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传奇 少年时代 十八 适彼乐土之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86/

蛇因为外形恐怖而一直为人类所诟病的爬行动物,中国人历来就有见蛇不打三分罪的说法。

蛇,少典见得多了,记得他以前也是捕到过的,味道和鸡肉差不多。不过,眼前这条倒是第一次见,相信看过《狂莽之灾》电影的读者朋友,对北美亚马逊河流域密林深处的巨蟒影响深刻。它的出现几乎使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绝望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它没有直接扑过来,而是盘踞在头狼倒下不远的地方,恐怖的蛇头高高耸立,两只眼睛在火光中露出寒光,像两把利刃随时准备刺过来。

大多数朋友可能还不真正明白,蛇是纯粹的食肉动物,而狼有时候会吃一点嫩草之类的。蛇的耳朵是聋的,行动全凭“感觉”,是跟着感觉走的。刚才人们和狼群的激烈打斗所引起的振动波自然惊动了这可怕而神秘的敌人。

“蛇!”

“乖乖,好大的家伙。”

“蛇,蛇来了。我的妈呀。。。”

“完了,完了,救命呀。”

人群中发出颤抖而惊恐的喊叫声,恍如人家地狱。

“不要动,大家不要动,先别慌,拿紧手上的家伙。”少典在绝望中喊道,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巨蟒盘踞在那里,似乎在观望,又像在选择,在这两种不同的物种之间,它绝对有选择的权利,而被它选中的,倒是不用担心会被开膛破肚,只能自认倒霉。

被人们冲散的狼群脱离同样被他们冲散的人群,慢慢地凝聚在一起,嘴里低吼着。盘旋了一阵,也站在那里不再动弹,死盯着那条巨蟒。

少典见状,急忙命令大家后撤,倒在地上的同伴先不要管了,因为蛇是不会吃死物的,它只对活物有兴趣。很快,大家顾不得全身的伤痛,一瘸一拐地后撤到稍微安全的地方。也许,在这毫无遮拦的地方,围成一圈防御是最好的办法,于是他要大家围成一圈,火把、尖棍和弓箭向外,防止它们扑过来。这种防御方法成了后世的所谓八卦等阵法的雏形。

狼群,还有7匹,这回轮到它们倒霉了。少典远远的看过去冷哼一声,不敢稍微有一点懈怠。毕竟,那个时候人和动物的“武力”差距不大,人有的时候甚至还处于劣势。

对峙了片刻,这些可恶的畜生居然没有四散逃窜,而是迅速聚拢在一处,狼群中爆发出一阵愤怒的嗥叫,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巨蟒似乎意识到将有一场恶斗在等着它,血红的信子在昏暗的火光下像一根绞索,时刻准备绞断它对手的脖子。高昂的奇丑无比的脑袋正一点点的放低下来,收缩的尾部则略略翘起,这是蛇类要发起攻击的标准姿势。少典远远的看去,知道恶斗马上要开始了。于是,他抬手示意大家再往后退,免得等会儿殃及自身。

死一般的寂静笼罩在黑暗的上空,对垒的两边,巨蟒和7匹狼之间,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威胁,这是一种毫无妥协而言的威胁。

狼群这时不再低吼,只见它们渐渐分散开,毛发竖起。突然,两匹狼“嗷”地一声尖叫着飞蹿起一人多高,它们死死的咬住那粗大的蛇尾,剩下的狼闪电般地对蛇的头部发起了猛攻。那巨蟒冷不防被咬住尾部,正要挣脱,却立马面临头部被攻击的危险,只见它一用力,头部冲向半空,整个身躯几乎全部竖了起来,有两三人高,那两匹狼也被轻轻带起,巨蟒腾空持续了几秒,身躯在相反方向坠落,狼群完全扑了个空,没有咬住它的头部,连忙掉转头对准蛇头继续扑咬。巨蟒不等它们再次靠近,只见咬住巨蟒尾部的两匹狼飞了起来,然后被蛇尾狠狠地砸向地面,一匹狼被砸晕,飞出几步远横卧在那里,只有出的气了。另一匹被砸的被迫松了口,龇牙咧嘴地吐出咬落的血肉,一瘸一拐地呆立在那里。那条蛇挣脱后,将受伤的尾部卷缩起来,像一团盘绞在一起的“麻绳”,没等群狼近身,这团“麻绳”却猛地一弹,将冲在前面的几匹狼扫得转着圈飞出去好几步远。少典远远的看见那狼朝自己飞过来,吓得他将尖棍往其头部上猛地一击,那狼如同一只棒球一样改变了飞行的方向,只见它在地上翻了几个滚不动了,另外两匹被扫飞的狼也被同伴打死。

剩下的两匹狼见自己的同伴死的死伤的伤,顿时没了斗志,还没等那蛇近身,就迅速地夹着尾巴钻进林子里逃跑了,林子里回响起一两声哀嚎,酒再也没有动静了。

少典坐山观虎斗半天,眼看狼群没几下就被那巨蟒给冲得七上八下,烟花乱坠的,它们的下场就摆在面前,下一个就轮到我们了,看来这回死定了。想到这里,少典不由得干咽一口唾沫,倒吸一口凉气。他不由得暗暗后悔,不该匆忙就搬迁,害得部族如今面临灭顶之灾。

他猛然觉得扶附宝的手一沉,扭头一看,附宝失血过多,已经昏迷过去。他只好把她轻轻地往后拖了拖,把她放到一块石头后边,然后,放上些树枝盖在她的身上,让她的背靠着那里好受些。等会儿如果还活着,就再来和她在一起。完毕后,少典轻轻地举着火把离开了。

不过,人和其他的生灵相比,毕竟是高等动物,可能人在体能上比不过它们,但是智慧却是能使人死里逃生的法宝。少典猛然想起了火,这不还有火吗?用火烧那丫挺的,不信就不能把这嗜血的巨蟒烤熟。拿定主意,少典要大家拿好火把,让它靠近不得,手里的尖棍和弓箭时刻瞄准。

那蛇并没有靠近过来,只见它游到一匹还在地上垂死挣扎的狼身边,那匹狼是刚才被少典扎伤的,还没死呢。逃生的本能使它拼命地想挣脱自己将被吃掉的处境,不过一切已经无济于事。那巨蟒慢慢地张开血盆大口,将那匹狼整个一点一点的吞了进去。

“啊。。。”

“咋办啊。”

“。。。”

更多的人在默默的等待着最后一刻的来临。这血腥的一幕看的目瞪口呆,手里的火把不住的打颤,差点握不稳,掉落下来。人在自然淘汰的规则面前,有时候是那么的渺小和无助。

幸运的是,这最后一刻还是没来,狼的命运并没有落在自己身上,那条受伤的巨蟒吞食完两匹狼后,动作以显得比较迟钝,它对着众人挑衅似地吐了吐信子,头也不回,就缓缓地游走了,很快,又回到了那片漆黑的草丛里,众人一动也不敢动地目送着它,直到周围重归寂静。

这时候,一轮残月从乌黑的云层中慢慢地钻了出来,这时候天已快亮了。人们此时已经筋疲力竭,终于逃过了一次大劫,是该回露营地的时候了。少典正要叫大家快回去,他此时猛地意识到附宝没在身旁,就躺在那块石头后面。于是,转身向后回到附宝身边。

光溜溜的石头上沾满了附宝的血迹,而附宝却不见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