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两尺长的砍刀,老兵举起了防卫的酒瓶

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也许就是社会的复杂性,有时候,你不想惹事,可事偏偏要来惹你,你想回避也回避不了。

这个事已经发生好多天了,可还有几个战友不断地要到派出所去接受调查取证。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八一,一年一度的战友聚会。大家从餐馆吃了饭出来,当然还要到街边的烧烤摊上坐起吃烧烤的,这样气氛很好,大家可以畅所欲言。

我们这个年龄,早已不是吃铁吐火的年龄,现而今战友聚会,大家多了几分理智,更多了几分平淡,我们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因为生活,本该这样。

可有人偏偏不让我们这样。

从西瓜摊前走过的时候,有的战友说渴了。那就买几个西瓜解解渴吧。于是几个战友选瓜的选瓜,付钱的付钱,有猴急的战友已经抢先吃起来了。

这条街只能算半边街,因为半边已经被夜市的烧烤摊给占了,半边还有摆着些卖百货的,所以中间那一点可怜的路就显得太窄太窄了。一位战友正在路中间边走边吃西瓜呢,这时背后传来一阵凶恶的叫骂之声:妈个B的,没长眼睛啊!这个战友没听见,仍一个劲地吃西瓜。

这时骂声更大更难听了:狗R的是不是想死哦!

战友这次听到了,但考虑到自己在路中间挡了人家小车的道,觉得是自己不对,便走到车窗前: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你妈个B,相不相信老子回去拿刀来砍你!

这个战友一听火上来了:你妈个B,你个瓜娃子,老子已经给你道歉了,你还想做啥子?

开车的是一个约二十岁左右的年青人,车内坐着三四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年青人,因为这个战友已经让开了道,车一闪,开走了。

大家坐到早已预约了的烧烤摊上,帮助老板摆桌子、凳子,搬啤酒(这一箱啤酒也许救了几个战友的命)。旁边闪出一个路人,也许对那几个青年的知名度有所领略的:我劝你们还是先别吃了,赶紧走吧,要不那伙人回去拿刀去了。那个开车的就是前几年拿刀砍人被判了刑,前两天才放出来的。

我们并没有引起重视,不是我们没引起重视,而是大家认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小了,不值得人家真的回去拿刀子砍人,这个社会,人们生活已非十几年年可比,大家都还算过得去,这样好的日子,谁想去惹事,谁想去杀人而自己找死?所以我们不相信,对提醒我们的路人说:没事,不会的。那人两次提醒无效,边说你们不相信就算了,边向街中心走去。

这时一个朋友打来电话,因街道上声音太大,听不清,我拿着手机去找一个安静的角落接听电话去了。

正在接电话,一辆车疾驰而至,车门洞开,车上一下闪出几把明晃晃的约两尺来长的大砍刀,迅即向我们战友所在的烧烤摊冲过去。

“来了,来了!”这是一个刚才目睹口角的路人发出的提醒声。

我离得远,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

乒!乓!,两声,为首的拿砍刀青年已倒下去,由他的同伙迅速扶起来,又迅速跑掉,又听“乒”!那辆车的后玻璃已被洞穿。

那些家伙一溜烟只剩下一个了,跑到车上开车,无奈钥匙不在,也下车跑掉了。前后只有约20秒时间!

我跑过来,一个战友正在打110报警,一问情况,原来那些家伙一下车,已被一个炊事老兵先从后面缴获了一把长刀,另一战友发现不对,手中刚要开的啤酒瓶便向为首持刀者飞去,又一个啤酒瓶向他飞去,两个啤酒瓶不偏不倚,两瓶均正中脑袋,那家伙便只有向下倒的份,他的两个同伙当即左右一边一个去扶他,也许他们发现遇到对手了,不再穷凶极恶地挥刀砍我的战友们,而是飞一般离去。

这时110的车来了,警察来得神速原因是他们刚好巡逻从此经过。

不容我的战友们说,路人已经七嘴八舌的说上了,经指点,警察从没能开走的小轿车内搜出约两尺长的大砍刀三把,加上缴获的一把,共四把,另有三至四把还在那些跑掉的人手中。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那个刑满释放的年青人进了医院,听说从医院出来后找到了一个他认识的我的战友,上门威胁了一番,我的战友当然没给他机会。

还有,后来我问所有那晚在场的战友,居然没有一人承认小车后玻璃是其中一人所为,最有可能的结论是:路人干的。

毕竟这是一个群体性的事件,到今天已经20天了,派出所还在不断的找我们的战友问话,以证实当时的情况。但不管怎样,我们认为我们当时的情况纯属正当防卫,哈哈,也就是说那帮家伙(其实挨到打的只带头那一人而已,其它的纸老虎当时也就只能作鸟兽散了)挨打算是白挨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