。天黑之后,我们捅开剩余的10厘米土层,爬出洞口,向铁丝网匍匐前行。四周一片漆黑。忽然一声枪响,四面枪声大作,但我们依然有序前进。借着枪口冒出的火光,我看到从地道口到铁丝网爬满了人,估计不少于30人(这一数字后来得到德军的确认)。终于爬到了铁丝网跟前,我们满怀成功的喜悦。此时可以确信,我们当中肯定有人可以活着出去。4月22日,我们的小组经历千辛万苦,终于在日戈里内村找到了游击队……

在波纳里,“大地在颤抖”

对于波纳里的这段历史,犹太女作家玛丽亚·罗利尼凯特(德军集中营幸存者)曾有过这样的描述:“波纳里的松树林中战前就挖了许多大坑,当时是用来储存汽油和石油的。战争爆发后,这些土坑就成了公共墓地。德军将囚犯带到这里,说是要来干活,实际上是要执行枪决。囚犯被带到土坑边上枪毙,死者、伤者一起推入坑中掩埋。邻近村庄的居民战后曾说,在波纳里,大地在颤抖,地面时常出现断臂残肢。宗教信徒说,这是因为大地不接受冤死鬼。战后的波纳里建造了纪念碑,而那片恐怖的墓地则荒草丛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