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总是对我宽容至致,让我觉得很难过。”


这句话我一直留在手机里。我还记得那是我第一次因为朋友的一句话而痛哭流涕。也许这样说,有些夸张。因为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我把自己蒙在被子,蒙了好久好久。胸口堵的厉害,连哭声都不能很流畅。我到现在都记得,当时我们是怎样互相扶持,互相依赖。一步步走过那段最晦涩最灰暗最泥泞潮湿的日子。我和你说过,我会永远记得,并且要记住一辈子。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也许,在分开以后,我们会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不会见面,不会像以前那样,坐在黑黑的角落里喝着牛奶仰望天空,看不清彼此脸上的表情,说着风马牛不相干的话语。不会再一路走一路吃香蕉,把皮扔在街边房子的屋顶上,像机关枪发射一样乱喷石榴籽又或者走一路尾随着的是一路的咬过的甘蔗残渣。有的时候,一个人在超市买水果的时候,会突然想起你,因为想吃苹果,夜里一起跑出去,只买两个苹果,然后一人一个,一路啃回学校。“因为不想被别人看见在水果店挑水果的样子,所以宁愿到外面去吃。”这是你给我的理由。所以我是一边闷笑到抽筋一边把苹果塞进肚子里的。


记忆里,空气中总是弥漫湿漉漉的味道。如同下着小雨的夜,有煤渣跑道的操场,飞舞在野草丛中的萤火虫,自习教室里亮着的灯。你一定不记得怎么跳慢三了。其实我也不太能记得了。可是以前,我男步女步都会跳的,并且还学会了华丽无比的转圈。以至于在毕业时的聚会上,大出风头。嘿嘿,我是不是很厉害。对你而言,学跳舞是件困难无比小心翼翼如屡薄冰的事情。就像是探地雷的螃蟹,总是很笨拙的伸出脚,然后重重的放在地上。为此,我嘲笑过你很多次,其实我跳的也不是很好~就比你好那么一点点而已。当然,一点点就够了,不是么。


每次去KTV唱歌的时候,我都会点《美丽心情》。因为你说你很喜欢。可苦了五音不全的我了,听到耳朵生茧,心灵麻痹才能大差不差的跟上调子。现在这可是我继《青藏高原》后的第二成名曲了。霍霍。

有机会,再唱给你听啊,如果有机会的话。有的时候,也会想起教室后面的楼梯,地面冰凉如水,静止的竹林,夜色凝固。好像一幕巨大的宽屏电影,无声无息的在我们的眼前上演。如果可以留住景象,我要把有月亮的那块给截图送给你。


你一定会幸福的。我曾经对着佛祖真心的祷告。


不管你在这个世界上的哪个角落,都会有我的祝福与你相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