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狼 第二章 征途漫漫 三十一 魔鬼训练(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05.html


这条绝版越野路线当然是高岭选定的,鬼知道他曾经在这条根本没有路的路上勘测过多少次,才筛定了这条魔鬼之路。是魔鬼当然要走魔鬼路线,我们是人,但高岭是魔鬼,我们没指望着把高岭变成人,只能无奈的等待他将我们变成和他一样的魔鬼——刘朗语录。

姜宁连打再骂才把刘朗,李侯赶走,弄的哥仨都眼泪吧嚓的,刘朗,李侯哥俩更是发了毒誓,以后绝对不会再犯此类错误,望着小哥俩艰难远去的背影,姜宁内心却感到了无比的轻松解脱,他找了个有阴影的沙丘,隐蔽地躺了下来,心想:首训就有人当了“逃兵”,这高岭定会怒火横烧,要是能趁机把自己给开掉,那最为理想。

抬眼望,队员的大部都在互相搀扶着艰难前行,只有许富贵那壮硕的身躯在左摇右晃,走在了最后。高岭驾驶着沙漠越野作战车紧跟在他的身后,不停的大声呵斥着:“许富贵,瞧你那熊样儿,快,给我快点儿。”

此时的许富贵感觉身体比面包还虚,两腿比面条还软,高岭的催促声似乎只在他的思维意识中产生了作用,他也想奋力前行,更不想第一次训练就落个掉队的下场,给高岭留下个很忪的印象,可是他的腿实在不受思想的控制,根本就不听他的指挥。他实在是走不动了,活到18岁他还从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受过这样的罪,尽管以前他是华北警校的拳击尖子,未来拳坛上的新星,在那块领地同样伴随着艰辛,汗水与痛苦,但所有的那些与今日的沙漠武装越野相比,跟本就不成比例。许富贵暗骂,放着好好的未来的拳坛红人不当,怎么就偏偏中了邪了似的来当这个特战警察,当初他以300:1的后选比例入选华北地区仅有的特警名额时,他是如何的激动与兴奋,教练连哭带骂也不能挽留他那颗从警的心,现在想起来,他真的很傻很天真,现在他死劲觉得对不起教练,自他穿上警装的那刻起,教练就病的卧床不起了,他理解教练的心情,为他近十年的心血就这样付之东流,这样的结果谁也受不了,他是个好苗子,教练是把一生的赌注都压在了他的身上,然而自己却背叛了他。

许富贵还觉得对不住父母,父母都是当地很有名的商人,他们希望他子承家业,所以才给他起了一个很俗气的名字:许富贵。想当年他疯了似的去学拳击,父母已是极度反对,如今他却跑到边塞,来当这个危险重重的特警,他的父母已经对他彻底失望了,许富贵永远记得自己出发的那天是何等的伤感,火车站的人群熙熙攘攘,但他却最终都没有看到教练和父母的身影,他的内心感到无尽的感伤,跑到火车上的卫生间狠狠的大哭了一场,年轻的他,已经开始为自己的人生抉择付出了代价。

许富贵想到这里,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他把越野背囊和AK-47狠狠斗地扔到了一边,不顾及沙子的炽热,四脚朝天地躺了下去,而后扯着嘶哑嗓子,有气无力地喊到:“许富贵!你就是个天杀的!”

“ 拾起你的枪,象个男人似的给我站起来。”高岭大声呵斥道,他根本不知道许富贵在想什么,更不可能对许富贵的狼狈报一点点的同情和怜悯,象这样大运动量的残酷训练,许富贵这样的队员他见的多了,不行,直接淘汰走人。

班长陈英此时径直跑了过来,高岭对他说道:“人交你了!实在不行,叫他弃权!”说完开着沙漠越野作战车一溜烟的向前开去。

“快起来,许富贵,走!”陈英走到许富贵面前,拽住他的衣服想将他扶起。

许富贵感觉从喉咙到胸膛里有一条火线在剧烈地燃烧,疼,真疼,辣辣地疼。他嘶哑着声音对陈英说:“班长,您就高抬贵手饶了我吧!我实在是走不动了,我当不了什么尖刀了,让尖刀去见鬼吧,那天我在班务会上的保证,现在作废了。”

“许富贵,你是一名出色的拳击手,一名优秀的拳击手最可贵的品质和精神是什么?斗志和勇气,最怕的是什么,胆怯和懦弱,你绝对不可以轻言失败!起来!快!”陈英扯住许富贵,大喊。

“我真的不行了,班长,您兹当我是牺牲得了,我求您了!这尖刀我绝对是不当了。”许富贵喘着粗气。

许富贵的一番话让陈英很难过,是啊,象这样残酷的训练中,还会有多少队员会被淘汰和放弃呢!陈英不在劝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守在他许富贵的跟前,眼望着高岭自在地驾驶着越野车,以那厚厚的车轮将滚烫的沙粒层层甩出,两道长长的弧线,很高,很远,也很美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