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翔开口讲述退赛时心灵历程:那瞬间我挣扎几次

记者郝清亮北京报道 19日,在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员公寓,记者终于又一次见到刘翔。刚做完治疗的他正躺在宿舍的床上休息,他的伤脚在18日退出赛场后就被包裹起来了,昨天(19日)上午因为要接受仪器治疗,纱布已经被拆下了。看到记者进来,他微笑着跟记者打招呼,记者也为他送上祝福。


老爸劝他做手术


虽然脸上有了笑容,但看得出刘翔的内心还是有些游离和不安,为了不打扰他休息,记者和教练孙海平到另外一个房间聊天。大概一刻钟后,刘翔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坐在床上听我们聊天,不过他还惦记着电视上正在转播的中国女篮和白俄罗斯队的比赛,又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到处找遥控器。孙海平很心疼,忍不住提醒他,尽量不要多走路。他很听话地又坐下了,记者把遥控器递给了他。


“我自己首先一定要乐观起来,振作起来,周围还有那么多亲朋好友,还有那么多支持我的人,我不能让他们担心,也不能因为我的情绪不好影响大家。”刘翔像往常一样和记者闲聊,他的情绪明显比18日好了很多。其实在18日当天晚上,他的情绪就已经逐渐平静。11点多回到公寓,冲了澡,12点多就上床睡觉了。“我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要想那些不愉快的事,慢慢就睡着了,不睡觉又能怎么办?原来早上都是师父叫我起床,今天早上他没叫我,快十点我才醒来。”刘翔有些自嘲地给记者讲述着过去24小时。实际上就在醒来后,仪器治疗马上开始,而翔爸也正是这个时候赶过来的。这是刘翔退赛后第一见到爸爸。妈妈则在18日晚上回上海去了,因为很多亲朋好友很关心也很担心刘翔,想去家里表示慰问,家里又没人,妈妈就第一时间回去了。爸爸、教练和刘翔一起聊了一个多小时,主要是商量接下来怎么给他彻底治疗。其中讨论的最坏的办法就是动刀子做手术,刘翔一开始听说动刀子,很害怕,有点抵触,但在爸爸和教练劝说之后,他也同意了,如果一定要做手术,他会接受的。11点多,爸爸离开了,也没有一起吃饭。因为无法正常走路,刘翔也没有下去食堂吃饭,是别人帮他带上去的。


“那个瞬间我挣扎几次”


“只要有利于我的伤尽快好起来,有利于我重新回到赛场,怎么处理都可以。”刘翔说,提到赛场,话题不知不觉又回到了退赛上,现在回忆起来,刘翔平静了很多,他说:“在走下跑道的那一刻,内心很挣扎,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大家可能看到我没有什么表情,可能人到了极度痛苦的时候,就不会有任何表情了。我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一下,我不敢看,如果回头看一下,可能就无法支撑自己走出去了。”


在热身后半段跟骨开始剧烈疼痛的时候,他的内心很烦躁。当时摆在他面前的可能有4种抉择:一是必须强忍着疼痛跑完第一枪;第二是跑到中途无法坚持,一瘸一拐地走下来;三就是18日发生的情况;第四是干脆不上跑道,直接退赛。刘翔说就在检录的时候,他还无比坚定,他必须走上跑道完成这一枪。上场前大夫为他掐了伤处,暂时麻木起来了,但在等的那段时间里,跟骨又开始钻心地疼,于是有了用脚踢墙的动作,“我恨我自己的脚怎么那么不争气,我在骂我自己,抱怨自己。踢一踢会让脚再麻木起来。”踢墙显然无法达到目的,但即便在上跑道试跨了一个栏后,跟骨疼得让他趴在了地上,他也还是毅然站起来,走向了起跑器。


“我当时把所有的精、气、神都集中到了这一枪,告诉自己必须去拼这一枪。如果没有抢跑,我就跑出去了,就当时的那种情况,我可能会像特拉梅尔一样,无法坚持到终点。但当被召回重新起跑的时候,也许就是第一枪那一蹬的用力,让我在走回起跑器的时候,疼痛非常剧烈,第二次我又蹲在起跑器上,努力几次,挣扎了几次,最后只能做那样的选择。”说这些话的时候,刘翔摇着头,是无奈,也是不服气,之后他的话不很连贯,但很真实:“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怎么会这样……我也不想这样,实在是受不了。如果挺下来的话,说不定我的跟腱……真的挺不下来了!我也想顶下来,所以说,那个时候真的是无法形容,感觉……感觉我真的要在北京奥运会上,在预赛上就出局吗?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当所有的这一切都发生以后,我现在告诉自己必须接受,也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一定证明,我还行”


在刘翔看来,自我平静也是为了后面的彻底治疗。他笑着说:“也许是老天想让我休息休息,这些年来,我一直在不停地训练训练、比赛比赛,一年到头不停歇,也该歇歇了。人不可能一辈子都那么顺,我前几年走得还算顺,这次就是我的挫折,是我人生中必须要过的一个坎,上天也许在考验我,就看我怎么面对,怎么迈过这道坎。我现在必须面对,必须接受,必须去迈,躲是躲不过去的。唉!直面现实吧,重新开始吧。”


最后刘翔表达了他对未来的信心:“我知道我有实力在,我觉得自己各方面都很好,就是这个脚不行。我觉得我总有一天还会好起来的。我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一定要把跟腱和跟骨弄好。明年还是有机会的。以后还是会有机会的,毕竟我现在还是处在巅峰状态。我一定要向大家证明,我还行!”


刘翔透露,退赛当天,他和师傅的手机里收到的短信比雅典奥运会夺冠后收到还多,姚明也给孙海平的手机发来了短信,记者顺手记下了姚明的短信:“孙指导,我是姚明。看了比赛很遗憾。告诉刘翔:决定一名运动员的运动生涯成果的是曾经取得过什么样的高度和整个职业生涯的结果。让这次比赛过去吧,路还很长,加油!刘炜也向你们问好,请转告他。”对于所有人的祝福和支持,刘翔师徒都记在心里,并由衷地感谢。


因为下午三点钟还要接着治疗,刘翔坐了一会儿就走,走的时候他说,自己不可能去现场了,会看电视为大史加油的,同时他也会继续为中国代表团、为中国其他还在比赛的运动员加油的。直到记者离开时,刘翔还没有结束治疗,记者也没再去打扰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