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被“洗脑”后当众脱掉衣服演讲 (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今年3月,南京市查获了迄今为止全国最大的一起在校大学生传销案,案件涉及33所高校的834名在校大学生。涉案的南京某商贸公司从2006年9月开始,以销售会员卡和项目合作等名义,收取150元至1000元不等的入门费,发展在校大学生从事传销活动。


昔日的高考状元沦为传销头目,女大学生被“洗脑”后竟当众脱掉衣服演讲……


是什么让学子们丧失判断能力?传销骗子到底施展了哪些洗脑术?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该案中许多涉案大学生盲目的创业冲动和面对复杂社会生活时表现出的单纯和无知,让人触目惊心。


高考状元稀里糊涂成了法人代表


当王顺德打电话告诉杨志杰,他已经成为南京某商贸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时,年仅22岁、尚在南京某大学金属材料系读三年级的杨志杰着实兴奋了一阵子。这个来自河北某市一个贫困家庭、曾是当年该市理科状元的大学生,感到天上掉馅饼的事真的发生了,而且就掉在了自己身上。


他曾听王顺德说要注册公司,但没有想到自己会是总经理。当时杨志杰作为军训教官,正在参加大一新生的军训活动,公司是怎么注册的,他一概不知。直到被逮捕、被关进看守所,杨志杰还没有弄明白法定代表人究竟是个什么职务,需要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


杨志杰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王顺德的。2005年底,在大陆已经七八个年头,并辗转多个地方也没有“混”出个名堂的王顺德,来到杨志杰所在的大学搞招商说明会,当时他正与移动公司做IP电话项目,其实就是推销IP电话卡。


杨志杰在项目会上对王“一见倾心”。“当时感觉这个人见多识广、头脑灵活,而且是‘境外人士’,经商思路肯定比较超前,跟他能学到很多东西。”此前,杨志杰也做过一些社会兼职补贴生活费,但都是一些做家教、发传单、抄信封之类的活,杨志杰自我感觉“学不到什么东西,难以提高自己的能力”。


项目会结束后,杨志杰等七八名同学被王顺德请到了家中深谈,大家相谈甚欢。


从此以后,他们经常到茶舍聚会、聊天,40多岁的王顺德也充分发挥自己神侃硬吹的本领,让这些尚未走出校门的大学生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们觉得跟着王顺德,让他们长了不少见识。


2006年春节过后,王顺德与杨志杰等的接触渐多,王要成立一个组织的想法,也被大家所认同。同年8月,一个名叫“大学生创业联合会”的组织呱呱坠地。在王的授意下,这个打着“为在校大学生提供实践平台”旗号的组织,实际用的是“学生拉学生”的手法,通过交纳金额不等的入门费来发展会员。


此后不久,因学校认为“发展会员”这一方式不妥,“大学生创业联合会”被取缔。一个月后,取而代之的南京某商贸有限公司随即诞生。这个商贸公司依然用拉会员入伙的形式进行运转,而且更加张狂。


在南京市看守所见到杨志杰时,这个戴着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青年神情很茫然,“我不知道这就是传销,如果知道,我肯定不会干。”但当记者问他是不是上了王顺德的当时,他说,“自己的事应该自己负责。”


荒唐的入会协议和疯狂的培训办法


“我想培养一些精英人才”,“我打造的营销模式与保险公司模式有一定的相似性。”记者在看守所见到王顺德时,王顺德仍不时宣传自己的经营“理念”。


那么王顺德是怎样来培养精英人才的呢?


采访中记者见到了这样一份委托书,这是每个会员入会时都被要求签订的,委托书内容如下:


乙方同意并委托甲方对乙方进行以下动作,以提高其意志力、体能及个人精神面貌:1.裸露上体或下体;2.殴打;3.棍棒打击;4.扎图钉;5.向下体或肛门塞啤酒瓶;6.扇耳光;7.刀割身体;等等。


“其实并不是一定要签,这需要本人同意。”作为公司行政人员的刘莉红在被问到委托书一事时说。当记者问她如果不签是不是就不让入会这个问题时,刘莉红选择了沉默。


据一位入会的刘姓同学介绍,王顺德常常当面对会员训话说“做人要无耻”,还要求会员“不要把自己当人看”。他会站在会员面前大声问“你们是否无耻、卑鄙”?得到的是异口同声的回答“是”!他还会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会员,而要求会员要面不改色、微笑接受。按王顺德的理论,他要培养的是“精英级”营销人才,只要大家习惯了这种语言,以后面对客户时,不管多么挑剔、无理的人也能从容面对。


王顺德最厉害的“育才”之道是:“让会员突破自己的极限,用最极端、最快的方式打开心理障碍,把自己最不愿做的事情做了,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在一次培训中,他“身体力行”,当着几十名会员的面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在他的带动和“洗脑”式的精神诱导下,出现了身上扎图钉、女学生脱光上衣演讲的疯狂行为。


似乎顺理成章的,有一天王顺德问一名女员工:“你敢和某某做爱吗?”回答是“敢”。


当众脱衣服,发生性关系,这些王顺德并不讳认。他对记者说,发生这样的行为“都是会员自愿的”,“这主要是为了打破思想禁锢。”


这就是王顺德打造“精英人才”的培训办法,稍有辨别力的人都会觉得荒谬至极,但杨志杰们却认为这种办法有成功之处:“我看到有些人经过培训后变化很大。”


“经过公司的培训,我感觉能力提高了很多,比起其他同学,我们在外找工作时要成熟得多,更能尽快地适应社会。”虽然王顺德、杨志杰已经被逮捕,但接受采访时刘莉红仍不停地在为公司、为王顺德辩护。


刘莉红们对自己人格尊严被亵渎、身体受到伤害这样惨重的代价似乎不以为意。


尽管做了一系列的伪装,但王顺德一手创办的这个所谓的商贸公司,运作手法其实还是传销。“该商贸公司利润的攫取主要是靠会员交纳的会费,会员发展的下线越多,公司所得的佣金也就越多;同样,会员的收入也主要是通过从所发展的下线入会费中提取,发展的下线越多,收入也就越高。”南京市检察院的办案检察官一针见血地戳破了这个公司的传销实质。“该公司也有着一般传销组织的一些共同特征,如利用大学生的单纯,以欺骗性的引导和暴力性恐吓等行为实行精神控制,等等。”


依据国务院颁布的《禁止传销条例》规定,“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就被认定为传销行为。

大学生创业要有热情更要有理智


“比尔?盖茨的创业神话和部分大学生创业成功的事例,以及高校对学生创业的提倡和宽容,大学生对将来进入社会的预期及尽快提高适应社会能力的急切心情,催生了大学生的创业热潮。”南京东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袁久红说。但是他也认为,由于在校大学生在创业知识的储备、资金、技术、管理能力、经验等方面的欠缺,不熟悉经营的“游戏规则”,眼高手低,直接导致了创业成功率的低下。“据统计,大学生创业成功率只有2%到3%。而像这个案件一样,这么多在校大学生陷入传销黑洞,也为在校大学生创业敲响了警钟。”


针对本案的案情,南京市检察院办理此案的检察官邓纯华也向准备和正在创业的大学生们提出了自己四点建议:


一要自尊自重。创业过程是艰辛的,不可能“弯腰就能拾到地上的财富”,需要能力、技术、资金等多重投入并付出不懈的努力。“用脱衣服、挨骂、甚至于敢于献身等抛弃自尊、降低人格、忍屈受辱的方式来突破思想禁锢,只能是对人性的扭曲,与大学生们良好的创业愿望肯定是南辕北辙。”邓纯华说。


二要理智。邓纯华认为,面对就业压力,很多在校大学生都想为将来早一点做好准备,他们把赚钱放在其次,而着重于提高适应社会的能力,这一点完全可以理解,“但既要有热情,更要有理智”。本案中,作为“总经理”的杨志杰,平时的工作就是跟着王顺德吃吃喝喝,也没有具体事做,为此他很着急,急切要求王顺德给他更多实实在在的工作任务;刘莉红、张梅等为了得到工作中出现的某一问题的解决方案,自愿接受处罚,不惜做上百个俯卧撑,而王顺德正是利用了他们这种急于提高自己能力的心理,打着培养精英人才的旗号,干着违法犯罪的勾当。


三要提高辨别力。“本案中王顺德的行为确实有一些迷惑性,他将公司所收费用全部交给员工管理,用钱后与其他员工一样用发票核销,营造正规公司的假象;只抽4元一包的烟,似乎也很节俭,这些一度让刘莉红们对他很佩服,觉得跟着王顺德创业这步路是走对了。”邓纯华告诉记者说。据介绍,王顺德被逮捕后,他们还出钱请律师为其辩护。


四要克服浮躁心态。社会贫富分化,在大学中也有直接体现。“在校大学生中既有开宝马上学的,也有为下一顿伙食费发愁的,这是社会现实,需要正确面对。”这次陷入传销陷阱的在校大学生,家庭经济都很一般甚至比较差,他们急于摆脱现状,减轻家庭负担,早日自食其力,导致心态比较浮躁。当杨志杰们知道学校有人把公司定位为传销后,甚至发动了几百名会员围堵学校大门,给社会治安和学校风气造成了恶劣影响。


针对在校大学生违法违纪、甚至犯罪问题的日益突出,前不久,南京市检察院专门成立了“南京市法制教育宣讲团”,到驻宁各大院校进行法制教育宣讲。“宣讲团通过分析大学生违纪违法的典型案例,深刻剖析在校大学生迷失人生方向走上歧途的深层原因,呼吁同学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增强遵纪守法意识,提高明辨是非的能力,学会理性地控制自己的行为,进而做到‘自我保护,远离违纪违法’。”南京市检察院检察长刘志伟介绍说。目前,这个“法制教育宣讲团”已经在20多所驻宁高校中进行了宣讲,受到了师生们的广泛欢迎。


日前,这起特大传销案正在南京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