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硫黄岛作战的美国人,非凡的勇敢是他们共同的特点!”——尼米兹

提起美国大兵,人们的印象里总是一副老爷兵的形象,装备精良待遇优厚,可就是贪生怕死。本文所谈到的,则正好与之相反,是美国大兵在二战硫黄岛战役中浴血苦战的英勇事迹。

1944年2月美军为了更有效地进行对日战略轰炸,一反战争中惯常采取的避开日军重兵扼守岛屿的“跃岛攻击”战术,决心以硬对硬坚决攻占硫黄岛。整个战役持续三十六天,美军付出了28686人伤亡的巨大代价,全歼日军守备部队2.3万余人,这也是在太平洋战争中,登陆一方的伤亡超过抗登陆方的唯一战例。也许有人会说,参战美军可能是二流的将领指挥的二流部队,其实非也,战役总指挥是第五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海军上将,海空掩护是由米切尔中将指挥的第58特混编队,登陆编队和支援编队由“短吻鳄”凯利?特纳中将指挥,参战地面部队为霍兰?史密斯中将指挥第5两栖军。斯普鲁恩斯、米切尔、特纳和史密斯都是太平洋战争中骁勇善战的名将,参战的海军陆战队第3、4、5师,也是美军最擅长两栖登陆的精锐部队,接受过严格系统的登陆战训练,而且战斗力之强、战斗作风之强悍,战斗意志之顽强在美军中都是首屈一指的,能和这样的名将名军打成如此场面,也从反面说明了守岛日军的战斗力,确实,在硫黄岛上的日军,无论是战略战术,还是战斗作风,在整个太平洋战争中都堪称日军之最!也正是在这样惨烈的鏖战中,才充分显示出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英雄本色。

面对如此顽固的日军,这场战斗进行的异乎寻常的艰苦。在激烈战斗中,美军涌现出了一大批英雄人物,海军陆战队官兵在此次战役中所获得各级各类勋章数量,为海军陆战队历次战役之最!

下面就来谈谈在此次战役中几位战士的英勇事迹。

托尼·史丁(TOWY STEIN)

史丁1921年9月出生在俄亥俄州戴顿镇,他的教名是安东尼·迈克尔·史丁,但他更喜欢托尼·史丁这一名字。相貌堂堂的史丁,只读到九年级(相当于初三)就缀学打工,做过建筑工人和车工。他不喜欢读书,却爱好拳击,曾在1942年2月夺得过业余金手套拳击冠军。珍珠港事变后一心想参军报国,却直到1942年9月才如愿加入海军,在圣地亚哥新兵训练营他志愿参加了海军陆战队空降突击队,接受了非常严格的军事训练。后来随海军突击营在瓜达尔卡纳尔、布干维尔岛等地作战,在布干维尔岛战斗中他一次就击毙了五名日军狙击手,赢得了“日军狙击手的猎人”的赞誉,1944年初拉维尔岛战斗结束后,海军突击营解散,史丁回国休假后,调往海军陆战队第五师加利福尼亚潘德雷顿基地,并被提升为下士班长。1944年7月他新婚才三天就告别爱妻随陆战五师再次前往太平洋战场。在夏威夷进行临战训练时,他充分发挥当车工时的技术技能,把被毁坏的舰载机上的大口径机枪拆下来,改装成能单手击发的枪,并给这支自制枪起名“利刺”,他就带着“利刺”来到了硫黄岛。

在硫黄岛上,他带着他的班投入了战斗,他以弹药箱为依托,用“利刺”的强劲火力有力掩护了部队的推进,他凭借着准确而猛烈的射击,接连摧毁了九个日军火力点。正是由于长时间的猛烈射击,“利刺”的弹药消耗极大,他不得不八次返回海滩补充弹药。为了能在松软的火山灰上快速奔跑,他扯掉笨重的靴子,扔掉钢盔,途中还几次冒着炮火把伤员背到海滩的战地救护点。在第九次返回海滩时,一发日军炮弹在他身边爆炸,一块弹片深深地扎进了他的肩头,连长命令他回到海滩战地救护点进行包扎,然后撤离战场。但他拒绝了,仍带伤坚持战斗,整个白天一直战斗在最前线,摧毁了多个日军火力点。夜幕降临后,因为他所在的排因推进太深而过于突出,不得不稍稍后退,以保持战线的平整。在后撤中史丁又担负了殿后的艰巨使命,掩护战友们在日军火力下安全后撤。他的“利刺”两次被日军子弹击中,他又两次捡起来继续射击。午夜前后,史丁终于接受连长的命令撤出战场,他被送上接运伤员的登陆艇撤至海上的救护船,通常情况下,他在这次战斗中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但当史丁得知硫黄岛上的战友死伤惨重的消息后,他毅然重返硫黄岛。

3月1日,史丁所在的A连在362高地前进受阻,日军密集的火力简直如同下雨一般,全连被压制在高地下动弹不得,每一次前进的企图都被日军构筑在反斜面上火力点的猛烈射击所粉碎。史丁自告奋勇前去侦察,以便发现日军防线的薄弱之处,为连队的前进创造条件。他带着19名志愿者组成的小分队迎着日军的弹雨冲了上去,他们从一个弹坑跳到另一个弹坑,就这样一寸寸前进,终于为连队找到了突破点,可是在9名生还者中没有史丁,他倒在了前进的道路上。

1946年2月,史丁被追授美国最高荣誉勋章——国会勋章,他的家人应邀出席仪式。在仪式上,他的母亲这样评价儿子:“托尼一直在英勇战斗,他想看看自己是否能做到,那就是他加入海军的原因,他确实做到了!”


唐纳德·J·鲁尔(DONALD J. RUHL)

陆战五师28团2营E连战士,1923年出生在蒙他拿州简雷特镇,是个放牧的小牛仔,入伍后就一直以爱发牢骚出名,加上他古怪的生活方式,在排里很不讨人喜欢,但是他并不在意,他希望在战场上来证明自己。

E连作为2营的预备队,是第九批上岸的部队。登上硫黄岛后,由于是预备队,一直没有领受到作战任务,只是在海滩上挖工事,远远注视着前方的战斗。等待没有持续多久,傍晚五时,E连就接到投入战斗的命令。前进了没多少时间,暮色渐浓,考虑到夜战是日军所长,所以E连在一个巨大的山丘边停止前进,修筑工事准备宿营。安顿好士兵之后,排长带着鲁尔前去侦察附近情况。他俩悄悄地向前搜索,突然在一个隐蔽得非常巧妙的地方,出现了一扇笨重的大门,里面竟然是一门向海滩射击的火炮!原来是个日军的隐蔽火力点!鲁尔冲了上去,向门里猛投手榴弹,在猛烈的爆炸中,一群日军从火力点里冲了出来夺路而逃,鲁尔举枪就射,一连击毙了八名日军,当第九名日军冲出来时,鲁尔一跃而起,用刺刀结果了他!

第二天一早,鲁尔便冒着日军猛烈的炮火独自一人在防线前方寻找失散的战友,接着又在日军弹雨下和另一位战友合力将一位伤员抬到了300码外的后方包扎所!回到战线后,鲁尔又自告奋勇侦察前方一个日军遗弃的机枪火力点,他借着夜色的掩护,不顾日军可能重新返回的危险,独自整整活动了一个晚上,以免部队第二天前进时误入险境!——他的勇敢赢得了人们的尊敬!

2月21日黎明,28团三个营同时开始进攻,在飞机和军舰猛烈炮火轰击掩护下,部队开始冲击,鲁尔、汉森和威尔士三人作为E连的尖兵冲在最前面,亲眼看到美军的炮弹击中了日军的弹药库,引起了巨大的爆炸,感受到了令人窒息的气浪。但当他们冲上前的时候,弹药库的废墟里居然还有不少日军活着,鲁尔和汉森随即与日军展开激烈的对射,而威尔士则准备从旁边迂回,就在这时,日军一枚手榴弹嗖地飞了过来,鲁尔一边高喊“小心!”一边就扑了上去,用身体压住了这枚冒烟的手榴弹!只听得轰地一声,手榴弹就在他胸前炸开,爆炸的气浪竟穿过他的身体,激起一片血雾!胸膛被炸开了一个大洞,鲜血泊泊直流,汉森一把将他拖到附近的安全处,准备急救,可是鲁尔已经停止了呼吸!鲁尔为了掩护两位战友义无返顾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1947年1月12日,唐纳德·J·鲁尔被追授国会勋章。


杰克林·H·卢卡斯(JACKLYN H LUCAS)

1942年北卡罗来纳州佩尔莫斯镇的征兵点, 200磅重5英尺高,谁也看不出如此身强力壮的卢卡斯只有14岁,他一心报国,伪造了母亲的签名,谎称自己17岁应征入伍。

性情直率、笑容可鞠的卢卡斯在新兵训练营里颇得人缘,但是对于被分配在夏威夷作为后方守备部队,十分不满,因为他一心想要上前线。于是不安分的他惹了不少祸,甚至有一次酒醉之后殴打两名宪兵,结果被判了整整一个月的禁闭!

1945年1月底,卢卡斯在码头上遇到了在陆战五师第26团第1营服役的表兄,此时26团正在上船,准备参加硫黄岛战役。乘着部队上船时的混乱,卢卡斯没有遇到任何阻挠就轻而易举地混上了船,表兄和战友们将他藏在装备中间,定时给他送食物。直到几天后,已不可能被送回夏威夷,卢卡斯才向C连连长罗伯特·邓莱甫上尉坦白,邓莱甫上尉赦免了他的“背叛”行为,同意他加入C连,并为他配发了装备和步枪。而此时夏威夷则将卢卡斯列为逃兵。

登上硫黄岛后,卢卡斯很快就在战斗中证明自己是个好战士,他的表现根本不像个初上战场的“菜鸟”,而更像个老兵,因此行军时他常担任尖兵,走在连队的最前面。

战斗中,他和三位战友突然与日军遭遇,双方距离只有几米!卢卡斯眼疾手快开了枪,并清楚地看到子弹打进一名日军的脑袋,鲜血喷溅而出!他正要继续射击,步枪却卡了壳,一枚手榴弹飞到了他面前,卢卡斯一面高声警告战友小心,一面用步枪奋力将手榴弹拨到旁边!但是第二枚、第三枚手榴弹又接踵而至,卢卡斯心中一凉,这下难逃一死了!他声嘶力竭地绝望嚎叫竟然压过了爆炸的巨响!他被爆炸高高地抛向空中,然后重重落地,鲜血从口中喷出,浑身是伤,动弹不得。他的战友们都以为他死了,愤怒地迅速消灭了日军之后,却惊奇地发现他还活着,而且神志清醒!于是迅速将他送到海滩。

在萨马瑞顿号救护船上,军医们为他受了这样重的伤而没有死去极感震惊!军医实施了22次手术,才将他从死神手中夺回,但是他成了残废,而且在身上还留着近200块弹片!

八个月后,他在白宫接受了杜鲁门总统颁发的国会勋章。

1945年10月5日,海军部长詹姆斯·弗瑞斯特接见了他,向他表示感谢!他夏威夷的老部队也原谅了他的鲁莽行动,毕竟在战争中,再没有比获得国会勋章更光荣的事了!


威廉姆·哈里尔(WILLIAM J HAPPELL)

哈里尔1922年6月26日出生于南得克萨斯州麦卡德镇,1942年参军,在加利福尼亚州海军陆战队训练营完成了装甲兵课程,表现良好。随后被分配到陆战五师第28团1营A连,1944年2月升任下士班长,1945年2月硫黄岛战役前夕,已经升为军士了。

3月2日晚,哈里尔和卡特受连长指派担任连队的侦察兵。当晚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岛上满地的火山灰被雨水打湿,粘粘乎乎,走起来非常泥泞难行。哈里尔和卡特轮换着一人休息,一人警戒,小心翼翼地监视着战线边缘。当卡特警戒时,他发现前方可疑身影,于是他轻轻推醒哈里尔,两人一起朝可疑目标猛烈开火,接连击倒几个黑影。战斗平息后,卡特子弹也用完了,便返回阵地去补充弹药,留下哈里尔一人警戒。忽然,他又发现前方有人影晃动,便迅速扔出手榴弹,接着猛烈扫射,当弹匣里的子弹打完,正要换弹匣,日军一枚手榴弹哧哧响着落在他身边,哈里尔伸手准备拣起来扔回去,他刚抓起手榴弹就听“轰”的一声巨响,手榴弹在他的手里爆炸了!左手顿时被炸得不成样子,只有一点点残肢还连在腕关节上,左腿也被弹片击伤,他立刻昏倒在散兵坑里。

几分钟后,卡特回到散兵坑里,此时哈里尔已经苏醒过来,正用右手摸索自己的M—1步枪,“怎么了?”卡特问道,“我被手榴弹击中了!”哈里尔回答到。卡特正要过来相助,只见两名日军从山谷中冲了出来,一人手里高举着武士刀,另一个则握着已经拉着火的手榴弹!卡特向手持军刀的日军开火,可惜没有击中,眼看日军已经扑到跟前,卡特便端起上了刺刀的步枪迎了上去,一番激烈的白刃格斗后,卡特终于将日军刺倒,但日军临死前也将卡特砍伤。另一边,哈里尔强忍住伤痛,一枪击中另一名日军头部,接着他爬到卡特身边,见卡特伤势很重,几乎感觉到他生命正在一点点流逝!此时,四周炮火正密,隆隆炮声不绝于耳,密集的机枪声如爆豆般炸响,深邃的夜空中满是此起彼伏的曳光弹痕,一幅壮观的战地夜景!

哈里尔鼓励卡特:“我们不会死去,必须回到阵地去!”卡特虽然不想丢下哈里尔,但别无选择。卡特对哈里尔说:“等着我,我一定回来!”说着用自己几乎折断的手掌捂住胸口的伤处,踉踉跄跄地消失在夜幕中。

哈里尔躺在地上,重伤的手臂一阵阵剧痛,鲜血从伤口不停地流淌,他唯一的希望就是不被日军发现,坚持到卡特回来。但很不幸,他还是被日军发现了,八个身影走了过来,很明显这是日军!其中一人跳进战壕,相距很远哈里尔就可以闻到他身上的臭味,看来他已经很久没有洗澡了!还有一名日军则蹲在战壕边担任掩护,跳进战壕的日军掏出手榴弹在自己钢盔上敲开引信,然后扔到哈里尔的脚边,随后便跃出战壕——说时迟,那时快!哈里尔忍住剧痛以惊人的敏捷用完好的右手抓起冒烟的手榴弹,一把扔了回去,一声巨响,几名日军倒了下去,但哈里尔右手也被炸伤,他再次昏迷过去!

卡特终于回来了,还带来了一队担架兵,他们抬起重伤的哈里尔返回阵地。由于哈里尔和卡特的英勇行为,人们用美西战争中著名的以寡敌众的阿拉莫战役赞誉他俩为“两个人的阿拉莫要塞!”卡特被授予海军优异服役十字勋章,哈里尔则于1945年10月15日在白宫接受杜鲁门总统颁发的国会勋章,此时他已双臂残疾,杜鲁门将勋章别在他胸前,动情地说:“这枚小小的勋章对于你为祖国所做的而言,只是一个极小的奖励,谨以此表示美国对你的感谢!”

哈里尔很快克服了残疾在生活上的不便,他学会了用义肢打电话、驾驶汽车甚至点雪茄,还设计了独特的方法来进行射击,因为他是那么酷爱枪支和射击。后来他成为一家慈善组织的负责人,专门接待在战争中因伤致残的退伍军人。


还有其他荣誉勋章获得者:

杰克·拉姆斯(JACK LUMMUS)

3月8日,陆战五师第27团第营E连推进到硫黄岛北部,距离北海岸只有300码之遥,但是这300码之间每个山洞每个岩缝都有日军疯狂的抵抗,E连难以再前进一步。

就在战斗僵持不下之时,杰克·拉姆斯作为一排之长,身先士卒冲了上去,拉姆斯27岁,来自德克萨斯,曾毕业于贝勒大学。——日军一枚手榴弹扔在他脚下,他迅速捡起来掷还日军,紧接着用汤姆森冲锋枪猛烈扫射,但第二枚手榴弹又飞了过来,横飞的弹片将他的肩膀炸伤,他咬牙忍住伤痛,继续开火,又消灭了两名日军。

拉姆斯受伤后仍不下火线,继续冲锋在最前面,突然间,手榴弹的爆炸响成一片,烈火硝烟顿时吞没了他的身影!当硝烟散尽,战友们看见他还活着,只是发现他矮了半截,人们还以为他站在弹坑里,其实他的双腿都已被炸飞了!战友们想上前帮助他,但他拒绝了,拖着血淋淋的躯体,还在大声激励战友们:“继续前进!不要停!”最后他终因伤势太重而牺牲。


戴瑞尔·科勒(DARRELL COLE)

2月19日,陆战四师第23团第1营B连奉命进攻一号机场,黄昏时分B连在机场东边集结,排长科勒尽可能集结多的士兵。

进攻开始后,隐藏在工事里的日军射出的火舌和不断投出的手榴弹,使B连寸步难行。科勒冒着横飞的子弹冲了上去,他发现了一处日军火力点,一梭子便打倒了两名日军,但第三名日军扑了上来,此时科勒的枪膛里灌满了沙子,毫无用处,他只得扔下枪与日军展开肉搏!终于将日军击毙!尽管手上只有一枚手榴弹他仍然独自一人匍匐前进,发现一处岩缝里似乎有些异样,他随手就将手榴弹扔了进去——尖利的嚎叫声在爆炸之后平静下来,果然那是日军的一处隐蔽工事!他一发不可收拾,立即返回战线,带上更多的手榴弹,开始搜寻日军藏身的“老鼠洞”!很快就如法炮制地解决了第二个隐蔽工事,但就在他寻找第三个工事时,一枚手榴弹在他脚下爆炸,年仅24岁的他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英勇牺牲了!但他为他的部队扫清了前进的障碍,为第二天夺取机场创造了有利条件!


弗朗西斯·J·皮埃尔斯(FRANCIS J PIERCE)

皮埃尔斯出生在农场,是个一流的猎人,射击技术绝对优秀,但他厌倦了这种单调的生活,一心加入海军。1941年6月他高中一毕业就迫不及待报名从军,但因为还不到17岁不得不等上半年,同年10月7日一过了17岁生日就入伍。

皮埃尔斯先在大湖训练中心受训,然后接受医护训练,最后还在加利福尼亚州海军陆战队训练营地接受步兵战术训练。

他首次参战是在1944年2月罗伊——那慕尔环礁上,血腥惨烈的战斗场景使他变得成熟起来。作为卫生员,一般是不带武器的,但他认为在战火纷飞的前线不带武器是非常危险的,所以他带了一支汤姆森冲锋枪在枪林弹雨中抢救伤员,以至于被人叫作:“扛汤姆森的天使!”

以后他又随着陆战四师转战塞班岛和提尼安岛,在那里他一直活跃在前线,救护和帮助伤员。

1945年2月19日,他又登上了硫黄岛,在接下来的四个星期里,无数次奔波在战线上抢救伤员。根据多日的观察,他将前沿阵地与后方滩头急救所的路径详细绘制了一张地图,并将附近日军的位置标示出来,以便能安全往返这段路程。因此四个星期中他不仅没有伤到一丝一毫,还几次顺手用他的汤姆森袭击了附近的日军,到3月15日,在这场堪称太平洋战争中最激烈的战役中,当初和他一起上岛的战友幸存者已寥寥无几,他所在的营伤亡已近一半。此时战斗已逼近岛上的二号机场,日军毫无投降之意,顽抗至死。美军死伤惨重,前进的道路几乎是用尸体铺成!一次他和另一位卫生员、八名担架兵一起抬着两名重伤员后撤,结果途中被日军发现,担架兵和伤员被日军火力压住,无法前进,皮埃尔斯迅速滚翻到一边,用汤姆森向日军猛烈扫射,将日军压制下去,掩护担架兵将伤员迅速转移至隐蔽处。

还有一次,他正帮助一名伤员后撤,突然遭到日军狙击手的射击,伤员再次中弹!他竟然毫无畏惧地站直身子——事后他说,如果我站直了,一定会吸引狙击手的注意,而我也是一流的射手,就比比看谁的枪快枪准了!——果然日军狙击手刚要转移射击,就被他发现,眼疾手快的他一枪就将日军击毙!然后他再将伤员扶至安全处。

凭着手中的地图,他能准确发现日军狙击手,加上又有丰富作战经验,因此3月16日他负责带领一小队士兵前去侦察,临行前他对士兵们说:“谁也不知道是我们先发现他们,还是他们先发现我们。但我知道他们害怕我们的炮火,平时都躲在工事里,我们要找到他们的窝,然后将手榴弹扔进去!”

途中他们就与日军遭遇,突然而至的战斗激烈异常,一名战士负了伤,皮埃尔斯立即将他拖到安全处,蹲在伤员身边进行紧急包扎,这时他们被日军发现,一排子弹飞来,皮埃尔斯的肩、背、腿接连中弹,战友们刚要过来帮助,他连忙摆手阻止,直到将日军消灭,其他伤员都得到了救治,他才接受医治。

1945年10月,他从海军退役,因为在硫黄岛的英勇表现,他获得了海军优异服役十字勋章和银星勋章,但很多人包括他的上级都认为,他完全应该获得国会勋章。1948年6月25日他应邀做客白宫,杜鲁门总统以此为他在硫黄岛的英勇行为表示褒奖。


哈瑞·马丁(HARRY·MARTIN)

1945年3月26日黎明前,数百名日军向二号机场发起了最后的自杀性攻击,日军的行动诡秘异常,几乎毫无声息地渗透过美军防线,突然向熟睡中的美军杀来!来自俄亥俄州镇的马丁被异样的声响惊醒,他马上意识到是日军偷袭,立即将身边的战友推醒,然后冲出帐篷应战。他仅凭着一支手枪先将两名伤员救出险境,接着不顾自己已经两处负伤,与四名带有机枪的日军展开枪战,将他们一一击毙!随后他集合起一小队战士,正准备带领他们向日军反击,一枚日军手榴弹飞来,马丁倒了下去。

中午前后,日军最后的反扑被彻底肃清,英勇牺牲的马丁被追授优异服役十字勋章。他也是硫黄岛上27位获得优异服役十字勋章中的最后一位。


整个硫黄岛战役,美军海空火力相当猛烈,从登陆前的火力准备直到战役结束,总共消耗弹药近五万吨,几乎硫黄岛上每平方米的土地都承受了近2000吨的弹药!即便在如此猛烈的火力支援下,美军推进仍是举步维艰,面对日军苦心经营的坚固工事,很多时候飞机轰炸、舰炮轰击甚至坦克开道都毫无作用,全靠陆战队员用火焰喷射器、手榴弹、炸药包一步一步攻击前进,所以付出了巨大代价,总共阵亡6821人,其中陆战队员5324人,美军伤亡总数竟然超过了日军!美军地面部队为陆战队三个师,平均伤亡比例达30%,陆战三师的战斗部队伤亡60%,而陆战四师、五师战斗部队的伤亡更是高达75%,第五两栖军几乎失去了战斗力。此役美军伤亡之惨重,战况之惨烈为太平洋战场所罕有!参战官兵也在如此惨烈的战斗中以自身的英勇赢得了殊荣,此役陆战队官兵获得的各级各类勋章是历次战役之最,连美国最高荣誉勋章——国会勋章都有四位获得者,更是前所未有!

美军如此巨大的代价是否值得呢?在战役开始前斯普鲁恩斯看了硫黄岛的空中侦察所拍摄的航空照片后,就知道在这个弹丸小岛上极可能存在非比寻常的坚固防御系统,第五两栖军军长史密斯中将仔细研究了航空照片后,认为要夺取这个岛屿将是极其困难,并估计至少要付出两万人的伤亡。斯普鲁恩斯因此对以强攻这块硬骨头心存疑惑,尽管这是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根据战略航空兵的强烈建议而下达的死命令,他专门就此询问了负责组织对日本本土战略轰炸的陆军航空兵第二十一航空队司令柯蒂斯?李梅少将,硫黄岛对于战争究竟有多大价值?李梅非常肯定地表示没有硫黄岛就无法有效地对日本本土进行战略轰炸!斯普鲁恩斯这才如释重负,决心不惜付出巨大代价攻取硫黄岛。

事实确实如此,硫黄岛北距东京1200千米,南距美军B—29轰炸机基地马里亚纳群岛的塞班岛1100千米,几乎正处在两地的中间,硫黄岛上的日军不仅可以为东京提供早期预警,而且可以起飞战斗机进行拦截美军轰炸机,甚至还不断出动飞机攻击美军在塞班岛等地的机场,对美军而言,简直是如鲠在喉。如果美军占领硫黄岛,从硫黄岛起飞P—51战斗机,可为B—29提供全程伴随护航,甚至连B—24这样的中型轰炸机也能从硫黄岛起飞空袭日本本土,更重要的是硫黄岛可以作为B—29的备降机场,供受伤的B—29紧急降落或加油。硫黄岛上的战斗还在进行中,3月4日一架受伤的B—29就紧急降落在岛上机场,至战争结束,累计共有2.4万架次受伤或耗尽燃料的B—29在此紧急降落,从而挽救了这些飞机上数万名空勤人员。

此次战役中,海军陆战队的伤亡之高在太平洋战争中是绝无仅有的,为此战后,美国在华盛顿特区阿灵顿国家公墓广场上,特意建起一座五名海军陆战队的士兵正在硫黄岛折钵山顶奋力插起美国国旗巨型雕像,作为永远的纪念!

在听取了硫黄岛上英勇作战的详细汇报之后,美军中太平洋战区兼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尼米兹海军上将感慨地说:“在硫黄岛作战的美国人,非凡的勇敢是他们共同的特点!”这无疑是对参战官兵最高的褒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